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085:绝情女再遇花哨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5:绝情女再遇花哨男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明烟被唬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两步,她身后的雪卉跟得太急明烟往后一退两人一下子撞在一起,明烟倒没什么事情雪卉却没站稳一下子倒了下去歪在地上。

    明烟惊讶地看着自己眼前的人,那刺目的红色……那耀眼的绿裤……再往上看去果然是周昊骞那张令她不愿想起来的脸,看到他的鬓边那朵海棠花,心一抽一抽的搅动着有点反胃,明烟迅速的垂下头去,一把拉着雪卉就往回走!

    周昊骞一愣,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可是看到眼前的影子居然会走动,没等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往前一下子拦住了明烟的去路,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笑容,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你了。”

    雪卉看着周昊骞一把将明烟拉到自己身后,壮起胆子看着周昊骞吼道:“你好大的胆子,连王府都敢闯,还不赶紧离开,若是你往前一步我就立刻大喊。”

    周昊骞不为所动的看了一眼雪卉,漫不经心地说道:“喊吧,求之不得呢,喊来人围观你家小姐我就能娶回家了!”

    雪卉闻言立刻把嘴里的话给噎了回去,对哦,她怎么那么傻呢,要真是喊人来小姐的名声就毁了,可是……被这个无赖堵在这里实在是令人心里难受得紧,更何况这里人来人往的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这可如何是好?一时间雪卉竟然也没有了主意。

    明烟皱着眉头看着周昊骞说道:“请你让让,我们主仆要过去。”明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自己知道他的身份的,假装不认识很多事情便好办了,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嘛。

    周昊骞好不容易偶遇了明烟哪里肯愿意,涎着脸上前一步笑道:“相逢不如偶遇,你我好歹也是一起避过难的难友,说句话不碍的吧?”

    明烟觉得这小王爷不止是笨蛋还是个脑残,无碍?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与一个未娶亲的男子在这里私会,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更何况大太太的本意是要将兰芳嫁进来,虽然自己是打算不让这门亲事成功,可是也断然不会让自己出面坏了这门婚事,遭到大太太跟兰芳的记恨,兴许兰蕊的悲剧会再度重演。

    明烟不得不考虑得多一些,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允许自己走错一步路。周昊骞不过是自己路过的风景,根本不会在自己生命里流连,所以她一定要让周昊骞厌烦自己不再纠缠,否则的话明烟的复仇之路也要终结了。

    想到这里明烟轻轻地推开雪卉朝着她点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然后自己走到了周昊骞的面前,面上毫无表情,双眼中透出无数的冰冷,淡淡的说道:“我与你不过是偶遇,上次的事情实属无奈,若你是君子就该晓得我的无奈之处,不该处处逼迫与我。我是女儿家名声与我比命还重要,你污我名声何异于要我之命,今日来王府不过是陪我姐姐来的,我不想惹是生非,我也惹不起,可是你一再的纠缠实在令人发指,是可忍孰不可忍!”

    明烟说完后眼睛一扫周围并无其他人,莲步轻移,借着裙摆的遮掩猛的抬起脚来狠狠的踩向了周昊骞的脚趾,然后说道:“若再惹我,与你同归于尽!”

    周昊骞只觉得脚尖一阵阵刺痛传来,反身性的弯着腰踮着脚,痛得眉头都皱了起来,嘴里滋滋的喘着气却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待到回过神来却发现明烟早已经带着侍女消失在拐角处,若不是脚尖的余痛依旧存在,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刚才不过是发梦罢了!

    好泼辣的女子!周昊骞眯着眼睛看着明烟消失的方向,眉眼间渐渐的笼上了一层怒气,这辈子没这么被人威胁过,这辈子还没人敢跺他的脚,这辈子还没人……没一个女人这么无视过他!一时间周昊骞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怒的、闷的、气的五味杂陈,让他一口气差点上不来给他噎死!

    忒窝囊了,被一个女人给整了!这辈子他就耗上她了,他周昊骞从来不轻易较真!他周昊骞从来不对一个女人较真!他周昊骞这一瞬间做了一个他活了这么大以来最艰巨的一个决定,那就是同明烟死磕到底!

    不愿意看到爷?行啊,好办得紧,爷这一辈子就要让你醒来看到的是我,闭上眼看到的还是我!

    不就是个女人么?他就不相信了,还能翻出他的五指山去!

    下定了决心,周昊骞弯弯腰伸手弹弹脚面上的污渍,抬头挺胸豪情万丈的往老王妃的屋子走去,刚才还是不甘不愿的,这会子……高兴得很,惹到小爷我定会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明烟快步的往大太太所在的石亭走去,在距离石亭还有一箭之地的时候缓下脚步,让自己平心静气,尽量的不露出丝毫异状引起大太太以及钟夫人的怀疑,方才钟夫人一句不经意的试探差点让她陷于危险之地,她自是要小心谨慎。

    雪卉伸手招过寄容,寄容一见从石亭的方向走了过来,快步的来到明烟的身前,笑道:“小姐回来了,四小姐跟五小姐还没回来呢。”

    明烟轻轻的点点头,远远地看着大太太跟钟夫人详谈甚欢,转头看着寄容问道:“我走后钟夫人可曾再提起我?”

    寄容摇摇头,说道:“这倒没有,只是言语间提了一两句六小姐,奴婢不敢靠得太往前,两人又压低了声音,所以没听到什么。”

    明烟微楞,钟夫人为什么会提起兰蕊?她跟兰蕊并没见过面啊?钟夫人这么关切兰蕊,难道说当年自己的死跟钟夫人还有关系?想到这里明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