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474:七月七事事相连(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74:七月七事事相连(一)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京都两大盛事,第一,安亲王一日同时娶两位侧妃进府,进门无先后,排名无大小。第二,就是那三位招人眼的教养嬷嬷,教养嬷嬷实在是厉害,进门第一件事情就是为将要出生的小主子挑选奶娘,那标准那叫一个严苛。

    那是从内到外,从头到脚,长相周正,白净无垢,声音婉转(你选鸟的吧),笑容委婉(我又不是卖笑的)。还要从祖宗八辈一个个盘问下来,必须是要身家清白的良家子,而且一进府那就是要卖身为奴,不是卖一个人,那是全家都要卖,这条件真是太严苛了,吓退了不少的人。

    若不是生活不下去,没有人会全家卖身为奴的。

    这轰轰烈烈的选奶娘一事,着实引起了不少的人看笑话,大家心里都猜度着,不是皇帝故意派人来折腾的吧。

    本来奶娘无为居中已经有十几个候选,但是又重新选起,这一通闹腾,武宁王虽然有些不满意,但是想着毕竟是皇帝派来的人,忍了!穆侧妃只管在一旁看热闹吩咐二房的人不许去三房那边招惹是非。秦侧妃倒是跟穆侧妃一样,毫无动静,想必是想着先进观其变吧。

    家三大襄。这日,轰烈烈的选奶娘的事情终于落下了帷幕,三位嬷嬷正跟明烟在无为居后面的小院子里说话。这里是无为居自己的小花园,说话便宜,不用害怕有人偷听,又靠着水塘,格外的凉爽。QjHx。

    “……老奴借着这次的行动把无为居里又可疑的奶娘都给撵出去了,从外面又选进来三个,加上侧妃主子提前选出来的三个,总共还剩下六个。”杨嬷嬷看着明烟严肃的说道。

    明烟轻轻的点点头,笑道:“敢问嬷嬷为何要选进来三个,留下原来三个?”

    “不过是惑人眼球罢了,跟主子以前留下十几个人却不说明选中谁是一个道理。”杨嬷嬷恭敬地回答。

    明烟就笑了,经过这几日她算是开眼界了,宫里的人果然是手段高超,只要是看不中的人,她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把你涮下去,而且绝对让你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明烟想杨嬷嬷之所以最后留下六个人,一来原来自己相中的三个人,那是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来观察的,十有**是能信的住的,留下这三个别人看来就是三位嬷嬷为了自己的面子留下的,其实还是落了自己的威风,而自己却不能对几位嬷嬷发火别人也许正乐呢。三位嬷嬷挑中的三个人进了无为居,那明眼人一看,自然是以为这三个人是最终要留下的,毕竟是皇上御赐的教养嬷嬷,只怕是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如此一来,王府里要真是有人想要利用奶娘下手,那么这三个人就会成为她们拉拢利用的目标。

    转移敌人的视线,这一点做得很好,只要是能护住自己最后要用的奶娘,至于怎么折腾她就不管了。

    安亲王府要准备婚事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婚期这么近,安亲王已经连续多天没有上朝了,武宁王府因为选奶娘一事,闹的动静很大,明烟似乎深有恙,周昊骞请了假在家照顾,如此一来,安亲王跟周昊骞一下子就从朝廷上退了下去,与之前四面威风大为不同。

    襄亲王府,书房。

    “王爷,这是一个好机会,安亲王与周昊骞都不在朝中,正是我等复出的大好机会,万万不能错过,要是被肃亲王抢了先,又要碍于被动了。”

    肃亲王看着自己的幕僚,皱眉说道:“你这么认为?”

    “属下认为不妥,安亲王这次不声不响的拿了头功,咱们以往真是太小瞧他了,这才进了陷阱,这次自然是要万般的谨慎,不能重蹈覆辙。”另一幕僚反对,正因为急于躁进,这才遭了猜忌。

    “再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当今圣上虽然说已经过了这一关,可是谁都知道皇上的身体朝不保夕,要是真的有个万一,不提前准备自然会吃亏的。”那幕僚显然很是激动,上次的挫败令他怀恨在心,总想着扳回一局。

    “贪功冒进同样不妥,别忘记了还有一个肃亲王虎视眈眈!”

    两人毫不相让,竟然争执起来,一直没有说话的京卫指挥使安成泰这时说道:“莫要吵了,还是听听王爷的意思。”

    两人似乎是有些惧怕安成泰,这时都闭了嘴,不再说话转头看向襄亲王。

    “安指挥使有何妙计不如直说。”襄亲王笑着说道,他知道安成泰老谋深算想必有自己的计划。

    安成泰淡笑一声,看着襄亲王说道:“回王爷的话,肃亲王那边还没有动静,钟良老谋深算,钟翌更是虎父无犬子,两人手里还有兵权,上次在安亲王手里吃了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咱们又何须急,安亲王娶亲那日,想必不会太平的。”

    襄亲王眉角一扬,看着安成泰问道:“此话何意?”

    “属下得到最新的消息,听说肃亲王那边最近正小动作频频,想必是按捺不住了,咱们静观其变就好,倒是渔翁得利岂不美哉?”

    “你的意思是肃亲王会在安亲王娶亲的当日生事?”襄亲王觉得这有点太离谱了吧,肃亲王不会这么莽撞吧?

    “不是生事,只怕是要……”安成泰后半句没说,襄亲王却变了脸。

    襄亲王在屋里走来走去,猛的顿住脚,问道:“这消息你如何得知的?靠不靠谱?”

    安成泰点点头,说道:“是我安插在肃亲王府的眼线听到的一言半语,这几日钟氏父子出入王府甚是频繁,这本身就令人怀疑。”

    七月七日……襄亲王眼睛微眯,没几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