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3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7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像唐泛如此爱好美食的人,能够不为美食所动,拒绝汪直的邀约,那肯定是一件很反常的事情。

    不过唐泛的身份今非昔比,连汪直见了都得行礼,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卫茂能拦得了的,他要走,卫茂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敢强拦。

    那头唐泛匆匆回到家,还未踏进门,就先闻到扑鼻而来的饭香。

    原本应该毫无光亮的屋子此刻看过去却是灯火通明,秋夜里仿佛让人打从心底温暖起来。

    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唐泛入阁之后,就没有再与隋州住在一起,而是搬回隔壁自己原来的宅子。

    唐瑜则带着贺霖——现在应该改名为唐霖了,母子俩搬离这里,另外在京城里买了一处宅第,距离这里不远,彼此也可以互相照应,阿冬也搬了过去,又雇了护院,还有钱三儿在,宵小也不敢上门。

    这样做的原因是唐泛与隋州二人,如今一个是阁臣,一个锦衣卫头子,就算无人非议弹劾,也要防止君王猜忌,毕竟两人身份敏感,动辄容易授人把柄,更何况万党会时不时抓唐泛的小把柄,到时候一个勾结天子亲军的罪名扣下来,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自江西归来之后,唐泛因功累迁,隋州更得皇帝信任,原本是要晋封为定安侯的,他却再三辞受不接,皇帝过意不去,便又加了不少食禄,以作弥补。

    由于万贵妃的缘故,其弟万通依旧把持着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隋州始终没法名正言顺接管锦衣卫,不过这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在双方经年累月的博弈中,真正听命于万通的人手越来越少,如今除了南镇抚司,包括北镇抚司与各地锦衣卫卫所,如今十有八、九都是隋州的人,以至于旁人都说锦衣卫现在有两位实权指挥使,表面上隋州虽然还是镇抚使,官位略低万通一筹,但实际上就连万通也没法从他手中夺走被对方牢牢把持住的权力。

    万通自然不愿意看见这种情况的发生,但皇帝对隋州的信任不下于他,像进谗言告黑状之类常用的铲除异己的法子,在隋州身上并不管用,有鉴于此,万通只得暂且罢手,另作打算。

    不过对唐泛和隋州来说,比邻而居与同处一个屋檐下,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因为他们二人成天早出晚归,就算同住在一座宅子里,也未必会多上多少见面的机会。

    反倒是比邻而居之后,两家的院子通过小门而连接起来,只要能够按时回来,两人必然要一起坐下来吃个晚饭,虽然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

    今日也是巧了,隋州近来事情不多,而唐泛也能提前回来,不需要再窝在内阁里对着万首辅那张脸下饭了。

    他连进门的脚步都要轻快几分,一路穿过外院与内院连接的月亮门走入饭厅,便瞧见饭桌上摆着好几个菜,都是自己平日里最爱吃的,边上一盏酒壶,两个酒杯,两双筷子,想想也知道是谁摆出来的。

    唐泛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他加快脚步踏入饭厅,伸手就去抓离自己最近的那盘椒盐排骨。

    那排骨被炸得酥烂,香味从盘子里袅袅升起,还带着热气,可见刚出锅不久,每一块排骨上都无言诉说着“快来吃我吧”,善解人意的唐大人自然不能辜负它们的愿望。

    “去洗手。”

    身后冷不防响起熟悉的声音,唐泛手一抖,差点把排骨掉地上。

    他赶紧将烫手的排骨放入嘴里咬住,转身对来人露出讨好而心虚的笑容。

    隋伯爷厨艺一流,他身边熟悉亲近的人都知道,不过他又不是厨子,即便有空,也未必愿意下厨,还得看心情,所以并非人人都有福气尝到他的手艺。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能够做给某个人吃,隋州自然心甘情愿,反倒是对方镇日忙碌,能够回家吃上一顿安生饭的闲暇不多。

    “这就去!”唐泛嘴里还衔着排骨,说话口齿不清,脸上表情极尽无辜,眉眼弯弯地对着隋州笑了笑,目光就落在他手里端着的蟹黄豆腐羹,顿时又是一亮。“今晚怎么做这么多,我们两个人也吃不完。”

    一说话就忘了还有东西衔在嘴里,排骨直接掉在地上,伸手都来不及捞。

    唐泛:“……”

    隋州:“……”

    谁能想象在外头温文尔雅又不失威严的唐阁老在家是这么一副模样?

    唐泛干笑一声,赶紧弯下腰捡起排骨:“你忙,你忙,我去净手!”

    隋州摇摇头,放下手头的羹汤,转身又去灶房拿出一盘炸得金黄酥脆的馒头。

    等他再次回到饭厅的时候,就瞧见桌旁多了一个身影。

    不是洗手归来的唐泛。

    “你来作甚?”隋州冷着一张脸,没什么好声气。

    “吃饭啊,还正好,被我给赶上了!”汪直笑吟吟道,直接就拿起一个酒杯,自斟自饮。“我请唐阁老在仙云馆吃饭,他说今晚要回家,否则会被河东狮罚跪搓衣板,我一听好奇得不得了,便特地来瞧瞧唐阁老家的河东狮长什么样儿的,哎哟,他说的不会就是你罢?”

    这家里边也有丫鬟,还是唐瑜精心挑选的,不过区区丫鬟自然挡不住汪公公,寻常人也不会像汪公公这样不问而入。

    隋州很有一种把手上这盘馒头直接倒扣在对方头上然后将他一脚踢出去的*,不过好歹还是按捺了下来,因为汪直的功夫也不差,两人打起来,倒霉的只会是这桌菜,想想唐泛半个月来好不容易头一遭按时回家吃饭,隋州就只能捏着鼻子容忍这人施施然坐在这里白吃白喝。

    他冷冷看了汪直一眼,怎么看都觉得对方碍眼无比:“少废话,要吃就吃,吃完就走。”

    隋州越是端着一张冷脸,汪直这酒就越是喝得有滋有味,甚至还笑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唐阁老呢,将他叫出来陪我喝一杯嘛!”

    隋州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灶上还熬着一罐老鸭汤,里头放了沙参玉竹,是他给唐泛预备的,得不时去看看火候。

    结果等他一回到厨房,就瞧见一人正背对着他,聚精会神地摆弄着一盘还未上桌的蒜香鸡脆骨。

    那下面原先是垫着一层芋丝的,但现在那些芋丝全都被唐泛拨弄到上面来,用来盖住所剩无几的鸡脆骨。

    隋州:“……不用弄了,我都瞧见了。”

    唐泛的身影登时僵了一下,慢慢地转身,干笑:“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吓我一跳!”

    得,这还反过来恶人先告状了。

    见隋州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唐泛有种无所遁形的做贼心虚:“我也不是故意偷吃的,本来只是想帮你尝尝味道合适与否……咳,谁让你做得太好吃了,一时没忍住,哈哈,不怪我,不怪我!”

    简直不省心。

    隋州有点无力地想着,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你跟汪直说我是河东狮,还罚跪搓衣板,嗯?”

    唐泛赔笑:“我只是为了不想去赴宴随口胡诌的,你都亲自下厨了,我干嘛还在外头吃,是罢?”

    见对方表情并没有缓和,似乎并不接受他的解释,唐泛带了点试探的讨好:“要不我去和他说,我才是河东狮?”

    隋州:“……”

    饭厅里的汪公公完全没有当客人的自觉,在主人家尚未落座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伸筷子夹菜了,等隋伯爷拎着唐阁老回来时,汪直还优哉游哉地朝两人打招呼:“忙完了?忙完就过来吃饭罢?”

    如此反客为主且理所当然的模样……

    隋州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唐泛倒是有些讶异:“你怎么来了?”

    汪直凉凉道:“听说唐阁老拒绝了我的邀约,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原来是阁老的内人亲自下厨,难怪您连仙云馆也不放在眼里了!”

    这声阁老从他嘴里说出来,非但不见半分尊敬或讨好,反是带了一丝调侃的意味。

    唐泛哈哈一笑:“那今晚算你有福了,广川下厨,自然不是谁都有福气遇上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全副心神都放在隋州正在帮他盛蟹黄豆腐羹的那个勺子上,没去注意汪直说到隋州时用的称呼。

    反是隋州的动作一顿,抬头看汪直,眯起眼:“内人?”

    唐泛茫然跟着抬头。

    汪直好整以暇:“内人啊,怎么了,都河东狮了还不是内人?”

    唐泛嘴角一抽,很担心隋州一生气连蟹黄豆腐羹都不给他喝了,忙打圆场:“不是内人,是外人,是外人!”

    汪直:“……”

    隋州纠正他:“不是外人。”

    唐阁老点头如捣蒜,毫无原则立场道:“那外子!外子!”

    汪直不可思议地看他:“你身为堂堂阁臣宰辅,还能不能有点骨气了?”

    唐泛高高兴兴地接过隋州递来的蟹黄豆腐羹,喜滋滋地吃了好几勺,才抽空回答他:“骨气是什么,与蟹黄豆腐羹一般好吃否?”

    瞧瞧这话说的,不知被旁人听见,会作何感想?

    隋州给他夹了一块烧鸭肉,这是在唐泛平素常去的那间老字号买的。

    “吃菜。”隋州道。

    言下之意是让唐泛别搭理汪直。

    汪直看热闹不嫌事大,也夹了一块鸡脆骨放入唐泛碗中,学着隋州的腔调道:“毛毛吃菜,多吃点。”

    唐泛:“……”

    隋州:“……”

    这完全是故意添堵了。

    隋州看他的目光直接都带着杀气了,要不是看在唐泛的面子上,汪直现在就是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不过也正是知道如此,汪公公才越发洋洋得意,有恃无恐。

    两人眼神交接,互不相让,无形中厮杀了一回合。

    唐泛抽了抽嘴角,埋头吃饭。

    小小插曲无足道哉,一顿饭吃得风卷残云又悄无声息。

    隋州的手艺着实了得,这些年历练下来,连汪直这等吃惯了大内御厨做的宫膳和仙云馆那些厨子手艺的人,也觉得这桌菜肴称得上美味可口。不过他并不知道,今天只是因为隋州知道唐泛要回来,才会特地费足心思去做这一桌菜,味道自然就不是外面厨子所能比拟的了。

    用过饭,碗筷桌子自有丫鬟去收拾,三人转移到正厅,唐泛亲自泡茶。

    “这么晚了,你还特地约我在宫外见面,想必有要事?”

    汪直如今在宫中当差,不是早年在外面经营西厂的光景,想在宫外逗留多久就逗留多久,他自然也能出宫休假,不过总体来说不比先前那般自由了,更重要的是,唐泛现在的身份是阁臣,阁臣与内宦过从甚密是本朝大忌,汪直虽然嘴上不说,但这些细节还是会尽量注意的。

    能够让他亲自出宫来找唐泛,而非让卫茂等人带话,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错。”汪直没有细品,而是一口将茶喝完,放下茶杯道,“陛下要重修崇真万寿宫的事情,你听说了罢?”

    “何止听说,”唐泛闻言苦笑,“今日我回来之前,内阁就在议这个事情。”

    “喔?怎么说?”汪直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宫里头没有真正的秘密,很多在内阁发生的事情,像汪直这样级别的大太监,很快就能得知,不过他傍晚的时候就出来了,也没来得及打听。

    唐泛言简意赅道:“万安为了讨好陛下,准备应下这个事情,要刘吉从户部抽出五十万两来重修宫观,刘棉花怕担上恶名,就再三推诿,说经费已经被兵部定下了,万安很是不快,让我们各人定出章程,明日再议。”

    他说话的时候,手头自然而然停下泡茶的动作,隋州就接过他的茶壶,往里头续水,给三人重新倒上一杯,又将唐泛那杯递过去。

    唐泛顺手接过,对他一笑,又转头对汪直苦笑道:“我看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决定下来的,刘棉花不愿意当出头鸟,而刘晦庵肯定也寸步不让,到时候又要吵起来了。”

    刘晦庵正是刘健的号。

    汪直问:“那你呢,你又是怎么看的?”

    唐泛正色道:“不瞒你说,国库每年收入顶了天去,也不过区区六百万两,我估计李子龙那条矿脉里出的银子铸成银两都不止这么多,但这还得是各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才有,完全没法与唐宋相提并论。究其根底,弊端就出在开国之初太、祖皇帝定下的税制上,这不是我一个人在大放厥词,此事众人皆知,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可就因为祖宗成法不能改变,谁要是提出要改税制,那立马就会遭到言官群起攻之。”

    汪直有点不耐烦,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下去。

    因为以他自己对唐泛的而了解,对方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他所说的话必然是为了引出下文。

    但在隋州看来,无论唐泛随性时也好,耍赖时也罢,甚至时现在侃侃而谈的认真,都显得可爱。

    旁人性情多变,难免会被认为喜怒不定,又或两面三刀,然而放在唐泛身上,非但没有一丝违和,反而为他平添不少魅力,外人认识的,仅仅只是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唐泛,唯有亲近之人,才能见到他多变的那一面。

    唐泛喝了一口茶,继续道:“所以,每年国库就这么多钱,却要花在无数事情上,往往都是寅吃卯粮,提前预支到下一年去,哪里还有余钱给陛下修道观?他拿内库的钱也就罢了,谁也说不了什么,偏偏万安别出心裁,想要拿国库的钱去讨好陛下。别说刘健反对,明天万安若是要每个人都表态,我也一定会反对的。”

    说罢他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而且依我看,这事肯定不是陛下先提出来的,估计是有人怂恿他从国库里拿。”

    汪直哂笑:“恐怕这事你们还真反对不了。因为继晓向陛下进言,说那宫观修成之后,能够成为人间与仙界的桥梁,上达天听,皇帝既为天子,生来不凡,加上有此宫观作为桥梁,所求所请上天定然无所不允。”

    唐泛听着不对:“等等,继晓是和尚罢,人家建道观他掺合什么?”

    汪直道:“他说自古佛道一家,而且道家里的慈航天尊,本就是佛教里的观音菩萨,只要能够普度众生,就不必区分佛道。话说回来,他在宫中搞的那些点石成金的把戏,令陛下惊为天人,别说他只是说佛道一家,就算他说他是佛陀转世,估计陛下也不会怀疑的。”

    唐泛:“……”

    他与隋州对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有些震惊,显然没有想到皇帝对这些东西已经痴迷到这种程度了。

    先前继晓推荐了不少僧道给皇帝,皇帝都一一给了封号,甚至还赐下国师金印,真人玉冠等,不少言官御史为此进谏,却反而为皇帝所斥,说他们不敬神明,还将其中几个闹得最凶的言官下了狱,此事当时还是隋州经手的。

    不过相比起国家大事,这些都还是微末细节了,只要皇帝的行为不会影响国本,包括唐泛在内的阁臣也就由得他去,直到今天皇帝想要动用国库的钱修道观,这才使得众人都不满起来。

    唐泛摇摇头:“就算万安答应了也没用,只要内阁其他人都反对,他也不可能一意孤行的,陛下想修道观,就从内库里自己掏钱罢,国库实在没有多余的钱财了。”

    汪直也不与他争辩,因为这不是他今天来的目的:“我只是提醒你一声,好让你心里有个底,此来,我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唐泛心觉不妙:“还有比这更坏的消息?”

    汪直扯出一个假笑:“不错。不管谁出钱,陛下心意已决,那座劳什子宫观是修定了,不仅要修,还要在三个月内修成,届时让太子代父祈福,以示郑重庄敬。”

    “胡说八道!”唐泛想也不想便斥道,“这又是哪个妖人出的主意!太子千金之躯,岂可轻易出宫,再说了,让堂堂储君去一座野路子宫观祈福,岂非坏了太子的名声!”

    隋州按住他的手背,轻轻拍了拍,带着安抚之意。

    汪直冷道:“你冲我发火又有何用,难不成是我向陛下建言的啊?”

    唐泛很快冷静下来,苦笑道:“你别误会,我不是冲着你,实是此事太过荒谬了!”

    汪直:“所以我才过来告知你,这事是继晓提议的,陛下十有□□会答应。我与怀恩身份敏感,不好开口反对,免得陛下心生反感,以为太子不想为父欺负,反而越发倒向继晓那边,所以就全看你们的了。”

    唐泛蹙眉道:“为什么继晓会忽然提出这个建议,他平日与太子素无瓜葛……”

    隋州道:“继晓乃李孜省所荐,而李孜省又与万党走得近,这其中是否有所关联?”

    自从几年前太子伴读韩早中毒而死之后,太子身边除了试食的内侍之外,还安排了懂医理的内官专门负责监察太子的起居食谱,别有用心者想要给太子下毒这条路算是彻底堵死了。

    而在经过上回东宫赞读林英陷害唐泛的事情,在皇帝的默许和怀恩的主持下,东宫连同詹事府的人员也都进行了一次大清洗,能留下来的,都是对太子忠心耿耿的人,若是有人想要买通太子身边的人进行谋害暗算,基本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太子并非就此安全了,恰恰相反,他的危机一直存在,因为万贵妃想要让宸妃之子朱佑杬当太子的念头从未断绝,万党想尽办法怂恿皇帝废太子,万贵妃甚至经常带着朱佑杬在皇帝跟前露面培养感情。

    次数一多,皇帝的确格外宠爱朱佑杬,也因万贵妃的喜恶,起过几回废立太子的心思,只是犹豫不决,始终下不了决心,如今随着龙体日渐沉疴,有些人自然格外心急起来。

    唐泛被隋州的话所提醒,眉头紧锁,忍不住道:“万党心心念念总想着废太子,该不会是想趁着太子出宫的路上进行刺杀罢?”

    这话显然就是外行了,隋州和汪直一听都大摇其头:“这不可能,太子就算真的出宫,随行守卫必然森严无比,不说别的,锦衣卫肯定会在沿路布置人手,众目睽睽之下,想要行刺太子,那除非是活腻了,可就算他活腻了,下场也只会是被射成刺猬,太子定然毫发无伤。”

    既然不是刺杀,那为何又非要太子出面,难道继晓的提议和万安今天在内阁说的话,仅仅只是巧合?

    唐泛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摇摇头道:“这样罢,我先联络刘晦庵他们,联名上疏请陛下停止修观的念头,若实在阻止不了再说,现在陛下还没有公布要太子去祈福的事情,我贸然建言,只会让陛下知道内宫泄露消息,对你们也不好。”

    汪直起身拍拍屁股走人:“行,你尽力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都拦不住,只能见招拆招了!”

    虽然有汪直的提醒,唐泛已经有所准备,连夜去了刘健和徐溥家中商议此事,隔日三人就联名上了奏疏,且在内阁会议中一致反对建观,使得万安没法再厚着脸皮要求从国库里拨钱。

    不单是唐泛他们,得知消息后,许多言官也都上疏反对,不过正如汪直所料,重建崇真万寿宫的进度并未因此缓下来,众人的反对倒使得促使皇帝产生逆反心理,坚决要求修观,而且也不用从国库拨款了,直接从内库掏钱。

    皇帝的意思很明显:我自己花自己的钱,你们可以闭嘴了。

    事已至此,众人反对无效,也只能听之任之。

    成化二十二年深秋,崇真万寿宫选址完成,开始动工,又命李孜省为总监督,领工部郎中衔。

    为了讨好天子,宫观修筑进展神速,十二月初就已经完成过半。

    此时,皇帝便提出,等宫观建成,他要亲自出宫观礼祈福。

    此言一出,朝野皆惊。 百度@半(.*浮)生 —成化十四年

    众臣纷纷出言反对,场面远比之前反对皇帝修筑宫观还要激烈,就连向来内部不协调的内阁,也都罕见地统一了声音,表示反对之意。

    自土木堡之变,英宗皇帝差点将北京城也给折腾得迁都之后,朝臣对于皇帝出宫这种事情就非常反感,恨不得能将皇帝一辈子都圈养在紫禁城里,免得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在所有人有志一同的反对下,皇帝终于退了一步,不要求亲自出宫了,提出改由让太子出宫,代替自己观礼祈福。

    大家自然也不同意,又是好一通鸡飞狗跳地闹。

    此事一直僵持到十二月底,宫观快要落成之时,又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慧入北斗。

    一是金星凌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