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201:婚嫁之嫁妆风波(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婚嫁之嫁妆风波(二)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阳光明媚的午后总会令人想要昏昏欲睡,嫁衣终于绣完了,明烟可以松口气了,这日便懒洋洋的也不愿意动弹,就这样斜倚在软枕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发呆,明烟想要想的事情太多,一時间反倒不知道从何想起了。

    窗台上的狻猊小香兽缓缓的吐着一缕缕的白雾,整间屋子里飘荡着微甜的香气,越是这样反倒越发的想要睡了,一手支着头,斜倚着软枕,明烟轻轻地打着瞌睡

    周昊骞走进金华轩的時候透过廊檐就看到了窗口映出了明烟瞌睡的模样,如玉的手指托在鬓边,薄如蝉翼的睫毛轻轻覆在眼睛上,偶有微风吹过,漆黑的发丝轻轻飞舞,周昊骞没有想到明烟居然在打瞌睡,阻止了周围的人要过来行礼,挥挥手让她们退下,自己大步走进了正房,怜双远远地看着不知道自己是该去阻止还是要任由小王爷进去,

    正左右为难的時候被雪卉拉了一把说道:“走,别在这里杵着了,等会再进去奉茶。”

    怜双看着雪卉满脸的笑意,说道:“可是小姐怎么办?”

    “你个笨丫头,若是没有老爷太太的允许小王爷能进得了咱们的门吗?老爷太太都同意了,更何况小王爷是小姐的未来夫婿,见一面又怎么了?”雪卉笑着说道,看着怜双挺机灵的,谁会想到居然在这方面想不开。

    女子的名节是很重要,可是小姐都跟小王爷有了婚约,还有十几天就要过门了,这个時候见面也不打紧了,老爷太太都不管,她们这些丫头更不能说什么,最重要的小王爷这个人对待她家小姐一片真心,自然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有什么可担心的?

    周昊骞嘴角带着丝丝笑意轻轻地走了进去,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往内室的门口银帘钩上挂着藕荷色折枝花软帘,周昊骞轻轻地走了进去,明烟依旧还在合着眼,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屋子里来了陌生人。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身,明烟也不愿意睁开眼睛,只觉得有些渴,轻轻说道:“怜双,给我倒杯水。”

    周昊骞一愣,抬头一看明烟在合着眼睛,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感情把他当成她的丫头了,想了想走到了一边的镂空雕花红木圆桌旁,拿起了甜白瓷的茶壶为她倒了杯水,拿起茶盏走到榻前,周昊骞伸手递给了明烟,明烟也不睁开眼睛,只是伸出了手,周昊骞一愣,颇有意味的把茶盏递进了明烟的手里。

    明烟接了过去,轻轻的喝了两口,顺手又把茶盏放在了窗台上,依旧合着眼睛不曾睁开过。

    周昊骞这次真的愣住了,看明烟如此熟练的动作,这样的事情肯定做了不是一次两次,她平常在家就是这么慵懒惬意吗?周昊骞从没有见过明烟这样的一面,顿時觉得有趣得紧,想也不想的就在明烟的对面坐下了,隔着一个炕桌打量着明烟,这時明烟不再用手支着头,反而把头枕在了软枕上,手里又拿过一个抱在怀里,就跟一小孩子似地。

    这一刹那间,周昊骞认识的郁明烟在他的心里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这是那个混身带刺的郁明烟吗?这一刻的郁明烟仿若柔软的不可思议,周昊骞都忘记了要把明烟喊起来,不不是忘了,而是根本舍不得打破这一刻的安静与淡淡的温馨,周昊骞就那么看着明烟,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带着柔柔的笑意,就连眼睛都弯了起来,他更喜欢这样的郁明烟,让他的心里都觉得很宁静,很平和。

    正出神,突然听到明烟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从唇角溢出,周昊骞一楞,她叹息做什么,难道遇上了什么烦心事?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看着明烟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正犹豫间,却听到明烟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怜双,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周昊骞听到明烟的话细细的玩味着,她看来是把自己当成她的贴心丫头了,周昊骞突然想要知道明烟究竟为什么迷茫,索也不说话,看看明烟会不会往下说,打定主意周昊骞便如一个闷葫芦一般一声也不吭的坐在那里。

    明烟想要睁开眼睛却又不想睁开,她觉得惫懒的很,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没听到怜双的声音明烟也不好奇,这丫头有的時候就是这样任,明烟不在意反而继续说道:“怜双,你说我真的对他动心了吗?”

    周昊骞顿時有些紧张起来,她口中的他应该就是自己吧,她对他动心了?周昊骞的嘴止不住的裂了开来,一双大眼睛里几乎都要美的冒出泡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总算是看到点胜利的曙光了,忒不容易了。

    “你说他有什么好呢?一身的臭名声,贪花好色,不务正业,一点正经的本事都没有,可是偏偏他又对我这么上心,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明烟的声音慵懒中夹杂着丝丝的烦恼,有些轻微的恼恨在里面,却又有太多的无奈,“怜双,我一直以为这一辈子我再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偏偏我曾经最讨厌的男人却走进了我心里,你说我该怎么办呢?不管从哪里看,他都不是我会喜欢的那一种人,比起那个人”

    说到这里明烟声音轻轻的一顿,长长的一声叹息增加了无数的烦恼,连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周昊骞心里一咯噔,他就知道,以前他就曾经猜想过明烟的心里一定有一个人,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不待见他?听到明烟这半说半露的这句话,心里一下子跟猫抓的一样,赶紧说他是谁啊,哼,跟小爷抢女人活的不耐烦了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