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时空的绝世王妃 »  (3)回到小时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回到小时候

小说:穿越时空的绝世王妃作者:无名莲
返回目录

    老天爷可千万不要放雷来霹小女子呀!心里一直念念碎,努了努嘴,就是不想过去。

    “毛细孔?”又是一个新名词。

    “嗯!就是,那个,那个”这个怎么解释哟!天哪!手挠了挠头,无意中瞟到了手,就指着手背说:“就是人皮肤上的一个个小的出气孔”

    说还没说完,就被暴龙一声闷哼给打断了,见他不耐烦的表情,闪着寒光的双眸一个恨恨地白眼,就低头自顾自扒起饭来。

    见他不再对我大呼小叫了。呼——!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幸好,幸好!暴龙总算被我的谬论给弄得妥协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秀色可餐呀!要不是脾气这么坏,性情这么孤傲,为人这么目中无人,要不,该有多好呀!一张冷面如美玉精雕,一双凤目似日月星辰,性感的嘴唇薄薄的,高挺的鼻梁,这个男人怎么还有这么长的眼睫毛呀!

    不会吧!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面前这个吃饭也这么雅致的男人?天哪!这种男人,还真是绝品男人呀!

    双手托着下巴坐着,嘴里啧啧出声,就差流口水了。

    “看够了没?”暴龙面无表情的一声,吓我一大跳,害我托着下巴的手一滑,下巴差点就要撞到桌上了。

    幸亏反应还算快,有点尴尬的用双手按住了桌面,才不至于撞到。呼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好看——”

    有点老实巴交的点了点头,咽了咽唾液,拍了拍胸口。看到暴龙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自顾自的吃着,才回过神来,撇了撇嘴,口是心非地说:“好看——才怪!吓人才是真的。”

    说完就把过头别到一边,不再看他。心里却怦怦乱跳,这个男人再多看几眼,自己非出洋相不可?他的,揉了揉鼻子,顺便抹了把下巴,可别流口水下来,要不就出大糗了!

    还好?电视里不是看到好看的人,就会喷鼻血嘛!嘿嘿!万幸,万幸,他还不至于让我喷鼻血。

    实在是好无聊,他吃饭,还要我在一旁坐着,真搞不清楚暴龙这个人,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是我吃东西,才不要让别人看着呢?吃起来多不爽呀!

    无聊,无聊,好无聊呀!可是头老是歪着,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好像还蛮累的。

    干脆就把头朝下扒着吧!记得我们小时候,要睡午觉还不像现在小孩有床睡,都是头扒在桌上睡得。可是,一开始实在是睡不着,就干脆头朝下扒着,顺便还可以在桌下面做点小动作

    想着,想着,就有点睡意了。怎么回到了小时候,看见了我的小学班主任,头高高的,瘦瘦的,哦!怎么在上课的时候,刚听得蛮有兴趣的,突然一声铃响,课间休息时间。老师收拾了一下讲台上的课本,说了声:“下课。”就走出了教室。刚才正襟危坐的人,哗啦啦一下子都涌出了教室,都成堆成群到操场了,玩跳皮筋,玩踢毽子,玩捉迷藏

    还是小时候快乐!小学的时候,在自己的村里,家离学校很近,三分钟的路途而已。口渴了,也可以在课间休息时间回家去喝。不过,一般会喝村里的一口古井水,用手掌合起来舀,那味道可香甜了,那滋味一点不比农夫山泉差。

    那时还没有自来水,全村人吃得都是这口井水。还没到响,井就会干枯,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泉眼,那时我们这些小屁孩的任务就是用铜勺把一个个塑料壶灌满。当然也免不了,会有争执,会有吵架

    儿时的我们没有什么玩具,我们会在家门口玩过家家。把各种形状的石头派上各种用场,可以当肉,也可以搭个灶,上面一瓦片当成锅,放入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草闲花的当菜。

    到了响,也就是放暑假的时候。那时候的我们根本不用上什么补习班、兴趣班之类的,可以开开心心的玩个六十天。白天我们会玩过过家的游戏,也会玩捉迷藏的游戏。我们这里的大人都是出去撑船的,撑砖、撑沙子、瓦片之类的,有时候会出去个二、三天,有时也会当天回。

    所以一般白天都是到家混饭吃。晚上就要自己做饭,因为父母会回家。那时候没有什么钟表之类的,只会依着太阳照到屋檐一定的距离,就开始催促着一起烧饭。等烧好后,会乐呵呵地拿着毛巾、面盆到河边。

    一玩就会玩个半天,会玩从船上跳到河里,会扶着面盆到河对岸摸螺蛳,一个蒙头就扎到河底,有时也会比谁的气憋得长。玩得时间长了,会拉嘴唇看看颜色是不是变得紧色,自己看不清楚,会跟别人对看,相互问。都会给自己找理由,都觉得还可以再玩一会。直到大人回家的船驶进河埠头,才飞快地起身,跑回家。嘻嘻

    那时的我们没有什么零食,基本上都会从山上找点吃的。春天的时候山上的映山红开得烂漫,我们放学后都会上山摘映山红,嘴馋了的话会把塞进嘴里,味道有点微甜,多了带回家,也会臭美得把花插入各种各样的瓶子里,放在窗前,等它慢慢凋谢

    等响快来的时候,山上又有国国红。红红的诱人色泽,当然味道甘美的比现在的草莓的并不逊色。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的我们会在山上满山跑,根本不会害怕。总有使不完的力气,会不小心把裤子、衣服不经意的扎破,戳破,当然也会受到妈妈的几句啰嗦。

    我亲爱的妈妈真好!从来不会像隔壁小妹的妈妈一样,破口大骂,更不会对手打我。所以在我印象里,妈妈好像从来没有跟我发过什么大火,总是慈爱的包容着我。可是,妈妈已经死了,从检查出病情到病故只有短短的七个月时间。妈妈,我好想你呀!我都想回到过去,可以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呜呜妈妈,妈妈!

    我又见到你了!眼泪哗一下就流下来了。呜呜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我不想离开你,就让云儿永远跟妈妈在一起吧!呜呜

    “杜云儿——”

    “杜云儿,你醒醒”不知道是那个天杀抵厌鬼,一直在叫我。叫什么叫呀!叫魂哪!就不能让我跟妈妈多撒会娇呀!让妈妈离我越来越远,呜呜妈妈!

    “杜云儿,醒醒”叫魂的!干嘛一直叫唤!我难得做梦能梦到跟妈妈在一起,干嘛老是这么鬼叫哟!天哪!真想好好起来,揍他一顿。可是,又好想跟妈妈多相处一会。

    “杜云儿——”

    “干嘛呀!我还没死呢?叫魂呢?讨厌?”终于捱不住了,梦醒了,妈妈也不见了。人家还没跟妈妈讲一句话哩!一个猛然起身,怒目横眉,噼里啪啦一串已经说出口了。

    “你”天哪!是暴龙哟!暴龙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呜呜,人家难得做梦梦见妈妈,话还没说一句呢?就被你吵醒了!讨厌,讨厌,讨厌啦!”一个白眼,带着哭腔,可怜兮兮一幅相,说完,赶紧拉上被子继续睡觉。我还要做刚才的梦,可以跟妈妈见面的。

    “杜云儿”

    “干嘛呀!你就不能让我安安稳稳地睡个觉吗?你看,天还没亮呢?”钻出被窝,看了眼窗外,很忿忿不平地说。

    “天是没亮,是天刚黑——”暴龙拖了长长一个黑字,剑眉挑起,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

    “胡说,刚刚我明明是”记忆中的片断,后退,后退,我睡之前再干嘛呢?吸了吸鼻翼,脸上还有残留的泪痕,那个是见到妈妈后流的。可是,一开始在干嘛呢?

    蹙着眉头,手不停地挠头,想不起来。暴龙说什么,天刚黑?嘀咕了一句:“你说,天刚黑?”不信地又扫了扫窗外,又看了看暴龙一脸正色的样子。看来一时半会的是再也睡不着了,幽幽稻了一口气,哀怨地白了暴龙一眼。多难得能做梦梦到妈妈,正想说话呢?活活得给这个暴龙给吵醒了?

    “咦?刚才我不是坐着看你吃饭吗?后来,我扒在桌上不看你了,后来我就睡着了吗?那个,那个,我又怎么会床上?”手指着暴龙,有点语塞的。

    “你终于清醒了?”暴龙是什么眼神?瞧不起人吗?

    “喂,是你那个把我抱?”上床几个字,就在我嘴里含糊而过了。天哪!眉头越蹙越拢,该死?怎么会睡着了?真是?用手拍了拍头,怎么会睡着?

    “那么,现在是什么时候?”双眼再一次望向窗外,眨巴眨巴眼睛,好像天是已经黑了哟!可是,可是?我晚饭还没有吃过呢???.

    通过导购(.美容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