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4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公主能知道万贵妃犯病昏倒的消息,已经算是够灵通的了,没想到唐泛的消息比她还灵通。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万贵妃竟然死了。

    厅中一时寂静,没有人说话,好像都在咀嚼克化这个消息。

    但仔细想想,这好像又在意料之中。

    万贵妃手上沾了那么多条人命,连太子生母的死都与她脱不开干系,都说天道轮回有报应,报应直到现在才来,已经显得有些晚了。

    公主叹息:“这下皇兄可要伤心欲绝了,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说不定还要为万氏争取皇后的封号呢!”

    知兄莫若妹,她并不知道皇帝对万通说的话,但还真猜了个□□不离十。

    唐泛没有说话,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倒也就罢了,说句大不敬的,万贵妃已经死了,给上什么封号,言官们吵吵嚷嚷,据理力争,那些都影响不了朝政社稷,怕就怕皇帝心血来潮,又想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她又问:“这么说,太子并不是假的,也没有中毒或遇刺?”

    唐泛道:“不错,太子虽然受了风寒,但并无性命之危。”

    公主蹙眉:“如此说来,马车底下那个凹槽到底有何用处,总不能是司设监的人随便加上去的罢?”

    皇宫里的马车形制,一切都有严格规定,更何况当时因为事出仓促,太子的车驾是用天子那辆临时改制而成的,无非是去掉上面一些装饰之类的,怎会无端端多出一个凹槽来?

    唐泛道:“下官此来,正是为了向公主求证上回之事,既然现在太子平安无事,再多纠结也无益,深夜至此叨扰,实在过意不去,这便告辞了。”

    重庆公主不是一个可以商量大事的人,她能够听到司设监的话之后,给唐泛通风报信,就已经表明了亲近太子的立场,可她又左右不了大局,更加不可能忤逆身为皇帝的兄长,所以甚至还要自己编造出一个太子手指有伤痕的谎言让唐泛自己去发掘真相,免得祸事牵连到自己身上。

    这种明哲保身的行为,唐泛可以理解,但也仅止于此,他不可能跟对方商量大事,说更加深入的话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许多话无需多说。

    公主歉然一笑:“有劳唐大人奔波了,此事本与你无关,是我将你拖下了水。”

    唐泛笑道:“公主客气了,若与太子有关,那就是动摇社稷根本的大事,唐泛如今虽无官职在身,却也无法置身事外。”

    客气几句,唐泛二人起身离去。

    从头到尾,隋州不发一言,好似完全被遗忘了。

    但他坐在那里的气势,本身就无法令人忽视。

    矛盾而又奇异。

    不少人都知道唐泛与隋州交情不错,不过重庆公主也是亲眼看见隋州大半夜送唐泛过来,才意识到两人的交情好到何等地步。

    隋州虽然是外戚,却是实打实挣下的功劳,大家可能会说万通侥幸,却不会有人说隋州侥幸,这就是区别,更不必说隋州在太子最困难的时候也伸出过不少援手,如若太子能够顺利登基,隋州的地位只会比以前更牢固更显赫。

    唐泛更不必说了,他如此尽心尽力为太子奔走,但凡太子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以后就肯定要领他这份情,唐泛重新入阁,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有鉴于此,公主夫妇对唐泛隋州都是礼遇有加,并不敢仗恃身份而有丝毫怠慢。

    驸马周景亲自送两人出去,还不忘关切地对隋州说:“广川,脸色看上去不大好,是不是最近太过劳碌了,虽然年纪尚轻,可也要注意休养才是,别太操劳了。”

    唐泛:“……”

    他当然知道隋州脸色不好的原因。

    大半夜从……咳,被窝里被叫起来,谁能有个好脸色?

    不过这话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隋州面瘫着一张脸:“多谢驸马好意,我会注意的。”

    他素来都是这副表情,非亲近者分辨不出到底下面藏着什么样的心思,久而久之,大家也习惯了,这会儿他要是对周景露出个笑脸,周景反倒会吓住呢。

    出了公主府,外头一阵冷风,令唐泛不由缩了缩脖子。

    一件皮裘盖在他身上,是隋州除下自己的。

    “你自己穿。”唐泛道。

    “我不冷。”隋州看了他一眼。“还很热。”

    唐泛:“……”

    隋州捉住他的手:“所以要快点回去、。”

    唐泛:“……”

    寒风虽冷,只因身边多了一个人,寒意无形中就减少了许多。

    不过如果唐泛和隋州知道皇帝与万通在昭德宫内的那一番对话,此时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心情闲中作乐了。

    万通并未在昭德宫里待多久,在确定了皇帝的心意之后,他便匆匆离开了宫廷。

    半夜入宫毕竟不合规矩,周太后本来就瞧万家人不顺眼,如今万家的靠山也倒了,若是再被她捉住把柄,还不知道要如何发作。

    那个老太婆,怎么死的不是她!

    万通心底暗暗啐了一口,加快脚步,心头为姐姐的死略略难过了一阵,想起皇帝的许诺,又难掩激动。

    远远地,宫门口有几个人影在晃动,万通的心不由提起来。

    但很快,他又放了下来。

    因为他认出其中一人的身影。

    “万大人,事情如何了?”对方迎上来,低声问道。

    “一切顺利。”万通咧嘴想笑,随即又想起场合不对,连忙也收敛笑容,压低声音。

    “你是说……”对方眼中异彩连连。

    “不错,托公公的洪福,说了你让我说的话,没想到果然成功了!”万通喜道,“大事若能成,定少不了公公一份天大的功劳!”

    “万大人客气了,我不过是出了个主意,”对方很谦虚,并未洋洋得意居功。“陛下对贵妃情深意重,所以才能答应,这样也好,免得我们还要铤而走险。”

    万通点点头:“说得是,现在想想,先前我们那个办法实在是太冒险了,不如这样来得名正言顺,真是好极了!”

    对方问:“陛下如何说的?”

    万通道:“他让我找万安商量事宜,在大朝会的时候就公布这件事,赶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对之前定下来,再将太子降封,直接遣到外地去,到时候陛下会随即宣布闭关参道,避开那些言官御史的聒噪,等时间一长,那些人知道绝无挽回的余地,也就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

    对方又提出疑虑:“六部九卿那一关,只怕不会太容易过得了罢?”

    万通道:“不必担心,此事我正要回去与万安彭华他们商议,届时若有需要公公出力之处,还请公公不吝援手。”

    对方道:“该出手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手帮忙,万大人不必担心,如今你我已经在同一条船上,自该同舟共济才是。不过,”

    他话锋一转:“陛下的性情你也知道,最是反复不定,他今日与你许下的诺言,一日未过明面,一日就作不得准,说不定到时候被谁一劝,又变了主意,你别忘了上回废太子的事情,那可是临门一脚功败垂成!”

    万通想到上次的事情,也不由得暗恨不已,若当时没有那场泰山地震,现在哪里还需要费这么多周折!

    “你放心,这次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匆匆一晤,时间地点都不适宜,两人也无法说更多的话,万通辞别对方,转身上了马车,便直接朝万府驶去。

    这个万府,却不是他自己家,而是当朝首辅万安的府邸。

    万安这会儿也还没睡下。

    因为万通在入宫之前就已经传了话过来,让另外两位阁臣,也是万党成员的彭华和尹直先上万安家里来,等他出宫之后便会过来会合。

    这会儿三人已经喝了好几盏茶了,眼看着从睡眼朦胧喝到精神奕奕,万通终于来了。

    看见万通的到来,三人仅仅只是站起身,并未往前迈步相迎。

    这几人被外人称为万党,核心却是万贵妃的弟弟万通,而非首辅万安。

    说到底,万安他们虽然以万通为首,但他们内心还有着文官的骄傲,对万通这种便宜外戚隐隐有些瞧不起的意思,只是大家利益相同,所以才走到一块罢了。

    不过这也并不说明这个同盟就不牢靠了,恰恰相反,正因为大家已经一起干下不少坏事,如果有谁想金盆洗手,肯定会被两边都瞧不起。

    “万老弟……”尹直刚开了个口,就被万通截断。

    “我姐姐薨了!”

    “啊?”

    “啊!”

    厅中惊讶之声此起彼伏,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震惊。

    震惊过后,大家神色越发各异。

    不过万通也没心思去计较,他随即又将自己与皇帝的对话与众人说了一遍。

    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会儿大家也没急着高兴,反倒向万通再三确认:“陛下果真是有了废太子之意?”

    “对!”万通将侍女奉上来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次连将太子降封,尽快遣往封地的话都说出来了,应该是下定了决心,不过我们肯定也要做两手准备,这次万不能再让那帮酸儒腐臣将好事拖成坏事了!”

    说到这里,他将茶盏重重一放,恶狠狠道:“老子就不信这回还会再来一次泰山地震!”

    其他人这才欢喜起来:“后日就是大朝会了,咱们可得好好合计合计!”

    尹直道:“元辅与我都有一帮言官可供差遣,届时若那些人上疏反对,我们的人也可以上疏反驳,文人吵架无非是看谁的嗓门大,到时候底下的水越浑,陛下就越不可能反悔!”

    彭华也道:“为免夜长梦多,大朝会上废太子诏一颁,最好当日就能让太子离京,不然他一日留在京城,那帮人就不会死心的。”

    尹直皱眉:“当日只怕不太可能,实在太仓促了,而且这样会使得陛下遭人非议的。”

    万通挥挥手:“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之越快越好,就像彦实说的,夜长梦多,我实在是被上次的事情整怕了,还有诏书的事情,虽说有司礼监在,但为防陛下反悔,咱们最好连诏书都先帮陛下给拟好了,这样随时可以用上!”

    尹直张口结舌:“这……不太妥当罢?”

    万通转向万安:“依元翁之见呢?”

    方才万通彭华等人在商议的时候,万安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听见万通询问,才慢吞吞道:“这样也可。”

    万通敏锐地察觉万安表现出来的细微异常,阴恻恻道:“元翁可是后悔上了我们这条贼船?”

    万安苦笑:“你误会了,我是在想,那个假太子,你们想怎么处置?”

    提到假太子,在场众人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他们的计划原本不是这样。

    马车之内那个凹槽,正如重庆公主和唐泛所料,的确是用来藏人的,而且不是为了行刺,而是准备趁着太子出行期间,用假太子换真太子,等崇真万寿宫一行归来之后,东宫那位实际上就换了人了。

    假太子也是他们精心挑选的,容貌原本就与真太子有七八分相似,然后再加上易容调整,做到十足神似并没有问题,除此之外,宫中还会派人专门教导其言行举止,模仿太子平日的起居习惯,应对用语等等,只要一回去就借由生病来掩饰,估计连太子身边的崔永也认不出来。

    万党等人的想法是:鉴于很难在真太子上做手脚,但假如有假太子在手,能够操控的余地就多多了。他们可以让假太子重病不起,又或遇到意外致残,届时为了皇位传承,皇帝必然需要重新考虑储君人选,到时候朝臣也无法反对。

    但这个计划最终被万党的盟友,司礼监掌印梁芳否决了。

    因为他觉得这样太过冒险,也很容易出差错,万一被人察觉,就很容易全军覆没。

    而万安等人也担心会出事,所以不同意万通的计划。

    内部意见僵持不下,最终还是没有实行。

    正好当时太子从崇真万寿宫出来的时候下了一场雨,太子也淋了雨,他身体又孱弱,回去就生病了。

    于是万党索性中止了这个换太子的惊天冒险,万通听了梁芳的建议,转而打算从此处上寻找机会下手。

    这样虽然同样冒险,但总比换太子来得靠谱多了。

    所以太子回宫的时候,车驾下面那个凹槽,的确是躺了一位假太子的,只不过最后没有换成罢了。

    其中惊心动魄,千回百转之处,就不是唐泛和重庆公主等人能够猜到的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万贵妃又死了。

    正所谓千算万算,不如天算,虽然过程极尽曲折,但总算如了他们的意。

    万事俱备,一切只待大朝会上见分晓。

    不过太子虽然没有换成,那个假太子依旧是在的,所以万安才会有此一问。

    万通想了想道:“先藏着罢,等到太子真的被废之后再处置也不迟。”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白,万一太子又废不成,这个假太子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万安迟疑道:“假太子的存在,终究是个隐患……”

    万通似笑非笑:“元翁莫非是怕那假太子站出来告发我们,害你受牵连不成?放心罢,那人已经被我藏得妥妥当当,太子那边的人找不着的!”

    万安犹有疑虑:“隋州也领着锦衣卫……”

    万通怒极反笑:“隋州算是个什么东西,他在锦衣卫里还得听我的号令呢,我才是锦衣卫指挥使!”

    彭华连忙打圆场:“万老弟何必动气,元翁也是为了谨慎万全!”

    “元翁不必担心,他们就算猜出什么端倪,也没有真凭实据,根本掀不起风浪,只要后日顺利,就大功告成了!”

    万通也缓下语气,这种当口,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倚赖万安,他不能跟对方翻脸。

    虽然他也不喜欢万安这种总担心出事的怯懦心理。

    在他看来,这就是跟文官合作的坏处,他们总会成天瞻前顾后,担惊受怕,根本靠不住。

    还不如李孜省和继晓那种,做起事来反而胆大心黑多了。

    双方各退一步,万安略带歉意地笑了笑:“人老了,顾虑总比较多,万老弟不要介怀,我这也是怕功亏一篑!”

    万通哈哈一笑:“元翁言重了,陛下性情优柔,咱们都吃过这个亏,岂能有不担忧之理!草拟诏书的事情,不如就有劳元翁了?”

    他存了试探之意,万安却好像没有听懂,一反方才的犹豫,很痛快就答应下来。

    万通见状也就放下心了。

    众人离开万通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三更天了。

    上了轿子,万安的笑容和淡定一下子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

    家人还没有睡下,孙子万弘璧正等着他回来。

    万家三代单传,万安的儿子万翼远在南京当官,孙子便与祖父祖母一起住。

    有什么事万安一般都不会避着孙子,也有借机教导他的意思。

    祖孙俩很亲近,万弘璧一眼就看出祖父情绪不高:“爷爷,是不是发生了何事?”

    万安看了他一眼,不愿在其他家人面前流露出异样:“你单独随我来书房。”

    一进书房,万安便难以再掩饰自己的心情,他整个肩膀几乎垮了下来,长长叹了口气。

    “爷爷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万弘璧吓了一大跳:“爷爷?”

    万安没有回答,反是问道:“你那些翰林院的同僚,是如何评价爷爷的?”

    见万弘璧支吾不语,万安苦笑一声:“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无非是说我奸狡阴刻,只会奉承帝妃,贵为内阁首辅,却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对不对?”

    万弘璧道:“爷爷,您今儿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去了一趟万家就……是不是万通那厮说了您什么?”

    万安摇摇头,继续自说自话:“其实我一直没有后悔过,各人有各人的道,像于节庵那样忠肝义胆,鞠躬尽瘁,最后又有什么好下场了,还不是先皇一句话就斩了?当时受过他恩惠的那些人,有谁为他说过一句话了?因为他保住了京城而免于兵灾的那些百姓,有谁为他说过一句话了?所以我不后悔,我不想像于节庵那样,临了临了也落不到一个好下场,迎合上意有什么不好,起码富贵平安,对不对?”

    万弘璧真是被吓坏了:“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万安痛苦地闭上眼。

    他不跟唐泛那些人一路,不代表他就想造反,但现在万通干的事情,又与造反有什么区别?

    废太子也就罢了,可弄一个假太子……

    这完全超出了万安的心理预期之外。

    虽然假太子暂时没有换成,但万安看出来了,万通等人的行为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连太子都敢换,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以后若是兴王也不合他们的意呢,他们是不是要换一个假兴王上去?

    万安害怕了。

    但为时已晚,他发现自己已经阻止不了万通等人疯狂的步伐。

    现在回头想想,当今天子宠信的李孜省继晓这些人,放在别的朝代就是活脱脱的奸佞,等新天子登基——不管是兴王还是现在的太子,这批人都会被抛出去消弭民怨。

    那自己呢?

    想到自己下半生可能会跟谋反之类的名头挂钩,万安打从心底就冒出一股寒意。

    他跟刘健唐泛他们不是一路人,不代表他愿意被万通等人连累。

    如果只有万通一个,那可能还成不了什么大事,偏偏宫里头还有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梁芳在遥遥呼应……

    想及此,万安睁开眼睛,看着孙儿:“你想当奸臣,还是当直臣?”

    万弘璧莫名其妙,他站在这里半天,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头雾水呢,闻言只能小心翼翼地反问:“都不要,行不行?”

    万安:“那你想当什么?”

    万弘璧有意逗祖父开心,就笑道:“自然是跟爷爷一样啊,混个太平富贵!”

    万安又好气又好笑:“就你也想混个太平富贵?火候还差得远呢,你祖父我都没能完全做到,放眼朝廷,只有刘棉花那个死老贼能当得起这四个字!”

    尽管当了半辈子的死对头,但回过头来,万安也不得不承认,像刘吉这种人,还真像打不死的蟑螂,又讨人厌,别人又拿他无可奈何,偏偏他还谁都不靠,滑不溜秋,瞧瞧,连皇帝的老师刘珝也被迫下野了,内阁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刘棉花天天被人弹劾,却直至如今都安然无恙。

    反观他万安,却眼看就跌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