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太子给本宫笑一个 »  126 她还活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6 她还活着

小说:太子给本宫笑一个作者:锦流年
返回目录

    126她还活着

    “三国杀么……呵呵……”

    辰国和天玄联合起来对抗越国,而身为皇帝的夜君寒不仅以一人之力对抗了两国,还在一举拿下夜君凡的军队。

    悠扬的音乐随着手指的移动从琴弦间流动出去,夜君寒在御花园中席地而坐,闭眼谈着琴。夜君寒记得,很久之前,夏侯樱曾经在书房里写了很多字,她告诉自己那是一首歌,名字叫做三国杀。她很喜欢。

    但是夜君寒不知道那首歌的曲调,也不会唱,只是看懂了那些文字。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却只想为你抚琴,从此无牵挂。

    这一句歌词,正是将夜君寒现在的心情毫无遗漏的表达了出来。

    “樱儿,你在哪里?”含着痛苦的话语,带着丝丝的凉意开始散发,十日了,夏侯樱不见已经十日了。短短的十日,夜君寒与三国为敌,只要是有一点夏侯樱的讯息,夜君寒都不会放过!

    这个女子,对他来说,已然比生命更重要。他只要她回来,其它的一切,他在不愿意去管!什么天下苍生,什么战乱,什么道义,都换不回他的妃!

    “等着我,我会带你回到我的身边……”

    兴许是老天爷感觉到夜君寒全身的悲凉与愤怒,几道雷声过后,便是倾盆的大雨。往日里温和的雨点,在这一刻突然化身成为利剑,一刀一刀狠狠的此在夜君寒的身上。

    这个时候,夏侯樱会在哪里?会不会受到那些贼人的严刑拷打?会不会也在这雨中挨着受着?夜君寒已然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夏侯樱了,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自己再也放不开这个女子了。

    或许,她已经不再这个尘世间了……

    怨气越来越重,最后一鼓作气,倾洒过后,只剩下无力的悲凉。夜君寒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要是当初他能够保护她,就不会有现在的后果。

    不管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夏侯樱的一点蛛丝马迹,难道她已经不在了吗?

    这个想法,夜君寒不是没有过,但是他始终不相信,不相信她会舍弃自己而去。她身上还带着毒,要怎么挨过这漫天的风雨?

    没有他在身边,她会怕打雷吗?

    琴声越来越急促,速度快的已经要停不下来了,原来空灵的琴声,现在只剩下杂乱。浓浓的杀气开始散发,几乎波及到了一直在远处守卫的渊霖。

    渊霖从那凄凉的琴声中感受到了夜君寒极其低落的情绪。他和渊烨一暗一明都是夜君寒的护卫,从夜君寒调教他们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终生就注定成要保护夜君寒一生。

    在渊霖的记忆中,他的主子是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这样。

    之前的上官雪,他一直以为主子会爱她一辈子,因为她的离去而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但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其实从夏侯樱回来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的。

    夜君寒之所以会宠兰妃那个青楼女子,就是因为她长的与上官雪非常的像,但是却因为夏侯樱的事情毫不留情的就让兰妃去充军了。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上官雪的影子在夜君寒的心中依然开始淡忘了,取而代之的是夏侯樱。

    “渊霖……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吗?”

    在渊霖出神的这一点时间里,夜君寒手下的动作已经停止了。空洞的仿佛没有灵魂的声音消失在漫天的雨水里。夜君寒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可是这个时候,渊霖不认为是主子该虚弱的时候!

    “还没有,对方隐藏太深,属下……”

    “会不会,她已经死了?”

    无助,迷茫,悲哀……

    此时的夜君寒,早已经没有了昔日里的耀眼光芒,也没有身为明帝的狠辣与血腥。此刻的主子在渊霖看来,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在这缤纷的乱世挣扎着……

    太子妃不会死的!渊霖很想这么告诉夜君寒,但是他不能……现在的主子似乎已经接受不住打击了,若是他在给他希望,真不知这天下的人会不会被主子杀光!

    夜君寒的实力,渊霖非常了解。主子身为太子的时候就已经暗中掌握了越国半数以上的兵力,而沈浪带着胭脂走的时候亦交出兵符,如此一来,夜君凡便不是主子的对手了。

    再者,主子这些年养精蓄锐,在朝廷中避其锋芒,修生养息,暗自培养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其中个个都是擅武的好手。

    兵力加上主子的才智,想要不打胜仗都不行。

    “她还活着。”

    另外一个方向传来的话说出了渊霖的心声。

    夜君寒转头,看着在雨里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人。

    “无花师傅,你来了。”淡淡的开口,夜君寒并没有打算起身,还是坐在地上,明黄色的龙袍被雨水打湿,浸泡在地上的污水里,早已经失去了往日里的光彩。

    无花的身后,跟着渊烨。

    了然的收回目光,夜君寒有气无力的摩擦着那把古琴。

    “皇上,龙体要紧。若是夏侯姑娘知道您现在这幅样子,只怕也会痛苦不堪。”手中的佛珠还是不停的在转,无花也并没有撑着伞,任着着冰凉的雨水滴落在自己身上。

    看来他当日的话,夏侯樱是听进去了。这两个人的羁绊,似乎比他想象中要深的多。不过好事总是多磨的,上天也不认为这个时候是他们团聚的好时机吗?

    “冥冥中自有定数,该相见时定能相见,强求也是求不来的……”没有看地上的夜君寒,无花闭了眼。来的路上渊烨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无花,这么久了,夜君寒表面上对抗所有的人,嗜血的像是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修罗,但是暗地里,却是这么的脆弱。

    这个道理,夜君寒也是懂的,可是他怎么能放的下?没有她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现在他才明白了,原来最深刻的思念往往是藏在心底的最深处,总是要失去了,才会懂的珍惜吗?如果不是,那心底的这股疼痛又怎么解释?

    缓缓的抬手按在胸口处,夜君寒紧皱了眉。这里,空荡的让他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