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三十四章 偷龙转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四章 偷龙转凤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出错了~~~不好意思啊,发错了章节,现在补回来~~~~)

    镇南王看着女儿那单薄的身子,脸上也没更多的血色,这场病着实让她受了不少的苦,心就硬不起来了,不就是吃了一只鸡吗,别说是一只鸡了,任何昂贵补品,只要她吃得下,他都会捧到她手里。可是她怎么偏偏偷的是进供来送给太后的乌骨鸡,搓了搓变大了的头,“刚刚还叫丫头来说,你头晕得厉害,这转眼功夫就有精神偷鸡了。”

    “嘿嘿,女儿恢复的快。”玫果干笑着,这鸡举在半空中,手也怪酸的。

    “既然恢复了,明天给我进宫见太后去。”刚才听到丫头回禀,说她身体欠安,还心痛了半天。他心痛的时候,她到在这儿生龙活虎的偷鸡,想想就觉得气闷。

    “女儿身体还…….”玫果正想说还没恢复,被老爹一个瞪眼,把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是。”

    镇南王对着这个女儿是哭笑不得,只得冷哼一声,拂袖走了。

    俊之强忍着笑,追着父亲走了。

    小娴到这时,魂才算回来了,瘫坐在地上,“吓死我了,小姐,这鸡怎么办?”

    “能怎么办?吃呗。”玫果又继续啃着手中的鸡肉。

    “这鸡不是要送进宫给太后的吗?”

    玫果白了她一眼,“难不成把这些鸡毛、鸡骨头送进宫?”

    小娴苦了脸,“罢了,罢了,不吃也是浪费。”也埋头苦吃起来,反正这鸡是没了,不吃,明天要罚,还是得罚,不如多吃几口,挨罚也值些。

    太后殿…….

    玫果乐呵呵的看着太后捧着支鸡腿在啃,“太后,这叫化鸡,好吃吧?”

    “好吃,我们御厨怎么就做不出这种味的鸡。”太后心满意足的丢掉鸡骨头,净了手,“这鸡真是你亲手做的?”

    “那当然了,就因为进供来的乌骨鸡,我想就想着能让太后尝个新鲜,就把跟师傅学来的这招用上了,太后还满意吗?”玫果偷偷横了一眼忍笑忍得快要流出泪来的小娴。

    “还是果儿最乖,知道怎么让我开心,不象我那帮子儿孙,只知道忙自己的事,从不管我这老太婆开心不开心。”太后拉了玫果坐到身边,轻拍着她的手,“等你和太子大婚了,就可以经常陪在我身边了。”

    玫果脸上的笑僵了僵,为自己偷龙转凤,将一只普通肥鸡当成乌骨鸡送给太后,轻松过关的好心情瞬间降温,妩媚的笑也变得有些傻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已经到了婚嫁年龄了,如果不是你身份特殊,有些礼俗不能减免,我真想你们早点成亲。”太后把她的不自在全归类于害羞。

    “太后,我才刚十六。”

    “去年你刚满十五,皇上就想给你指婚了,但那时边疆战乱,就拖下了。”

    “咳……”玫果干咳着掩去郁闷,以前的晚婚晚育在这儿是行不通的。

    “说话,太子都回京有些日子了,你们却没能见上一面,今天我传你进宫,就是想让你们见上一见的,偏偏皇上那边临时有急事派了他出去办事,这又错过了。”

    “错过好……”玫果在太后迷惑的看向她时,忙改了口,“我的意思是说国家大事为重,所以错过就错过了,反正来日方长。”最好一辈子错过。

    “镇南王家出来的孩子就是懂事,知道大局为重。”太后轻拍着她的手,更是爱怜,“只是委曲你了。”

    “不委曲,太子以后都不上前线了吗?”玫果巴不得他再蹲回边疆,永远别回来了,那这门亲事也可以告吹了,就算不告吹,也是有名无实,这日子也能逍遥自在。

    “现在边疆有你三哥和大哥顶着,如果没有什么要事,他到是不必再去了,他也不小了,该学着打理朝中事务了。所以你不必担心夫妻两地相隔。”太后体贴的安抚着她。

    太后的好心却给玫果心里塞了块石头,怎么呼吸怎么难受,脸上的表情也更干涉了,露着一排森森白牙干笑,如果说要给人解释什么是表里不一,她现在就是绝对的原形样版。

    正寻思着找个别的话题把这事转过去,宫女进来对着太后行了个礼,“太后,三皇子前来给太后请安。”

    “让他进来吧。”太后按住正要起身告辞的玫果,“你们从小一起玩大的,也没必要回避,你就坐着吧。”

    玫果只得又坐了下来。

    三皇子生得一表人才,未语先笑,往那儿一站,就给人感觉亲切。他低眉垂眼,单膝下跪,“孙儿子阳给太后请安。”

    太后两眼带笑,“难为你记挂着我,起来坐吧,也没外人。”

    阳站起身,坐到太后身边,却侧目看向玫果,眸子里闪着喜悦,但又不敢多看,只是一瞥,便又把脸侧开了。

    子阳来了,陪着太后说东道西,哄得太后更是喜笑颜开,这太子之事也就丢开了,解了玫果的尴尬,又坐了一会儿见太后打了个哈欠,便起身告辞。

    “正好,我也有些疲乏了,子阳帮我送果儿出去。”太后起身扶着宫女进了里间。

    子阳等太后离开,方抬起头,直直的盯着玫果,眼里没有了笑意。

    玫果被他看得有些狼狈,不知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朝他点点头,转身出了太后殿。

    子阳跟在他身后,到了无人之处叫道:“果儿,你当真要嫁我皇兄?”

    玫果心里一颤,停了下来,“这事我能说了算吗?”

    子阳转到她身前,凝视着她,眼里满是痛楚,“果儿,不该如此。”

    这四年来,子阳对她亲如兄长,突然见他如此,却有些意外,“那该如何?”

    子阳鄂住了,是啊,那该如何?

    玫果实在不愿再为与太子的事纠缠,绕过他往前走,刚错过他的身体,手臂上一紧,被他拉了回去,惊鄂间望进他赤红的双目,与太后殿时的他辩若两人。

    “去年,你年满十五,父皇给你赐婚的是我,不是皇兄。”

    她微微一愣,去年父亲到是提过赐婚之事,但却没说她要嫁的是谁,“子阳,放手,这事也不是我愿意的,是皇上的意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