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五十八章 风起(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八章 风起(3)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为何?”凌锦暮与她自**好,若不是因着凌锦暮,背地里她还不知被常季兰怎么羞辱,如今凌锦暮有难,她怎可袖手旁观!

    “为何?”睿渊重复着她的问题,脸慢慢地逼近过来,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的双眸,“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这是今上早就安排好的一步棋,你莫非想做那个不自量力的螳螂去挡这车?”

    齐华哥哥早就安排好的一步棋,他明明与凌姐姐是那般恩爱的一对夫妻。从前的那些过往,一幕一幕地就仿佛昨天似的,留在她的记忆里。

    “唉……有时觉得你聪明,有时又觉得你太傻。”睿渊叹完这口气后,声音便压低:“功高震主都不知道吗?”

    功高震主……被睿渊的这番话醍醐灌顶,挽妆顿时就清醒起来,之前她一直没想到的缘由就只是这个。虽眼下是太平盛世,鲜少有战争,但自从凌姐姐封太子妃后,锦暮的官职就一路看涨,还破天荒地被封回了先祖的云麾将军称号。如此的趋势,他身边自然也就围绕起不少的人来,未必是功高震主,但却是有结党营私之嫌。

    没想到的,再恩爱的过往,到头来还是敌不过权欲。

    “你插手便就等于承认你是凌家的同党,届时不止文家要因你而遭殃,就连常家,甚至安家也都跑不了。”

    “可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凌姐姐独自受苦,她又怎么能忍地下这份心呢。

    “没有可是!”睿渊的手指放在她的唇上,微凉的,还带着淡淡的酒香味。“凌家失势是必然之事,与其现在去做那些徒劳无用之事,还不如保存好自己的力量,必要时再给予帮助。”

    有的时候,人总是要面对各种的抉择,左右为难的抉择。

    挽妆倒没有去与睿渊争辩,在这件事上,文睿渊是局外人,是旁观者,自然看得比她更清楚,况且他说的一字一句都极有道理。她放不下情谊深厚的凌姐姐,放不下凌家,可文家和常家也同样是她难以舍弃的,她不曾遗忘过,当初出嫁时看见的母亲藏于黑发中的花白发丝。她的今时今日,所要背负的不仅是文家的安危,更有年迈父母的安危。

    若是执意孤行地为凌姐姐出头,齐华哥哥的脾气她也难以捉摸,万一触怒龙颜,连自己也厌恶起来的话,以后还有谁会为凌姐姐求情呢?并且这一次,宫里反常地没有消息传来,也实属奇怪的要紧。

    睿渊瞧着她的脸色逐渐恢复寻常,便知晓她已经想通,他害怕的不过是她的一时冲动,不仅救不了凌皇后还会害了她自己。他是一介白丁,届时要如何才能相救?

    手悄然的握紧,睿渊悄然地转身,朝屋外走去。带着橘红色光芒的夕阳,将远方的天空晕染成了金红色,一大片一大片连着的云朵慢慢地浮动着,仿佛是那人灿烂的笑容。

    挽妆抬眼时,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文睿渊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只有飘荡着的淡淡的酒味证明着他曾经的到来。

    谢谢你,文睿渊。

    越接触她便越能清楚地瞧见,外界所传闻的情场浪子文睿渊绝非庸物一名,他的聪明才智不知是刻意的还是被那份花名所累及,竟无人能察觉到。若他不是风月场所的常客文睿渊,而她在李齐珞之前遇见他,也许她会一心一意地眷念着这个人。

    可惜,那毕竟只是她的假想而已,当年的抉择里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李齐珞,得到的却是满身心的伤痕累累,那样的痛也许在有生之年都不想要第二次经历了。

    将心包起来,锁在别人都进不去的房间,它也就安分了,也就不会再痛了。

    立秋之后,早晚就开始凉爽起来,清荷苑小池子里的那几朵小莲花也都枯萎了去,池边的树木也不时地飘落着黄色的枯叶。

    一晃眼,日子竟然就过去了那么久。

    或许是白缘君被她罚得禁足,向元柳依旧称病不起,谷雨香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身后,打理着一些琐事,她没那么多的烦忧才会觉得日子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空中的枯叶打着旋儿,飘飘扬扬地飞落下来,那姿态像是美丽的蝴蝶在悠闲地飞舞着。

    挽妆站在池边,见着那枯叶飞落时急忙伸出手去,将那漂亮的“蝴蝶”接到自己的手中。日子素来都是过得极快的,从前的她总觉得过得太快,有时还没有见到齐珞一眼就到了出宫的时辰。

    是什么时候觉得度日如年的呢?

    是她得知齐珞抗旨拒婚的时候,是她得知齐珞要迎娶常季兰的时候,是她看见一对璧人似地回常府的那两个人的时候,她觉得日子过得真慢,她每天都看着天空,蔚蓝蔚蓝的,老黑不下来。

    直至此时,她才醒悟到,其实日子都是一样在过的,关键在于自己的心思。

    “小姐……”从云从院外匆匆而回,脸色有些苍白,呼唤她的声音也带着喘息。

    自从文睿渊来过的那日起,她就让从云每日都去京畿里银泰的私宅边候着,凌姐姐的那件事宫里竟没有消息,这本身就是个大消息。自从凌姐姐被禁足后,外界的谣言越传越烈,大抵都是说今上厌倦了相伴十几载的发妻,准备要立宠妃金一为后。

    为了避嫌,挽妆这段时间既没有进宫,也没有去凌家,只安安分分地呆在清荷苑,旁观着事态的发展。

    若说齐华哥哥是如外界谣传那般是厌恶了凌姐姐,挽妆自是不信,但若像是文睿渊所说的那般,凌姐姐的被冷落就不足为奇了。

    唉……任凭你再大的恩宠,也难以递过皇帝的猜忌,功高岂能震主!

    当年她曾对凌姐姐羡慕不已,在她们三个人之中,只有她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能够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够成为那个人的妻子,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可惜陷入宫廷的爱情,注定只能成就凄美!

    不知凌姐姐如今会不会后悔当初的抉择,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去得到她的爱情。

    “小姐。”从云扫了一眼挽妆身后的婢女,吩咐道:“今日天气转凉,小姐恐又要发作咳症,你们还是去将这包药仔细地煎了。”

    婢女接过从云递来的药包,便向挽妆告退。

    池边顿时仅剩下挽妆与从云两人。

    “今日总算让我逮住那滑头小子了!”从云得意洋洋地说着:“那小子知道我们会找他,这段日子都没回私宅,不过他觉得事情过了那么久也不见我们找他的麻烦也就松懈了。”

    说完这句,从云的脸色倒是先不好起来:“其实他师傅早就知道了凌皇后之事,但那小子说,说什么他师傅怕小姐进宫去为皇后求情,故意没让他知会我们。”

    原来徐多福也是这般想的,可徐多福服侍两代帝王,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能够看得如此通透实属正常,文睿渊也能有如此的想法,真真的不是庸才。

    “接着呢?”挽妆催促着,从云继续说起来:“外界最近一直在盛传凌皇后会失宠被废,这事儿也是有影的事情。金妃已经有孕在身,但据传凌皇后得知此消息,在禁足其间还想着要谋害金妃及金妃怀中的龙子,陛下为此大发雷霆,当即就要废了皇后,还是太后出面劝说才作罢,但陛下有话传出,一旦金妃诞下皇子就会晋位分。徐公公告诉银泰那小子,让他最近不要招惹金妃,小心伺候,很快就会有所变动了。”

    “废后?”挽妆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她想过齐华哥哥因为打压凌家而刻意地冷落凌姐姐,却没想过竟会走到废后这一条路上。依凌姐姐的性子,禁足已经是莫大的羞辱,更何况是废后……

    “小姐,小姐……”从云及时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挽妆,着急地唤着她。

    “齐华哥哥若真是废后,就做的太过了,这样怕会让凌姐姐伤透了心的。”挽妆小声地念叨着,果真是帝王无情么?当初得知太子妃人选是凌姐姐时,齐华脸上如锦绣堆砌般的笑容还浮现在眼前,不过十几载就走到了这步田地。

    “还有银泰说,他师傅交代过了,若是被小姐知道了所有,也一定要拦住小姐,不能让小姐进宫找陛下。”

    徐多福不想让她插手,于是刻意地断了消息,他也是一番的好心。如果不是真心疼她的话,大可不必理会,任由她去撞地头破血流。只是,她还是无法现在就接受齐华的狠心与拒绝……

    许多年了,她不再是从前那个痴缠着李齐珞,一心要嫁给齐珞的常挽妆,齐华哥哥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宠爱着她,嘴上爱恐吓她却下不了一次手的太子齐华。

    他们早都变了,她知道他要桌上帝位必须变得圣心难测,面对她,面对凌姐姐时的他还是从前的那个齐华哥哥。可到底是她们都错了。

    抬头望去,空中还有不断打旋飘飞的枯叶,映在万里无云的天空里,透着萧索凄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