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314章 真真假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14章 真真假假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后看着玫果头发零散,衣衫褶皱,雪白的外袍上擦上,更有好几处挂破的痕迹,只能用‘狼狈’二字形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玟果来见太后时已脱去了弈风的风氅,长裙下面又没有中裤,空空荡荡,冷得直打哆嗦,缩了缩身子,将有人以镇南王被劫,诱她出宫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又说有护卫拼死保护,才没被劫走,可惜失足跌落悬崖,好在被悬崖下的树枝接住,才逃过一死,保了性命,等那些人走了后,才设法爬上悬崖,逃了回来。

    她所说的经历和她现的这幅狼狈相的确十分相附,太后又问了几句,加上对她从小就宠爱有加,也没怀,见她冷得发抖,怕她冻病了,让她先回寝宫沐浴更衣。

    玟果见太后不究私自出宫的事,大松了口气,暗庆好在弈风想得周到,留下了小娴,否则只怕没这么好过关了。

    忙谢过了太后,便要退出。

    太后见她走了门口,又只问了句,“知道不知道是谁指使的。”

    玟果摇了摇头,虽然她知道是谁,没有证据,而且子阳怎么说也是太后的亲孙子,这事没弄明白前,还是先缓上一缓。

    回到寝宫,见小娴正招着宫女准备沐汤,满心欢喜,这丫头越来越善解人意了,她还没回来,便想到先备下热水。

    进。径直转到屏风后。宽衣解带。爬进木质大沐桶。满满地热水包裹住她冰冷地身子。舒服得呻吟出声。

    小娴关。捧着装有梅花瓣地藤篮过来。见她已经泡上了道:“我刚才还奇怪子还没进门。但催着要我赶快给小姐备水。看来到是有道理地。”

    “什么道理?”玟果舒服地闭着眼。靠在桶壁上个澡。哪来这么多道理可言地。

    小娴掩着嘴就笑了。“只怕是还没大婚是先洞了房。”

    玟果象是被针扎了一下。猛地睁开眼。脸本来就被蒸气熏得有些红。这时就更是红过了耳根“死丫头。你在胡说什么?我在外面冻了一夜。当然得泡个热水暖回来。”

    小娴瞟了眼玟果脱下来丢在一边地衣衫。“还真冻得奇了。连濡裤都冻没了。”

    玟果更是又窘又羞,扑上去掐她“你再胡说,看我不打你。”

    小娴往后退让开了护着手中的花篮,“别打打,我不说了不说了……”

    玟果见她服了软,才作了罢,重新坐了回去,想着昨晚,脸上却是火烧一般的烫,不过认了他的身份,却也心安了。

    小娴将花瓣倒在水中,用手拂开了,漂满了整个水面,转到玫果身后,拿了水勺舀着热水淋着她赤在水面上的肩膀。

    上面还留着一圈齿痕,忍不住又是想笑,终是忍住了,“其实这样多好,过不了多久,小姐便与太子大婚了,这样和和睦睦的,且不好过你们一个钉子一个眼,别说王爷,我看着都着急。”

    玟果回头看了看小娴,却想着弈风说的让卫子莫保护她的事,也不知卫子莫和小娴能不能凑上一脚。

    但现在不知卫子莫的心思,她也不敢随便说,怕万一卫子莫没这心,且不伤了小娴的心,“过几天卫子莫要到我们府中,他对我们府中不熟,到时候,你就费些心思,多为他打点下起居。”

    小娴愣了愣,舀了热水的勺子停在了半空中,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过卫子莫了,次次去打听太子的消息,就想顺便知道些他的事。

    但她的心思,不敢说。

    卫子莫是将军,而她只是个丫头,地位悬殊,她哪里敢多想。

    再说贵族家的小姐的贴身丫头,为了方便服侍,大多都会给自家小姐的夫君做陪房侍妾,所以她更不敢对卫子莫有非份之想,虽然玫果曾经拿过她与卫子莫说笑,但那仅是说笑,哪里敢真的当真。

    玟果早有心让镇南王收了小娴做干女。

    但一来她自己尚未大婚,小娴是不可能先嫁;二来身边也的确没了她不习惯,这事也就一直暂时搁下了,但现在卫子莫要来,她这心又活了。

    只是这次卫子莫又立战功,说是又要封职加官二品,如果仅让父亲收了她为女,只怕还不能做得他的正妻,这事只怕还得多另寻门道了。

    其实以她虞国公主的身份,借着姨娘的宠爱,给她封个虞国郡主之类的官号,并非难事,只是现在虞普二国关系紧张 www.yxgxsw.cc 看书去云轩阁,她实不愿小娴再掺和在这些朝政之中。

    沐完浴,换过干净衣裳,顿时觉得精神爽朗了许多,用过午膳,想着横竖没自己的事了,正想过去向太后辞行,回镇南府,便听女官过来传话,说太后有请。

    玟果暗自一惊,难道又有什么事端?

    也不便多问,领了小娴随着女官,奔着太后殿去了。

    进了太后殿,围了不少侍卫,殿中绑着一个人,跪在那儿。

    太后见她来了,向她招了招手,“果儿,过来。”

    玟果走上前,行过了礼,按着太后的意思在她身边坐下了,才抬头看向殿中,竟是陶垒,心里明白了几分。再看左右果然见卫子莫立在一边戒备着。

    再看旁边,还坐着一人,云发丽服,花容玉颜,却是有好些日子不见的清溪郡主,心里就‘咯噔’一下。

    虽然弈风说不会纳她,但这事没摆平,玫果心里总是没能自在。

    太后握了玫果的小手,问:“是这个人昨晚诱骗你出宫吗?”

    玟果又看了看殿中面陶垒,点了点头,“是他。”

    陶垒被捉到宫里,早已吓破了胆,这时听到玫果的声音,抬头偷眼一看,更是面如死,明明看着玟果坠崖,如今竟活生生的坐在这儿,昨晚之事是说什么也脱不了关系了,怕是只有死罪一条。

    哆嗦着连连磕头,“太后饶命,太后饶命,小的也是一时间鬼迷心窍,受人指使。”

    太后冷哼一声,“受什么人指使?”

    陶垒侧过脸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清溪,犹豫了一下,听得上面太后又冷哼了一声,忙伏低声道:“是西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章节更多,作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