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150章 一丘之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0章 一丘之貉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祝大家中秋快乐,今天会加更给大家过节

    “你和他一路货色,当然会这么说。该章节提供在线阅读”哪有男人不风流的?哼!哼!心里不痛快,这马背上也扎屁股,玫果移了移身子,想和弈风拉开距离。

    弈风倒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给自己惹来一身的骚,将挪开了些的玟果拉了回来,纳闷着,“哪能拿他跟我比,再说他风流他的,这跟你让他做事并不冲突。”

    “希望吧。”玟果耸耸肩,“如果找他查这事,不怕他告诉女皇?”

    弈风薄唇轻抿,挑起了眉光,笑了,“你还真是个小心的女人,他做得这行,也就有他的原则,虽然他是女皇的人,但不该说的话,他绝对不会多说一句。”

    “你就这么信得过他?”玫果真怀疑那只花蝴蝶能有这样的可信度。

    “这些年来,从他口中得到的消息,的确从来没出过差错。”

    “看来还真得重新审视那只花蝴蝶了。”玫果喃喃自语,或许真该试一试,让他去寻寻看,好过自己象只没头苍蝇一样乱撞,这几年来也没得到什么真正有用的资料,扬声道,“送我回弈园。”

    “喂,女人,你从出门就吵到现在,就不能消停消停?”他不满抱怨,不旦不停,反而在马屁股上加了一鞭。

    她刚醒来看向末凡的神情至今历历在目,就这么想想,也满腹的不是滋味,他可不愿意再放她回去和末凡腻一起。

    “喂,你不放我回去,我怎么找那只花蝴蝶?”

    弈风蓦然拉住马缰。停了下来。迷惑地看向她。“你说末必知在弈园?”

    玟果满脸黑线。“自这次去虞国回来。他就跟了我回弈园。”

    弈风幽黑地瞳眸闪过一抹警惕。脑袋里更是亮起了红灯。“他为何要随你回弈园?”

    玟果干咳几天。神色越加不自在。

    箍在她腰间地手赫然一紧。象是要将她地纤腰生生掐断。痛得她‘哎哟’一声。“你弄痛我了。”

    他并不放松。反而将手臂收得更紧。阴沉着脸。“你是不是去虞国地时候和他……”如非如此。女王且会将自己地得力助手送给玫果带回?而末必知地女人缘和他地本事一样闻名于世。

    玟果瞬间涨红了小脸,恼羞成怒,“你道我象你这个大色狼,这么饥不择食?”

    他皱了皱眉头,“我又何时饥不择食了?”于她否认与与末必知有染,却是满心欢喜,沉着的脸也瞬间转暖。

    玟果冷哼一声,种马男又怎么承认自己饥不择食?没准还认为身边个个是凤凰呢。

    “女皇为何让他跟你回弈园?”

    “他是我的夫侍。”玟果睨视着他,好啊,既然他在意,那就气死他好了。

    “啥?”弈风嘴角一抽,刚放松的脸瞬间石化。

    “我是说他是我的夫侍,不知我几岁时,我姨娘将他借去用了,再在不用了,就打包还给我了。”

    她说的坦坦然,可在弈风听来却是另一个味道,笑得身体乱颤,“他当真和女皇?”

    玟果这才知道他把她的话歪曲成这样了,一时间也没忍住,也笑出了声,“和我姨娘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和寒宫钰倒是……子阳这绿帽子可就老大一顶了……”扫了笑得在歪七倒八的弈风一眼,邪笑道,“当初我还以为这绿帽子是你的呢。”

    “你……”他脸上的笑意一顿,眯了眯眼,随即嘴角一勾,笑道:“这么说来,我这头上并没有绿帽子?”

    玟果的脸上瞬间燃烧起来,又

    ,握紧拳头向他胸脯上捶了过去,“你这个浑蛋。

    “呵……”他笑呤呤的看着她,戏笑道,“不如我们寻个地方……”

    玟果小脸涨得更红,瞪视着他,“你休想。”

    “我休想什么?”他扬着眉毛,眼里的戏笑更浓了。

    她这时方知又着了他的道,更是又急又恼又羞,越加在他身上一阵乱捶,“你太可恶了。”

    他望着身前娇羞的玉颜,眸子黯了下去,握住马鞭的手环过她的后背,将她压在自己怀中,喜悦象水中的涟漪,一圈圈的漾开了。

    千言万语,竟不知该说什么,但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她绝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子,即便是夫侍成群,她也是洁身自爱。

    “你那园子为什么叫弈园?”

    玟果的身体瞬间僵住了,将脸埋进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粗犷男子气息,幽幽道:“四年前,我遇一个很特别的人,他的名字叫弈。”

    “四年前?”弈风身体一震,仔细的端详着怀中的人儿,她如果再成熟些与那人的确几乎一模一样,但四年前,她还是个孩子。

    玟果轻点了点头,“所以我给我的园子起名叫弈园。”

    他静静凝视着她痴迷的神情,竟没有一点嫉妒,“他现在在何处?”

    她苦然一笑,“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他轻叹了口气,这与他有什么区别,四年前失去了那个女人,至今不知她在何处,将怀中人拥得更紧。

    她突然仰起脸朝他笑道:“其实你不浑的时候,跟他很象。”

    “呵……”四年前……难道真的是巧合?他陷入了深思,带转马头,慢慢向弈园回走。

    “你真的是镇南王的女儿?”

    如果换成以前,她或许会有所犹豫,但自从在梦境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你认为我还能是冒牌货不成?”

    他暗叹口气,实在想不出其中的道理。

    “当真有你说的那个恶魔?”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让我见见她。”他心里总觉得不安,如果她所说的全是属实,那个恶魔不除,她日后难免不再出事故。

    “你见不到她。”

    “为何?”

    “她怕阳气,只要有男人出现,她就会消失。”

    “你如何会招惹上那种东西?”侍就因为这个?他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就算是虞国的公主招夫侍,也在成年之后,而不会象她这般,刚一出生,便接二连三的为她招了这一院子的夫侍。

    “我哪里会招惹她?是她将我踢出身体好些年……”玫果愤愤不平的报怨,话出了口才现说漏了嘴,如果这些话被外人所知,不知该抛起什么风波,忙住了嘴。

    “你说什么?”他越加迷糊,但在这同时,却又是灵光一闪。

    “没什么?我到了。”玟果冲着他装傻,扯着嘴傻笑。

    任他怎么问,她只是装疯卖傻,没一句真话,无可奈何只得放她下马。

    看着她跑进大门,叫道:“果儿。”

    玟果转过身,“还有事?”

    他漫柔的看向她,令她心跳突然漏跳一拍,“过几日的点灯,别忘了。”

    “知道了。”玫果见他提起准太子妃册封满月的仪式,没好气的回了句,转头走了。

    “呵……”弈风笑着调转马匹,急驰而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