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56章 番外五除旧迎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6章 番外五除旧迎新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这明显示威似的举动让陆灵溪心中一阵酸涩。

    不管是不是先来后到,他自忖也是胆大包天的人,可却做不出像隋州这样的事情来。

    就像先前隋州问他能不能为了唐泛放弃一切一样。

    归根结底,因为他的出身束缚了他自己。

    先前陆灵溪本以为自己从出身上胜了隋州一筹,世家大族出身,与唐泛类同,明朝外戚本质上都是平民小家门户,因而不管是从涵养上还是学识上,都比隋州更能找到与唐泛的共同点。

    正所谓心意相通,那起码也得先想到一块去,才能相通,不是么?

    但现在出身反倒成了陆灵溪的短板,他心中总是隐隐有所顾忌,放不开手脚,所以反倒不如隋州那样肆无忌惮。

    想想自己方才看到的那一幕,虽然隋州那样大胆,但唐泛甚至都没有露出反感的情绪,仅仅只是后颈略略浮起一抹浅浅的红色,难道心意如何还不够明显么?

    这才是让陆灵溪倍感酸涩之处。

    内阁会议散了之后,众人回到各自的值房,陆灵溪的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卷宗,心却已经乱了。

    唐泛手头的事情很多,也没空闲管他,自然不会注意到他的异常。

    直到傍晚散值又过了许久,桌子上的卷宗减少大半,唐泛又觉得腹中鸣响,这才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再一抬头,发现陆灵溪还坐在那里。

    “你怎么还没走?”

    陆灵溪茫然抬头:“啊?”

    他好不容易静下心开始阅读唐泛给他练手的那些公文,没想到一眨眼就天黑了。

    唐泛失笑:“啊什么,都散值了,走罢,回去了!”

    他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又对陆灵溪道:“你在京城也是独居罢,这个时辰回去婢女要重新生火做饭也是麻烦,不如与我到外头去吃罢。”

    陆灵溪自然没有异议。

    唐泛带他来到自己最常光顾的那个馄饨摊主,好几年了,从他入京伊始,馄饨摊子还是那个馄饨摊子,味道还是那个味道,连分量也没有减少过,唐泛骨子里其实是个念旧的人,所以他很喜欢来这里,固然因为馄饨美味,也是因为其中那份旧情。

    几年下来,摊主夫妻也早就跟唐泛熟稔了,见他带了个面生的年轻人过来,便开玩笑道:“唐大人今儿怎么换了个家眷了?”

    唐泛笑骂:“胡说八道,我带的都是同僚和朋友!”

    此时的唐泛就跟大街上随处可寻的普通人一样,没有摆出朝廷命官的谱儿,摊主自然也不惧他,闻言就调侃道:“行行,小的说错了,这回是朋友,不是家眷!”

    唐泛拿他没办法,挥挥手:“赶紧下你的馄饨去罢,老规矩,两碗,多加点葱花……诶,益青你要加什么?”

    陆灵溪道:“我不吃香菜,其它随意。”

    唐泛对摊主道:“那一碗不要香菜,另外一碗老规矩。”

    “好嘞!”摊主应了一声,麻利地将巾子往肩上一甩,大步走到摊子前面下馄饨去了。

    陆灵溪好奇:“唐大哥,你和隋指挥使常到这里来吃馄饨吗?”

    唐泛摇头:“也不止和他,我带汪直,晦庵公他们都来过。”

    在唐泛想要的时候,他的回答总是滴水不漏。

    陆灵溪有点失望,忍了一天,最终还是没忍住:“唐大哥,我想问你个事儿……”

    唐泛波澜不惊:“问罢。”

    陆灵溪:“你知道隋指挥使对你……?”

    他没有将话说完,但唐泛却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嗯了一声:“知道。”

    陆灵溪吃了已经,仿佛没料到他会承认得如此爽快:“那你也……?!”

    唐泛:“不错,我心同他心。”

    陆灵溪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唐泛回头看他一眼,笑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表情?”

    陆灵溪瞠目结舌:“可,可这……”

    他想说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最后反而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话:“那如果是我呢?我也能够为你放弃一切,唐大哥你愿不愿意?”

    唐泛摇摇头:“我只将你当作弟弟和朋友来看待。”

    陆灵溪顿时不服:“我没比他差多少!”

    唐泛微微一笑:“与好坏无关,不是那个人,怎么都不对。”

    陆灵溪无话可说,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事情挑明,结果却被唐泛一句话便堵回去,微弱的希望也最终破灭,脸上难掩沮丧颓然。

    这时候,摊主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鸡汁馄饨过来了。

    “唐大人,老规矩,您的那碗,葱花可都是放满了!今儿葱油饼还没卖完,我给您留了份,要不要一并端上来?”摊主邀功道。

    “自然要了,你几时见我来了不点那个的,你有心了!”唐泛笑道。

    馄饨的确味道很好,皮薄馅多,肉质鲜嫩,咬一口就有汤汁流出来,带着微微的鸡汤香味,咸香适中。

    但陆灵溪却食不知味,有一勺没一勺地舀着。

    再看看唐泛,人家依旧丝毫不受影响,馄饨很快就消失了大半碗。

    陆灵溪见状更心塞了。

    一顿饭吃完,唐泛心满意足地掏出帕子抹了抹嘴,扭头一看,发现陆灵溪大半没有动过,暗叹了口气。

    “益青。”

    陆灵溪抬起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唐泛道:“你在内阁这几天表现平平,甚至比不上刘孟他们。”

    陆灵溪想辩解:“我……”

    想了想又说不出什么辩解的话,他自己也有感觉,这几天心不在焉,的确什么正事都没干成,即便干了也没上心,浑浑噩噩,不知所谓,连唐泛让他看的那个与修律有关的卷宗,他至今也尚未看完。

    思及此,他泄气道:“的确是我失职了,唐大哥,我有一事相求。”

    唐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陆灵溪犹豫片刻,道:“这两日,其实不单是因为这件事,我思虑再三,终究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待在内阁……不知唐大哥你会不会我太不识好歹了?”

    唐泛不置可否:“你怎会有如此想法的?”

    内阁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想进都进不去,如今陆灵溪有机会司职于此,又是千辛万苦才进来了,不过两天却开始想着离开,也不知道旁人听见这话,会如何咬牙切齿。

    陆灵溪苦笑:“我也不晓得,若是说出来了,唐大哥可别骂我。”

    唐泛:“你说。”

    陆灵溪叹了口气:“从前未当官时,总觉得当官受束缚,只愿快意恩仇,浪荡江湖,后来跟在唐大哥身边,便发现自己这种想法未免过于幼稚,所以我才会去考了进士,但如今身在内阁,不知怎的,却反倒有些惘然。我想了又想,兴许是我这人太不知足,又兴许是能力不足无法胜任罢。所以我斗胆想私下求唐大哥一件事。”

    唐泛:“嗯?”

    陆灵溪:“我想外调,即便任一七品县令也罢。”

    唐泛蹙眉:“是因为我的缘故?”

    陆灵溪笑了起来:“正因为有唐大哥在,反倒才是我至今犹疑未决的原因。”

    唐泛看了他片刻,道:“若你当真下定了决心,倒也不错,许多人以外调为畏途,认为一辈子莫过于留在京师平步青云,才能称为顺顺当当,然而我并不赞同,若能体验过父母官的艰辛难处,对你以后的眼界仕途,都是大有裨益的。”

    陆灵溪道:“唐大哥,如此说来,你答应了?”

    唐泛道:“我答应了,但你不后悔么?我希望你不是为了一时赌气而说出这种话。”

    陆灵溪:“不后悔,也非赌一时之气。”

    唐泛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既然你不后悔,我会帮你的。”

    感觉到肩膀上的温暖,陆灵溪先是心头一动,继而又是微微酸涩。

    不是自己的,终究注定不是自己的。

    与其苦苦哀求挽留,不如索性放手。

    一个小小翰林的消失,并未掀起什么波澜,除了认识陆灵溪的人,甚至没有人过问,即便是其他内阁阁臣,因为陆灵溪上任没几天,对他也不是很熟悉,顶多看见唐泛身边出现生面孔,奇怪询问一声罢了。

    在唐泛的运作下,陆灵溪离开京城,前往一个边陲小县就任,那地方因为贫穷落后,历来被许多人视为畏途,像陆灵溪这种原本有着锦绣前程的人,却主动要求前往,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奇事。

    时间很快到了九月。

    在所有人不能明说而又早已有所预料的情况下,皇帝终于驾崩。

    许多人虽然明知道这样不敬,可终究忍不住,悄悄松了口气。

    一个纪元结束了。

    新的纪元开始了。

    从下一年起,天下的年号,就不再是成化。

    而是弘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