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282章 皇族的血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82章 皇族的血液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儿神精受到极度的刺激,只是含糊不清的低声哀求,吸……我的血……不要……不要……不要吸我的血……

    玟果竖着耳朵才听明白她说话的,心里更是一阵寒战,勃然大怒,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转头对她柔声道:“别怕,在我这儿,没人再敢吸你的血了,也不会再有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雅儿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仍自喃喃自语,慢慢的神智开始有些迷糊。

    玟果心里说不出的酸楚,暗叹了口气,如果谨睿和佩衿看到她现在这个样,不知会怎么痛心难过,只怕马上找寒宫雪拼命的心都会有。

    又转头问‘雅儿’,朝床上轻撇了撇脸,“你可认得她?”

    ‘雅儿’瞟了眼床上,垂道:“不认得。”她见玫果对床上的人柔声细语,已觉得不妙,但她决不会想到自己身份已经暴露,更不会想到这些人会知道床上的那个才是真雅儿,因为雅儿剥皮之事,做得极为隐蔽,除了剥皮师和自己,便只有寒宫雪知道。

    即使是那个老鸠都不知道雅儿的真实身份,只是受命于寒宫雪,就是丢了命,也不能丢了那个死活人,如果丢了人,会有千万种极为痛苦的死法等着她,所以才会冒险回去将雅儿运走。

    “当真不认得?”玫果笑了笑,到这份上,还要装,不过她已经没有耐心跟她玩游戏了,至于那些什么酷刑逼供可不是自己的各项,还是省了。

    冲释画道:“麻烦你,帮我捉住她。”

    释画不知她要做什么,但仍然照办了,又叫了几个家仆将她牢牢按住,将头死死的固定在椅子靠背上,不容她有一丝动弹,才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刀。

    这还是她过去托肖恩为她打造地精致手术刀。

    ‘雅儿’不知她要做什么惊得吸气多。出气少。胸口不断起伏。“你要做什么?”

    玟果欺近‘雅儿’。“帮你验个身。虽然我没有那剥皮师地剥皮技术。可以把人皮完整地剥下来。但这小面积地吧。我还可以胜任。”

    ‘雅儿’看着她手中明晃晃地小刀。吓出了一身冷汗。无奈脸部都被死死扣住得弹不得半分。只能用充满恐惧地眼睛睁大了望着脸上挂着邪笑地玟果。

    “按住了。”玟果笑意一敛。当真下刀往她根里地那个结合处割去。

    ‘雅儿’只觉得额角一痛。顿时吓得屁滚尿滚。昏了过去。

    玟果全不理会,麻利地摆弄着手中的小刀,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最后辩个真假,看这个到底是不是冒牌地。

    虽然这作法有些残忍,但是却是最有效的鉴别方法。

    她轻揉着切开的额头皮肤,过了一会儿,果然有松脱现象,忙将她整个贴近际的额头处切开,也如此轻揉。

    过了一会儿仔细查看,便能看到两层脱离开的皮肤,她轻轻揭着上面一层,往下慢慢拉扯,那层皮果然象水果皮一样,被撕了下来,露出另一张 www.yxgxsw.cc 看书去云轩阁脸来。

    玟果停下手,闭上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唯一地希望也没了。

    在丫头们捧来的装着热水地铜盆中洗去手上血迹,走到床边,见雅儿正睁大了眼看着她刚才的举动,竟有一种解恨的神色。

    见她走到床边,也没再象刚才一样尖声厉叫,看向她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问。

    玟果无力的坐在床边红木椅上,“你哥哥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这么做是为了报恩,所以你不必去猜我是什么人。”

    望着正慢慢转醒的‘雅儿’脸上挂着地人皮,心都凉了,那层皮就如同她在书上所看到的一样,是经过硝制,根本没有了再生能力,只不过用鲜血滋润着不干枯罢了。

    也是说已经再也不能回到雅儿身上了,即使是如同剥皮师那样将这层皮重新覆在雅儿身上,她也不可能总用自己地鲜血来维持。

    说白了,就是这层皮再无用处了。

    突然间所有希望化成了灰烬,觉得特别的累,转头看着雅儿,“你想她死吗?”

    雅儿眼里闪着恨意,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玟果淡淡的扫一眼刚转醒,听到她们地对话吓得直哆嗦的‘雅儿’甚至不问她是什么人,寒宫雪的任何情况,对守在她身边的家仆轻声道:“杀了,就在这儿杀。”

    她要雅儿亲眼看着。

    这时才现,原来自己终究是皇室中人,血管里流着的是如此冷酷的血液,杀剥皮师时,她心跳乱了,但这杀第二个人,却平静得自己都不敢相信。

    静立在一旁的释画眼里露出赞许的同时,又闪过一抹担忧。

    强壮的家仆,也不取兵器,两手端着她的头,轻轻一拧,只听‘咔’的一声骨骼轻响,‘雅儿’瞪大了双眼,头软软的耷了下来。

    雅儿呼吸在这瞬间加快,眼里露出一丝快意。

    玟果也不看‘雅儿’淡淡的道:“拖出去。”

    “外面那个该怎么处理?”两个家仆上来拖起‘雅儿’的尸体。

    “一并处理了。”玟果阴冷的声音隔着屏风飘出,老鸠吓得鬼哭狼嚎,转眼又是‘咔’的一声响,嚎叫声嘎然而止。

    雅儿艰难的略抬起头看向玫果,沙哑着声音,“你真的认得我哥哥?”

    玟果点了点头。

    “证明。”雅儿直直的看着她,眼里有一丝期盼。

    “也对,你不该随便相信人。”玟果歪着头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还是上次她手臂烫伤,谨睿夜访留在她床头的。

    将小玉瓶放到雅儿鼻息边。

    雅儿深深吸了口气,眼神慢慢柔起来,她还记得哥哥从小就喜欢竹子,他的许多东西,都带着这样的淡淡竹香。

    “谢谢你,我哥哥还好吗?”

    “还好。”玟果也说不上他那样是好还是不好。

    雅儿眼里流露出一种欣慰,“我能求你件事吗?”

    “不要说求,只要我能为你做到的,我都会去做,你是想见你哥哥吗?”玟果见她肯与自己交谈,心下欢喜。

    雅儿眼里露出一股向望,但很快又黯淡下来,摇了摇头,“求你杀了我。”

    玟果即时愣住了……

    晚上三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