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4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7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被弹劾的缘由是因为有人亲眼看见他出入汪直置于京城的宅子,而且在当天晚上,汪直就去了东宫探望太子。

    阁臣与宦官过从甚密,这是大忌。

    甭管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不是有直接关联,时间上的凑巧已经足够让别有用心的人将其联系起来,所以言官弹劾唐泛的名目也很明确,那就是窥伺宫闱,居心叵测。

    按照流程,唐泛要在家闭门思过,不能再去内阁办公,然后上疏为自己辩白。

    但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他的奏疏并没能到达皇帝那里,此事也就被无限期拖延下来,而唐泛没有得到皇帝的回复,则也要一直待在家里,归期不定。

    这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一件事,刘健和徐溥不是没有去找过首辅万安,请他出面帮唐泛说情,万安表面上答应了下来,实际上有没有去找皇帝,谁也不晓得,反正皇帝一天没发话,唐泛就一天不能回内阁。

    刘健徐溥等人显然也看出万安的敷衍,直接就去找皇帝,想当面问个清楚,结果却被告知皇帝龙体有恙,谁也不见。

    事已至此,唐泛哪里还不知道己方这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人在暗中盯着。

    不得已,为了避嫌,他与汪直之间的联系被迫中断。

    汪直原还寄望于唐泛帮他解开疑惑,却不料万党竟然先下手为强,直接就将他的外援给截断了。

    为了避嫌,唐泛暂时无法再与他联系,当然非要联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一来,无疑很容易再授人以柄,将唐泛彻底卷入险境。

    汪直虽然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可也做不出连累朋友的事情来。

    现在只能靠他自己了。

    尚宝监的日子远比在皇帝左右侍奉来得清闲,但汪直又不能频繁跑去东宫探望太子,要知道如今他的职责与东宫并无太大关联,总是出入东宫的话,很容易落入有心人眼里,惹来麻烦。

    他需要从别处寻找突破口。

    汪直很希望唐泛传给他的消息是错的,太子并无异常。

    但这样一来,万党所做的事情就会显得很奇怪。

    因为让太子代皇帝去祈福是万贵妃的主意,而现在指使言官弹劾唐泛,背后也隐隐可见万党的影子

    假如没有阴谋,万党为何要大费周折做这么多的事情呢?

    可要说阴谋,难道天降大雨把太子淋病,这也是万党能事先算到的?

    如果他们胆大包天到将太子调换,又哪里来的机会?

    他还记得,为了防止在太子亲往祭祀祈福的途中发生不测,当时他与唐泛等人曾将这一路上太子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预先推测了一遍。

    他们最后发现,最危险的可能性,就是在太子进入崇真万寿宫的那一炷香的时间内。

    因为那会只有太子一个人待在静室之内,假如有人早已潜伏在里面,趁机进行暗杀,是所有人都无法防备的。

    有鉴于此,在太子出行前夕,隋州早就带着人将静室里里外外都搜查了一遍,确认那里不可能藏人,以及没有任何机关暗室。

    除此之外,太子的全程都是有人陪同左右的,众目睽睽之下,调换太子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汪直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忆起了唐泛平日常说的一句话。

    这世上从来就不会有完美无缺的人或事,所谓的完美,很可能只是我们不曾细心去留意它的破绽。

    汪直试图模仿唐泛的思路,去还原当日发生的一切。

    然后他就想到了一个关键点。

    一个很可能被所有人忽略了的关键。

    马车。

    是的,马车。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和破绽时,另外一个危险性反而就被忽略了。

    太子出宫之后,除了在静室之外,唯一独处的机会,就是在马车上了,这甚至比他待在宫观里的时间还要长。

    车队浩浩荡荡,行进的动静不小,如果马车内发生了什么事,又能够控制声响的话,极有可能不会被人发现。

    更重要的是,那辆马车是在太子出宫前夕才模仿天子座驾加以调整,特地赶制出来的,在那之前,并没有专门供太子出宫乘坐的马车形制。

    想到这里,汪直就坐不住了,他直接找来自己的亲信,对方是直殿监一个小头目,平日里干的都是分配洒扫的杂活。

    “你去司设监一趟,设法找到当日太子出宫所用的车驾,查看有无异常。”他对对方道。

    “老祖宗想查看什么?”那人不明所以,“太子车驾许久才用上一回,也不知道下回太子什么时候才出宫,依徒弟看,只怕马车早就被拆卸下来了。”

    汪直倒是没想到这茬,闻言便是一愣:“那还能找得到部件么?”

    那人赔笑道:“可以是可以,不过那些车轮啊车厢什么的肯定已经收入司设监的库房了,老祖宗想查哪个,您给徒弟说说,也好让徒弟心里有个底。”

    汪直便道:“你去看看那辆马车有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或者什么机关。”

    那人傻眼了:“啊?”

    汪直道:“兹事体大,不得往外乱说,不然你我都落不到好去,明白吗?”

    那人连连点头,领命而去。

    今天是正月初九,一个很寻常的日子。

    黄历上写着:诸事不宜。

    这是唐泛被弹劾的第四天,他正赋闲在家,以汪直对他的了解,此人估计正乐得趁机在家偷懒。

    太子的病情依旧缠绵断续,谈不上大坏,也还未完全好起来,太医的说辞依旧含含糊糊,这是他们一贯的风格。

    由于大明的官员休假制度与前朝不同,官员假期并非从春节直接到元宵后的,中间还得回来当值,所以今天同样也是衙门办公的日子。

    由于皇帝已经借病不开常朝多日,一切事务均由内阁决议,此时的阁臣们,应该是在各自的值房内忙着批阅从各地送来的公函。

    当然,他们也有可能是在开会,不过刘健和彭华尹直他们总会因为意见不合而发生争执,没了唐泛在场,刘健他们越发落了下风,刘棉花刘次辅照旧两边摇摆不表态。

    这看上去与其它日子并无任何区别,也许因为年味还未彻底散去,宫人们脸上的欢喜仍未消退,连衣着仿佛也比往常要鲜亮许多,扎头发的头绳亦是崭新的,四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

    帮他去司设监打探消息的亲信还未有回报,但不知为何,汪直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来自于他多年来在宫闱浸淫浮沉的直觉。

    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是好事,还是坏事?

    汪直抬头看了看天。

    天空蔚蓝无边,云卷云舒,冬天的寒冷逐渐过去,连雁群也开始出现,从头顶划过,留下悠长的雁鸣,萦绕耳边。

    虽然不过二十多岁,回宫也才没几年,但他却觉得自己纵横大漠的日子已经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从小生长在宫廷,他却不习惯宫廷,纵然这里的宫殿巍峨壮丽,看在汪直眼里,总不如外边的风景来得宜人。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自然不会愿意回来。

    汪直正沿着长长的宫道往前走,后边跟着两个小黄门。

    这是前往仁寿宫的方向,他要去见太后,以便借太后的口找人去见太子。

    因为心中那抹细微的不安,他加快了脚步,身后两个小黄门差点跟不上,都累得大汗淋漓。

    忽然间,前面拐角处奔出几名宫人的身影,他们脸色苍白地往汪直这边跑过来,脚步急促,眼看着跟汪直等人错身而过,竟对他视而不见。

    汪直认得他们,这些人都是昭德宫的宫女和内宦,是负责侍奉万贵妃的。

    能够让他们这样惊慌失措,毫无疑问是发生了大事。

    他随手抓住一名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的宫女问道:“发生了何事?”

    宫女仿佛这才注意到汪直,她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汪,汪公公……”

    “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慌张至此?”汪直比她还要不耐烦。

    宫女的同伴早已往前奔出老远,都没有注意到落下一人,她喘着气道:“贵妃,贵妃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汪直心中大惊,面上却依旧不露声色。

    宫女结结巴巴:“先前,先前陛下临幸了昭德宫中的一名宫女,娘娘发现之后大怒,将那宫女招过来训斥,那宫女出言顶撞,娘娘大怒,亲手殴打她,结果,结果自己忽然就昏倒了……”

    这的确像是万贵妃会干的事情。

    汪直待在她身边数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万贵妃是个怎样的人。

    她的暴虐性情,有一半是天生的,还有另一半,是被皇帝宠出来的。

    万贵妃如今虽然不再禁止后宫女子生下龙嗣,但如果、被她发现,对方免不了还是要受一顿辱骂斥责,更何况那宫女还当面顶嘴,以万贵妃那样一个性格,如何能不勃然大怒?

    若是万贵妃因此气急攻心而昏倒,也就不难理解了。

    先前她的身体其实也不怎么好,偶尔会犯心疾,有时还会头晕,不过平日里不需要像皇帝那样卧床不起,所以看起来好一些罢了。

    如果唐泛在这里,肯定会关心一下那个触怒了贵妃的宫女的命运,但汪直对这种事情实在见得太多了,以至于听过之后完全都不会放在心上,他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贵妃到底有没有大碍?

    想及此,他松开那个宫女,任由她满脸泪痕地跑去追自己的同伴——她当然不是在为万贵妃担心,而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担忧。

    汪直停住脚步,并未继续往前走,他让跟在身边的小黄门直接去昭德宫打探消息,自己则熟门熟路地拐进旁边一间堆放杂物的宫室里。

    “你不好奇我为何带你到这里来?”汪直问跟在身边的另一个小黄门。

    对方叫文胜,入宫多年,比汪直略小几岁,沉默寡言,先前是在直殿监负责洒扫的杂役内官,后来被汪直调到身边。

    文胜沉默片刻:“汪公做事总是有理由的。”

    他的沉默寡言,实际上就是拙于言语,不过在宫中生存最忌多嘴多舌,汪直看中的,正是他这份寡言和忠心。

    汪直白了他一眼,正想教训什么,那头被他派去昭德宫打探消息的小黄门文远已经回来了。

    来回一趟,对方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快要与方才那几名宫人媲美了。

    看见他的表情,汪直心下一沉,立时就将要教训文胜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如何?”

    “贵妃,贵妃……”对方的舌头甚至有些打结,好半天的捋顺过来。“贵妃薨了!”

    文胜脸色大变,他不由看了汪直一眼。

    这一眼看过去,文胜立时佩服不已。

    因为汪直不仅面色不变,甚至连声音都很沉稳:“你确定吗?”

    其实在方才听到那个消息之后,汪直心中已经有所预料和准备,所以倒不至于太过吃惊。

    文远忙道:“应该无误!现在昭德宫里哭声一片,小的不敢近前,怕招眼,只能偷偷找几个人打听消息,都说没有气息了。”

    汪直:“太医过去了没有?”

    文远:“还没呢,不过都这么久了……”

    他没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都过了这么久了,就算太医赶过去,估计也抢救不回来了。

    汪直听罢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文远文胜对视一眼,都不敢打扰他的思路。

    对汪直而言,万贵妃于他有知遇提拔之恩,对方突如其来的死讯,他震惊之余,要是一点伤感都没有,那是假的。

    但伤感转瞬即逝,汪直所要面对的,却是更多更严峻的问题。

    在后宫,一个嫔妃的死很寻常,假如她不是皇后的话,更加掀不起什么波澜。

    但万贵妃虽然不是皇后,地位却更胜皇后,她并没有直接插手朝政,但万党的影响力却处处都在。

    万党虽然权倾朝野,但他们并不具备造反的能力和条件,有明以来,就没有发生过大臣造反的事情。

    他们跋扈来自天子的纵容。

    而天子之所以纵容他们,说到底,还是爱屋及乌,看在万贵妃的面子上。

    当今天子虽然纵容他们,然而说到底,万党的倚仗不过是源自万贵妃。

    、没了万贵妃,他们嚣张的本钱都将不复存在,如同冰雪筑城的宫殿,日出即化。

    可以想象,伴随着万贵妃的死,许多以前被万党欺压而敢怒不敢言的人都会趁机冒出来,有冤抱冤,有仇报仇,树倒猢狲散,照这个趋势,万党很快也会土崩瓦解。

    但万党的人又不是蠢货,谁愿意将已经抓在手里的权力拱手相让,谁又愿意坐以待毙?

    他们势必会反击,甚至先下手为强。

    万贵妃的死讯一旦传出去,必将引发内外不安,各方人马蠢蠢欲动。

    这个天,要变了。

    汪直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刻也未曾停留,当即就往昭德宫相反的方向走去。

    “汪公,咱们现在要去哪儿?”文远问道。

    “东宫!”汪直头也不回。

    先前唐泛被弹劾后,汪直觉得再去东宫容易打草惊蛇,但他现在却改变主意了。

    万贵妃一死,万党那边肯定手忙脚乱,如果太子有异常,这个时候就是揭发真相的最好时机!

    东宫那边甚至还不知道万贵妃薨逝的消息,太子生病不起,已经连着几日没有请师傅过来讲学了。

    因着主上的病情,小宫人们连说笑也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病中的太子。

    汪直风风火火的到来,令所有人措手不及。

    太子身边的崔永听说消息,赶忙迎了出来:“汪公公安好,您这是……?”

    汪直没空与他寒暄,当即就问:“太子殿下呢?”

    许是他过于气势汹汹,崔永也没敢瞒着:“殿下在里面歇息,我先进去给您……”

    他话还没说完,汪直已经推开他,直接闯了进去。

    崔永大惊失色,便见汪直径自大步走到太子榻前,冲着正半躺在床上看书的太子道:“殿下,失礼了!”

    便在太子吃惊的神色下抓过他的左手手腕,低头端详。

    借着殿外照进来的明亮光线,汪直得以清晰地看到太子左手手掌上的皮肤纹理,包括他小指头上那道极淡的,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的旧伤痕迹。

    伤痕是在的!

    汪直说不上是该松口气,还是恼怒唐泛的不靠谱。

    此时崔永已经抢了上来,他一把推开汪直,以保护的姿态死死护住太子:“汪直,你好大胆子!”

    汪直自然没有让他给推着,在崔永上手的时候,他自己就主动避开了。

    “请殿下恕我唐突之罪。”汪直拱手道,没等太子发问,就将唐泛拜托他查的事情说了一遍。

    太子听罢倒没有生气,只是好笑:“难道唐阁老怀疑我被人掉包了?”

    崔永的神色也松弛下来:“汪公公这次开的玩笑也太大了,我成日跟在殿下左右,殿下是不是真的,难道我还察觉不出来?”

    汪直摇摇头,神色凝重:“我倒宁愿是在开玩笑,但唐泛素来是个可以托付大事的人,他会这么说,想必是有所凭证的,若当真出了这种事,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我才会冒着万死难赎之罪前来寻找真相。”

    话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依旧紧紧盯着对方,似乎不放弃寻找破绽的念头。

    太子面色坦然,并未因为汪直的话而露出丝毫惊慌,反而主动道:“既然如此,汪公公不妨考考我。你我二人认识也有数年了,彼此有些话只有对方才知道,若是假冒的,断然不可能一一知悉。”

    汪直一听也有道理,便问:“当日怀恩向殿下举荐臣的时候,说了一番话,殿下可还记得?”

    太子想了想,道:“无法一一记得,但怀恩大意是说你武功高强,又与万贵妃那边的人有故,我如若不小心得罪了万贵妃,便可以请汪公公从中代为转圜。”

    汪直不置可否,又问:“当时怀恩还曾用一句话评价了唐泛的为人,殿下可还记得?”

    这回太子倒无需思考,张口便道:“虽为文臣,却有忠肝义胆,两肩正气,可担治世良谋!”

    这下汪直再无怀疑了。

    因为当日怀恩说这番话的时候,只有太子与他在场,就算有人假冒太子,扮得惟妙惟肖,也断不可能连这些话都一一学去。

    汪直松了口气:“多谢殿下释疑,是臣鲁莽了,请殿下恕罪。”

    太子道:“你与唐阁老都是为了我才会费尽心思的,我心中感激尚且不及,如何会怪罪?只是我今日缠绵病榻,刚刚才听崔永说唐阁老被逐回家的事情,可有此事?我能帮他做些什么,去向父皇求情可好?”

    汪直道:“只怕陛下现在没空见您了。”

    太子一愣:“为何?”

    汪直缓缓道:“因为就在刚刚,万贵妃薨了。”

    太子与崔永俱都啊地一声,惊呆了。

    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东宫这边也有人过来禀报万贵妃薨逝的消息。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别说太子,即便万党,估计也根本没有心理准备。

    在大家得设想里,假如说有人会因病早逝,那那个人一定是总在生病的皇帝,而不会是看起来更加健康一些的万贵妃。

    万贵妃之所以费尽心思要废太子,为的也是在皇帝百年之后,自己能够当上太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结果皇帝还好端端地活着,太子也还好端端地活着,总想把一切都揽到手的那个人反而先走一步。

    世事之无常荒谬,莫过于此。

    这种时候,宫中必然是多事之秋,汪直没有空去关心太子的反应,在确认太子并非假冒之后,他就匆匆离开了东宫,回到尚宝监。

    奉了他的命令前去司设监打探消息的小黄门也回来了,他告诉了汪直一个很重要的讯息:那辆被太子乘坐前往崇真万寿宫的车驾的确是有问题的。

    问题就在于车驾下面被多造了一个四五尺见方的底槽,足够容纳下一个人蜷缩在里面。

    原本以为唐泛在没事找事的汪直还没来得及放下心头大石,就又被这个消息吊起一颗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