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59章 番外八吃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9章 番外八吃醋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周老太太人老眼不花,老远就瞧见隋州进门:“哎哟,我的乖孙孙来了!”

    “给外祖母请安,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隋州拱手行礼。

    那利落劲儿让周老太太见了就欢喜,忙招手让他趋上前,将人拉着看了又看,这才让他在旁边坐下,笑得合不拢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你都快一个月没过来了,外祖母还以为你忙忘了我呢!”

    面对自小疼爱自己的外祖母,隋州也摆不出什么冷脸:“孙儿公务再忙,也要回来看您的。”

    周老太太又让丫鬟拿出糖果蜜饯招呼两人吃,却不过老人家的热情,隋州捧场地拣起一颗蜜桔送入口中。

    不料老太太却笑道:“你们是心有灵犀还是怎的?方才润青在这儿,我让他吃东西,他挑的也是蜜饯。”

    隋州心想自然是心有灵犀的,不过老太太并不知道内情,这事也不好拿出来刺激老人家,便唔了一声含糊带过。

    老太太察言观色,随即便问:“你方才在那头家里受委屈了?”

    隋州一愣,摇头否认:“没有。”

    周老太太不悦:“你不必瞒我,有什么不爽快,对着亲外祖母还不能说么,若是让我知道你爹娘处事不公,回头我便去骂他们!”

    如同隋父隋母偏爱长子,周老太太却是最疼隋州的,自然不乐意见他被欺负。

    隋州有些好笑,他已经不是会受委屈的孩童了,但老太太这份心意,却依旧让他感动。

    “没有的事,外祖母,没人能欺负我,你放心罢。”

    其实不需要隋州说,周老太太也知道,无非就是家宅里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隋安心比天高,可惜才华与运气都不太好,蹉跎半生也没能考到功名,好在家境不愁吃穿,若是能安于现状,也不失为乐事,旁的穷苦百姓人家奋斗大半辈子也未必能像他这样当个富家翁,不过穷人有穷人的苦楚,富人有富人的不满,隋安不需要为了吃穿而奔波,却将精力放在自己可能毕生也追求不到的科举上,谁也劝不动,无疑令人很无奈。

    周老太太为此也没少敲打过他,可惜隋安一心钻了牛角尖,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说多了反倒还觉得对方偏心隋州,周老太太无法,只得由着他去,反正连隋安的父母也没觉得如何,她一个老婆子废什么心呢?

    但若如此也就罢了,偏偏隋安娶的妻子与隋安一般想法,焦氏同样是一门心思想要让丈夫出人头地,隋安原本只有五分的心思给她煽动到了八分,可惜科举途上还是屡屡受挫,反倒是隋州一路平步青云,连爵位都有了,又还是手握实权的锦衣卫头子,越发衬得兄长落魄,这才是家宅不宁的来源。

    “你早就搬出去了,这是好事,眼不见为净,反正一年也就回家那么几回,就当是安慰你父母罢了。你父母糊涂,外祖母却不糊涂,谁是谁非,心里明白着呢。”她拍拍隋州的手安慰道。

    隋州有点哭笑不得:“外祖母,我并未介怀。”

    这是真话,隋安一辈子看到的天地就那么一丁点,所以他耿耿于怀,但隋州如何会将家里那一点糟心事放在心上?

    一个人的眼界与胸襟不同,看到的事物与做出来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同,隋州每日要经手的事情何止数十件,件件都涉及大案如今他也是一把手了,不是大案要案也不需要指挥使亲自过问,哪里有闲心去计较兄长对自己的态度是不是不好,父母是不是有点偏心兄长?只有每天无所事事,才能将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面。

    周老太太很欣慰,隋家出了一个隋州,也就足够了。

    “你能这样想,外祖母很高兴,你有润青这个朋友,也算是弥补了不足,千金易得,一友难求,你要善加珍惜,有什么话就得说个清楚明白,可别闹出什么误会来,到时候才后悔!我年纪大了,许多事情也看得开了,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光阴,过得开心最是重要,只要没有妨碍到别人,就不必太过束手束脚。”

    她这话说得意味深长,似乎另有所指,又像是在交代遗言,隋州听着不喜,便道:“大过年的,外祖母何以说这番话,我与润青自会好好的,不必您操半点心。”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从周宅出来,外头下起簌簌小雪。

    隋州带了伞,不过只带了一把,唐泛想回身去跟周家婢女再要一把,却被隋州拦住了,说一把足矣。

    唐泛也没坚持,年节放假,两人难得清闲,都不必赶时间。

    京城的街道平日里熙熙攘攘,热闹得过分,很难令人体验到江南小镇的宁静,但现在冷不防下起雪,许多本想出门的人反倒都不愿出门了,街上因此少了不少人,显得清静许多。

    两人肩挨着肩,慢慢地往前走,彼此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份得来不易的清闲和温馨。

    雪越发下得有些大了。

    隋州不着痕迹地将伞往唐泛那边挪了挪,自己肩膀上因此沾上不少雪花。

    唐泛看在眼里,便道:“路边有间茶寮,先进去歇歇脚如何?”

    隋州:“好。”

    茶寮里客人也不多,几张桌子仅仅坐了寥寥两三人。

    看见隋唐二人步入茶寮,一名女郎赶忙迎了上来:“二位客人快请坐,想喝点什么?”

    素来二人出行,说话的功夫都由唐泛去做,这回也不例外,他闻言就笑了:“茶寮不是喝茶,还想喝什么?”  [ban^fusheng]. 首发

    那女郎美目流转:“别的茶寮或许如此,我们这间却别有不同,枇杷花茶,桂花茶,普通野茶,还有梅汁,客人可以选自个儿喜欢的。”

    唐泛有点诧异:“这年节有枇杷花茶?北方好像也没枇杷花罢?”

    女郎笑道:“是安徽那边种的,夏天的时候晒干,家里人来京,就带过来了。枇杷花润喉止咳,冬天喝也不错,客人要不来两杯尝尝?”

    人家如此会说,唐泛自然也不能不捧场,点点头道:“那就来两杯,有劳了。”

    女郎朝他盈盈一笑,转身走了,那身段虽然谈不上诱人,也称得上风姿绰约。

    对方一走,隋州便冷冷道:“她对你有意。”

    唐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