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245:周昊骞的小试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45:周昊骞的小试探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明烟离开了亭子缓缓的往金华轩走去,经过花园亲手摘了一大把的紫薇花一簇簇的开的正艳,明烟拿在手里很是开心,多久不曾有这种轻松的心情摘花想要给一个人了。上一次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季节也是在这样的时候自己摘了一大把的紫薇花兴高采烈的给了钟翌,那一次钟翌是来看她的,说是给她爹送东西还不就是想要找个借口见她一面,那个时候兰蕊猛地听到他来的消息开心的不得了……在去两人偷偷见面的地方的时候,经过花园就采了一大捧的紫薇花,芳香四溢,佳人心动,那个时候真是美好啊,那个时候兰蕊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波折,一整颗心都是干净纯透的,只希望看到自己爱的男人看到这束花时的惊喜。人梅顾白俗。

    这些年经历到生死离别,感情背叛,明烟已经很久没有有这样的心情想要送花给一个人了,生活已经让她举步维艰,复仇无时无刻的不沉沉的压着她,让她直不起腰来,连呼吸都觉得是沉重的,可是自从遇到了周昊骞她的生活就慢慢地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阳光冲走了阴霭,欢乐代替了忧伤,他能为她做的,不能为她的,都会尽力的为自己想的周全周到。

    明烟常想自己何德何能能这么得到他的青眼,自己这样一个浑身带着阴郁的人怎么就能进了他的心?原以为这一声都不会再爱上一个男人了,原以为所有的爱都已经死去了,却不知道心会在灿烂中死去,爱也会在灰烬中重生,她的爱在周昊骞的细心呵护下终于破土而出了青青地枝叶,虽然稚嫩却有了重生的感觉,她的心在慢慢的复活,明烟知道这一生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个叫做周昊骞的男人,还没爱上便已经离不开,若是爱上了明烟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了。

    白馨不知道明烟在想什么,但是看着明烟在阳光下亲手摘花那红扑扑的脸蛋露出的丝丝欢愉,嘴角也微微的勾了起来,看着明烟高兴就知道小王爷做的事情又让她开心了。这是一个快乐起来这么简单的女子,可是那天晚上面对周昊辰穆侧妃的时候又是那么的犀利毫不胆怯,难怪小王爷放不下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叫做郁明烟的女子。

    怜双更是移不开眼睛,不知道多久没见过她家小姐这么开心过了,真是恍若隔世了,真好,这辈子还能这么快乐。

    进了金华轩,明烟便如同回到了家一般,开开心心的往屋子里跑去,走到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在门口轻喊:“周昊骞……”话音刚落就看到有个人影走了过来,明烟轻笑道:“周昊骞,送给你,我亲手摘的花!”

    明烟扬着大大的笑容,额头还有着细碎的小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双眼睛金子一般的散发着澄澄的幽光,可是当看到帘子后面走出来的人时整个人惊住了,钟翌……他怎么会在这里?

    钟翌被周昊骞邀请过来小坐,他也没什么事情便应了下来,其实他也没有多想,然而万万没有想到会与到这样的光景。恍若多年前,也曾有个女孩在炙热的阳光下,额角带着细碎的汗珠,扬着大大的笑容,双手捧着一束紫薇花,清脆的喊道:“钟翌,送给你,这是我亲手摘的花……”OG8c。

    水雾突地蒙上钟翌的双眸,毫无意识的喊道:“兰蕊,你回来了吗?”

    依旧是记忆中轻轻柔柔悦耳的男声,只是面前的男人脸上已经没有几年前的意气风发,更多的是一种沧桑,听到他脱口而出的话明烟几乎要下意识地回应了,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莽莽撞撞的,没看到有客人在?”

    两人的思绪顿时都收了回来,钟翌神色惨白,转身看着周昊骞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改日再同小王爷痛饮三杯。”

    周昊骞也不强留,笑着说道:“好,这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耍赖。”

    钟翌勉强的笑了一声点点头,脚步有点慌乱的往外走去,走到了门口忍不住的回头一望,刚才真的是太像兰蕊了,怎么会那么像呢?一模一样的笑容,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话语,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巧的事?不可能……不可能的,可是那分明是两张不一样的脸!

    钟翌不明白了,他怎么就会觉得明烟就是兰蕊呢?以往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只是这种感觉不强烈,他还能告诉自己是自己多想了,可是现在今天这一幕钟翌恍惚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周昊骞看着明烟嘴角轻轻的扯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里隐藏了些许的苦涩,他果然没有看错,钟翌跟明烟之间是有些古怪的,只是他还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关联,他也曾经派人查过的,可是什么都没查出来,正因为什么都查不出来却令他越发的心慌,他怕有一天明烟会突然间离他而去。

    “真是个笨丫头,送个花都能看错人。”周昊骞仿若无事的结果明烟手里捧着的话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地一嗅,脸上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

    怎都明心。明烟怔怔的看着周昊骞,只觉得心口酸痛的要命,眼眶止不住的发涩,一层层汹涌而上的泪珠让她几近失控,再也无法伪装坚强,再也不想让自己跟以前一样装作无事的随风而过,那些曾经刻进她骨子里的东西现在想要把它挖出来却是那么的痛,痛得让她无法呼吸。

    紧紧地环住周昊骞的腰,将头伏在他的胸口,只是喊了一句:“周昊骞……”滚滚而来的泪水淹没了她所有的话,至于颤栗的身子在他的怀里轻颤,细碎的哽咽声漂浮在空中,一点一点的重重的击在了周昊骞的胸口……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