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四十九章 内斗(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九章 内斗(4)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向元柳将茶杯放下,继续说着:“姐姐大概不知,我等出身的女子自幼会先被送到专门的教坊习舞等技艺,年满十岁后才会有机会被各位花楼的妈妈挑选。当年,白缘君正是我身边的婢女……”

    挽妆神色微愣,她只知向元柳与白缘君均是出自风月场所,却没想到白缘君当年仅是向元柳身边的婢女。不过,如此说来倒也合理,向元柳是京畿第一楼——梅楼的花魁,白缘君虽也是花魁,但却是近年来才有所名声的风月楼的花魁。

    “当年的事,现在提着只觉得往事匆匆,岁月如梭,我与她想不到会终生都绑在一起,都嫁进了文府,成为少爷的妾室。不过,这些年了,她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改。”

    对于她的娓娓道来,挽妆只是饮茶倾听,她会说出此等的缘由,怕不单是为了炫耀而已,必另有后话才是。

    果然,向元柳稍微停顿,又说了起来:“我认识她的第一日起,就知道她极为好胜,从前因是我的婢女出身,总与我有些过不去,非要争个高下。其实又有什么好争比的呢?就算得了第一又能如何,也一样是风月场所里的女子。进得文府来,她却还是要争,只不过不与我争,倒与那何姐姐争夺起来。”

    挽妆脸上配合得做出了惊愕的表情,她早猜到会是几位妾室中的一人,只是没想到会是刚入府的白缘君。

    “说来惭愧,当时她找我来说过何姐姐之事,我没能阻止她,致使何姐姐落得如此的下场。所以今次来,实则是不愿再看见姐姐你也……”

    想不到她的第一次上门示好,用的便是告密这等伎俩。挽妆依旧含着恬淡的笑容,慢条斯理地吃着从云备好的小食。

    向元柳一边故作无害地说着,一边偷偷地打量着常挽妆的神色。

    “姐姐可得多加留意,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放人之心不可无,切莫与何姐姐一样才是了。”

    挽妆脸色稍有好转,隐隐有着欣喜之色。“多谢妹妹的善心,我会留意的。”

    “其实缘君心性本也不坏,只是太过好强了些。我等出身的女子,不比姐姐官家小姐的身份,自幼就被父母卖进教坊学习技艺,若是不能出头,就会沦落为最低等的妓子,一辈子都会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所以,若是将来缘君有冒犯到姐姐的地方,还望姐姐能够多多体谅,宽恕于她。”

    她说得好不诚恳,挽妆朝她点点头,经过这话题,两人像是亲近了许多,又说了其他好多的一些话,直至从云来报“谷雨香与裕成都候在楼下”时,向元柳才匆匆告辞。

    谷雨香瞧着向元柳竟从常挽妆的阁楼上下来,一时间惊讶地合不拢嘴。向元柳自打进府之日起,就常常称病,不见她献媚争宠,也不见她与任何人来往,如她的名字一般,只是株长在水边的柳树,静静地呆着而已。因这般的行径,何语柔与谷雨香都素来没将她视为劲敌,可没想着,主母入府,就连她那样淡泊之人也未能忍住,先人一步来向常挽妆示好。

    对于谷雨香的错愕反应,向元柳只遵循礼数朝她行礼,就由身旁的婢女伺候着回自己的清幽苑而去。

    挽妆站在楼梯上,她本是随向元柳一同下楼的,没想着半道上见到谷雨香错愕的表情,也随心地停住了脚步。

    她没有预料到的是,一场随驾出巡,竟然将这些人别样的心思都悉数引了出来。生性淡泊,不问世事的向元柳会亲自来清荷苑,告知她关于白缘君的种种,她顺着向元柳之意,略微露出欣喜之色,那人又立刻地调转方向,向她替白缘君求情,这人的手段果真高明得很,既要做小人,又要博一个好人的名声。

    “少夫人。”裕成见谷雨香脸色有些怪异,不觉地将目光转向楼梯之上,恰好瞧见走到半道中的挽妆。

    听得身旁裕成的呼唤,谷雨香慌忙将脸色收回,跟着向挽妆问好。

    “账目都整理好了,”挽妆假装不曾见到谷雨香之前的错愕,仿佛向元柳方才根本就没出现在这里般,在从云的搀扶下缓缓地在上位落座。“两位都辛苦了,账目很清楚。”

    “谢谢姐姐赞赏。”谷雨香听得挽妆话语里的肯定,脸色也随之露出喜悦之色。她在府中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已,论出身有何语柔在她之上,论姿色有向元柳在她之上,若是放在寻常人家她也算是不错的夫人,但在文府里却根本没有她的立足之地,因此挽妆的一句肯定对于她来说,比实际的赏赐更教她高兴。

    “但是……”挽妆翻着账本,目光停在裕成的身上,话依旧是对着谷雨香说的:“为何要买西山的那块废地?我瞧着这段时间来,府里的进账也不是很宽裕,京畿里的人都知道西山的地是最无用的,为何还要买进,白白浪费钱财?”

    “姐姐……少夫人,这个……这个是管家裕成买进的,我不曾知晓。”

    遇到一点的责问,就慌忙地将责任全部推给别人,难怪文睿渊不肯将大权交给她这个除何语柔之外最老资历的人。挽妆在心中轻轻摇着,目光一刻也都没落在谷雨香的身上。

    “裕成,当初我不是问过你,买那地儿做什么吗?你说不用我管,是少爷交代下来的,还说出了什么事都算你的头上……”

    “少夫人,”裕成的开口打断了谷雨香的喋喋不休,他抬起眼,对上挽妆的询问,没有丝毫的退让。“西山的那块地的确是少爷交代下来的,少爷说那里风景还算不错,用来留在文家墓地是个不错的选择。”

    “文家墓地?”文家不是有一大片的墓园在风水极好的意青山上么?怎么还要买进西山为墓地?这其中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猫腻。挽妆的目光悄然变得凌厉,她认识的文睿渊虽然外表风流,实则也是个聪慧之人,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裕成并不畏惧,坚定地回道:“的确是少爷交代下来的。文家虽有意青山的墓园,但并非只埋葬文家人,凡是对文家有功之人都埋了进去,就连青州等地的前代掌柜们都埋了进去,所以少爷之前准备再择一处风水上好之地为文家墓园。”

    “即便如此,也没必要选择西山之地。且你购进的价格比市面上要高出二倍不止,这有做何解释?”

    “价格也是经过少爷首肯的,少夫人若是有任何疑问,可向少爷当面问个清楚。”裕成抱拳,似带有歉意地说道。

    这番话明显就是将自己的责任推到文睿渊的身上,但裕成是文老爷的养子,又做了多年的管家,也不至于贪这点银子。可是文睿渊为什么明知价格偏高还执意要买进呢?

    “少夫人若无其他事,裕成就先行告退了。”

    挽妆寻不到他任何的把柄,只得点点头,将他放走。

    “少爷今日可在府里?”她转过身,向从云问去。从云还未开口,便听得谷雨香抢先地回道:“少爷今日一大早就去了别院,应当是去见老爷了。”

    “原来如此。”挽妆若有所思地回应着,文老爷前段日子就回了京畿,却没有回本宅,而是住进了别院。

    “老爷素来都喜欢住在别院的,早就过世的老夫人也是喜欢那里的,据说老夫人就埋在别院的梅林里。”谷雨香见挽妆沉思,猜度她是在思忖文老爷不回本宅的缘由,便自作聪明地解答起来。

    不过挽妆也正好在想着,不会是文老爷对她不喜欢才故意不回本宅的,原来竟是悼念过世的夫人。他还真是个专情之人,可惜这点文睿渊是一星半点都不曾学到。

    好生羡慕,那个活着他人话语中的女子,嫁给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即便是去世多年,丈夫也还思念着她,还为她在心中空了位置。

    正当挽妆与谷雨香说着话时,从云却瞧见门口的婢女向她招着手。她看了一眼挽妆,才悄悄地从挽妆的身后退了出去。

    “何事?”从云撩开竹帘子,向先前招手的婢女发问。

    “从云姐姐,奴婢是少五夫人身边的秋儿,少五夫人说今儿天气不错,府中后花园池子里的芙蕖都开了,请少夫人于今日戌时三刻同游。”

    这人说话也忒大势了些,让本就不喜欢文睿渊那些莺莺燕燕的从云心火又烧了起来。一个妾室还敢堂堂地来命令正室去观芙蕖,真是可笑至极。若是放在从前,从云怕早就是一顿地将人臭骂回去,但如今在文府里,自家小姐的地位尴尬飘摇,她也只能小心做人,免得替她家小姐树敌。

    “你回去吧,我会将此事告知少夫人的。”

    “多谢从云姐姐。”秋儿倒是乖巧,向从云行礼便匆匆回去复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