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俊男坊 »  第324章 但愿后会无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4章 但愿后会无期

小说:俊男坊作者:末果
返回目录

    平凡的脸顿时放了光,指指粗瓦罐,“那如果这能卖多少钱?”

    玟果抬起脸,笑了笑,“这东西,对有用之人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对无用之人,分文不值。”

    妇人脸上露出殃殃的神色,“肖大夫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不是哄人吗?”

    玟果微低了头又笑了笑,对着这样一无知的妇人,的确是有些说不通的,“这冰是在哪儿现的?”

    妇人扁了扁嘴,目光有些闪避,神色中又带着一些不悦。

    这样一来,玟果看出味道了,人家听说这东西珍贵,怎么肯随便告诉她在哪儿找到的,“这样吧,你开个价,把这只冰卖给我吧。”既然这东西在这世上出现,她就不信只有这一只。

    妇人的看着水罐,拼命盘着这东西能值个多少钱,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的伸出一个指头,想了想,又再伸了一个指头出来,“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他们一家子一年的生活了,在她看来已经是很多了。

    玟果轻挑了挑眉稍,眼带笑。

    “二两多了?那十两吧?”妇人见玫果没有反应,又缩了一根手指回来。

    男孩在一边嚷开了。“娘。你把卖了。爹回来不见了鱼。不骂吗?”

    妇回头喝骂了他一句。“小孩懂什么。少插嘴。”

    男孩委屈地咬着唇。坐到了一边门槛上。

    玟果回身问冥红。“你身上有银子吗?”

    冥红从怀中腰间取下金线钱袋递给她。“就这些。”

    玟果打开钱袋将里面地银两尽数倒出。里面碎银加起来到是有二三十两。另外还有几粒小金豆。

    妇人见有这么多银子,眼睛顿时亮了。

    玟果看了看手中的银子尽数装了回去钱袋还给冥红。

    妇人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只道是玫果后悔了,“这鱼,你不要了吗?”

    “要啊。”玟果将水罐抱在怀中,用一只手紧紧抱住出一只手去拨头上的一根钗子。

    “那……”妇人不解,她既然要这鱼什么不还价,拿了银子出来,又再放回去。

    玟果取下那只金钗,钗头上镶着一粒小指大小的浑圆明珠,递给妇人,“这支金钗上的南海珍珠是值个一百来两金子,你拿去托人卖了吧。”

    “一百两金子?”妇人手一颤点没拿住,“我哪来银子找给你。”

    “不用找了说过这冰有用之人,是千金难买用之人是分文不值,可是这冰蜥对我而言,却是有用。谢谢你了,我们也该走了。”玟果朝着妇人点了点头,招呼着冥红转身走人。

    妇人手抚着金钗喜得直向玫果背影致谢。

    冥红带着玫果上了马,怕漾出罐里的水,也不急驰,只是任着马一路小跑。

    没走多远,听到后面有人喊叫,追赶的声音,回头看去,一个男子骑着毛驴疯跑着追在后面。倒是认得的人,他过去陪着母亲常到医坊看病拿药,直到他母亲过世,才没再来。

    玟果让冥红停了下来,在路边等着。

    过了一会儿,男子才气喘吁吁的奔到他们面前停下。

    赶得急了,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家里有病人?”玫果不等他开口,便先了问。

    男子等喘过了气,从怀里取出刚才玫果给妇人的金钗,双手递回给玟果,“拙荆太过不懂事,做出这样愚顿的事,还望肖大夫别见笑才好。”

    玟果这才知道,原来刚才的妇人是这男子的妻子,不接金钗,微笑道:“有卖有买,何来愚顿之说。”

    “肖大夫在家母有生之年,时常关照家母,家母闭眼前还念着肖大夫的好,且能为一只玩耍的鱼做这不义之人。”男子举着金钗也不肯收回。

    玟果看了看怀中的冰,手捧着水罐也冰冷刺骨,只怕这冰蜥不离十是真货了,“对你而言可能仅是一个玩耍的鱼,对我而言可能就是一剂可遇不可求的好药引,所有这酬金也是该付的。”

    男子见玫果不肯收回金钗,有些着急,搔着头,“不管怎么说,这钗子,我们不能要。”

    玟果刚才见过他的处住,也知道他家里贫寒,更难得他能有这不贪的心,“这钗子,我是不会收回了,不过到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男子听说有用得上他的地方,眼巴巴的望着玫果,等她话。

    “能否告诉我这冰蜥在哪儿现的?”她这一只冰蜥不足以研制出佩衿身上的淫毒的药方。

    “就这个?”男子不敢相信玫果的要求竟是这么简单的事。

    “嗯。”

    男子将他现冰蜥的地方细细的跟玫果说了一遍。

    玟果用心的记下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有不明的地方,又仔细的问清楚了,“你捉到这只冰蜥的时候,那地方,这东西多吗?”

    “不多,只看到这一只。”

    玟果心里略过一抹失望,但既然现了一只,总有希望现第二只,客客气气的谢过了男子,和冥红进了城。

    末凡别了玫果,急驰到无人之处,赫然停下,扬声道:“跟了这么久,也该出来露个面了。”

    只见身侧树影轻摇,身前已多了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身披黑色大氅,隐约能感到面罩后的双目,炯炯有神。

    二人彼此对视,一动不动,但彼此都能感到对方凌凌的杀气。

    过了好一会儿,黑衣人蓦然喝了声,“看掌。”

    身影一晃已到到马前,挥掌击向末凡。

    末凡于马上身体一旋,二人在空中各拍一掌,一触即分,看似无力,却是排山倒海般,卷飞了周围地上的枯枝落叶。

    “是你!”

    “是你!”

    两个声音同时脱口而出。

    仅这一瞬之间,二人又各回了自己刚才的位置,末凡仍骑在马上,黑衣人仍立在原处,象是根本没有动过,只是在半空中飞舞的落叶证实着刚才生的事。

    二人各自戒备,不敢有丝毫大意。

    末凡仍是一脸的从容,但眼里分明多了些慎重,“我们似乎并没到需要对立的时候。”

    “的确,希望我们永远没有那一天。”黑衣人微点了点。

    “但愿!”末凡淡淡一笑,“后会有期。”

    “我到希望后会无期。”黑衣人淡淡而言。

    末凡微微一笑,纵马从他身边慢慢走过。

    再回头,已没了黑衣人的身影。

    今天三更~请大家搬好板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