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618:奈何奈何复奈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8:奈何奈何复奈何

小说: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兰陵一下子沉不住气,猛的将被子掀开,昏黄的灯光下早已经泪流满面。

    是啊,她就是没骨气,她就是担心那个倔强的笨蛋,这个男人认定的事情就是这样执着。就如同他瞒着她不孕的事情只是为了维护那个女人,她知道他这样的倔强,既爱又恨,整个人伏在被子上嘤嘤哭泣。

    哽咽声夹杂着簌簌雨声,在屋子里轻轻的飘荡着……

    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样大的雨……肯定会熬不过去……她是恨他,可是却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送命,她爱这个男人胜过爱自己……兰陵,你不得不承认,你是真的爱他……

    猛地从床上冲下来,汲上鞋,连伞都来不及拿,就那么冲了出去。

    大雨顷刻间就将兰陵浇透了,还不等兰陵跑到门口,就见一个姑子撑着一把伞走了过来,脚步匆忙而又杂乱。抬眼看到兰陵,顿时松了一口气,忙走过来,一把抓住她,雨声太大,她只能用喊得,只听她喊道:“施主,你快去看看吧,外面还有三个孩子,都在淋雨,怪可怜的……”

    听到三个孩子的时候,兰陵的腿脚永远比她的脑子快,人已经奔了出去!

    一群笨蛋,傻子,三个小家伙怎么会来?再也不能维持自己的高傲,封住自己的心,兰陵奔跑在雨中,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一个不小心没有看到脚下的台阶,整个人被绊倒在地重重的摔在了台阶上。兰陵直觉的膝盖一阵阵的疼痛,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自己,鞋子也被甩了出去,兰陵也不去找,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穿着袜子踩在泥土中,雪白的袜子顷刻间变得乌黑,烂泥覆在上面,兰陵丝毫不在意,脑海中想到的却是几个孩子如花笑靥。

    敏柔那么小,要是生了病可怎么办?

    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的奔到门外,兰陵大眼一瞧,漆黑的雨雾中,看不到一个人影,难道他们走了?

    心似乎一下子放了下来,可是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无比疼痛的触感,他终于还是走了吗?看到三个孩子,他也终于舍不得几个孩子淋雨吧?

    苦笑一声,下意识的摸一摸疼痛的膝盖,那刺痛似乎顷刻间便延伸到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的弯下了腰,泪水决堤……

    她也疼惜三个孩子,可是……在宋秦的心里,亡妻的孩子还是比她还重要……明明自己不该拿这个去比,可是心里总是难受的很,忍不住的去比,越比越是难受,越是难受便忍不住的哭出声来,一开始是浅浅的,低低的哽咽声,或许是因为雨声太大,掩去了她哭泣,兰陵便放肆的哀恸出声。

    瓢泼大雨无情地在她身上砸落,兰陵仿若未觉,跟个傻子一般,他们都不在了,自己还在这里做什么……她应该回去,喝一碗姜汤,捂上被子睡一觉,明日便要皈依佛门了,真的……再无留恋了……

    突然身子似乎被什么撞了一下,身边有声音在哭喊,兰陵呆呆的抬起头来,隔着雨雾,站在自己跟前哭喊的却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敏柔!

    “娘娘……娘娘……”小娃娃不断的哭泣着喊着,像一只小老鼠不停的往她身子里拱着,她的衣衫还未湿透,兰陵再一次的手脚比脑子快,一把将敏柔拥进怀里,为她遮挡风雨,整个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力量,一只手揽着敏柔,一手撑地,整个人快速地站起身来,转身跑回了庙门下面。

    庙门虽然不如宋府的气派宽阔,却也能小小的遮挡风雨,兰陵将敏柔放下,着急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敏柔圈着兰陵的脖子,带着哭音,哽咽不已:“哥哥也在,爹爹……爹爹睡着了不理我……娘……娘娘我想你,你跑这里来做什么,我都找不到你……”

    敏柔的声音颠三倒四,但是兰陵还是听懂了,三个孩子都到了……宋秦他睡着了!睡着?兰陵猛地跳了起来,脸色本就苍白,这时更是褪尽了血色,低头看着敏柔,问道:“他们在哪里?”

    敏柔伸手指了指自己刚才窜出来的大石。

    “敏柔乖,在这里不要动,娘娘去把哥哥们叫过来。”兰陵尽力稳住心神,跟敏柔说话……

    敏柔揉揉眼睛,补充道:“还有爹爹……真是个奇怪的人,这么大的雨也能睡着……”

    兰陵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转身冲进了雨中。

    转过大石,果然就看到了三个模糊的身影。两个小小的身影,似乎想要为靠着大石睡着的人遮风挡雨,两人的小手挡在宋秦的头顶上,那男人的身影一动不动,似乎完全不知道几个孩子在身边……

    “娘!”明程正对着兰陵来的方向,惊喜出声。

    兰陵这时已经奔到他们跟前,喊道:“去庙门下避雨,赶紧的。”

    “爹爹怎么办?大哥说他睡着了,我叫不醒他……”明程抹了一把脸,声音也有些哽咽,只有五六岁的孩子,什么还不懂得。

    大雨哗哗的下着,劈头盖脸的在每个人的脸上滑过。兰陵的泪水夹杂着雨水流淌而下,嘴里说道:“这里交给我,你跟哥哥赶紧去避雨。”

    明溍的脸色有些苍白,直直的看着兰陵,嘴里却对明程说道:“你去避雨,我帮娘把爹爹扶过去,你在这里碍事,去看着敏柔,她一个人害怕。”

    明程似乎察觉出了不对劲,但是又好像没看懂,乖巧的点点头转身往庙门下奔去。

    兰陵弯下腰伸手要搀扶起宋秦,却被明溍挡住了。

    小小的身影坚定的看着兰陵,雨水流淌过他的眉眼,兰陵微楞,道:“明溍,你这是做什么?”

    “我娘犯下了错,做了不能饶恕的错事,爹爹知道后很生气,那日在祠堂气的都吐了血,拿着我娘牌位一个人掉泪,被我瞧见了可是他不让我告诉您。爹说,他对不起你,想要把我娘的牌位挪出祠堂,是我求我爹不让他这么做。我娘是怕我们兄妹三个落进歹毒的后妈手里,所以才会这样做,追根究底都是为了我们。先妻过世,再娶继室,嫡子女受尽虐待被养残,害死的在大家族里不少见。娘知道自己不久人世,可是又挂念着我们,这才下了狠手,我娘的嬷嬷说,我娘知道自己要下地狱的,可是为了我们她不怕。我想如果我娘知道您的心性,待我们的真心,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嬷嬷说,我娘是个很温柔的人,跟爹爹举案齐眉,爹爹待我娘很好,可是嬷嬷也说,爹爹看您的眼神跟看我娘的眼神是不一样的。我知道爹爹比喜欢还要多一点的待您,我怕爹爹会因为这件事情,因为对不住你把我娘的牌位迁出祠堂,所以是我求了爹爹不要这么做,嬷嬷也哭着下跪了,说了很多娘活着的事情,爹爹心软了才会左右为难。

    爹爹是个好人,面冷却有一颗慈心。我娘也是好人,一辈子没犯过什么错,可是却害了您,罪魁祸首却是因为我们三个。娘,请允许我这么喊您,我求您不要这样对爹爹,那晚上你们吵架我都知道,就是因为我在祠堂里求了爹爹,所以他不能给您一个交代。我娘做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我们,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逐出宋家祠堂成为孤魂野鬼,嬷嬷说,被逐出了祠堂,迁出祖坟,我娘就成了飘荡的孤魂野鬼……就当我求您了,别这么对她,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孝敬您,一定做个听话的孩子,弥补我娘的过错……弟弟妹妹都不知道这事,他们还小,请您别对他们说……”

    明溍的哽咽声伴随着下跪的身躯,在雨夜里飘荡,兰陵抚着心口,泪如雨下,咸咸的泪水滑过唇角,涩涩的滴在心尖上。

    看着那小小的身躯,纵有再多的怨恨却也说不口,兰陵一向是手脚快于脑子,大脑还没动作,自己已经弯下腰将明溍扶了起来,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先把你爹扶进去,其余的等等再说。”

    明溍看着兰陵,有些怯怯的,他害怕一转身兰陵又跑了,害怕爹爹再跟以前一样一个人默默的发呆,小手死死地拽着兰陵的衣角,还是倔强地问道:“娘,你别走,别扔下我们。爹爹一个人在书房一坐就是一晚上,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他难受……”

    住来在有。兰陵再也忍不住的了,和着雨声哭了起来,那哽咽的哭声在这大雨里格外的凄凉,她该怎么办?这样的孩子,这样的话,她狠不下心来,她真的做不到,可是她又过不了这个坎,左右纠结,索性痛哭出声。

    明溍纵然聪明绝顶,这个时候也被吓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他只知道不能让继母走,继母走了,家也不是家爹也不是爹了。手无意识的划过宋秦的额头,明溍惊呼出声:“娘,娘,爹爹额头好烫……”

    我就知道我不能写这样的戏码,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得跟个二八青年似地,我女儿看着我傻傻的问道:“妈妈,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我顿时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万二更新完毕,明日继续··群么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