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158章 淡淡竹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8章 淡淡竹香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开竹门,新鲜的竹香扑鼻而来。该章节提供在线阅读

    新建的竹屋,还带着没完全褪去的绿,在烛光下反射着高光。

    屋内干净得一尘不染,仿佛进到了无尘的空间。

    去了末凡的梅园已经觉得极为简朴,而到了这儿就更不是一个简朴可以说过去的了。

    摆设极为简单,甚至没有一件奢华的摆设,也没有一件昂贵的家俱,所有一切都简朴到如同深山中的幽居小屋。

    虽然简单到几乎没有多的东西,却让人有种清雅的感觉,仿佛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隐居雅士。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想到在虞国长公主的府弟中会有这样的地方。

    但也只有这份清雅才配得上谨睿那清清冷冷的性情。

    内间除了简单的竹床矮几,还有一个极大的竹架,上面放满了瓶瓶罐罐,和装着草药的竹篓。

    玟果这才想起,在竹林里尚种着不少药草,有些到是常见的,但有些却是她这学医的人都没曾见过的。

    刚才进门时闪过的念头又再涌上了脑子,瞟了眼门口,快步奔到竹架边,随手拿起一个小瓷瓶,凑到鼻边。

    淡淡地竹香飘进了鼻息。放下小瓶。另取了个玉瓶。同样熟悉地竹香……接连换了几个瓶子仍然如此。

    果然……佩衿说地高人。竟是他……

    手指抚过手臂上已除去了疤痕地烫伤。那晚进她房中为她上药地人。竟是他……

    放下手中地药瓶。心里涌上不知是何种滋味。一直以为他对自己只有恨意。只有厌恶。

    所以对他也总是远远避开。就连他过得这样清苦。也不知道。平时对他真地太过疏忽了。

    渡到矮几边。这琴安然无恙。让她感到欣慰。纤指拂过琴弦。悠扬地琴声顺指而出。

    她爱极了这把古琴,手指轻轻抚摸着琴身,不觉中就坐到了几前的蒲垫上。

    谨睿于花径小道间慢慢回走,远处一缕如丝的琴声传来,他冷寒的瞳孔慢慢浸上暖意。

    离竹园越近,琴声越大,迷惑的加快了步子。

    走到竹园矮栏外,屋内传出的琴声,让他微微一愣,站住了脚,静立在围栏外,手扶着竹篱矮栏,透过窗棂,望着矮几前专心弹奏着的娇小背影。

    冷清的眸子在夜色中越加的没有暖意,也不知是这天气冷些,还是他的眼眸更冷。

    枯黄的竹叶随着风落在他的肩膀上,又被另一阵风吹落在地,带着萧索翻卷着慢慢飞远。

    过了许久,琴声停止了,他才暗叹了口气,进了院子,犹豫了片段才推开竹门。

    玟果被竹门的‘吱呀’声惊过神,转头看向门口,谨睿冷寒绝美的面容闯入她的眼帘。

    已入将入冬的季节了,这夜里更为寒冷,他却还穿得很是单薄,让她有些心疼,他平时不要丫头小厮服侍,自己却不知道多加些衣衫。

    当他的视线落在了古琴上,才赫然想起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特别是这把琴。

    慌忙起身,退开一边,眼里闪过一丝窘迫,“我……不是有意想动你的琴……”

    她忙咽下了后面的话,只是太喜欢这琴了,一时没能忍住。

    哪果这句话出了口,只怕这琴又将要惨遭厄运,大眼睛里闪着不安,偷看着他的反应。

    他只是淡淡的扫了琴一眼,便将视线错开了,难得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虽然他语气冷得叫人难受,但总算没有找琴的麻烦,玫果暗松了口气,“我来谢谢你的。”

    “你没什么让你谢的,你走吧。”他习惯性的将视线错开去了,另寻了焦点。

    不知是错觉,还是因为刚才的现让她正浸在一种说不出的感激之情中,分明感到他眼里比平时少了几分厌恶,“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你不必谢我,末凡叫我去的,我不能不去。”他看向药架,盯着被玟果拿动过的那几个药瓶。

    玟果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药架,现那些小瓶都略为移动了方位,暗暗叫苦,怎么这么粗心大意,不按原位放回,摆得东一个西一下的,全没了刚才齐齐整整的模样,被他一眼便看了出来。

    “虽然是他叫你去的,但你终是救了我,所以我还是要谢的。”他如果不愿救自己,大可说没法可救,任自己自生自灭。

    “有时救人,并不是想救她,而是不得不救。”他让出门口,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是这样吗?”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还赖在这儿,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她来的目的就是说声‘谢谢’,既然说了,这一趟也就没白来了,本来就没打算他能对自己和颜悦色,他已经是跟她说的话最多一次了,也

    气的一次了。

    但仍免不了的觉得失望,走出门口,站住了,回转身,“如果说这次是因为末凡的要求,不得不救我,但是那治烫伤的药呢?难道也是他要你给我的吗?”

    如果是的话,他又何必半夜三更的使用迷药迷晕了她,再给她上药?只需将药给了末凡便是了。

    而末凡也并没提过这事,自然对这事根本就不知情。

    不得不救?骗谁?又有谁信?

    他身体微微一僵,不回头看她,“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玟果微微笑了,“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知道是你。”稍顿了顿,看着他极尽完美的侧影,高挺笔直的鼻梁,抿紧的薄唇在烛光下泛着柔的光泽,柔声道,“天凉了,多穿件衣衫,就算不喜欢别人服侍,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说完转身步下绣台阶。

    刚下了两阶,身后传来谨睿冷得不带一丝暖意的声音,“以后别动那架子上的药瓶,有些无色无味,但只要吸入一点,便可以致人于死命,只怕是神仙在世也无回天之术。”

    玟果心里一阵狂喜,蓦然转身,笑逐颜开,“你的心并不象你的人这么冷。”他说的是以后不要动那架子上的药瓶,而不是‘你以后不许再过我的屋子。’

    冰冷的声音说出的内容却是为着对方好的。

    谨睿寒冷脸不加以理睬。

    玟果也不介意,雀跃地跳着离开了。

    谨睿转过脸看着她欢跳的背影,寒着的脸,慢慢转暖。

    玟果蹦到院子门口,伸手吊着一株竹子打了个圈,转过身来时,正好与他四目相对,唇边的笑意顿时僵了僵,下一刻却更加的灿烂。

    谨睿微微一鄂,忙扭开脸,垂下了眼帘。

    玟果‘咯咯’一笑,踩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独自在石子路上旋转飞舞,在路过通往佩衿的院子的路口时,停下了,笑意慢慢收敛。

    摇头轻叹,佩衿啊佩衿,我与你蜜饯,你却与我糖水。

    虽然你早知井水之毒,谨睿可解,却也不能用百姓的身体康健做为你的垫脚石。

    或许真的错信了你。

    好在这次是与你用末必知的名义交易,否则……

    这次既然井毒也解,这事也就揭过,不再追究。

    不过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生,我也就饶你不得了。

    刚才的欢悦也消减了不少。

    “咳……”

    一声轻咳打破了她思绪。

    艳丽的紫袍晃进了她的眼帘,顺着长袍下摆慢慢上看,肩膀上绣着金丝的展翅雄鹰。

    不用看脸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一条冰冰凉的小蛇在脸上蠕动的感觉再次浮了上来,打了个寒战,也懒得再抬头看对方的脸了,直接抬脚就走。

    “郡主,怎么见了我就走?”离洛笑嘻嘻的在她身后扬声问。

    “话不投机半句多。”玟果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走的更快,如果不是顾着形象,早开跑了。

    他追了上去,“我们都没曾聊过,郡主又怎么知道我们话不投机?”

    玟果带着敌意瞥了他一眼,“跟你有啥好聊的?一边去凉快去。”脚下丝毫不肯放慢。

    离洛裂嘴笑了,“难道你还在为我儿时的恶作剧生气?都四年多了,你这气也未必长了些。”

    玟果猛然刹住脚。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停下,收势不住,撞到她后背上,将她撞得一踉跄,往前扑倒,忙伸手去拉她的手臂。

    “不许碰我。”玟果尖声惊叫,在她看来,他就是一条冷血蛇,被蛇碰的感觉和当年蛇在脸上蠕动的感觉没什么两样。

    离洛一惊,缩回了手。

    玟果晃了晃身体,刚找到平衡点,脚下又被不知为什么会崩紧的裙下摆绊了一下,接着听到‘嗤’的布料撕裂的声音,身体转了个方向,直接往地下坐倒了。

    “哎哟。”玫果一屁股坐在石子路上,呼痛出声,只恨自己屁股上没多长几斤肉出来垫底。

    二人同时看向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出。

    玟果的长裙自自膝盖处撕裂开来,下摆处正被离洛踩下脚下。顿时气青了脸,这丫是不让自己摔倒誓不罢休啊?

    离洛看着坐在地上的玫果,眼里闪过隐忍的笑意,心虚的抬起脚,释放出她的长裙下摆。

    玟果气闷的揉着屁股爬起来,看着摆在地上的那块碎布,神色越来越阴沉,弯身握住碎布片,用力地一撕,长裙变成了带着毛边的及膝裙。

    慢慢站直身,握着碎布片,伸到离洛前面,眯缝着眼,怒视着他,“离洛,你这丫脑袋有问题了吗?”

    谢谢大家的粉红票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