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2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席鸣他们很快就找到林珍下葬的地点——他的尸身被运往庐陵县乡下林氏老家祖坟安葬。

    那个地方离庐陵县不远,但唐泛他们要做的事情不太见得了光,自然不能大白天光明正大过去挖坟,须得隐秘进行才好,所以在席鸣等人回来禀报之后,唐泛择定后日晚上前去,因为后日是七夕,吉安府晚上会有热闹的灯会,到时候全城男女老少都会出来观灯放灯,也唯独在那天晚上,整座城不会关闭城门实行宵禁,唐泛等人再进进出出,就不会惹人注目。

    从林家回来之后,一连两日,唐泛并未再有其他动作,而是带着陆灵溪等人每天在吉安府大街小巷地逛,出入大小饭庄,尝遍当地吃食,完全令旁人捉摸不透,难免有人觉得唐泛是在案子上毫无进展,又听说朝廷即将委派第二位钦差前来,故而心情烦闷,自暴自弃。

    不管别人怎么看,唐泛依旧我行我素,他甚至连知府衙门都不进了,更不必说去找沈坤修,这两天下来,吉安就是再大,也都被他走了个遍。

    唐泛不去找沈坤修,沈坤修却没有因此高兴几分。这两日吉安府最轰动的事情,不是唐泛破了案子,而是沈学政将儿子打了个半死,据说没有半个月的工夫也下不了床的。

    这位沈公子实在太能惹事,若他单单做那些不着调的混事也就罢了,听说他这两日还跑到青楼去,为了一个姑娘跟另外一个纨绔子弟争风吃醋,结果落了下风,居然还搬出老爹的名头,把老爹的脸面给丢尽了。

    要说沈坤修身上还背着案子,一日没有定案,他就一日要背着粗暴断案,逼死士子的嫌疑,结果当儿子的倒好,非但不感同身受,还到处去捅娄子,生子如此,也不知道沈坤修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偏偏沈大公子还是沈坤修的独子,可以想象,沈思会变成今日模样,估计沈坤修也难辞其咎。

    不过沈坤修何等滋味,陆灵溪暂时是不知道的,他现在的心情未必比沈坤修好到哪里去。

    因为唐泛要去接他那位远房表妹了。

    据说那位表妹姓乔,跟唐泛母亲那边有些亲戚关系,因为两家挨得近,在唐泛小时候走动很勤,所以就顺势指腹为婚,定了娃娃亲,不过后来因为世事变迁,唐家败亡,唐泛又少年离家远游,渐渐就断了联系,直到最近才重新恢复书信往来的,表妹家道中落,如今孑然一身,很是可怜,所以就过来投奔表哥,到时候等表哥断完案,还要跟着表哥一道进京——这些都是陆灵溪从唐泛口中得知的。

    这一日正好七夕,白日里的行人已经比往常多上许多,城隍庙那边也有热闹的庙会,挤得水泄不通,女眷们则赶着去佛寺进香,轿子同样将路给堵住了,熙熙攘攘,人山人海。

    不过这只是白天的景象,到了夜晚,将会有更加热闹的灯会,到时候少年男女都会倾城而出,到城外放灯许愿,城中也会有蔚为壮观的灯会,据说往年还不乏有那些有钱人家联合起来,买来花灯,挂遍吉安府城的,那才是真正的火树银花,灯火璀璨。

    唐泛没有跟着凑热闹,而是一大早就出门去找汲敏品茶论道了,回来的时候才顺道雇了一顶软轿,让韩津跟着轿子去福来客栈接人。福来客栈是距离城门最近的一个客栈,许多外地商贾进城之后就会选择在那里歇脚。

    他对韩津道:“我已经跟她约好了,让她进城之后就在客栈门口等着,估摸着这会儿差不多也该到了,你早点过去,早到了就在那里等一会儿。”

    陆灵溪在旁边听了一耳朵,便插嘴道:“唐大哥,要不要我也过去帮忙?乔姑娘应该还带着婢女罢,两个弱女子孤身上路,一路担惊受怕,若有个闪失就划不来了。”

    唐泛却道:“不必了,他们随身还带着几名老家人的,要不也没法一路到这里来,韩津一人足矣。”

    陆灵溪只好作罢,他心中对那位素未谋面的乔姑娘着实好奇得很,抛开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他总觉得像唐泛这样一表人才,人品贵重的人,将来能配得上他的女子,定也要秀外慧中,兰心蕙质才好,仔细说起来,大约是那种“虽然我知道我自己可能没有希望了,但我希望我喜欢的人能够得到最好”的心思。

    正因为他这样遮遮掩掩,平日又以撒娇痴缠来表示自己的亲近,是以唐泛这样在感情上尤为迟钝的人,自然就不会怀疑陆灵溪对自己的感情不一般,而将他还看作没有长大的弟弟和晚辈一样来对待,这不能不说是陆灵溪的一大失策,也不知道他日后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选错了方法时,会作何感想。

    却说韩津中午奉命去接人,直到快要傍晚的时候才回来,与他一道的还有一顶青色小轿,旁边亦步亦趋跟着两个人,从打扮上来看,应该就是唐泛所说的他表妹的婢女和仆从了。

    听说表妹到来,唐泛带着陆灵溪他们亲自迎了出去,结果一踏出官驿,包括唐泛在内,所有人都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先不说表妹,单说轿子旁边随行的那两个人。

    那仆从年约二十上下,留着短须,高大壮实,却满脸麻子,形容粗鄙,不过这倒也就罢了,仆从自然要有仆从的样子,若是长得玉树临风,那还叫什么仆从,据说正是因为有这个老家人在,乔氏及其婢女才能从浙江一路平安抵达这里,说起来还居功至伟。

    但再看那个婢女,就更令人说不出话来了。

    对方上身外罩一件对襟圆领无袖看见,里面是色彩斑斓的花短袄,下面则是草绿色的马面裙,头上梳了双鬟,两边还用红色的丝绦系住,垂下一串流苏,伴随着脚步一晃一晃,玲珑可爱。

    但可爱的仅止于装扮,若这身行头出现在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身上,倒也算得上清秀讨喜,可若是放在一个跟旁边那仆从差不多高的人身上,那还能叫可爱吗?

    简直应该称之为惊悚!

    最让人不敢恭维的是,这丫鬟脸上还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唇上点了红艳艳的胭脂,眉毛也修得又长又细,走路的步子很小,脚面都藏在了裙底,丝毫不肯露出来,举止很是斯文秀气,但若是配上这身高大的骨架,就显得非常可笑了。

    她全身上下唯二可取的,是脸上有一双还算灵动的眼睛,顾盼有神,镶嵌在那张粉底比刷墙的粉还厚的脸上,也不算突兀,而且对方五官有些深邃,如此看上去反倒有几分异域风情。

    陆灵溪愣了半晌,冒出一句话:“唐大哥,莫非你这表妹的婢女,还是色目人?”

    色目人是前元的称呼,前元将治下百姓列为四等,色目人是第二等,本朝建立之后,恢复汉唐衣冠,禁胡语胡服,不过汉地依旧有不少从前元遗留下来的色目人,陆灵溪见这丫鬟高鼻深目,故而有此一问。

    其实唐泛心中的吃惊不比他少。

    他本以为隋州会亲自扮成自己的表妹,谁知道却扮成了丫鬟,那这样一来,轿子里的“表妹”又会是谁?

    “也许是罢。”唐泛含糊地答道,视线从丫鬟脸上的厚厚白粉和那身花花绿绿的衣服上移开,不忍再看第二眼。

    “见过表少爷。”那丫鬟朝他行了个礼,声音低低的,有些雌雄莫辨的味道,如果不看脸,唐泛简直快要听不出声音的主人了。

    唐泛轻咳一声:“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仆从:“俺叫铁柱,见过表少爷!”

    唐泛:“……”

    这明显是庞齐的声音。

    丫鬟:“回,回表少爷的话,奴婢叫小州。”

    唐泛:“……”

    说话间,她还抬眼飞快地觑了唐泛一眼,又状若娇羞地低下头去,看似不经意,实际上大家都瞧见了。

    陆灵溪:“……”

    唐泛道:“你们表姑娘想必就在轿子里了?快将她请出来罢。”

    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进去,估计就要绷不住了。

    小州闻言,就弯腰拢起帘子,轻声道:“表姑娘,到地儿了,请下来罢。”

    一只纤纤素手从轿子里伸出来,搭在小州手上,紧接着,人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大家登时眼前一亮。

    这位表姑娘鹅蛋脸,柳叶眉,眼若秋水,樱桃小口,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她身上跟小州一样,也穿着颜色眼嫩的袄裙,可若说小州那身打扮令人吃不消,乔姑娘就是花衣衬美人,两相得宜了。

    旁的不说,单从外貌上来看,这样的女子配上唐泛,也算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表哥!”乔氏见到唐泛,脸上就扬起灿烂明媚的笑容,“想必你就是表哥了,对不对?”

    虽然总觉得这少女有说不出的熟悉感,但做戏做全套,唐泛还是点头笑道:“对,我正是你表哥,多年未见,表妹果然女大十八变,跟姨妈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你赶了那么久的路,想必也累了,先进去再说罢。”

    “表哥还记得我娘长什么样吗?”乔氏朝他敛衽一礼,随即便上前与唐泛一道并肩入内,生生将陆灵溪给挤到后面去,熟稔得好像认识了唐泛很久的样子。

    小州则紧紧跟在自家姑娘后面,硬是仗着身形,把陆灵溪又往后挤了挤。

    陆灵溪大为郁闷,可他总不能去跟两个姑娘家计较吧,只得认下这个栽。

    冷不防前面又是一道身影凑了过来,一抬头,他就看见铁柱正在朝他憨笑。

    陆灵溪:“……你一个男仆,跟那么紧作甚!”

    铁柱憨憨一笑:“可是一路俺都是这么跟过来的啊,表姑娘说外面坏人多,让俺跟紧点,免得落了单,被坏人拐了!”

    你这副模样会有谁想拐你?

    陆灵溪抽了抽嘴角:“你们表姑娘跟唐大哥许久未见,想必有许多话要说,你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了。”

    铁柱:“可你不是也要进去吗,你能进,俺为啥不能进?”

    陆灵溪:“我、不、进、去。”

    铁柱喔了一声,摸摸肚皮:“那俺也不进去,这位大哥,敢问这里可有吃的,俺今天只吃了十个包子,饿得很哩!”

    陆灵溪本以为自己见过的人已经够多了,阅历也足够丰富了,没想到跟了唐泛之后,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认知,看着对方一双牛眼眨巴眨巴地瞅着自己,他顿时泄了气,无力道:“有,我带你过去。”

    铁柱高兴起来,跟在陆灵溪身后,朝灶房的方向走去,嘴里还不忘念念叨叨:“那就谢谢大哥了!大哥,你人可真好,在我们乡下,除了表姑娘和小州,其他人可都瞧不起俺的,你就不会这样,不愧是跟在表少爷身边的人啊!大哥,你咋称呼呢?大哥……”

    另外一边,唐泛带着乔氏进了厅堂,席鸣和韩津没有进屋,奉命在外头守着。

    “说罢,这是怎么回事?”唐泛下意识地避开小州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衣裳,表情有些惨不忍睹。

    虽然乔氏也称得上明丽漂亮,但还不至于让唐泛惊为天人,只是看过了“小州”,再看看乔氏,两相对比,乔氏立马比仙女还漂亮。

    乔氏噗嗤一笑:“唐大人,怎么刚分别没多久,你就不记得奴家了?”

    唐泛愣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是……肖妩?”

    肖妩以袖掩口朝他抛了个媚眼:“可不就是我么?”

    仔细一看,这轮廓的确跟肖妩有七八分相似,只是当初他们在苏州分别之后,唐泛就叫肖妩交给了汪直妥善安置,谁能想到转了一圈,又在这里见面了?

    唐泛忍不住抬头看了隋州一眼,道:“你们真是把我给闹糊涂了!”

    肖妩笑道:“让我来给大人解释罢。”

    原来苏州案告一段落之后,肖妩觉得自己一个单身女子,又有那样的容貌,就算坐拥千万家财,也未必守得住,等到唐泛和汪直一走,她很可能又陷入以前那样被人掳掠为禁脔的境地,所以还需要有保护自己的本钱才好,而且她早就习惯了刺激热闹的生活,再让她回归良家妇女的平静生活,她必然是做不到的,于是肖妩思前想后,就向汪直求援,希望汪直能庇护她,作为交换,她也会帮汪直做事,成为对方的暗哨和探子。

    肖妩虽然不会武功,但她容貌卓绝,又惯会逢场作戏,就算不需要付出*,也多的是男人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的,但是如今西厂已倒,汪直的势力范围早就转入宫内,他总不可能把肖妩带入宫中献给皇帝吧?

    所以汪直就跟隋州联系上,在后者的同意下,肖妩转入锦衣卫,成为锦衣卫旗下的一名暗哨,在锦衣卫需要的时候帮忙做事,而她自然也会得到锦衣卫的荫庇,在需要的时候,锦衣卫这块招牌几乎可以让她阻挡任何外来的骚扰,让她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锦衣卫旗下形形□□,以往也不是没有过女性,只不过从未有一个像肖妩这样绝色的手下,肖妩之所以愿意托庇于锦衣卫或汪直,自然也是知道他们与唐泛关系不错,而以唐泛的人品,若对方不是什么好人,唐泛也不可能跟他们有所往来了。归根结底,还是对唐泛的信任,使得肖妩下定了决心。

    说完来龙去脉,唐泛才知道,原来肖妩加入锦衣卫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假扮他自幼定亲的远房表妹。

    美人要扮丑,比丑人扮美容易多了,只要略施巧手,将肖妩的肤色稍稍改变一下,五官轮廓稍作修饰,声音略为改变,声线压低,语调从妩媚转为轻快,就连陆灵溪也认不出,眼前这个娇俏的少女,就是当初在苏州时的肖妩,更不会想到陈銮的小妾竟然摇身一变成了锦衣卫的人。

    陆灵溪都认不出来,别人就更不用说了,而肖妩扮成唐泛的表妹,自然比隋州来扮更有说服力。

    作为一名具有色目人血统的丫鬟,长得高大一些也没什么,别人一看见主仆二人,注意力一般都会被肖妩吸引,而不会过多去注意到丫鬟了。

    唐泛就问:“搜捕白莲教余孽的事情,你们进行得如何了?”

    隋州道:“以李子龙的狡猾,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出城的可能性不大,说不定还隐藏在城中某处,但是为了避免被朝廷将老巢也掀出来,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严礼等人已经去了吉安府近郊暗中查探,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有所发现。你这边如何了?”

    唐泛就将自己准备去挖林珍坟茔的事情说了一下。

    隋州思忖片刻,道:“这样罢,正好可以借着你陪肖妩出城看灯的机会同去,不会引人注目,我和庞齐也可以帮忙。”

    唐泛想了想:“也好……”

    刚说了两个字,外面由远而近传来“铁柱”的大嗓门:“陆小哥,你可真能诓人,灶下明明就没有包子,还非骗我说我有包子!”

    陆灵溪很郁闷:“你都吃了一大碗牛肉面了,还抱怨没有包子,我的份可都让你给吃完了!”

    听见两人的动静,唐泛他们就都停下话头,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进来。

    陆灵溪见唐泛没有坐在上首,而是坐在下面,与乔氏挨得很近,两人中间就隔着一个茶几,不由更加郁闷了,心想这才刚见面,怎么就那么快熟起来,乔氏也真是的,就算自幼定亲,也不至于连女子的矜持都没有吧?

    谁知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腹诽,乔氏还真是一点矜持都没有,也没有顾忌陆灵溪在旁边,就对唐泛撒娇道:“表哥,听说今夜城外有灯会,你陪我去看,好不好?”

    此时就可以看出肖妩作戏的高明了,先前她在苏州时,陆灵溪也是见过她的,只是那会儿肖妩人如其名,既妩媚又温柔,十足我见犹怜,跟现在这副活泼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也难怪陆灵溪会认不出来,别说陆灵溪了,当初唐泛与她朝夕相处了数日,方才甫一照面,不也都没认出来。

    却见唐泛对她露出温柔而宠溺的笑容:“灯会上人很多,你若是不小心走丢了怎么办?”

    乔氏撒娇道:“有表哥陪着我,我自然不怕!”

    唐泛:“好好,不过你不准到处乱跑!”

    乔氏:“好嘛,表哥说什么,我都会听。”

    陆灵溪见状,忍不住提醒:“唐大哥,我们可是去办正事的,带着乔姑娘只怕不方便罢?”

    乔氏不快地撅起嘴,瞪着他:“这又关你什么事!”

    “不得无礼!”唐泛轻斥了她一句,又笑道:“是我疏忽了,你们还未正式见过罢,这是陆灵溪,表字益青,是我一位忘年交的晚辈,你唤他益青便好。益青,表妹不是外人,有什么事不必瞒着他。”

    虽然唐泛没有暴露肖妩他们的身份,但席鸣等人旁观者清,很快就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不由多看了乔氏两眼,但陆灵溪当局者迷,见唐泛对刚刚见过一面的未婚妻如此看重信任,心头难免失落。

    见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唐泛又加了句:“晚上若有表妹随行,可以掩人耳目。”

    陆灵溪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看了看形影不离站在乔氏身后的隋州和傻不愣登的铁柱:“那他们就不必去了罢?”

    铁柱声如洪钟,陆灵溪站在旁边,被他震得耳朵嗡嗡直响:“表少爷,你们可不能撇下俺啊,俺力气大,什么活计都干得来的!”

    乔氏的婢女小州则捏着衣角,娇羞道:“表姑娘说我以后是要给表少爷当通房丫头的,所以表少爷让婢子去哪里,婢子就去哪里。”

    陆灵溪:“……”

    唐泛连忙低头喝茶,实则为了掩饰自己又开始抽搐起来的嘴角。

    大家用了饭,小憩片刻,等夜幕降临之后,便离开官驿,准备前往城外。

    外面果然万人空巷,远处夜空映出一片白光,显然还有人在城外放起了焰火,隐隐传来喧嚣之声,沿途还有不少路人与唐泛他们一样,携老扶幼都是朝城外而去的。

    相比之下,唐泛他们全是年轻男女,反倒彻底融入人群,不再显眼了,区别只在于人家是去看灯,他们是去挖坟。

    林家祖坟距离此地不远,马车驶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就到了,四周静悄悄的,原本附近还有个小镇,林氏老家就在那里,但今天小镇上的人大都去看灯了,剩下的也是老弱妇孺,就算听见什么动静,也不会有人跑出来看动静。

    席鸣他们早就看准了林珍下葬的地方,直接就走到他的墓碑前,从马车里拿出铁锹等工具,开始挖土。

    乔氏就坐在马车上,此时探出头来,脸上却没什么吃惊害怕的神色,好像对他们做的这一切视若平常。

    陆灵溪就算再笨,此时也该看出唐泛这位表妹的不寻常了,更何况他一点都不笨,唐泛突然之间就冒出一个表妹不说,而且刚见面就敢将如此重要的事情说与她听,还将她带到这种地方来,两人势必是早就认识了,而且定然关系匪浅。

    想及此,陆灵溪心头就有点百味杂陈,不过他手下依旧没有耽误正事,除了唐泛和乔氏,在场几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用来挖土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不一会儿工夫,下头的棺木便露出一角。

    众人纷纷加快手头的动作,棺木很快就露出全貌,几人合力将其起了出来,又用工具撬开上面的铆钉,将棺盖打开。

    也不需要等唐泛验尸了,所有人看见棺盖下面的尸体时,便全都大吃一惊。

    从马车上下来的乔氏,更是禁不住轻轻啊了一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