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时空的绝世王妃 »  第十章(1)解开心结的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章(1)解开心结的人

小说:穿越时空的绝世王妃作者:无名莲
返回目录

    心兰,心兰,林心兰?

    难道就是如烟说的那个林心兰?看了一下如烟,斜视着跟她挤眉弄眼来表示自己的疑惑,得到了如烟的点头肯定。嘴巴变成大大的O型,惊呆了半天,才发个“哦!”的声音把嘴给合上。

    “心兰,真的是你吗?”太后激动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抬头斜睨了一下坐在身边的燕王是如何表情?只见他头也没抬,双手紧紧攥着酒杯,筋脉根根出来,太阳微微突出,眼神阴森骇人,露出了冷冷的剑光,寒彻心扉般冷冽,让我都不敢再第二眼去看。

    “太后姨母,是心兰来给你庆祝寿涎的,祝太后姨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个如花似玉的绝色佳人微微欠了下身,轻启樱桃小嘴,真是我见犹怜的一种如水女人。

    眼神有点游离的往这边望来,而后又低头不语了。

    太后一声令下就有宫女们忙着摆凳安筷子,让她坐在她身边。我已经明白,太后对这个心兰肯定是欢喜得很,从她的表情神态上就很让人一目了然。

    她坐在我的旁边,对我来了一个妩媚众生的笑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好像真有点醉了,也对她来了一个很清纯的笑,有点迷惑的瞧着这个看似单纯得像水一样,妩媚得如盛开的花朵一样,美艳得如此不可方物的一个女人,只是隐隐感觉这个表面温柔妩媚的女人很不一般。

    “你好!心兰姐姐。”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吐口而出先呼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年纪应该比我现在的年龄大好几岁吧!叫一声姐姐很正常吧!

    白皙的脸庞顿时红了起来,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叫她吧!毕竟女人的年纪是女人除了男人之外再在意的问题之一。

    当时好像是众人表演节目的时间,有毛遂自荐者,又有众人推荐者。这是最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出彩,也有人出丑,为博主一笑。

    没有心情去看节目,满脑子都是错锷。没想到的是这么快,能解燕王心结的女人就来了,这是一种瞑瞑的上天的安排吗?让我摇摆的心能够清醒,不再奢望。

    不过,看着一桌子的人都是错锷的表情。让我对我自己叫的心兰姐姐的话开始怀疑,捂着自己的嘴巴,惊愕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怎,怎么,我说错话了嘛!”疑惑的眼神从一张张惊讶的脸上流过。当然太子跟不知情的皇后、贵妃、嫔妃也是一脸的疑惑。

    但是得到的答案的是,好像真的是我的叫法有问题。

    手挠了挠头,紧蹙眉头,想着自己真的有点多嘴多舌,早知道就不说话了啦!

    唉!这下引起了她的怨恨,看着她眼里的惊讶跟怨恨的眼神,让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真是有点怕怕的。

    本来或许还可以多个朋友的,好好的凑成他们这一对的,没想到无形中给自己多增加了怨恨。

    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太监抱着一古筝琴。那古筝琴浑身华丽光滑,雕刻着名花奇兽,佩带着一琉璃玉佩,那吊坠飘丝所织成,随步飘荡。

    好一个古筝琴,放到了那一矮几上,旁边有一矮凳,一看便只非俗物。当然皇宫中怎么会有落俗之物呢?不知是那个来表演如此幽雅清洁。

    如烟也一脸的诧异,迟疑了一会才站起来,抬头凝视了一下我,才轻移莲步缓缓走了过去。

    到那古筝琴处,来了一个万福之礼,落坐在那矮凳上,还回头看了一下我,我给她来了一个强挤出来的灿烂微笑,看如烟一个凤柳髻,两边两缕辫随意的落在那绣着牡丹花开的粉红嵌镶金丝的薄纱罗裙,腰间一个千千如意结,看她落落大方,亦是个风华绝代之姿,只是在我还有那个刚刚揭去面纱的林心兰面前,众人倒把她给埋没在人海中了,如此一站,又叫人顿觉眼前一亮。

    只见如烟伸出纤纤十指,放执在古筝琴上,一阵婉转悦耳之音弥漫在整个正殿。听她轻启樱唇:

    春有百花妍,夏有阳光媚,秋有落叶泪,冬有白雪皑。

    百花争艳鸟鸣笛,点点花愁为我嗔;

    琥珀杯倾荷露骨,玻璃槛纳柳风拂;

    桂魄流光浸茜纱,倚槛人归落叶花;

    梅魂竹梦梨花雪,松影一庭惟见鹤

    众人亦随音符摇头晃脑,点头阖眼。

    我忙不迭地站了起来,有点摇摇晃晃的拍着手道:“好好,好一个点点花愁为我嗔。”

    唉!三十六计中的声东击西,还是转移注意力吧!

    斜眼看一脸冷漠的他面上好像凝结了一层霜似的,猜不透他现在的心情。

    如烟已从矮凳上站了起来,又来了一个万福之礼。

    我这样满脸醉意,感觉自己醉眼间的苦笑,飘飘然的真希望就这么醉了。本来就感觉自己坐在他们中间,已经让我很无奈了。加上刚才那一声,真恨不得早点离开。

    对什么都不懂也不明白但子,笑了笑说:“琪儿,你的病刚好,应该早点去休息。我也有点醉了,不如陪你去休息吧!”

    太子天真无邪地笑着点了点头,就站起来一下就跑到我面前,伸出一双小手就来拉我了,想着在这里也煎熬,不如去休息,这一对久别重逢的冤家,唉!真有点受不了!

    想想自己也该知道自己的机会是一点也没了,心里倒有点想通了,这样也好,免得我痴心妄想,做着白日梦。

    正要走,没想到燕王一把拉住了我,来了个措手不及,屁股已经坐在他膝盖上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双眼瞪得大大的,傻傻地有点懵了。

    满桌的人都是有点诧异的表情。我张着嘴巴好久才合拢,心里真是打翻了五味瓶,明知道这是燕王做戏给面前的那个心兰看的,却还是就这么呆呆得坐着。

    “王妃,你有点醉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有点受宠若惊的,想转头看一下燕王的表情,谁知他已经把我横抱抱在怀里。

    “母后,王妃醉了,儿臣就带她先行告退了。”说着根本不没有在意众人诧异的眼神,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当时的气氛很僵硬,自己就像似傀儡,被人当成了挡箭牌,唉!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还是会有这么大的反常反应,看来这个魔障是永远也不能离开或消失了的。

    “你”舌头打颤,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他是真心的抱着我,温柔地抱着我,那该多好!可是偏偏只是做戏给人看,那个人却是他最爱,给他最痛的女人。多么讽刺的事,对于我来讲。

    不过做戏做全套,这个对我来讲一看就会明白。顺手就张开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小鸟依人似的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胸口,感觉到他宽阔的胸口温柔而又有安全感,不由得发知内心的露出了小女人幸福害羞的笑脸,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

    依偎在他的胸口,能听到他的续声,闻到他身上的男人气息。如果让时间停留在这个时刻,就这样一直依偎在他的怀里该有多好。可是这只不过一场他随意乱点的婚姻,一个让他逃离另一个女人的女人,一场戏!好悲哀的!

    听着他急促的呼吸,飞快的脚步声,加速的续声,一张摄人魂魄的俊美面孔,这么一个痴情的男人,让我何去何从?疑惑了,徘徊了,一切思索,一切自己的标准,做为21世纪女人的思维能力都退化了,淡化了,让我觉得自己的懦弱,自己的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

    沦陷了,沦陷了我的心,我的情,我的爱。

    侧脸的他如雕像般的轮廓俊美不凡,让我忍不住想用手去抚摸.

    通过导购(.手机,.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