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二十四章 主事(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四章 主事(4)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出乎挽妆意料的是,那日相约三人赏花,那三人均未表现出任何的不喜,反而一个个都卯足了劲般向自己奉承着。真的是因开支回到她的手上才如此的吗?挽妆更倾向于盘旋在自己心中的后一种想法,那便是为了敷衍自己,让自己放松警惕再择机下手。

    这不是没有道理的猜想,依何语柔的地位与家世,虽只是庶出之女,在何家并无什么地位,但搁在普通人家那也是了不得的。她没有必要铤而走险地偷窃文家的珍宝,且何家近期也没出现什么问题。她,从一开始就是别人陷阱里等到掉落的猎物。

    那背后之人真正的目的大抵也就是府内开支大权,续而坐上正室夫人的位置,再接管整个文家。

    眼下任谁都能瞧的出来,她常挽妆外有皇室为靠山,内有文睿渊的鼎力支持,正室之位并没有任何的松动。此时若匆匆忙忙地再次下手,那么先前陷害何语柔的证据说不准也会被找出来,于是她们才会按兵不动,以待后机。

    女人之间,尤其是拥有用一个夫君的女人之间,从来就没有真心交好的情谊,有的只是笑容的假面下深藏的丑恶内心。这一点,她在她的母亲与赵春月身上看得一清二楚,在季兰的屡次行动中栽得头破血流。

    “小姐。”从云让身后的婢女将冰块搁置到角落里,又拉着风扇轻轻地摇动起来。这一动起来,整间屋子顿时就凉快不少。

    “各房的夏衣都送去了?”挽妆慵懒地靠在窗边的贵妃椅上,一边翻着手里的书,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道。

    “都送去了。连同今日的冰块用量一起送过去的。”

    “嗯。”挽妆应了声,继续翻看起手中的书来。这日头越来越热,于是特地为府中的三位妾室都新做了夏日的轻薄衣裳。

    “少爷的衣服做好了吗?”像是想起什么来,挽妆合上书,朝从云问道。

    从云摇摇头,回她的话。“还没有,您不是说先给您过目以后再送吗?”

    “哦,”挽妆的目光落在一旁叠放的夏衣上,示意从云上前端过去,又嘱咐道:“以后少爷的东西要头一个送!还有这几日日头太毒,你去厨房让人备些开胃的吃食,就上次用过的那个青梅冻糕,一起给少爷送过去。”

    从云得了挽妆的话,一溜烟地又消失了。

    屋内的婢女规规矩矩地拉动着风扇,挽妆看了一会儿书,觉着有些疲便闭上眼休息。

    从云带着东西到庸人居时,正巧裕成在屋内跟睿渊谈事儿。她站在院子里,等着裕成出来,哪只半个多时辰都过去了仍不见有开门的意思,她又不能直接敲门进去,干脆领了端着衣物和吃食的婢女到院内的石凳上径自坐下来。

    婢女不敢坐,裕成本就是个持重的人,平日里对府中的仆人们管理得甚为严格。婢女怕被管家抓个正着,畏畏缩缩地不敢做。从云倒也不介意,她在常府素来自由惯了,再则随挽妆进文府,也没人来教她这些文府的礼仪。

    “你怎么看?”睿渊把玩着手里的湖州挥毫,这笔确实不错,每年的产量也极少,仅供皇室专用。

    裕成规矩地侯在厅内,一字一句地说着:“自打知道画丢了那日起,我就没有间断地派人出去寻。按理说这样的大件不可能一日半会儿就被人入手,但我得到消息说,当天下午就有位姓黄的商人高价买走了。”

    “哼!姓黄的,他还可以再直白点。”睿渊脸上尽是不屑,手中的挥毫被随意一扔,掉落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动。

    “这样想来,一定是早早就安排好的。”裕成扬起头,仔细地想了想继续说道:“若真是他买走了,咱们就没有可能再找回来了。”

    “就算是他拿走了也没有用,他没有谜语光看那图也悟不出来。只是何语柔的这事跟那人真没有关系?”

    “我瞧着不像是她做的。她这几日不过就是看看账本,安排府内的开支而已。”

    “我想着,要真是她做的,也许会安排得更好。”

    裕成闻言,震惊地看向脸上笑容不改的睿渊,小心地问道:“为何?”

    睿渊回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她比我们想象中的都更为聪明。”

    “那图还是得继续找,悄悄地找。”

    “是。”裕成朝他点点头,已经明白他的意图。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他们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只有这样做才能将自己重新隐与暗处,看着那亮处的人小丑跳梁。

    门终于开了,婢女及时地戳了戳了从云,她随即起身,装作一直在院内等候的乖巧模样,将之前的种种掩饰地很好。

    “从云姑娘,这是……”裕成站在她的面前,故意停顿了话语。看上去确实很乖巧,如果不是之前与睿渊透过窗缝看见她偷懒样子的话。

    “哦,是小姐特意选给姑爷的新夏衣。”从云冲他摆摆头,将他的目光引到身后婢女的手上。

    裕成越过她,扫过那婢女一眼,尔后点点头,似是赞许般地说道:“少夫人果真不负‘贤名’,考虑得周全得体。”

    听了他的赞赏,从云觉得似乎自己脸上也有了光彩,头也没似先前那般低了。

    “进去吧,少爷正要出门。”裕成笑着,背着双手向院外走去。

    从云气恼地扫过他一眼,明知少爷要出门,方才还与她说了那么多话。

    见到从云进到屋子,睿渊将手中的笔搁下,带着笑意地看向她。

    “姑爷安好。小姐说最近日头毒了,给姑爷准备了几件新的夏衣。”随着她的话语落地,身后的婢女就埋着头将手中的托盘奉上。

    淡绿色的衫子,月白色的衫子,都是看起来颇为清爽的色泽。睿渊随意地翻了几下,对从云说道:“回去转告你家小姐,说她选的夏衣很好,本少爷很喜欢。”

    “还有这个。”从云亲自将糕点从食盒里取出,放到他的桌上。“小姐听闻姑爷最近胃口不好,特地让厨房准备的青梅冻糕,清凉又可口。”

    “好,我知道了。”睿渊摆摆手,并不理会桌上的吃食,自顾自的起身整理起衣裳来。

    “回去吧。”整理了一会儿,他瞧着从云还没离开。这丫头该不是要守着自己吃完这东西吧。

    “少爷不尝一点吗?”果然,从云开口便是这几句话。

    睿渊无奈地随手拣起一块,一边向外走一边吃,毫无一点富贵人家的修养。从云冲他的背影瞥瞥嘴,怎么看都是自家小姐亏大!

    P.S:这两天只更了一章,我知道是我没有兑现两更的承诺,但请你们谅解我一下,因为出了点事情,所以才会这样的,不是借口,现在都被气得两三天没睡好觉,头都是一直晕着的,所以没有码字,把前面的存稿匀着发了。虽然这件事还会拖一段时间,但我最迟会在后天恢复两更的承诺,谢谢大家对千雪的支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