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六十章 风起(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章 风起(5)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你……”话声出口,挽妆却忽然收住了声音,冲着睿渊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就算唤他回来又能如何呢?马车一般最多只能坐进三个人,但如今文老爷染病躺在其中,多一个人都是挑着缝儿坐的,她与文睿渊只能凑进去一个。她本想着,让文睿渊送老爷回府,自己随后让管事的再找辆马车回去,没想着文睿渊竟会舍自己的身份,与赶走的小厮坐在车外。

    这一切,容初都看在眼里,在他们两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他的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你看见了吗?问雪,咱们儿子终于找到自己的心头好了。

    因为文容初也在车上,所以回去的马车行得特别慢。挽妆靠在车壁上,虽没说话,但眼神时时刻刻地都关注着他,就怕有个什么万一之类的。

    车里没有声音传出,睿渊倒也没放在心上,从父亲同意回府的那刻起,他就知道父亲对这个儿媳是满意的,也是喜欢的。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这么肆无忌惮地坐在驾车的小厮旁边,脸上还挂着和煦阳光般的笑容,银色的衣袖在空中拂过一道又一道好看的弧线,这般的身姿早在进城的那刻开始就在引人瞩目了。

    不管是风月场所里的姑娘们,还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们,此刻也顾不得彼此之间固有的敌意,一窝蜂地都跑到街边,守着文睿渊的马车经过,倒也形成了一道京畿独有的风景。

    “这是做什么呢?”人群中有人在呵斥,但来往的人们谁也没有回应她,径自地朝街边挤过去。

    “王妃切勿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跟在她身后的婢女探出头,劝慰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常季兰提起自己的裙子,方才不知是谁重重地拌了她一下,新做的裙子就印上了一个硕大的脚印。仔细装扮过的容颜,现在只能看见火气不断上冒的景象。

    婢女见她追问地急,随手抓住一个正在挤的女子,“你们是怎么了?”

    那女人横了一眼婢女以及她身后衣着华丽的常季兰,轻蔑地说道:“你们竟连文睿渊都不知道吗?”要知道,文睿渊虽是京畿的第一**子弟,但确实风流倜傥,俊逸非凡,不过这些都是市井里的传闻。真正见过本人的,也不过是风月场所里排得上号的花魁娘子,她们哪里能得见过真人,此刻有机会一见,谁会放过呢!不过,她才不要告诉眼前的这两个笨蛋,平白无故地多两个人来挤位置。

    文睿渊……又是文睿渊,又是常挽妆,看来她真的是自己的冤家宿敌!常季兰握紧了拳头,气恼地看向人潮涌动的方向。

    “王妃请不要为一般小民生气!”

    “废物!”一个巴掌甩在婢女的脸上,顿时冒出了鲜红的掌印。“本王妃怎么会为了一个常挽妆生气!”

    “是,王妃。”在她的怒视下,婢女连摸自己被打的脸颊都不敢,讪讪地敷衍着她。

    你等着,常挽妆!凌锦翾都已经失宠了,你还能嚣张到何时!常季兰站在人群中,看着那辆马车从不远处慢慢经过。

    裕成与谷雨香早早地就候在府门口,当马车一到时,裕成身后的下人就手脚麻利地从车里接出了文老爷。

    老爷子闭着双眼,似乎是任由他们折腾,裕成一路跟随送进了望梅居。

    “小姐……”从云见着挽妆归来,竟然是一副要哭的模样。自从常挽妆嫁进文府,她还没有离开过常挽妆的半步,就这段时间里,她都不知道想多少她家小姐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好了,帮我整理一下,我马上要进宫去。”挽妆无奈地看了看从云,将话交代下去。

    “怎么要进宫?”从云的泪珠还聚集在眼眶里,猛然听到挽妆说要入宫,顿时惊呆在原地。

    “准备牌子,先找人送过去。我去整理一下,就进宫求见太后。”挽妆一边说着,一边朝里面走着,还不时地回头对谷雨香吩咐:“家里多照顾着点,望梅居那边要是差什么东西都挑最好的补过去。”

    这样的场景又一次的上演,文睿渊没了上次的气闷,只带着笑容看向那个远去的背影。下一次,不知道她会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不会将他遗忘在……在这个大门口。

    身后不知是哪家胆大的姑娘,竟然高声叫着他的名字。他闻声停下脚步,气定神闲地朝后面看去,那抹笑意瞬间谋杀了一大片的芳心。

    看来,他的功力还在,为何就偏偏那个人总视而不见呢?

    人潮的声音随大门的关闭而消散了去,挽妆携了从云,步履匆忙地朝清荷苑走去。

    入宫觐见本需得到宣召的,但她也曾经干过不少次自己递牌子求见的事儿,太后也没有一次拒绝过。

    可这次……挽妆瞧着铜镜里的自己,她极力地避开此时进宫,一来是在表面上撇清与凌家的关系,避开齐华的怀疑,二是她也害怕看见凌姐姐,她进了宫却不是为凌姐姐求情,她辜负这段姐妹情谊,她害怕会看见凌姐姐愤恨的眼神,虽然她此时的避开是为了等时机成熟后的一击即中。

    重新梳了一个圆髻,也重新描了妆容,衣服也是挑了件庄重的换上。这一切刚准备妥当,先前从云打发去宫门递牌子求见的小厮匆匆进来。

    “少夫人。”

    “可以了吗?什么时候能去?还是我现在去宫门候着?”挽妆见他进门,便着急地起身。

    “少夫人,宫里有旨意,说是不见。”

    “不见?”挽妆瞬间惊愕住,脸上是一副震惊的表情,都忘记了平时优雅淡然的面具。

    “是谁来回的话?”

    “是太后身边的瑞英姑姑亲自来的。不过,小人也跟姑姑说了少夫人求见的缘由,姑姑说会告知太后的。”

    “你这人,说话怎么说一半留一半的!还不下去!”从云瞪了一眼那小厮,将人撵了出去。

    “太后……”挽妆跌坐在凳上,不可置信地抓住从云的手,似乎是想从她的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太后……从来都没有驳过我的牌子。”

    “小姐,也许太后的想法和徐公公的想法是一样的。”

    “是这样吗?如果是一样的话,那么凌姐姐这次是没有机会复宠了么?”

    挽妆望着桌上的茶壶,失了言语。

    既然是瑞英姑姑来回话,老爷这边的御医倒是没有担心的,太后虽不让她觐见,但一定会如她的心意指派御医过文府的。只是……只是太后的避而不见,八成是怕她到时候为了凌姐姐而求情,于是早早地就断了她的念头。

    凌姐姐,她……该怎么办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