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4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2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面对所有人古怪的目光,唐泛反倒若无其事,还扭头对彭逸春道:“老彭,你现在派人去一趟锦衣卫都指挥使司,就说在这里发现了朝廷叛逆,让他们过来拿人。”

    可怜彭逸春好歹也是六部尚书,却被唐泛的话惊得结巴起来:“什,什么朝廷叛逆?”

    唐泛指了指抱着自己大腿的女子:“我怀疑她与白莲教余孽有关,不是奸逆又是什么。还不去?”

    “大人,下官去!”贺轩站出来道。

    唐泛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那就快去罢。”

    贺轩拱了拱手,二话不说,匆匆下楼而去。

    尹骐惊愕地目送贺轩远处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怒道:“唐泛,你这是血口喷人!”

    “嗯,目无法度,身为白丁却直呼朝廷官员名讳,罪加一等。”

    唐泛负着手,好整以暇,若不是他身上还挂了个人的话,这姿势倒是挺俊逸潇洒的。

    当然,抱住他大腿的那个美貌女子,这会儿也正处于怔愣之中。

    尹骐扬声道:“你别颠倒黑白,她明明是群芳楼的花魁,怎么就成了白莲教余孽了!”

    唐泛喔了一声:“原来还是群芳楼花魁,你倒是清楚得很,连我都不知道呢!愚侄啊,尹阁老洁身自好,他要是知道你抱着个青楼女子在此处寻欢作乐,只怕会被你气死不可!”

    自家老爹会不会被气死,尹骐不知道,但他现在却快被唐泛气死了!

    唐泛年纪比他大不了两岁,却居然就仗着身份,跟他摆起长辈的谱了!

    而且喊人向来只有喊贤侄的,这愚侄又是什么玩意!

    谁知唐泛还没教训完,他冷肃道:“白莲教祸国殃民,其首领早已伏诛,手下却还有漏网之鱼四散各地,像这女子以烟花之地出身为遮掩,实则却与白莲教勾结,专会利用你这等官宦子弟作身份上的掩护,暗中图谋造反!”

    那女子莫名其妙就被扣上造反罪名,不由得一脸惊惶,也顾不上自己先前的使命了,当即就松开唐泛,起身欲逃。

    唐泛眼明手快,直接就抓住对方的发髻,一把将人给扯回来!

    女子痛得惊叫起来,唐泛却没有丝毫怜悯,他的动作利落之极,一反平日给人谆谆尔雅的印象。

    所有人都看得呆住了,自己的头皮也跟着隐隐作痛。

    尹骐气急败坏,他原是受了老爹的嘱咐,想要当众给唐泛泼一盆污水,好让那些御史去弹劾他。

    他本以为这不过是手到擒来,十拿九稳的事情,谁知却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很明显低估了唐泛,还反被将了一军。

    现在大家全都被反贼的话题吸引了注意力,一看唐泛如此粗暴地对那女子,哪个还会觉得他是在争风吃醋?

    想及此,尹骐不由更加心急起来,他觉得如果自己没能完成今天的任务,等回去之后,他老爹的脸色,很可能会比平时听见他出去寻欢作乐还要难看百倍。

    “唐泛,你明明是被我戳穿心事才会恼羞成怒的,就在方才,你还当着我的面抱着这女人不放!”

    唐泛上下打量他几眼,面露狐疑:“你如此维护她,莫非也与白莲教有瓜葛?”

    尹骐怒道:“你凭什么说她与白莲教有瓜葛!难道你在路上随便抓到一个人,都说他是白莲教的人么?!”

    唐泛慢悠悠道:“就凭我与白莲教交锋数次,又亲自将他们剿灭,我就有资格说这句话,这里的每一个人,我只需要看上一眼,便能知道谁与白莲教有勾结。”

    说罢,他抬眼朝看热闹的人群扫视过去。

    目光所及,那些人无不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两步,有些人不想惹上麻烦,已经开始转身走人了。

    谁都知道白莲教乃朝廷斩尽杀绝的大逆反贼,谁又愿意与反贼扯上联系?

    更何况唐泛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即便他现在没有穿着官袍,神色也很浅淡,并不露出什么怒意,然而他的眼神,依旧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慑力,令许多人都不敢直视。

    就连跟着尹骐一道来的同伴,也从兴致勃勃变得退却,甚至伸手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衣袍,小声道:“尹兄,要不我们走罢?”

    尹骐气坏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唐泛的气势压迫下其实已经开始有些气虚了,只觉得这些人都是胆小鬼。

    “要走你们走罢,反正我不走!”

    尹大公子反倒被他们激起好胜心,人往那里一杵,微微扬起下巴,挑衅似地瞅着唐泛,大有“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架势。

    “谁不走?”冷冷的声音自楼梯口传来。

    伴随着“锦衣卫办事,统统不许走”的喝斥,众人的表情从看热闹变为胆怯。

    个别人想要悄悄溜走的,只可惜先前他们不走,现在已经错失机会了,仙客楼的前后门都被持刀而立的锦衣卫堵住,后者像打量死人一样地打量着每一个人,足以令他们胆寒。

    能到仙客楼消费的,一般家境都不会穷困到哪里去,但别说他们了,就算是彭逸春等人,在听到锦衣卫三个字时,心头也禁不住微微一颤,实在是因为阴影太深的缘故。

    隶属天子亲军的锦衣卫,向来都有先抓人后奏闻的特权,更不必说那人人闻风丧胆的诏狱,虽然以唐泛的了解,无论哪一个衙门都会良莠不齐,真实的锦衣卫,像隋州薛凌,同样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甚至有时候还要比一般人更讲情义,不过这并不能抵消大部分人对他们的畏惧。

    当然,他们也没有向别人澄清名声的兴趣。

    人生在世,无愧于心即可,要是样样都想追求完好,那就太累了。

    隋州越众而出,目光先是落在被唐泛抓着发髻的女子身上,然后从唐泛脸上身上不着痕迹地扫过,最后精准地停驻在尹骐那里,冰冷而带着杀气。

    “是你报的案?这里有白莲教余孽?”

    “没,没有白莲教余孽!这里没有白莲教!”尹骐虽然勉强而努力地想要振作起气势,但他那点气势在隋州面前实在不足挂齿,反倒更显得气短心虚。

    此时若有人仔细观察,说不定还能发现他的腿已经开始微微打颤了。

    “隋镇抚使,是我报的案子,这女子受人指使,意图行不轨之事,我疑心她与白莲教徒有关。”唐泛表情沉稳。

    说这话的时候,他顺带松开手,那女子身体虚软地跌坐下来,崩溃大哭:“我没有!我不是白莲教!是尹公子吩咐我守在那里,等你路过就撞在你身上,假作与你有染,他想要借此污你名声罢了!与我无关啊!大人明鉴!”

    不明真相的人听了这话自然恍然大悟,明眼人却不需要他说,早已看出其中蹊跷。

    “尹公子乃尹阁老之子,如何会干这种事情,你莫要血口喷人,还是尽早坦白从宽的好,免得继续受罪。”

    唐泛似笑非笑地看向尹骐,“尹公子,我说得对么?”

    尹骐一个激灵,忙道:“对对对!唐世叔,这女人的确与白莲教有关,她不单意欲行刺你,现在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还是快将她抓起来罢!”

    方才还是疾言厉色地喊唐泛,现在又变成唐世叔了。

    那女子没想到自己转眼就成了被遗弃的棋子,惊呆之余,便想像方才那样去抓住身边的救命稻草——唐泛。

    不过这次还没等她扑上去,后面衣领就被人牢牢抓住,直接往后拖。

    隋州将其一把甩给自己身旁的下属。

    继唐泛之后,又一个并不怜香惜玉的。

    但谁也没敢张口帮她说话,因为谁也不想被扣上乱党反贼的帽子。

    锦衣卫的凶名的确好用,在场人再多,却个个噤若寒蝉,不敢二声。

    尹骐见势不妙,就想掉头偷偷溜走。

    不过他的动作在别人看来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马上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名锦衣卫拦住。

    隋州问:“你叫尹骐?”

    尹骐努力在对方冰冷的审视中挺起腰显得更有气势一些:“不错,家父便是兵部尚书,太子太保尹直。”

    隋州仿佛听不懂他的暗示,直接就对左右道:“一并带走!”

    “且慢!”尹骐脸色大变:“不知我犯了哪一条王法,你没权抓我!”

    隋州冷冷道:“既然这女子与白莲教余孽有关,她又是你带来的,谁能证明你跟白莲教没有关系?”

    说罢懒得多废话,他直接挥挥手,左右锦衣卫上前,无视尹骐的挣扎,将他牢牢抓住。

    连同尹骐的同伴,一个也没放过。

    “隋广川,你这条走狗,你敢私自抓人!我要告诉我爹,你等着,我要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尹骐大喊大叫起来。

    万党让尹骐来做这件事,一开始不能说是个错误。

    因为如果唐泛稍稍差点急智,又或者一时没反应过来,很可能这盆污水现在就已经泼在他头上了,等到明天,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唐泛在饭庄跟尹直的儿子为了抢个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尹直充其量就是落个教子不严,唐泛却要背上有辱斯文,表里不一之类的骂名。

    不过现在事情发展出乎意料,谁也没想到唐泛的反击会来得如此之快。

    “大哥,要不要将他的嘴堵上?”薛凌低声问。

    “不用,让他继续喊,反正丢脸的是他老子。”隋州如是道。

    “那敢情好,我让他多叫两声!”薛凌嘿嘿一笑,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他上前冲着尹骐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叫什么叫!尹阁老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不会连身份也是假冒的罢,先跟我们到诏狱里走一遭再说罢,带走!”

    尹骐一听诏狱,直接吓得魂飞魄散,连叫声都尖利起来:“我真的是尹直的儿子,不信你们去尹府上问啊!”

    刑部一干人等在旁边站着,却完全插不上手,只能从头旁观到尾,眼看着尹骐等人被带走,一个原本很有可能是针对唐泛的陷阱,已经变成一场活生生的闹剧,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必要了。

    彭逸春总算松了口气,他歉然道:“大人,今晚的事都是因我而起,若非我邀请您过来,也就不会……”

    唐泛摆摆手:“没有今晚,也会是别晚。我刚刚落了他们的面子,他们如何肯罢休?”

    一股怒火忽然涌上彭逸春的心头,连他这样的老好人都忍不住怒声道:“万党实在是太……”

    唐泛制止了对方接下去要说的话:“丹臣,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掺合。”

    彭逸春年将耳顺,唐泛不过而立,两人之间年龄相差巨大,但现在聆听唐泛教训,被唐泛指点的,却反倒成了彭逸春,不过他对此并没有任何不满。

    彭逸春知道,唐泛有这个资格。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彭逸春才更为唐泛感到不平。

    “大人,”他稍稍冷静了一下心情,道:“若是有人指使言官上疏弹劾您,我愿以自己的清白和头上这顶乌纱帽作保,出面为您作证。”

    “大人,下官也愿以性命和清白作证。”说话的是陆同光,当年唐泛在刑部时,与他交情就不错,不过陆同光为人素来平庸怯懦,不肯担当,这次能主动站出来说这句话,却是难能可贵。

    “大人,下官与彭部堂一样!”贺轩道。

    “大人,下官也是!”

    “大人,下官也……”

    刑部一众官员纷纷出声,也许这里头不乏跟风之人,但唐泛依旧很感动。

    万党虽然嚣张,可他们也没法一手遮天,而这世道,终归是心怀正义的人占了大部分。

    他拱手道:“多谢诸位,不过此事还没有糟到这等地步,如需帮助的话,唐某一定会主动开口的,多谢诸位了!”

    众人连忙回礼:“大人勿须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等应该做的!”

    送走了彭逸春等人,唐泛与隋州一道出了仙客楼。

    “那女子应该是无辜的,回头审一审,便将人放了罢,诏狱的事我是吓唬尹骐的。”唐泛道。

    隋州点点头:“我知道,不过今夜之事,会不会对你有影响?”

    “嗯?”唐泛歪了歪头,一时没听明白对方说的影响是指什么。

    但他迷惑的神色却令隋州忍不住去捉他的手,冲着他的下唇咬了一下。

    唐大人吃痛地哎哟一声,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或明或灭的烛火映出一张似嗔非嗔,又有几分羞恼的脸。

    “隋广川!”他微微扬起语调,带了警告之意。

    “正如你见到吃的就克制不住,我看到你也无法克制。”隋州低声笑道。

    唐大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没有再使力去挣开对方的手,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前走。

    “你要小心。”隋州道,身影几乎有一半隐没在黑暗中,灯笼微光则将两人的影子拉出老长,名副其实的形影不离。“今夜的事如此结局,万党不会善罢甘休的。”

    唐泛叹道:“其实我只是顺带罢了,他们真正的目标还是废太子,只因上回我当众让万通下不来台,所以他才会指使尹骐来算计我,太子一日还在东宫,他们一日就分不出什么心神在我身上,真正要小心的是太子才对。”

    隋州嗯了一声,握住他的手紧了紧:“总而言之,我不希望你有事,有时候……”

    唐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忍不住竖起耳朵:“什么?”

    隋州:“有时候,我恨不得能将你拴在裤腰带上。”

    唐泛大笑:“那样你裤子岂不要掉下来了?”

    隋州:“就跟那女人今晚抱着你大腿一样,你裤子不也没掉下来么?”

    唐泛:“你看见了?”

    隋州:“没有,听旁边的人议论的,可惜来晚一步。”

    唐泛嘴角噙笑,慢条斯理道:“那真是可惜了,要说那女子姿色其实还不错,若非与尹骐纠缠不清,我说不定就真的顺水推舟,与她来段露水姻缘了!”

    隋州嗯了一声,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回去之后脱了裤子让我检查检查,看上面有没有那女人留下来的印记。”

    唐泛嘴角微抽,现在说自己跟对方压根就没有身体接触还来得及么?

    第二日唐泛去内阁的时候,一切看起来与往常没什么区别。

    虽然尹直看见他的时候直接就撇开头,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不过也仅止于此,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按照唐泛的猜想,他的儿子到现在还在锦衣卫指挥司那里没被放出去,虽然不会有性命之危,但肯定不会少受折腾,尤其是那帮锦衣卫,更不会将尹直放在眼里,巴不得多作弄作弄尹骐那种纨绔子弟。

    但尹直这种反应,未免也过于平静了。

    出于试探的心理,唐泛主动找尹直说话:“尹兄,昨夜我与令公子在仙客楼偶遇的事,尹兄可知晓?”

    尹直冷冷道:“他如今人不是还在锦衣卫那里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孽子向来顽劣,做下什么荒唐事也不稀奇,我反该多谢你帮我管教呢。”

    他几句话将自己撇了个一干二净,唐泛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此时人已陆续到齐,唯独首辅万安,在大家等了将近一刻钟之后,才姗姗来迟。

    “方才陛下召见,故而来迟。”万安道,“今日会议暂且往后推一推,诸位先随我一道去见陛下罢。”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皇帝要召见,怎么之前也没个通知?

    不过既然皇帝有命,大家自然没有二话,便都陆续步出文渊阁,朝乾清宫走去。

    刘健特意落后几步,拉住唐泛小声问:“你知不知道陛下为何召见我们?” :(.*)☆\\/☆=

    唐泛摇摇头,小声道:“没听说什么风声啊!”

    徐溥也凑过来悄然道:“我倒是听说了一点谣言。”

    唐泛刘健便都住了嘴,等他的下文。

    徐溥却不再说话,而是伸出自己的手,在掌心上写了个“太”字。

    与太子有关?

    难道陛下这回要动真格了?

    唐刘二人悚然相望,都有些忐忑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