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230章 不容小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0章 不容小视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风从玫果裸着的脖子边吹过,她缩了缩脖子,将拧成赫然放开,或许她该去看看她那个到了普国,而自己从未亲自去探望过的妹妹了。

    抬起头,小脸迎着寒风,有的全是决心,既然这些事都是自己这个身体惹出来的祸,她就该去承担,而不是将别害完了,便将一切推得干干净净,心安理得的过日子。

    如果这些往事不被挖出来,她大不了生活在迷惑中,但既然挖出来了,她便无法视而不见的,啥事也没有一样面对他们。

    她不是救世主,但也不想生活在阴影里,那就只能自己去想办法解除这生活上地雷。

    远远见佩衿追上瑾睿,拦住他,说着什么,举止中明显透着焦急。

    他已换过衣衫,鲜艳的花色总能让他不管在哪个角落都能成为最耀眼的一个。

    泛着蓝光的短还滴着水珠,应该是刚出浴,还没来得及擦拭就下楼来了。

    瑾睿显示不想多说,拂开拉住他的手,出门翻身上了小厮牵来的俊马,头也不回的去了。

    佩衿呆望着瑾睿离开的身影,久久没动一动。

    玟果绕着角落小道,不让自己与他对上个面对面,在现在的这种情况,她实在不知该对他说什么,也不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才是正确的,或许他们大家都需要时间让今天生的事冷却一下。

    好不容易盼到他回转了身。准备上楼。

    玟果一溜烟地窜出大门。

    “郡主?”一个身声从头顶响起。

    玟果心里骂了句。不叫我。你嘴痒吗?但这声音……她身上爬起了鸡皮。抬起头。愣了……

    来人一身华贵地白衣。俊美地容颜。慵懒地神色。手里把玩着长萧。笑口呤呤地看着她。

    “释画?”玫果惊得张 www.yxgxsw.cc 看书去云轩阁大了地嘴。难道他出了什么事?“你来做什么?”

    “我来找的管事。”释画抬头扫了眼的牌坊,“原来郡主也喜欢到这儿消遣?”

    玟果收回睁大了眼,原来他不知道这家店是自己的,嘿嘿干笑,“管事就在里面,你找他做什么?”

    释画回头看了看对面地,“我想加入。”

    “啥?你要来这儿?”玫果挖了挖耳朵,怀自己听错了。

    “没错,既然郡主喜欢来这儿,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细聊。”

    玟果白眼一翻,他到是自信,感觉自己已经成了这里面的一份子了,既然是来加盟的,也不必急在一时刨根问底,“我还有事,先走。”

    佩衿听到门口的动静,出来查看,看到门口的玫果,带着刚沐完浴的水气的眼眸黯了下去,脸上泛着红。

    想必他已知道瑾睿向自己要求的是什么,顿时心里一紧,再加上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他痛苦与兴奋交织地脸,脸上火辣辣的烫,哪里还呆得住,指指佩,佩对释画道,“他就是这儿的管事,你们慢聊。”

    也等话说完,落荒而逃。

    佩衿目送她离开,才细细将释画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禁暗暗喝彩,好一个绝色男儿,一拱手,“公子里面请。”

    释画淡淡笑了笑,随他进了里间。

    慕秋打量着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农舍。

    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拿了个小竹筛,小手抓着里面的碎玉米粒,散向身边地小鸡。

    门口坐着一个年轻的农家妇人,专门的摇着手中的纺车。

    这样的人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他看着这样地景象,犹豫着,是不是该进去。

    妇人终于搓好手中的纱,抬起头,看见在门口徘徊的慕秋,起身问道:“公子有什么事吗?”

    慕秋看了看这个掉到灰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平凡妇人,动了动唇,“请问,当家的在吗?”

    “我当家地一年前过世了,你找他有事吗?”妇人迎到门口小心的试问。

    慕秋微微一愣,难道当真弄错了,摇摇头,转身要走。

    妇人地视线落在他的右手上,“公子可是姓慕?”

    慕秋停下了,回头仔细打量妇人,“正是。”

    “公子随我来。”妇人吩咐孩儿好好看着小鸡,引着慕秋进了屋。

    妇人在内间地墙壁上敲了几下,回头对慕秋笑道:“公子,在这儿稍候。”

    等慕秋应了,又坐回门口,摇起了纺车,仿佛没有来过。

    慕秋倒有些迷惑,但也不多问,只是站在原地打量这间茅屋。

    怎么看怎么是平常的农家。

    没一会儿功夫,泥巴墙上竟滑开一道小门,钻出个人来。

    慕秋不得不服这暗门地巧妙,居然完全无缝隙可以看得出来。

    来人是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目光精深,可以看出是内力深厚的人。

    他将慕秋仔细看了看,视线仍如妇人一般落在了他的右手上,点了点头,“慕公子,请随我来。”

    慕秋越加迷惑,跟了老进了地道。

    老人取下墙上的火把在前面引路。

    进了地道才现,下面竟如蛛网一般,回头看时,已失了来路的方向,如果不是有人指引,只怕是难走出这地道的。

    慕秋本来话就少,又身为杀手,更是不会多问半句,只是把这迷团放在心里。

    老人体贴的笑了笑,“公子定在惑我们如何认得出你,是吗?”

    慕秋见他开口,才直言道:“正是,难道你们不怕弄错了人?而且为什么你们都看我的右手。”

    哪个皇朝都视地下王朝为眼中钉,肉中刺,万一自己是作细,对方认错了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老人笑了笑,“公子的画像,我们都看过,自然认得。但人可以易容,也不能光靠画像辨别,所以最可靠的就是公子手,这只使剑的手。”

    慕秋暗暗心惊,摊出自己的手,不解自己这双手有何不同。

    老人扫过他的手,“只有公子这样的手,才使得出一点红那样的剑术。”

    慕秋恍然大悟,他因为所使的剑术与别人有所不同,靠的就是灵活和敏捷,自小练习下来,他的手指自与常人有所差异。

    “可是门口那个嫂嫂并不象会武的人。”慕秋更心惊的是一个妇人也能有这样的眼力,这地下王朝的人的确不能让人小看。

    晚上会接着二更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