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4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皇帝不再提废太子的事了。

    除了那些想要趁机攫取富贵的投机之徒,其他人全都松了口气。

    如今这位太子从五岁时就被立为东宫,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年有余,他受过所有东宫所应该接受的教育,知道所有东宫应该做或不应该做的事情,他谦和有礼,从不仗势欺人,对师傅尊敬有加,对左右宽容大度,这是许多人心目中最理想的未来明君。

    他可能并不像太、祖皇帝那样雄才大略,也没有开疆拓土的野心,但那并不是问题,因为帝国发展至今,早已有了完善成熟的制度,从内阁宰辅乃至各地官员,说句大不敬的,即便没有皇帝发号施令,大明也能照样运转,所以皇帝最大的作用,最好就是什么也别干。

    古人云:圣天子垂拱而治,此乃至理名言。

    之前皇帝非要废太子,许多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明显是不以为然的,兴王打从一开始就不是作为储君来培养的,他所能得到的教育自然也和太子有区别,更何况因为他的生母与万贵妃走得近,这让大家都心生戒备警惕,只是皇帝一意孤行,又有天象佐证,众人反对了也没用。

    现在好了,连上天都不满皇帝的折腾,以泰山地震来警告,皇帝也不能无视,事情发展急转直下,不由令人感叹太子是不是当真天命所归,几番磨难都无法动摇他的地位。

    伴随着废立太子之争尘埃落地,刘健唐泛等人都打从心底希望此事到此为止,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能跑到皇帝面前跟他说:陛下您折腾也折腾过了,咱们好好过几天安生日子成不?

    不过如今这位天子要是不折腾,那也不像他的为人了。

    过了几天,他便老调重弹,提出要在崇真万寿宫落成之日,离宫去祈福。

    此言一出,朝臣自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的反对。

    众臣不单单是觉得皇帝出宫一趟劳民伤财,更重要的是皇帝现在身体也不算好,万一在宫外期间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到时候免不了又是麻烦,所以本着能省事就省事的原则,反对到底。

    这回皇帝没有坚持,反倒退了一步,表示你们不让我亲自出宫也可以,但起码也要让太子代我出宫祈福,先前接连遭逢彗星频现,泰山地震,上天既然示警了,又属意太子,若是东宫能够出宫代父祈福,说不定上天看在太子诚心的份上,还能让他康复起来。

    尽管唐泛他们都觉得这未免太荒谬了,但皇帝现在已经退了两步,大家也担心逼迫太甚使得皇帝生起逆反心理,指不定又做出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来,只得不再反对。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初二,太子赴崇真万寿宫祈福。

    这是太子有生以来第一回出宫,从内阁乃至六部九卿无不严阵以待,礼部更是费尽心思,就怕路途中出现一丁点意外,离宫的队伍浩浩荡荡,尤其是那驾专门为出行量身订造的马车,更是高大宽敞,太子别说坐在里面,连躺下来打几个滚都没什么问题。

    从皇宫出去到崇真万寿宫,骑马约莫需要一个时辰左右,如果是乘车的话就更久了,因为到时候会有许多步行的宫人跟在马车后面,这是仪仗的一部分。既然是祈福而非逃难,宫人的仪态步伐自然也以缓慢优雅为主,以便沿途百姓能瞻仰天威。

    所以考虑到这一点,马车就得尽量以宽敞舒适为主,免得太子来回一趟将近四个时辰累坏了。

    唐泛等人则考虑得更多。

    对万党忽然的妥协消声,他们也未必没有警惕,许多人在得知太子要出宫祈福的消息之后,很容易就会联想到万党会不会狗急跳墙,趁着这个机会对太子行刺。

    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太子从下马车的那一刻起,周围就会簇拥着重重禁卫军,他们随时随地准备为了保护太子而付出性命。隋州和汪直已经算是当世有数的高手了,但即便是他们,也不可能完成刺杀太子这样艰巨的任务,更有可能的是在他们还未将兵刃递至太子跟前,就已经被前仆后继的禁卫军消磨掉所有精力,然后力竭而死了。

    有明以来,就没有哪一个皇帝或储君是死于刺杀的,正因为其难度实在太高了,如果有人想要行刺皇帝或太子,那无疑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不过行刺这一途注定无法实现,并不代表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因为崇真万寿宫的建造从头到尾都经由万党之手,唐泛等人就担心万党会趁着太子进入宫观之后暗中下什么手脚,所以都提了十二万分的心,汪直甚至主动提出从太子进入宫观的那一刻,由自己全程陪同,皇帝后来也同意了。

    有汪直陪护,自然不虞太子会有什么危险。

    饶是如此,这里头依旧可能存在一些细微的漏洞。

    譬如说按照既定流程,中间就有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太子需要独自待在一间静室里,为皇帝龙体和天下安宁向上天祈祷,这个过程不得有任何人干扰,即便是汪直和其他大臣,也只能在静室外等候。

    这一个时辰里,静室内发生何事,没有人会知道。

    刘健唐泛他们很想把这个步骤也省下来,直接让太子在众目睽睽下拜一拜烧炷香然后就打道回宫了。

    但皇帝觉得自己已经让步太多,这次坚决不肯同意削减步骤。

    作为儿子,太子自然非但不能反对,反而还要主动上疏,表示自己很乐意为父祈福。

    僵持半天,大家各退一步,将一个时辰改为一炷香,太子只需要在静室内待足一炷香即可,而在太子入观前,锦衣卫会将宫观里里外外事先搜查一遍,以确保没有可疑人员出没潜伏。

    如是一番大动干戈的准备,好不容易等到正月初二那一天的到来。

    因为太子是代替父亲去祈福祭祀的,所以在京三品以上官员都会随行,唐泛亦在此列。

    不过文武大臣与太子车驾之间隔着长长的宫人队伍,直到抵达宫观开始进行祭神仪式时,双方才会会合在一起。

    沿途还有不少百姓听说太子亲至,特地迎出来瞻仰跪拜。

    禁卫军筑起人墙将他们隔离在道外,只允许远远旁观,但百姓们慑于仪仗的威严,被氛围所感染,仍旧情不自禁地喊出“皇上万岁”“太子千岁”,激动得热泪盈眶,难以自持,场面异常热闹。

    这无疑是任何一个帝王都乐于并且享受的情景,人性中天生就有对强权屈服崇拜的一面,所以一把龙椅古往今来都被抢破了头,可惜成化帝在大臣的反对下最终没有成行,否则看到这样的景象,他估计愿意以后每个月都来上这么一遭。

    太子的表现全程都令人十分满意,换了寻常的十几岁少年,只怕这种时候早已按捺不住从车驾里探出头来看热闹了,不过太子毕竟不是寻常少年郎,他身上背负着整个国家未来的命运,又经历过那样苦难坎坷的童年,这使得太子异常沉稳,礼仪分毫不差,措辞妥当无误,再对比当今天子的不靠谱,一种国家未来有望的感动登时令人油然而生。

    不同于许多平日很少与太子打交道的官员们的惊喜感觉,刘健与唐泛等人全程都提着一颗心,生怕出现什么不可测的意外。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祭拜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众人想想中那些乱七八糟的状况出现,唯一的意外就是在太子离开的时候,天空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所有人衣裳都湿了一层,加上天气又冷,那种滋味简直难以言喻,许多官员回去之后就病倒了,唐泛也不例外。

    这使得他不得不告假在家,天天被隋州盯着喝药,其中苦不堪言之处,不足为外人道。

    “我真的已经痊愈,不需要喝药了,你瞧瞧我的脸色,跟前几天一比,是否大有不同?”唐泛身上裹着厚厚的裘衣——这是隋州逼他穿上的,苦着脸道。

    很少有人能将纠结,痛苦,心酸,哀求,无辜等表情融于一张脸上,而唐泛做到了。

    只可惜与他对话的人不为所动:“我可以喂你。”

    用什么喂?

    自然不是汤匙。

    唐大人的脸染上一抹红。

    这样的情景每天几乎要上演无数回,最后屡屡以唐泛败北而告终。

    但这不能怪他,这药的确很苦,若是让隋州喝,他估计也是不愿意的,不过他体魄强健,那天同样淋了一场雨,身体也好端端的,根本没有生病。

    相比之下,文臣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尤其是内阁,除了唐泛之外,几乎都是年过四十的人,如今除了次辅刘吉和徐溥还坚守在内阁处理公务之外,其他人全都被那场雨放倒了,连首辅万安也不例外,据说他现在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唐泛的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只请了一天的假,如无意外,明日就能回去办公了。

    因为再不回去,刘吉和徐溥两个人就要撑不住了,原本应该由七个人处理的事情现在全部堆积在两个人身上,中午的时候刘吉就刚刚派人过来询问,催促唐泛是否可以下午就回内阁帮忙。

    如果回内阁可以不喝药,唐泛自然一百个乐意,不过如果他真这么做的话,估计晚上就要备受折腾了。

    一口气喝完药,唐泛觉得自己满嘴全是苦味,连脸也皱成老菊花。

    “有没有糖?”他问隋州。

    隋州:“你要什么糖?”

    唐泛:“……随便,桂花糖,麦芽糖都可。”

    对方的回答是直接堵上去来了个深吻,又紧紧揽住他的腰不让他往后退,直到唐泛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松开道:“我方才吃了麦芽糖,这样可以了罢?”

    唐泛:“……”

    被他这么一说,唐泛还真觉得自己嘴里现在好像真有淡淡的麦芽糖的味道。

    但是这种方式……

    唐泛涨红了脸。

    隋州饶富兴味地看着唐泛的反应。

    白皙面皮红了个通透,双目因为方才憋气而蕴起薄雾,好像恼羞成怒又不知道怎么反抗的模样。

    无论多少次,他依然觉得乐此不疲。

    “我上回还瞧见你写的风月话本了,里面的描写不是挺直白的么,怎么总是那么容易就害羞了,嗯?”

    他勾住对方的下巴,探头过去,几乎是贴着唐大人的唇角说话。

    廊下泛着淡淡梅香,二人靠得极近,隋州索性将人整个揽了过来,两人面对面,唐泛双腿分开坐在他身上。

    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对着院子,这种坐姿实在是……

    足以令卫道士们文诛笔伐!

    唐大人想要挣扎,但莫说他现在还在病中,就算平常状态下,也同样挣扎不出隋伯爷的五指山。

    “这样暖和,我帮你挡风。”隋伯爷理所当然地说道。

    唐泛:“……”

    他忍无可忍:“怎么我一告假,你就顺便偷懒了?”

    隋州很认真地解释:“我也告假了。”

    唐泛挑眉:“生病?”

    隋州:“不,照顾生病的家眷。”

    唐泛:“……”

    你的廉耻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斗着嘴,外头传来拍门声:“这里可是唐阁老府上,有人在么?”

    唐泛趁机挣开隋州的怀抱,走过去开门。

    外头站着一名长随模样的中年人,看见唐泛出来,连忙拱手行礼:“大人,小的是刘阁老家里头的。”

    唐泛认得他,对方是刘健的仆从。

    “你家老爷找我有事?”

    “是,我家老爷就在巷子口,请大人移步过去一叙。”

    唐泛有些诧异,刘健今日原也告病在家的,怎么又跑出来了?

    他与隋州说了一声,又跟着对方出来,果然瞧见刘健裹着一身厚厚裘衣站在墙角,一边跺脚抚掌取暖,看样子倒不像是生病了。

    “晦庵公?”唐泛走过去打招呼,“既然都来了,不如上门坐一坐?”

    “不了。”刘健将唐泛扯过来一些,低声道:“你若现在无事,不如与我进宫一趟,去探望太子。”

    唐泛见他神神秘秘,不由问:“太子怎么了?”

    刘健道:“太子祭祀归来生病的事情,你知道罢?”

    唐泛点点头。

    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因为那场雨,很多人都生病了,太子也是其中之一。

    回来的时候,太子虽然有马车可坐,不像其他人那样一路都需要淋着雨回去,但从宫观出来到上马车中间有一段高高的白玉石阶,这段路是需要步行的。

    即使汪直即使除下外裳遮挡在太子头上,太子依旧难以避免地弄湿了头发和衣裳,回宫之后也像很多人一样染上风寒而病倒了。

    不过当时雨势并不大,所以就算像唐泛这样骑着马一路淋回去的,充其量也就是喝两碗苦药,而且那会儿许多人都脱下外裳遮在头顶上,一般即使生病,病情也不会很严重。

    而且这一次也没有人能怪到万党头上了。

    毕竟万党再希望太子被废,也不可能预料到那天一定会下雨,就算预料到那天会下雨,也未必能料到太子一定会因为淋雨而生病,若说他们想通过这种法子来除掉太子,那也实在是太可笑了。

    太子病了两天,昨日唐泛还询问过,听上去似乎并不很严重,太医也只是让静养而已,所以他一听刘健那么说,当即心里就咯噔一声,涌起不太好的预感。

    “该不会是太子……”

    刘健知道他误会了:“不是,只是我听说太子生病了,想亲眼见到他无事,方才安心,所以今日特地告了个假,听说你也在家,就顺道过来约上你。”

    刘健在入阁之前曾经担任过数年的东宫讲学,与太子之前情谊不同一般,会比其他人更关心太子的身体也不奇怪。

    唐泛就道:“我自然乐意陪晦庵公走上一趟,只是我现在身染风寒,若是在太子面前失仪,又或者将病气过给太子,反倒不美了。”

    刘健想想也是:“也罢,那我独自前去罢,明日我们在内阁再说。”

    他性子雷厉风行,说完就与唐泛告辞,匆匆离去。

    出于礼节,唐泛站在那里直到目送对方马车远去,寒风吹来,袍角扬起,长身玉立,说不出的俊逸。

    可惜……

    唐大人风寒未愈,所以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将快要流下来的鼻涕吸回去。

    然后转过身。

    唐泛:“……”

    隋州:“……”

    被发现了!我的温文尔雅一去不复返!

    唐大人的内心在咆哮,忽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隋州忍住笑:“回去罢,外头冷。”

    唐泛轻咳一声:“方才出来我没带帕子在身上。”

    隋州道:“所以你更应该和我回去喝药,否则明天在内阁当着下属同僚的面失仪,岂非落了你自己的面子?”

    他不说还好,一说唐泛就不由想象起来,若明天因为某件事与万党争执起来,自己原本辞锋凌厉侃侃而谈,结果忽然觉得鼻涕往下淌,然后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所有气势完全付诸东流。

    唐泛:“……”

    看着他忽青忽白的脸色,隋州有些奇怪,他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措辞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见唐泛悲愤道:“我明天再告假一天!”

    这个愿望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刘吉和徐溥两个人在内阁里干了一天,差点没被逼疯,最后连晚饭都只能留在内阁用,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走人,如果唐泛隔天继续请假,那他们估计就要派人上门来催促了。

    唐泛只好拖着尚未痊愈的身体去内阁当值,怀里揣着三条崭新的帕子,以防不备之需。

    其他人也都来了,包括首辅万安。

    今日没有会议,大家也无须碰头,过来点卯之后就到各自的值房里办公去了。

    唐泛与刘健一屋,正好问起昨日之事:“晦庵公见到太子殿下了?”

    刘健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唐泛:“难道太子不肯见你?”

    刘健:“那倒不是,不过太子好似病得还不轻,据说原本躺在床上,是听说我来了之后才起来的。”

    唐泛吓了一跳:“可要紧?”

    刘健:“还好,太医正好也在场,说风寒可大可小,让太子好好将养,莫要掉以轻心。”

    唐泛点点头:“是这个理儿。”

    刘健这才说出自己心中的不满:“但我听说太子生病之后,陛下都未亲自去探望过!”

    只要一想起太子脸上的郁郁寡欢,刘健就忍不住替他难过。

    唐泛也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外人很难评断,他们当臣子的,更不可能肆意谈论。

    从外人的角度看来,太子也许很可怜。

    但皇帝也许会觉得,自己已经给了太子天底下最好的东西——未来的帝位,那么太子就算受点委屈又有何妨呢?更何况父为子纲,君为臣纲,他们既是君臣,又是父子,哪里有父亲冷落儿子,儿子就怨恨父亲的道理呢?

    所以这注定是一笔算不清的账,纠葛半生,错综复杂。

    就连万贵妃,说不定也会觉得自己非常可怜,明明她才是最得皇帝看重的女人,到头来却还没有亲生儿子能够继承帝位,却反倒便宜了区区一个内藏女官的儿子。

    如果太子在登基之后,能够坚守本心,不被恩怨所纠缠而忘记治理国家的本职,那将会是相当了不起的,也不枉在他落难之时,无数人伸手给予的援助,甚至不惜性命的保护了。

    刘健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只是私底下跟唐泛抱怨了一句,便抛开此事不提,二人一天没来,通政司和六部那边早有不少公务等着他们,两人埋首其间,干得头晕眼花,直到傍晚才算解决了其中大半。

    “以后我就算死在任上,也坚决不告假了!”刘健摇摇头,开玩笑道,“这告了假回来还得累死累活,比平日还不如呢!”

    唐泛没忍住噗嗤一声笑,悲催地发现鼻涕又快落下来了,赶紧掏出帕子摁住,这使得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晦庵公就别逗我发笑了……”

    刘健显然也发现了他的窘态,毫无同情心地哈哈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挨到处理完要紧的公务,唐泛匆匆忙忙出宫往家里头赶。

    在没有完全康复之前,他准备谢绝一切宴请,谁来叫都不去,免得在人前出现更加丢脸的状况。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半道上他就让人给截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