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613:山坳里芳影难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3:山坳里芳影难觅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夜色四下里弥漫上来,将整片天空遮掩的密密实实,今晚的星空格外的阴暗,星子早已经隐在云后,像是害羞的小姑娘怎么也不肯露出头来。

    明烟掀起车帘,抬头望了一眼,轻轻地叹口气,这条路已经走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到?颠簸的她骨头架子都要散了,也不晓得兰陵究竟在不在郁达所说的地方。

    凉风拂面而来,前方是周昊骞跟郁阳两人的身影,两人的马速不是很快,因为明烟的马车比骑马来始终跑得慢一些。

    似乎是感受到了明烟的目光,周昊骞从马上回过头来,那晶莹的目光一闪一闪恰巧对上明烟的黑眸,勒住缰绳,马嘶连连,周昊骞问道:“怎么了?”

    “还有多久到?”明烟张口问道。

    “快了,按照地图再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该到了。”周昊骞笑道。

    “你给宋秦送信了?”明烟瞥了他一眼,声音里磨牙声丝丝可闻。

    周昊骞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这才说道:“宋秦找人估计要找疯了,如果真的在这里也是蛮好的事情,免得他瞎找浪费时间。”

    “就该让他去找,谁让他死憋着不肯解释,做事、出的事情那么伤人,要是我死也不会理会他。”明烟道,有看了一眼周昊骞,这才说道:“若不是为了四姐姐的幸福,我是不会赞成四姐姐再回宋府的,只是女人家就算是进了姑子庙又能怎么样?心里爱着的那人怎么能说忘就忘了。”

    “娘子这么想就对了,今次的事情还请娘子高抬贵手帮上一帮,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总也不希望兰陵一世孤独吧?”周昊骞笑嘻嘻的说道,驱动胯下的马速度放慢一点。

    明烟冷哼一声,不再言语,慢慢的放下了帘子。

    心里却也没有底,兰陵这次怕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车子停下了,明烟掀起帘子,再度望出去,就见前方果然是一道小山坳,路很狭窄,马车进不去。Rk4S。

    周昊骞大步的走了过来,亲手打起了车帘子,说道:“小烟儿,前面要走着过去,你能行吗?”

    “没问题,这样的路不是没有走过,哪有那么娇贵。”明烟就着周昊骞的手下了马车,早有跟随着的兵丁打起了灯笼。

    漆黑的夜里,这十数盏灯笼在夜里格外的令人心里发毛,飘飘忽忽的,闪着幽光。

    明烟紧紧地握住周昊骞的手,郁阳在前面开路,道路似乎越走越窄,只听他咕哝道:“也不知道走的对不对,大哥没说这路这么难走。”

    明烟一听有些失笑,开口说道:“达哥儿只是从兰陵的嘴里知道这个地方,他又没有亲自来过,怎么会知道这里好走不好走?”

    郁阳一阵傻笑,道:“这倒也是。”

    脚下的路崎岖无比,路两旁荆棘遍布,明烟听到自己的裙角发出嘶嘶声,知道被勾坏的地方一定不少,现在也不顾不了这么多,只能提着裙角,咬牙往前走。

    寂静的夜里,除了急促的脚步声,便只有沙沙的草木声在这空气里飘荡着。

    夜凉如水,明烟竟也走出了一身汗。秦我一那。

    快要走不动的时候,只听郁阳喊道:“到了,就是这里。”

    明烟抬头望去,就见前面有两盏昏黄的灯笼散发着淡黄的光芒在漆黑的夜里飘荡。

    走到近前,细细望去,这姑子庙竟然连个庙名也没有,只有空空的一块牌匾挂在上面,当真是古怪之极。

    不安的看了周昊骞一眼,周昊骞用力握紧她的手,道:“莫怕,有我。”

    明烟心里就觉得微微的一松,郁阳已经亲自去敲门。

    沉闷的敲击声在空气中缓缓的扩散,没过多久,就听到一声低哑的声音传来:“谁啊?”

    “小师父,我们是来寻人的,能开下门吗?”

    里面的声音顿时没了,众人正不安时,又听到那声音徐徐传来:“小庙地处偏僻,只怕是没有诸位要找的人,各位施主请回吧。”

    门也不开,直接拒绝,明烟下意识的觉得定有古怪。

    还未出口却听周昊骞说道:“师太,我等并无恶意,只是寻找亲人而已不过是小两口寻常拌嘴,还不至于闹着要出家的份,都说我佛慈悲,师太不会这么绝情忍心拆散一对夫妻吧。”

    听着门内又无了声响,明烟便上前一步,隔着门板说道:“师太,还请开开门,我是那女子的妹妹,不管她做什么决定,都请让我们见一面好吗?”

    “哎……”隔着门板传来重重的叹息声,“各位施主,不是贫尼不肯开门,而是那位女施主不肯让开门。还说尘缘已尽,剃度出家,明日便是落发的日子,诸位请回吧。”

    脚步声逐渐的远去,不管郁阳怎么敲门都无人再应。

    郁阳看着周昊骞问道:“姐夫,现在该怎么办?”

    周昊骞闻言看向明烟,四目相对,明烟看着郁阳笑道:“我们只好在这里等着了,天亮了庙里总要开门的。”

    郁阳嘿嘿一笑,接口说道:“刚才那小师父告诉我们明日四姐姐落发出家,只怕是也是希望我们劝一劝的,不然的话大可不必告诉我们这些的。”

    周昊骞拍拍郁阳的肩头,道:“你倒是机灵,说的没错,明日才是重头戏,今儿晚上怕是要露宿在外了。”

    军人行军打仗,餐风露宿本就是习惯的事情,很快的他们又回到了马车旁,跟来的侍卫已经开始动手支起了帐篷,燃起了篝火,动作整齐而迅速,不见一丝停滞,可见是做惯的。

    几顶帐篷很快的就搭完了,明烟带着随身带来的小绒毯进了帐篷,虽然东西很简陋,勉强还是能住人的。将东西在地上铺好,明烟拿出马车上的软枕垫在头下,闭目养神。

    这一路快马加鞭的赶路,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酸痛得很,她需要休息。

    周昊骞却在郁阳的帐篷里两人不知道再商议什么,明烟不愿去打扰他们,只想着养足精神,明日怕是还有一场硬仗。

    周昊骞回来的时候,明烟已经沉沉睡去,看着她蜷缩成一团,嘴角露出一抹怜惜的笑容。

    快步上前,将明烟踢掉的毯子重新给她盖好,自己小心翼翼的躺在明烟的身旁,不想去惊动她,算着时间,宋秦应该很快就赶来了,自己也需要眯下眼,养精神。

    隔着帐篷,篝火发出的劈啪声不断的传来,给这寂静的夜增添了丝丝灵动。

    明烟只觉得大地似乎在摇晃,便迅速地睁开了眼睛,一入眼的却是身旁刚坐起身的周昊骞,张口问道:“这是什么动静?”

    周昊骞苦笑一声,道:“应该是宋秦带着飞鹰卫的人赶到了。”

    来的果然是宋秦,只见他下了马扔在一旁,便大步的朝着周昊骞所在的位置走来,还未到跟前,就听他着急地问道:“怎么样?在不在?”

    “估计在。”周昊骞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又接着说道:“莫着急,明日才剃度出家,你还有时间。”

    宋秦的眼角一抽,狠狠地瞪了周昊骞一眼。

    明烟这时不冷不热的说道:“这个时候知道着急了,早管着干什么去了?”

    宋秦脸色一窒,却没反驳,只是神色有些难看,衣衫上满是灰尘,这一路行来想是十分的急迫。

    周昊骞轻咳一声,忙打圆场,道:“拐过前面就是到了,今晚上是敲不开门了,我们方才敲了好久,好说歹说,也没进得门去。佛家之地,不好莽撞行事。”

    宋秦浓眉一簇,低叹一声,道:“你们休息,我去看看。”

    那一抹人影很快地就消失在夜色里,明烟看着宋秦的脚步默默发呆。那脚步里的急促,身影里的慌张,她不是看不到,只是……在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明白,非要等事情不能收拾,人与人之间不需要这样的折磨,尤其是爱人之间。

    周昊骞伸手环住明烟的腰,低声说道:“你知足吧,至少我没让你如此郁闷猜测着的过日子,宋秦这个闷葫芦这次有苦吃了,没想到你四姐姐这次倒是挺刚烈的。”

    “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况且……你若让我猜测你的心思过日子,那你的下场绝对比宋秦惨十倍,我可不是四姐姐这般的好心性,我定会让你每天都过着鸡飞狗跳的生活。”

    磨牙声还在耳边直晃,周昊骞只觉得浑身发冷,嘴里却说道:“女人一宠就上天,看来我把你宠的过头了,都不知道以夫为天这四个字了……”

    明烟浅浅一笑,却伸手握住周昊骞的手,在他耳边低喃:“以夫为天的日子你也可以有,不过你看得到的不是现在的明烟,而是具有正妻风范的明烟,要不要换?”

    周昊骞磨磨牙,仰天长叹,这辈子真是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