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四十二章 回京(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二章 回京(2)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艳丽的血色在众人的眼前蔓延开来,却是文睿渊好端端地站在山猪的面前,而山猪怒睁着双眼,心有不甘地被齐珞从身后一剑刺穿。

    这件事中蹊跷很多,睿渊不用细想都知道是谁步的局,看来有的人是心烦意乱了,连一时半刻都等不了。

    睿渊在里屋里径自想着白日里发生的一切,他没想到这事儿到底还是将常挽妆给卷进来,或者说是从她遵旨嫁进文府的那一刻起,她也就脱不了干系。

    临近傍晚,院子里总算是清净下来。没有白日里的毒日头,也有少许的微风吹拂过脸,清幽荡漾开来,确实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挽妆让从云搬来躺椅,搁在院内的大树下,悠闲地补起眠来。里屋住着文睿渊那头大尾巴狼,她可不敢随意地在里面休息,反而在这院子里落得自在万分。

    那人,似总以逗她为乐。

    也许这就是富商子弟养出来的任性脾气。

    真是可恶。

    即便是这样想想,挽妆也觉得心中的那团怒火完全没有消失。正翻来覆去地觉得不舒坦,她便听见从云压低的话语声。

    “小姐,珞王妃来了。”

    是她大意,忘记了同处一个院的常季兰,可这常季兰也太阴魂不散了,连个口都不让她喘喘,这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妹妹可真是好兴致,在这里清闲躲懒呢。”常季兰不是没有看见挽妆脸上的不欢迎,但她越是不开心,常季兰心中就越开心。

    她端的真像是自家的屋子,一屁股就坐到挽妆的椅子边上,一边摇着团扇,一边等着挽妆的反应。

    挽妆瞅过她一眼,朝里面挪了挪身子,尽量不贴近常季兰分毫。“珞王爷身受重伤,王妃不亲自去瞧着吗?”

    “哈哈……”常季兰听着她说的话就笑了起来:“文睿渊不也受伤了,也没瞧见你亲自去候着。”

    连常季兰都瞧出来文睿渊受了伤,可她却一直都不知道,直到他倒在自己身上后,她才察觉到。她是文少夫人,对于夫君如此疏远,到底是她的错。

    “是因为想探望的人不方便探望,于是才在这里等着的吧。”常季兰轻蔑地扫过她一眼,自言自语地说起来:“可惜啊,若不是当初被拒婚,如今能够光明正大地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你,不是我。”

    “可惜啊,男人最爱的还是女人的姿色。”见挽妆打定主意不予理会,常季兰心中气恼,话语间又开始搬出当初的事情来。因为她知道,一直都知道,常挽妆的心里有那个人的存在,并且那个人就是她最大的软肋,只要掐住这根软肋就能伤到常挽妆的心。

    “的确,男人最爱女人的姿色!”她越来越过分,挽妆不耐地推开她逐渐凑近的脸,轻描淡写地说道:“当年有的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敢去邀约今上,可惜满腹的心思终究还是落了空。她纵使自认为有姿色,但没想过这世上比她姿色美丽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从前就输给凌姐姐,如今也输给新的宠妃,自始至终今上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次。论可悲,怕是那人更可悲吧!”

    挽妆很少会去回想往昔的岁月,因为太悲痛,太忧伤,所以她一直都对自己说,要看未来的日子,这样才能讲那个人埋在心底。可是,常季兰偏偏每次都会拿过去来刺激她,万不得已,她也只能搬出过去的那些事来威胁常季兰。

    “你!”常季兰果然变了脸色,狠狠地瞪过她一眼后,回到自己那屋去了。

    “小姐……当年的事情你真的不准备告诉珞王吗?”从云望着常季兰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鄙夷。

    挽妆摇摇头,那些话从前没有准备告诉齐珞,如今就更不可能了。她最多也就用来吓吓常季兰,免得让那人得逞,扰了自己的清净。

    暮色在主仆二人的悠闲中降临,挽妆被常季兰这么一闹,也没有再歇下去的兴致,只得硬着头皮又回到屋子里。

    药碗搁在他靠着的枕头边上,是空的,这人还算知趣,没有闹脾气地将药都喝完了。挽妆将空的药碗递给从云,自己将绣被拉上来了一些,将他搁在外面的双手盖住。

    熟睡中的文睿渊才算是正常点的吧,没有了眉宇间的戏谑,没有睁开那双讥笑的眼睛,脸上浮现的都是一片柔和之色,安安静静地陷入沉睡中。

    不可否认的,文睿渊能够获取京畿里面那么多姑娘的芳心,这张隽秀的脸为他增色不少,再加上醒来时的一个流转眼神,一个若有似无的举动,确实颇为轻易地就能俘获他人。

    可文睿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明知道常季兰与自己有过节,义无反顾地就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可说他慈悲的话,通常帮助之后的话语都是极为难听的。

    夜里,挽妆是撑着头靠在桌边度过的,且莫说文睿渊如今受伤,不适合同床,他便是好的,她也不会与他共用一张床,只有昨夜……昨夜是个例外。

    挽妆并没有忘记,窝在那个温暖胸膛里一夜安睡到天明的感觉。

    从云也跟着挽妆,在桌边将就了一晚,她本说将自己所住的偏屋收拾一下,让挽妆暂时先用着的,但谁知挽妆坚持没用。

    文睿渊虽然下午醒转过一次,但赵御医临走前曾交代,要好生看护,只要今夜没有发热,那就算大好了。若是今夜发热……那便是凶多吉少。因此缘故,挽妆只好自己干熬着,幸好文睿渊夜里没有发热,按此的话,再按赵御医的方子吃几副药,调养调养便能痊愈了。

    天色有微微地亮意,睿渊就醒转过来,目光在四周寻找了一番,最终失望地垂下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