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3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2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沈大公子虽然不学无术,却好在有个好老爹。

    沈坤修望子成龙,不仅每到一处就把沈思带上,而且自己公务繁忙的时候,还会让他进入当地出名的书院学习,为的就是希望儿子能够耳濡目染,洗心革面。

    沈思在去白鹭洲书院之前,已经把南昌府那边稍微有名一点的书院都上遍了,人家实在消受不了这样的学生,沈学台也没脸让儿子继续待下去,就将他带到白鹭洲书院来,希望沈思离了那帮狐朋狗党之后,能静下心好好读书做学问。

    不过他注定是要失望的。

    因为沈思在白鹭洲书院期间,非但没有洗心革面,反倒结识了徐遂这样的纨绔子弟,大家臭味相投,立马就打得火热,跟上辈子失散的亲兄弟似的。

    上过学的人都知道,不管古今中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同一个地方,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分成几拨人,大家泾渭分明,成日互相看不顺眼。

    以徐遂为首的几名富家子弟,就瞧林珍很不顺眼,觉得他明明也是官宦人家出身,却非要跟他们划清界线,好像自己多清高似的。

    当然林珍也瞧不上徐遂,所以大家平日里相看两相厌,井水不犯河水。

    若是寻常的商贾子弟,心里想想也就罢了,无论如何也不敢找林珍的茬,毕竟林珍父亲林逢元也是吉安通判,这个官职放在南昌府可能不够看,但在吉安府就是地头蛇了。

    但徐遂可不是寻常的商贾子弟,他老爹徐彬的前靠山虽然倒了,却很快又攀上当朝首辅这棵大树,万党这个名头说出来能吓死人,徐遂当然不会畏惧林珍这个六品通判的儿子,便成日想着法子跟林珍过不去。

    沈思来了之后,徐遂可算是找到同道了,好巧不巧,沈思从其父口中得知沈林两家的恩怨,对林珍更是怎么看都不顺眼,徐遂一说,两人一拍即合,成天想着法子捉弄林珍,林珍也不甘示弱,两边很快势如水火。

    就在院试前夕,林珍和徐遂发生口角,最后演变成打群架,因为林珍平日里在书院先生面前表现得不错,又在师长面前先告了状,所以最后反倒是徐遂和沈思受了些惩戒,林珍则安然无事。

    此事之后,徐沈二人愤愤不平,怀恨在心,一直在伺机报复。

    碰巧院试将至,徐遂和沈思就不用说了,如果没有文曲星附身,这两人铁定是考不上的,但林珍不一样,他平日里功课还不错,取得生员功名理应没什么悬念,区别只在于名次而已。

    有鉴于此,徐遂就想出一个缺德主意,准备让林珍在院试中栽个大跟头。

    他先是让沈思去沈坤修那里事先询问考题,结果当然失败了,沈坤修压根就不肯告诉儿子,还将沈思骂了个狗血淋头。

    徐遂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与沈思特地找了一个林珍每天有可能路过的场合,派两个人在那里装作不经意地窃窃私语,顺道牵出清风楼最近出了个太平道人,专门给人指点迷津,百试百灵的事情。

    说者有意,听者也有心,若是林珍当真觉得自己本事过硬,大可不去理会,也就不会上钩了。

    偏偏他思忖再三,实在抵不过诱惑,还真就跑到清风楼去查看究竟。

    假冒成太平道人的沈思跟他胡扯一通,最后一百两卖了“大成也”三个字给林珍。

    事后林珍又觉得光是自己一个人买也不行,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一抓一个准,于是又将消息告诉几个平日里跟自己走得比较近的学子,心想就算到时候曝光,法不责众,自己肯定也不会有事的。

    在沈思看来,这也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既可以捉弄林珍,让他彻底身败名裂,又可以趁机捞一笔。

    这每人一百两,最后足足有十六个人来他这里买了消息,沈思就净赚一千六百两,他爹一年的俸禄都没这么多,怎么能不让他乐得合不拢嘴?

    既然是要捉弄林珍,当然不能半途而废,收钱只是顺带的。

    接下来,徐遂就让沈思借着老爹的名义,去威逼利诱那些评卷官,迫使他们同意配合,不过这还只是第一步。

    等到院试放榜之后,徐遂和沈思马上放出消息,说榜上前二十名,都是作弊来的,这才事情越闹越大。

    其实两人的本意,也只是想要让林珍沦为人人喊打的笑话,让他以后再也无法参加科举,可沈思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祸事闯得实在是太大了,最后连自己老爹也一并被卷了进来。

    要说徐遂这人读书不成,但出阴损主意却实在是好手,也活该沈思没脑子,一路被他牵着鼻子走。

    等到林珍横死的事情一发生,沈思才后知后觉,发现事态已非自己所能控制了。

    犹豫再三,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禀报了老爹。

    当时沈坤修已经上疏请求朝廷革除这些士子的功名,谁知随即又出了林珍的事情,真可谓是一波三折,颇不太平,谁知儿子突然跑到跟前来坦承一切,直接把他气得眼前发黑,差点没当场吐血。

    人家生子是青出于蓝,他生子却是专门来坑害自己的,这让沈坤修情何以堪?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沈坤修活了大半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沈思出了事,那沈家也就断了香火了。

    他要是当时真能下得了狠心,直接把儿子打死,也就一了百了了,到时候将尸体交上去,给朝廷一个交代,自己还能赢得一个大义灭亲的美名,事情也可以就此了结。

    但沈坤修怎么忍心啊,所以就只能给儿子收拾烂摊子了。

    在父亲面前,沈思痛哭流涕,再不敢隐瞒,只说林珍的死与自己无关,又把自己跟徐遂干的那些好事全都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大抵天下为人父母者,再如何恨自己的儿女不争气,还是总会将他们的过错归结于别人身上,沈坤修纵然贵为一省学政,也不例外。

    他听完沈思的陈述,虽然气得不行,却同样觉得这件事如果没有徐遂的怂恿和主谋,以沈思那个笨脑子,是万万干不出来的,现在出了事,没道理他们父子深陷其中,徐家却置身事外。

    想到徐家与万党的关系,沈坤修就存了一丝侥幸,觉得徐家应该能够担下这件事,便亲自找上门,将事情与徐彬一说。

    徐彬也没想到儿子胆敢闯下这等大祸,但他仗着万党撑腰,的确有恃无恐,便让沈坤修先将那五名评卷官放了回去,又让他尽量拖住朝廷钦差,然后一口咬定林珍乃是因为担心功名被革除,才会惊惧过度,上吊自杀的。

    事已至此,沈坤修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按照徐彬说的去做。

    他也早就打算好了,如果沈思坐实勾结评卷官,兜售消息给考生的罪名,那等待他的,不是砍头,起码也是流放三千里,但如果沈坤修自己胡搅蛮缠,阻拦办案,让唐泛最终查不下去,充其量也只是被革职罢官。

    沈坤修觉得,能用自己的前程来换儿子的性命,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而徐家那边为了不让徐遂出事,肯定也会想尽办法阻挠唐泛的。

    所以正如沈坤修之前所说,他也的确不是在帮自己的儿子开脱责任。以沈思的脑子,想不出这么缺德的主意,也闯不出这么大的祸事,他充其量只是从犯,真正要说主谋,那应该是徐彬之子徐遂才对。

    听完这一切,唐泛面色平静,并无特别的反应:“这么说,那五名评卷官的死,也与你父子没有关系了?”

    沈坤修道:“的确如此。”

    唐泛道:“我刚到吉安的那天晚上就遭逢刺杀,险些没了性命,想杀我的那帮人,他们所用武器,与后来杀死五名评卷官时的伤口一模一样,照你所说,这些也全都是徐家所为了?”

    沈坤修沉默片刻:“当时因为你找我要那几名评卷官,可人又已经被我放走了,我担心你在他们口中问出犬子,就去找徐彬商量对策,徐彬告诉我不用担心,谁知道转头我就听说那几人死了,但这其中到底是否与他有关,我也不太清楚。”

    厅中众人面面相觑,范知府更是后悔不迭,心想自己要是今晚借故不来,也就用不着在这里听一耳朵的案件内情了。

    先前给唐泛洗尘接风时,他为何要叫上方慧学和徐彬,还不就是因为这两人后台很硬。

    方慧学就不说了,人家前几年不显山不露水,充其量也是将女儿嫁给本省布政使当继室之后才摇身一变成为新贵的,但徐彬就不一样了,他靠上的可是万党的大船,只要万贵妃一天不倒,万党就不会有没落的一天,这样的势力,任谁也不愿意得罪。

    如果唐泛因为畏惧万党而不愿意追究到底,那么今晚在场的人,就等于见证了钦差大人的无能,如果唐泛想要跟万党死磕,那他们这些旁观的,难免也会受到波及。

    像范知府这样只愿当个太平官的人,平日里遇上一点祸事尚且避之唯恐不及,如何肯跟着唐泛搅入这种麻烦事?

    幸好唐泛还挺善解人意,并没有让他们留下来的意思,听沈坤修说完,就对范知府他们道:“天色已晚,你们先回去罢,接下来的事情我来料理便可,林逢元的尸身记得好生检查,不得有半点疏忽。”

    范知府如获大赦,连忙告罪一声,就赶紧扯着好像还有话要说的汲敏准备走人。

    谁知此时唐泛在背后又道:“等等。”

    范知府心惊肉跳,转过头的时候笑得比哭还难看:“大人您还有何吩咐?”

    唐泛道:“你将顺天府的人马留下,再到谭千户那里借一百人马过来,将徐宅围起来。”

    范知府张口结舌:“……大人,这只怕不妥罢?”

    唐泛:“有什么不妥?”

    范知府不好意思当众说自己怕得罪徐彬,只能委婉道:“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再调查调查,别那么快下定论,万一围错了……”

    唐泛:“围错了也是我的事,我又没叫你去。”

    范知府哭丧着脸,心想到时候徐彬看见顺天府的人,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我!

    唐泛不悦道:“钦差奉天子命查案,理枉分冤,先斩后奏,你还磨蹭什么,莫不是怕得罪区区一介商贾?”

    可这商贾背后是万党,您不怕,我怕啊!

    范知府万般委屈说不出口,偏偏这时候汲敏还火上浇油:“大人,若是知府大人不方便的话,庐陵县衙也有十数衙役,立马可以调遣过来,下官愿尽绵薄之力!”

    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范知府没有办法,只能苦着脸道:“大人恕罪,下官这就去!”

    他心想,陈銮背景不比徐彬差,最后不也照样在苏州被唐泛干掉,可见唐泛背景也不差,这两边都不能得罪,受罪的只能是自己这种小虾米了。

    范知府匆匆离去,唐泛对沈坤修道:“因为一己私怨就刺杀钦差,甚至将评卷官灭口,此等行径实在骇人听闻,天理难容!沈学台可愿与我一道前往,将那徐彬父子捉拿归案?”

    沈坤修知道他是为了让自己过去当面指证徐彬父子,便道:“我愿配合大人行事,只求大人事后能帮犬子求情,留我那不孝子一条性命。”

    现在的沈坤修,哪里还有先前那一副咄咄逼人,蛮不讲理的样子?

    可见他先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混淆唐泛的视线,转移他的注意力罢了,只可惜到头来一切枉然。

    唐泛叹道:“沈学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沈坤修苦笑:“都说养不教,父之过,我何尝不想让他成才,但不是还有一句话么,可怜天下父母心,等唐大人有了孩子,自然会明白的!”

    唐泛道:“沈思的确有罪,但也的确罪不至死,回头上疏时,我会如实陈明这一点的。”

    沈坤修拱手:“多谢了。”

    他往日何等自视甚高的一个人,如今却为了儿子弯腰低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唐泛摇摇头,不予置评。

    范知府的动作果然够快,不过一个时辰,就已经将谭千户也找了过来。

    谭千户常驻吉安,对徐家的背景也了解一二,一听说要去围抄徐家,反应跟范知府差不多,都有些迟疑忌惮。

    “大人,此事事关重大,不如上禀朝廷,再行论断?”

    唐泛不悦道:“徐家是三朝元老还是四代勋臣不成?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正是受朝廷委派,才会出现于此!”

    谭千户面露为难之色:“大人,实不相瞒,据说徐家之所以在本地根深蒂固,除却在朝中有所倚仗之外,还因为他们藏有一物。”

    唐泛:“何物?”

    谭千户:“丹书铁券。”

    众人俱是一惊,连唐泛也不例外。

    这丹书铁券,便是戏文里说的免死金牌,起源于汉代,到了本朝,天下底定,太、祖皇帝分赐丹书铁券给帮他打天下的那些功臣们,一共四十二家。到了永乐天子,因为靖难之役,也赐下不少丹书铁券给臣下,这东西其实在臣子手中只有半份,另外半边藏在内府,等到有事需要用到的时候,两份合二为一,以作凭证。

    但丹书铁券真能免死吗,其实也未必,开国之初那些手中有丹书铁券的,后来就被太、祖皇帝削了不少。

    只不过若能传于子孙后世,终归是一个保障,就算子孙不肖,家世没落,看在丹书铁券的份上,当地官府也不敢欺压得太过分。

    唐泛就问:“徐家一介商贾,怎会有丹书铁券的?”

    谭千户道:“这徐家听说祖上曾是定国公家奴,因靖难之役中表现英勇,为天子挡过一刀,因而被赐了丹书铁券,徐家先祖后来得获自由身,便离开定国公府,迁徙至此。”

    所谓定国公,就是本朝开国大将徐达幼子,这一段渊源道来话长,不提也罢,左右谭千户就是没有细说,在场众人也是清楚的。

    听了这话,范知府就更加踌躇了:“大人,既是如此,不如从长计议罢。”

    沈坤修拢着袖子,看众人犹豫不决,嘴角微微一抿,也不开口,表情似笑非笑,那意思好像是在说:瞧,现在连你们不也怕了徐家么?

    汲敏也劝道:“大人,既然徐家也不会长翅膀飞走,不如等另一位钦差来了再说,免得到时大人一人担了责任,得不偿失啊!”

    他这番话其实也是一片好心,但唐泛摇摇头:“今日事今日毕,免得夜长梦多。你们也不必害怕,届时若出了什么差错,自有我一人承担,断不至于连累了各位。”

    实际上“另一位钦差”就站在唐泛身边,只是这件事眼下却是不适宜说出来的。

    大家只当唐泛固执不听劝,又以己度人,觉得他可能是想独揽功劳,免得等另一位钦差过来之后,风险被分担,功劳同样也会被分去。

    但唐泛作为钦差,他若执意拿人,大家最后也只能听从罢了。

    只是谭千户实在不愿意去当这个出头鸟,就道:“大人,今夜七夕,家家户户皆出门看灯,巡城防卫需要更多人手,卑职这边人手不足,只怕难以满足大人的要求,不若让范知府与汲知县调遣衙门的人过去,左右徐家不过区区商贾,量他们也不敢抵抗的。”

    范知府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心想你自己不敢去,就要拉老子来当挡箭牌,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便道:“谭千户所言差矣,那徐家既然敢派人刺杀大人,必有所倚仗,那刺客武功高强,连唐大人身边的侍卫都打不过,更何况是衙门里那些软脚虾呢,依我看谭千户还是多带些人手的好,免得我们到时候拿人不成,反倒折损在那里,就成了笑话了!”

    谭千户反驳:“那几个刺客上回偷袭不成,自己也受了重伤,只因对着那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评卷官,方才能轻松得手,再说了,大人是去拿人的,不是去决战的,那些刺客若敢公然行刺,徐家离造反还远么?”

    两人互相推诿,若换了往常,必是值得欣赏的一出好戏,不过眼下唐泛却没什么耐心:“既然如此,那两位就都不必去了。”

    谭千户和范知府俱是一愣。

    唐泛问汲敏:“汲知县与我同去,没问题罢?”

    汲敏忙道:“下官义不容辞,请大人吩咐!”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事到临头,还是老朋友可靠,唐泛满意颔首:“汲知县果然忠勇双全,事后本官自会上疏为你请功的,走罢!沈学台,请!”

    他看也不看范知府和谭千户二人,转头就与沈坤修一道离开林家。

    陆灵溪与乔氏等人自然跟在后面。

    余下范知府与谭千户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些后悔,一个后悔方才得罪了钦差大人,一个后悔今晚不该过来蹚浑水,早知道报个病装死混过去也就是了。

    眼看唐泛等人已经走远,两人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

    旁的不说,如果唐泛事后上疏弹劾,他们也难辞其咎。

    反正到时候在徐家人面前不说话光看着,总行了吧?

    一行人各有打算,很快来到徐家门口。

    附近静悄悄的,也不知是大家都出去看灯了,还是早早就歇下了。

    唐泛一看,大红灯笼两盏,朱门两扇,石狮两座,威风凛凛,气势恢宏,果然是大富之家,再经过两三代经营,如果还能维持不颓败,又或家中有人出仕,到时候便也能养出几分贵气了。

    汲敏既然下定决心跟着唐泛干,事到临头自然不能退缩,便由他亲自过去敲门。

    未几,大门没开,开的是旁边的小门。

    里头的人探出脑袋,看见门外大批人马的情形,不由一愣。

    “你们这是……?”

    汲敏沉声道:“本官乃庐陵知县,奉钦差大人命前来捉拿徐遂归案!”

    那门子也是傲气,听到钦差二字非但毫无惧色,反而皱了皱眉头:“我家老爷不在,请明日再来罢!”

    汲敏被气乐了,真没听过捉人还要挑个好时辰的:“废话少说,快点开门!”

    唐泛看了席鸣一眼,后者会意,直接上前就是一踹,门子哎哟一声往后翻倒,席鸣直接从小门进去,又从里头抬起门闩,打开大门。

    门子大声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有贼子闯进来了!贼子杀人啦!”

    唐泛等人又好气又好笑,陆灵溪想要上去塞住他的嘴,却被唐泛阻止:“让他喊去。”

    门子的叫喊声很快就引来徐家人,徐宅四下灯火陆续被点亮,许多家丁手提棍棒,气势汹汹地冲出来,结果看见的却是一大帮公门中人,全都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回事!”一名中年人越众而出,声音颇具威严。

    “徐管家,他们,他们说要来捉拿少爷的!”门子喊道。

    徐管家看到唐泛身边的沈坤修时,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冲着唐泛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唐大人了?”

    唐泛没有回礼,而是问:“你家大少爷呢,让他出来罢。”

    徐管家道:“不知我家少爷所犯何罪,还请大人示下。”

    唐泛看了沈坤修一眼,后者道:“勾结考官,蛊惑考生,致使院试舞弊。”

    徐管家就笑了:“沈学台这话说得好生可笑,我家少爷这次院试既未上榜,更没有在涉嫌舞弊的人员之中,他既然勾结考官,怎么不给自己先弄来一个功名?”

    沈坤修淡淡道:“废话少说,此事乃我沈家家门不幸,犬子自然也逃脱不了罪责,但徐遂怂恿沈思,从头到尾策划院试舞弊,这个罪名却是逃不了的,我劝你还是不要狡辩了!”

    徐管家冷笑:“真是官字两张口,左右都是你家的理,想随意抓人就随意抓人!不瞒各位大人,我家老爷如今不在家,受某位大人之邀去了京城,只怕要半个月后才能回来,有什么事,还请等我家老爷回来再说,小人也做不了主的!”

    唐泛道:“我们是来捉人的,不是来让你作主的。你若再不让开,就不要怪我先礼后兵了。”

    他微微一抬手,身后弓箭手排成一队,箭矢方向对准了徐家上下。

    徐家家丁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见状登时退了好几步,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他们再横,毕竟不是要造反,还没有跟官府作对的胆子。

    徐管家没料到唐泛强硬至此,明知道自家跟万阁老关系匪浅,还非要拿人,这种固执强硬的官员,简直见所未见。

    但他也不想想,如果唐泛担心得罪万党,在苏州的时候就不会对陈銮下手了。

    徐管家咬了咬牙,想起自家老爷临出门前的交代,高声道:“请——丹书铁券!”

    一名家丁小心翼翼捧着檀木匣子走过来,徐管家打开匣子,亮如白昼的烛火照耀下,里面放着半片铁券,上刻铭文,字嵌以金。

    如假包换,正是永乐天子亲自赐下的丹书铁券,历经岁月而崭新如初,想必被徐家人仔细养护保存。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范知府等人还是禁不住面色微变,不约而同望向唐泛。

    见众人都被吓住,徐管家略有些得意:“好教诸位大人知道,我徐家祖上立下大功,得天子赐此丹书铁券,自那之后世代守法,从未有过犯禁之事,今日请出铁券,也非是有意与钦差作对,乃是我家老爷如今不在,还请唐大人看在这份铁券的面子上,稍等数日,一切等我家老爷回来再说。”

    为什么徐管家一定要唐泛稍待数日呢,他不说大家也都能想到,徐彬上京城,肯定是为此事去搬救兵了,如果唐泛今天真的打道回府,到时候说不定形势就变了。

    徐管家不拿出铁券,唐泛捉人倒也罢了,现在他已经拿出铁券,摆明车马,唐泛若还强行要求搜捕,届时传到京城,别人就可以说他目无君上,给他捏造出一条天大的罪名来。

    何苦呢?范知府心想,免不了有点幸灾乐祸,他早就说了要从长计议,结果唐泛不听,非要过来,还不是被驳了一个大大的面子,现在骑虎难下了吧?年轻人就是冲动啊!

    眼下这情形,大家都觉得唐泛有点收不了场了。

    汲敏终归是厚道,就道:“大人,下官临时想起有急事禀报,还请大人移步,不如暂且放他们一马,明日再来罢?”

    徐管家闻言,嘴角就露出一抹讥笑。

    唐泛却道:“丹书铁券又非圣旨,若是寻常情况,本官自然要给面子,但现在徐家涉嫌谋逆,难道这等事情还要等徐彬回来再作主么,说出去岂不滑天下之大稽,难道他徐彬的地位比朝廷还高不成!”

    啊?众人皆是一愣。

    谋逆?

    什么谋逆?

    这怎么就扯上谋逆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