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57章 番外六阿冬婚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7章 番外六阿冬婚事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转眼间,阿冬也女大十八变,从胖乎乎的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为娉婷少女了。

    其实仔细算来,从阿冬初到唐家,被唐泛认为妹妹,至今也不过五六年光景,然而这五六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以至于唐泛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妹妹就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了。

    是的,出嫁。

    阿冬去年及笄,今年十六,虽说没有肖妩那般倾国倾城的美貌,却也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女了。

    虽说这个少女的武力值有点高能在隋州手底下走个数十招,一脚踹坏别人的大门,将唐澄举起来之类,但在唐泛心里,自然没有人比自己的妹妹更好。

    更何况阿冬在唐家耳濡目染,出落得性格爽朗,落落大方,心胸开阔,令旁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有鉴于唐家的门第和阿冬的名声,从她还差一年及笄起,上门提亲的人便络绎不绝。

    不过其中大多数都是武官或者军户出身,这让唐泛不太满意——在天底下所有哥哥眼里,妹妹总是值得最好的——唐泛甚至觉得,只怕将这样的妹妹嫁给皇帝,还委屈了妹妹呢!当然,人家皇帝此时也已经成亲了,压根没那意思

    有的也许本身人品不错,却有个糟心的家庭,也有的人家婆婆脾气好,儿子却不求上进,总而言之,唐泛和唐瑜挑来拣去,都没有找到他们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在唐泛看来,最理想的人家也不需要满门富贵,享尽荣华,更不必门第太高,否则将来定然免不了后宅争斗,只要人品与性格俱佳,家风教养良好,即便目前还清贫些也没所谓,反正阿冬这些年在店铺帮忙拿到的红利,也足以让她嫁人后过上过错的日子了,更不必说她还有个女财主姐姐和宰相哥哥,男方但凡是有点眼色的,就不会敢欺负她。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还没等唐泛挑出合心意的妹夫来,阿冬自己就看上了一个。

    对方是糕点铺的伙计。

    说来也巧,那间糕点铺,就是唐泛经常去光顾的那家老字号。

    那伙计叫杨锐,在店铺里干了三年,唐泛也见过,为人老实巴交,从来不会说谎。

    有一回唐泛去买糕点,看中一款绿豆糕,杨锐也是厚道,直接跟唐泛说这绿豆糕是昨夜翻新的,若要新鲜的得等下一批出炉,而且他也不仅是对唐泛这样说,对每一个想买绿豆糕的客人都会这么说,如果客人自己不介意就没问题,像唐泛自然就宁愿挑选别的糕点了。

    后来糕点铺掌柜发现了这件事,差点气得直接将杨锐给开除了,还是唐泛给他求情,最后才得以留下来的。

    这种人当朋友自然不错,可若是当妹夫,唐泛肯定不乐意。

    男方太老实,万一阿冬被欺负也不敢帮她出头怎么办?

    男方太老实,万一在外面被欺负了,还要阿冬这个当妻子的去为丈夫出头怎么办?

    男方太老实,以后养不起家,反过来还要阿冬拿嫁妆贴补日子怎么办?

    总而言之,唐泛为此能臆想出十条八条阿冬不适合嫁给杨锐的理由。

    但他这么想没用,女大不由兄,他眼中的缺点通通变成阿冬眼里的优点。

    面对阿冬的执拗,唐泛很头疼:“你们俩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这么快就互许终身了,杨锐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我保证绝对给你找个更好的!”

    阿冬一脸无辜:“还不是大哥你时常让我去帮你买糕点,否则我也不会认识他呀!”

    唐泛被她堵得半天说不上话。

    阿冬挽住他的手臂,放软了声音撒娇道:“大哥是不是瞧不上杨锐的出身?”

    唐泛断然否认:“没有的事,我只是怕你嫁过去之后吃苦!”

    阿冬笑眯了眼:“可我本来就是苦丫头出身啊!”

    唐泛敲了她一个爆栗:“不许这么说,你是我唐润青的妹妹!”

    二人挽着手在唐瑜府上的后院散步——因为生意越做越大,唐瑜已经今非昔比,再不是往日在婆家受尽冷遇不敢出声的小媳妇儿了,她甚至将胭脂铺开到了江南,并交由钱三去打理,自己则专心做北方的生意,说来好玩,隋州手下的得力干将薛凌,也不知怎的就与唐瑜看对了眼,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一块,已经于去年年底成了亲。

    现在这宅子便是唐瑜新买的,前身住着一位侍郎,对方致仕离京,便将宅第出让,此地离唐泛住的地方也不远,彼此有个照应,薛凌对外是个铁血无情的汉子,在家却是老婆说什么便是什么,丝毫不觉得唐瑜能干凸显自己无能,若非如此,唐瑜也不可能被他软磨硬泡,答应嫁给他。

    唐澄倒也争气,小小年纪便已考中秀才,却是要学舅舅当年离家远游那般,十五岁便已经将京畿地区都走遍了,如今还在外头,准备参加弘治二年的秋闱。

    “我知道大哥疼我,姐姐也疼我!”阿冬搂着唐泛的手臂,笑得一脸满足:“我并没有妄自菲薄,事实上,如果不是大哥,我也不可能过上如今的日子,我怎么可能糟蹋自己,这样只会让你们更心疼而已!”

    “我之所以看中杨锐,正是喜欢他厚道的为人,一个男人是否富有,是否功成名就,这些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他是否有宽广的胸怀。”

    “我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就是要像大哥你一样,外柔内刚,外圆内方,杨锐虽然不及大哥一成,可他唯一的一分好处,便是有一颗像大哥一样宽厚容让的心,这才是我最看重的。”

    天底下有哪个哥哥会不喜欢被妹妹夸奖的?

    便是唐泛原本对杨锐诸多不满,听见这话,心里也忍不住甜滋滋的。

    “我还以为你有了心上人,就忘了大哥呢!”

    阿冬笑嘻嘻地吐舌头:“怎么会呢?若是大哥实在不喜欢他,我当然不会坚持,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就是大哥了!”

    饶是知道这死丫头不过是以退为进,唐泛依旧觉得宽慰许多。

    他摸了摸阿冬的头发,触手盈润丰厚,早已不像当初刚到唐家时那般枯黄了。

    “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不过这么高,”唐泛比了比自己的腰部,喟叹道:“结果转眼就成大姑娘了,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

    “是啊!”阿冬笑道,“有一年上元灯节,我还被拐了呢,然后跟着大哥出生入死,自那时候起我才想学武的,就算再遇到危险,也不会拖累了大哥的后腿,没想到却发现我学武比学文还有天分呢!”

    唐泛佯怒:“你还敢说!若不是因为你贸然答应了汪直去当诱饵,如何会被拐?”

    在唐泛看来,阿冬其实一直都是个很懂事的姑娘,大大咧咧的外表下面掩藏着一颗细腻的心,她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帮上唐泛,自愿去当诱饵是如此,后来学武也是如此。

    但彼此既然是家人,就没有必要计较纠结那么多,就像阿冬默默为唐泛付出一样,唐泛和唐瑜也在默默关爱着这个妹妹。

    阿冬忽然敛了笑容,郑重道:“大哥,其实我一直都很感激你,若是没有你,现在我还不知道过着什么光景,也许又是另一个阿秋姐姐了。”

    唐泛:“又说傻话,这世上没有如果,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的,你是唐家的人,也是我的亲妹妹,这是毋庸置疑的。”

    阿冬笑得暖暖:“嗯,所以我一直很羡慕大哥和隋大哥!”

    唐泛:“……这又关他什么事了,你别顾左右而言他,我在说杨锐呢!”

    阿冬眨眨眼:“因为羡慕你们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我也想要有这样的人啊,大哥不觉得杨锐能够做到这一点么?”

    唐泛冷哼:“他若敢做不到,我便阉了他!”

    阿冬高兴起来:“这么说大哥是答应了?”

    唐泛闷声道:“我还要见见他,亲自考校一番。”

    为了考校未来妹夫是否合格,唐泛派人去跟杨锐说自己要见他,又让隋州在自己和杨锐见面的时候留在一旁。

    唐泛:“拿出你作为锦衣卫指挥使的魄力,狠狠震慑他,最好让他吓得双腿发软!”

    隋州:“……”

    他心想你以为我是大门口那对狮子呢?

    不过既然太座大人有命,隋指挥使自然无所不依,在杨锐上门之际,他便留了下来,按照唐泛的吩咐,从头到尾端着一张冷脸,散发出“生人莫近”的冰冷气息。

    也不知道杨锐是不是心太宽,竟也没有被隋州吓到,就像从前唐泛光临糕点铺的时候一样,对着唐泛与隋州二人露出羞涩憨厚的笑容,然后如常拱手行礼,只是礼数比往常郑重几分。

    一番交谈,唐泛才知道杨锐老家在京郊乡下,父母早亡,家里还有哥嫂,因为嫂子不容,所以独自离家出来闯荡,在糕点铺子当了三年的伙计,自己也攒下一笔钱,数目不多,大约一百两左右。

    这笔钱想在京城买宅子是不够的,但杨锐道:“请唐大人给我一点时间,上回我给东家做出一款新点心,买的人很多,东家答应给我额外分一笔红利,若是这笔钱能到手,我就可以买个小点的宅子给阿冬住了。”

    唐泛问道:“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难道要在糕点铺子当一辈子的伙计吗?”

    杨锐挠挠头:“原本是,不过现在要娶阿冬,肯定不能这样的,所以我想自己出去开一间铺子。”

    唐泛:“你哪来的钱?”

    杨锐憨厚地笑了笑:“东家许给我的那笔红利足够丰厚了,可以先租个铺子。”

    唐泛冷着脸:“你打算让阿冬跟着你一道吃苦吗?”

    杨锐茫然了一会儿:“啊?没有啊,铺子不需要阿冬帮忙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唐泛纯粹是用未来大舅哥的身份在刁难妹夫了:“那洗衣做饭怎么办?我家阿冬可不干那些粗活!”

    杨锐还真冥思苦想了半天:“可是那笔红利租了铺子之后就雇不起丫鬟了,要不到时候等我回家做?”

    唐泛忍不住扶额,一个人老实到这份上,还真是天下少见!

    若是稍微圆滑一点的人,早就会说点甜言蜜语来应对打发了,不过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阿冬才会看上他的吧?

    阿冬也露出不忍目睹的表情,小声骂了一句:“呆子!”

    杨锐听见了,还扭头朝她笑了笑。

    看见这一幕的唐泛和隋州都有点无语。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对欢喜冤家,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不过这期间还出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杨锐那个东家听说他要出去单干,便赖掉了他那笔红利,还是阿冬告诉唐泛,唐泛才让隋州去帮忙解决这件事的。

    后来唐泛问杨锐为何不告诉他们,又或者去找东家算账,杨锐却说,他刚到京城时举目无亲,是糕点铺的东家收留了他,即便待他平平,可这终归是一份恩情,如今对方这样做,他本是打算息事宁人,就当还了这份恩情的。

    正因为这番话,唐泛对他又有些改观,也不再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

    事实证明阿冬的眼光还不错,两人成亲之后,杨锐租了间铺子,不少客人因为他从前的厚道都记住了他,跑去光顾他的生意,而杨锐的铺子也因为做的糕点新奇好吃而越发红火起来,不到一年就已经赚到将铺子买下来的钱,后来又陆续开了分号,直到成为一方富贾,又因行事为人而得仁商的美名,阿冬也从糕点铺伙计的婆娘,变成巨富之家的女主人。

    而杨锐对她的态度,还是一如从前,并不因富贵或贫贱而有丝毫改变。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解决了阿冬的婚事,转眼又到年关。

    隋州素来很少与家里往来,不过逢年过节,总得回去给父母拜年请安,送些年货。

    这一送,免不了就要跟兄嫂打交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