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5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0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初十。

    这本是一个很寻常的日子,但昨天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

    万贵妃薨。

    许多官员是今日早上到衙门之后才得到消息。

    不同于后宫诸多籍籍无名的嫔妃,因为万氏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这个消息便显得格外重要。

    万氏称霸后宫十数年,能够为人称道的作为实在没有,反倒平地生波折腾出许多破事儿,包括皇帝废掉第一任皇后,太子废立风波等等,都少不了她的功劳。

    大家实在装不出哀思的模样,刘健徐溥等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甚至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他们觉得万氏一死,许多事情就都解决了,譬如说先前皇帝执意要改立太子,说到底也是因为却不过万氏的情面,如今万氏不在,自然就不会再有人给皇帝吹枕头风了,万党的影响力也要大大下降,太子的危机总算得以解除。

    但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松口气,就又碰上一桩始料不及的事情。

    皇帝要追封万氏为皇后。

    内阁会议上,当万安代表皇帝提出这个意向的时候,内阁一下子就炸开了。

    这不是皇帝第一次兴起这个念头了。

    早在万氏还在生的时候,或者说,这需要追溯到更远以前,当时天子刚刚登基,就迫不及待想要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封为皇后,但马上遭遇到来自各方的反对,其中反对最强烈的莫过于他的母亲周太后,这里头的原因很复杂,如今再一一追叙已没有意义,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那时候的皇帝还很年轻,比现在更优柔寡断一些,他无法坚持下去,只能另立皇后。

    但很快,吴后因与万氏发生冲突,皇帝终于寻找到这个机会,借机废了吴氏,又想立万氏为后,这是第二回,同样又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他再一次没法坚持下去,妥协了。

    第三次,则是在万氏生下皇长子之后,他将万氏立为皇贵妃,且允诺将来等皇长子被册封为太子之后,就废掉现在的继后王氏,立万氏为后,但天不从人愿,长子的过早夭折,使两人愿望再一次成空。

    如今许多年过去,年长一些的朝臣依旧记得为了万氏,皇帝是如何折腾的,没想到现在人死了,皇帝的折腾劲又来了,还要追封她为皇后。

    这根本是不合规矩的。

    明代有制,后宫多出自平民小家清白之女,不太讲究门第高低,但万氏的出身根本不是门第的问题,她是罪人之后,因罪而充入宫廷当宫女,因缘际会去侍奉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这才得以鱼跃龙门,出身清白便无从谈起,更何况万氏既无大功,又未曾诞下太子,根本就不符合当皇后的条件。

    所以刘健当即就反对,并且说明了上述的理由,末了道:“元翁可别忘了,太子生母尚且只是庄僖淑妃!”

    纪氏的儿子虽然如今贵为太子,但她死后也并没有被追封为皇后,皇帝仅仅给她上了恭恪庄僖淑妃的谥号,刘健的言下之意是,连太子生母都不能封后,为什么万氏就可以?

    万安慢条斯理:“这不是还要议么,你急什么?内阁乃百官之首,凡朝政皆须先经内阁决议方可下行,刘希贤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如此毛躁冲动,这些规矩都不懂?”

    刘健被噎得直翻白眼,半天说不出话,只得气哼哼地坐下来。

    刘健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内阁的氛围有点凝滞,大家都不愿轻易表态,次辅刘吉尤其如此。

    虽然万安说“议一议”,但谁不知道现在万氏刚死,皇帝肯定满腔悲痛,这个当口谁要是反对,谁就会被愤怒的皇帝撕碎,这种事情刘棉花是坚决不掺合的。

    遍观内阁,现在也就是刘健会跟万安争一争了,徐溥长于行讷于言,他就算想帮腔,估计也不知道怎么说。

    彭华道:“人死如灯灭,依我看,贵妃都已经薨了,陛下此举也是人之常情,就当是抚慰陛下,也无不可。”

    刘健冷笑:“那庄僖淑妃呢,也得追封皇后才对罢,不然将太子置于何地?”

    尹直阴阳怪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庄僖淑妃追封皇后与否,太子都是太子,这点谁也改变不了,陛下一往情深,在贵妃生前,几次欲封其为后而未果,如今即便是为了告慰陛下,又有何不可?陛下如今悲痛欲绝,你却坚决阻拦,难道是希望陛下被你气死,这样好遂了你的愿,让太子早日登基,对么?”

    刘健气歪了鼻子:“你这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

    刘健气愤之余,再一次体会到唐泛的可贵了。

    若换了以前,万党早就被唐泛批得体无完肤,哪里还轮得到尹直这种小人在此大放厥词?

    没了唐泛助阵,自己和徐溥在打嘴仗上面完全没法与万党匹敌。

    见刘健气得跳脚,尹直嘴角微微扬起,暗自得意。

    其实从一开始,追封万氏就只是一个幌子。

    但很明显,刘健他们现在都已经被此事吸引了注意力。

    相信不用很快,皇帝要追封万氏为皇后的消息就会不胫而走,朝野上下也会因此不再平静。

    反对的,赞成的,中立的,要讨好皇帝的,想表现自己的,各方论战,都恨不得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谁还会注意到太子的事情?

    见他们吵了起来,刘吉这才慢吞吞道:“此事,太后赞成否?”

    他一句话点出了重点,万氏生前,太后都坚决反对立她为后,现在人死了,更不可能同意了。

    刘健被他提醒,也马上道:“不错,此事太后断然不会答应的。”

    “母子连心。”万安意味深长道:“太后想必也不忍心看着陛下长久悲痛下去。”

    内阁意见不统一,这件事自然议不出个结果,一早上就在无休止的扯皮中虚度过去。

    临近中午,万安才宣布散会,众人陆续离开,准备去吃饭。

    “元翁!”刘健喊住万安。

    徐溥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冲动,刘健却假作不见,只盯着万安,一字一顿道:“为人臣者,当思身后之名,和子孙清白,莫为了一时得意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才是!”

    这种挑衅,换了往常,万安是不作理会的,但今日他却停下脚步,挥挥手示意彭华他们先出去,然后冷笑反问:“什么叫后悔莫及?你也配和我说为臣之道?目无君长,无视上意,你这叫什么为臣之道!”

    刘健怒道:“为臣之道不是逢迎,而是劝谏!君王若有言行欠妥,当臣子的自该劝之谏之,这才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黎民百姓,我等是宰辅,上佐君王,匡扶社稷,不是那等只会溜须拍马的奸佞之徒!万循吉,你摸摸胸口,你当得起宰辅二字吗!”

    “放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万安不是泥人,他知道有许多人背地里偷偷骂他,可偷偷骂是一回事,毕竟他听不见,当面被指着鼻子骂却还是头一回。

    “你懂什么叫宰辅!本公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评断!你以为自己拥护太子很有能耐是吗,有本事你当着陛下死谏去啊,你个瓜娃虾子,我看连大兴的西瓜都比你聪明!”

    万安是如假包换的眉州人,川人骂人那是一套一套的,但他入阁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骂过人了,今天看来是被刘健气急了,乡音不知觉就冒了出来。

    刘健虽然听不懂瓜娃虾子的意思,但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当下也气得脸色煞白,挽起袖子就要用河南话以眼还眼,却被徐溥死命拉住:“冷静!冷静!”

    他也不知道忽然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直接就把刘健给拖出去了,堪堪避免了一场即将爆发的阁老大骂战。

    “你干嘛拉着我,我非把他骂死不可!”出了内阁,刘健终于得以甩开徐溥的手,愤愤道。

    徐溥苦笑:“你骂赢了又能怎么着,不仅于事无补,传了出去还让人笑话,首辅跟阁老对骂,难道你很有面子么?”

    刘健怒道:“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抱大腿抱得都不要脸了!皇帝想干什么,万安就纵着,什么破烂首辅,外间真没说错,他这首辅就是个应声虫,都把咱们内阁的脸丢光了!”

    徐溥叹气:“算了罢,这件事,如果连太后都反对不了,咱们拼命反对又有什么用?我看陛下这回是下定了决心,非要拧到底了,也不知道万氏到底给陛下下了什么蛊,人都死了还这样情深意重!”

    刘健撇撇嘴:“什么情深意重,真要情深意重,早许多年前就不顾一切立后了,人都死了还闹这一出,真是令人不安生!”

    徐溥微微变色:“你这张嘴可真是不饶人,跟我说说也就罢了,这些话可不要在外人面前说!”

    刘健不耐烦:“知道了,我什么时候在外人面前说过这些!方才若不是你拉住我,我非骂死那个龟孙子不可!”

    徐溥无奈:“这还记着呢?”

    刘健翻了个白眼:“怎么不记着,那个瓜娃虾皮是个什么意思,还有大兴西瓜……真是气死我也,要不我现在回去再骂他一回算了!”

    说罢转身还真要往回走。

    徐溥连忙抓住他的胳膊:“哎哟喂我说行了诶,你方才骂得已经够狠了!”

    刘健:“可我还没用河南话骂呢!”

    徐溥:“……”

    他一脸无奈,眼见刘健忽然停住脚步,还以为他听进自己的劝,忙道:“走罢,走罢,下午还要当值呢,先去吃饭去,不要生气了,不值当!”

    刘健却忽然问:“你还记不记得,他方才骂我的那些话?”

    徐溥:“记得啊,怎么了?”

    刘健:“你说一遍我听听。”

    徐溥以为他魔怔了,无语道:“不要了罢,又不是什么好话,你还听上瘾了不成?”

    刘健摇头:“不是不是。”

    徐溥不知道他想作甚,只好模仿万安的口音道:“瓜皮虾子?”

    刘健:“……不是这句,前面的。”

    徐溥茫然地想了想:“前面的?他说他的行事还轮不到你来评断,又说你以为你自己拥护太子很有能耐吗……这些?”

    刘健拧着眉毛:“早上我们争的是万氏封后的问题,他却忽然牵扯到太子身上作甚?”

    徐溥不确定:“也许只是随口一提?”

    刘健狐疑:“是吗,他不是在暗示什么?”

    徐溥道:“不会罢。”

    刘健摇摇头,发觉想不明白:“算了,这等事情留给唐润青去烦恼罢。”

    徐溥苦笑:“润青再有能耐,也阻止不了陛下追封万氏罢,我看这事不如跟太后先通通气比较靠谱!”

    刘健:“说得也是,那咱们这就去一趟仁寿宫!”

    徐溥:“啊?不吃饭了?”

    刘健:“还吃什么,回来再吃!”

    徐溥:“行行行,你别拽我,慢点,慢点,我都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

    ……

    万安与刘健吵架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这可是稀奇事,内阁不和素来有之,但像今天这样彻底撕破脸的还不多见。

    不过比起皇帝要追封万氏的事来,这好像又算不得什么了。

    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不少言官摩拳擦掌,已经开始准备上疏劝谏了。

    唐泛自然也听说了此事,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晚上刘健来到唐家,对他说了早上的事情。

    “其实我原本也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万循吉无耻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刘健绝对不会说自己早上被气了个半死,“但是回去之后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过来与你说一说比较稳妥,不过我觉得这事可能是我多心了……”

    “大兴西瓜?”唐泛咀嚼着这几个字,有点疑惑,“万安无端端提大兴作甚?”

    刘健面露难堪:“还不是为了拿那个作比喻来骂我!”

    唐泛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摇摇笑道:“应该只是寻常的骂人话,我也听不出有蹊跷之处。”

    刘健松了口气:“没有就好,万循吉那厮心思缜密,狡猾阴险,我只怕他意有所指,看来也是我想多了!”

    因为天色已晚,刘健很快就告辞离去,唐泛亲自将人送到门口,却没有折返回屋,而是去了隔壁的隋家。

    隋州知道刘健来访,便没有去找唐泛,此时见他过来,便问:“他走了?”

    唐泛点点头:“走了。”

    他有些心不在焉,反复咀嚼着方才的话。

    隋州见他神色有异,不由问:“怎么了?”

    唐泛:“大兴西瓜有何特别之处?”

    隋州莫名其妙:“这时节哪来的西瓜?”

    唐泛觉得思路有些不对,又换了个问法:“大兴县产西瓜吗?”

    隋州:“好像是产的。”

    唐泛:“家家户户都种吗?”

    隋州:“我也不清楚,不过薛凌就是大兴人,明天可以找他来问问。”

    唐泛:“就现在罢。”

    他的心急态度有些罕见,但在很多事情上,唐泛的细心谨慎事后总被证明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一点,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隋州自然深有体会。

    两人如今的默契已经到了不需要多说就能彼此意会的地步,所以一听见他这样说,隋州并未多说什么,当即就出去找人了。

    薛凌很快就被找了过来,他正在常去的酒肆里与同僚拼酒,一身酒气还未散去,忽然被老大叫到家里来,未免有些尴尬,不过唐泛和隋州却都没有心思计较这些细节。

    “大兴?”薛凌有些诧异,他没想到隋州大半夜将他叫过来只为了此事。

    “那里的确盛产瓜果,进贡宫中的西瓜和葡萄大都产自大兴,属下老家隔壁就是其中一家瓜农,不过听他们说,这营生获利很薄,因为官府出的价格不算高,他们又不能改卖给商人。”

    他不知道唐泛想问什么,只能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番话自然听不出什么问题。

    唐泛皱眉:“就这样吗?你有没有听过那里有什么传闻,是与万安有关的?”

    薛凌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唐泛有点失望。

    不过他也再想不出有什么要问的了,心想也许真是刘健和自己多心了,万安那番话也许纯粹只是气急了在骂人而已。

    “对了!”薛凌忽然道:“我听说那些瓜农也并不全都是赔本的,有一家因为住在万通的别庄隔壁,不知怎的与万通攀上关系,所以官府在收购他家的瓜时,给的价钱总比别家高。”

    唐泛心头一凛:“你说万通在大兴有别庄?”

    薛凌点头:“是,不过他很少去住,听说那间别庄是用来安置他那些已经失宠了的姬妾们,他偶尔才会过去看看。”

    唐泛听罢,紧紧拧起眉毛。

    假如万安那番话的确另有所指的话,指的是不是就是这件事?

    但万安为什么要暗示刘健,他知道刘健一定会将这番话告诉自己吗?

    可万安不是跟万通坐同一条船吗,为何他又要这样做?

    就算万通的别庄真有问题,那跟太子又有什么关系?

    许多疑问纷纷涌上心头,饶是唐泛再机敏,一时也难以解开这些乱麻似的谜团。

    唐泛问隋州:“你觉得万安真有可能在暗示我们吗?”

    隋州想了想,忽然却提起另外一桩不相干的事情:“当时你在苏州解决了陈銮,继而又牵扯到尚铭身上,当时怀恩与汪直就趁机请罢尚铭东厂提督的职位,皇帝也同意了,万通眼见大势所趋,就跟着上了疏赞同此事,为此万通曾勃然大怒,大骂万安是墙头草,不过后来两人很快又和好了,此事你不在京城,所以不知。”

    唐泛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万安并非坚定的万党,他也有自己的盘算?”

    隋州道:“他的盘算不过就是讨好皇帝,常保富贵罢了,因为皇帝属意万贵妃,对万贵妃言听计从,他也就跟着附和攀迎,若是有朝一日皇帝厌弃了万通,他也绝然不会站在万通那一边的。”

    说罢,他的嘴角勾出哂笑的弧度,却没有笑出声:“这种人只可同富贵,不可共患难。”

    不管万首辅能不能同患难,这是万通需要担心的问题,不是唐泛他们需要担心的。

    但唐泛却从隋州的话里听出一丝弦外之音:那就是万安骂刘健的那番话,还真有可能不是心血来潮随口就骂出来的。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唐泛皱眉:“就算我们推测万通在大兴的别庄也许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总也不可能这样贸然去搜查,万一什么都没查出来,反倒落了把柄。”

    “无妨,此事交给我。”隋州说完,转向薛凌:“现在去把弟兄们集合起来。”

    薛凌闻言不仅没有迟疑害怕,反倒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去将那龟孙子的别庄掀个底朝天?”

    隋州微微颔首:“放手去做,隐藏好身份即可。”

    薛凌哈哈一笑,摩拳擦掌:“放心罢大哥,有您带着,这回一定干票大的!弟兄们早想给那龟孙子一个难堪了,让他总压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听这语气,不像是锦衣卫,反倒像是要去打家劫舍的土匪。

    大兴位于京城近郊,隶属顺天府管辖。

    但离京城再近,毕竟也不是京城,傍晚便已变得安静起来,入夜之后更是万籁俱寂。

    没有风的夜晚,仿佛连草木都被霜冻住,静悄悄地屹立着,动也不动,夏夜里常有的鸟叫虫鸣,这种时节也都通通不见了踪影。

    天寒地冻,但凡有一屋避寒的百姓,这种时候都会躲在屋内,缩在被窝里,老婆孩子热炕头,无异于冬日里最好的慰藉了。

    位于大龙河边的这座别庄也不例外,尽管在白天看来它也许要比周围的农庄更气派更漂亮,但现在看不出来,伴随着宅子里某个屋子的烛火彻底熄灭,它也陷入了夜晚的沉眠。

    直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曼娘紧紧抓着被子,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些来历不明的人。

    他们手里的火把将屋里照得亮堂,浑身上下一片漆黑,唯有眼睛露了出来,精悍凶狠,一看就知并非善类。

    她并不是这座宅子里唯一一个尖叫的人,但她们除了尖叫之外束手无策。

    “你们,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锦衣卫指挥使的别庄,你们胆敢擅闯,不要命了吗,还不快出去!”她颤抖着声音,希望借着万通的名头来吓退他们。

    但是她失望了,对方非但听而不闻,反倒在她的屋子里四处搜寻起来。

    曼娘是万通的姬妾之一,几年前失宠之后就被遣到这里来,别庄里的女人基本都是这么来的,她们深知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别庄里日复一日地寂寞生活下去,等待万通心血来潮时偶尔过来探望。

    不过大约在半年前,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别庄不知缘何忽然进驻了大批身手高强的护院,为此曼娘她们的活动范围进一步缩小,被拘在后院里,不得踏入前院一步,而万通也从那时开始来得频繁了一些,不过他仍旧很少踏足后院,曼娘她们这些女人如同凋零的花朵,仿佛被彻底遗忘了。

    曼娘有个姐妹耐不住寂寞,想勾引其中一个护院,结果被万通发现了,当即就被拖下去乱棍打死,那棍棒落在*上的声音和凄厉的惨叫,她到现在还记得。

    从此之后,前院就成了别庄的禁地。

    但是现在,这些黑衣人如入无人之境,却没有人前来阻止,那些护院好像死了一样,甚至察觉不到这边的动静。

    唯一的可能是,那些人现在已经被放倒了。

    曼娘心头一动,似乎看见了自己逃离这座别庄的希望。

    “你,你们究竟在找什么?”她躺下的时候只穿了个肚兜,但那些黑衣人却看也没看她一眼,看见不是来劫色的。

    但肯定也不是为了劫财,因为自己箱子里的绫罗绸缎都被翻了出来,散落一地,间或夹杂着一些细软,那些人也没有去动。

    “闭嘴,再啰嗦就宰了你!”其中一个黑衣人道,语气里的不耐烦显而易见。

    曼娘看着他们甚至拿匕首去撬地板上的青石砖,再次鼓起勇气道:“……我知道你们要找什么!”

    那些黑衣人的动作蓦地一顿,齐齐看向她。

    曼娘瑟缩了一下,结巴道:“其实,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你们肯定是要找什么东西罢?我,我可能知道一些线索……”

    “你知道什么?”还是方才开口的黑衣人。

    曼娘还想讨价还价:“我说了之后有什么好处?”

    对方的回答是直接将刀子架在她脖子上。

    曼娘立马怂了:“我,我是说笑的……不过如果你们要找什么,那肯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前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