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六十六章 惊心(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六章 惊心(1)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自从那日下了一整天的大雪后,接连好几日都是晴朗的好天气。树枝上挂着的积雪因阳光而融化成水,滴落在地上,汇集成一小汪清水。清荷苑池中的睡莲已经枯萎,只有几片残破的叶子浮在未结冰的水面上,处处露出清冷的气息。

    越来越临近年节,府里的事务也逐渐多起来,昨日已有外的大掌柜捎信到府里,称几日后就要到京畿。

    挽妆虽然出嫁前在常府时也帮母亲打理过家务,但常府人口不算多,来往走动的亲戚还是安氏的较多,哪里像文府这样的家大业大!挽妆又是第一年主事,不知多少人都睁大双眼瞧着呢,为达自己的目的等着抓她的痛脚,丝毫也马虎不得。

    因此,凡事她都恨不得亲力亲为,才会手忙脚乱起来。幸好裕成不曾嫌弃她愚笨,总是耐心地向她解释着,还为她出谋划策,让她好歹能稍稍地松口气。

    “小姐,裕成来了。”从云站在她的身后,轻声地说着。

    这几日忙着筹备宴会之事,挽妆都不曾得过一刻的清闲,眼下正倦了,撑着头靠在桌边打着瞌睡。听闻从云的声音,她揉揉眼睛,迷糊地扫过她一眼,又想睡下,裕成却已经踏入了内室。

    “少夫人,这是少爷让小人转交给您的。”

    裕成恭恭敬敬地将盖着红色布巾的托盘搁在挽妆身前的桌上,再退到一边。

    “文睿渊交给我的?”文睿渊会给她什么东西,挽妆百思不得其解,好奇地掀开布巾,脸色随之大变。

    “少爷嘱咐过,少夫人若需用银子,可直接让账房支取。”

    “知道了。没事你先下去吧。”挽妆半遮着脸,伸手慌张地朝裕成摆了摆,示意他赶紧下去。

    一旁候着的从云莫名地巴望着这个诡异的场景,她家小姐很少有这样窘迫的时候,还有裕成管家,他离去时脸上挂着的微笑怎么看都觉得耐人寻味呢。

    “小姐。”见裕成消失在屋内后,从云急忙将头凑到挽妆身边,试图看清布巾下的物事。

    挽妆气呼呼地背过身,从云这才动手掀开那布巾,随即发出惊叫声:“啊……”

    “小声点,还嫌不够丢人么!”挽妆及时地捂住她的嘴,看着因她的尖叫声而匆匆跑进屋的其他婢女。

    “没事,都出去吧。”没等她们出口询问发生何事,挽妆便朝她们挥挥手,将人都赶了出去。

    “这些……这些怎么在这里?”挽妆一松开从云的嘴,她便开始追问,挽妆白了她一眼,一副“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地望着她。

    “我……”从云指着自己,摇着头解释:“不是我透露的。”

    “我知道。”挽妆朝从云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从云定不会出卖自己,想来是文睿渊定是不知从何处知道了才会将她的这些首饰都赎回来。她那日私自入宫之事做得极为隐秘,文睿渊即便是再神通也只能知道自己去当铺换了银两,万万猜不到自己的目的。

    “放回原处吧。”挽妆淡淡地留下一句话,起身朝屋外走去,她与谷雨香约定今日要去挑选客栈的。

    从云在她身后应了声,将首饰一件一件地放回原位。虽说不知道姑爷是怎么弄回这些东西的,但见着小姐的陪嫁首饰没有任何损失,她私心里是高兴的,不过另外一个缘由是因为姑爷看来并不像表面一样冷落小姐,不然他怎么会做这些事,还是如此及时地去做。

    挽妆缓缓地下楼,此刻离谷雨香到来的时辰还差些,她披了披风站到池旁,看着池内平静的水面。

    飘落在枯叶的水面,很平静,瞧不见一丝的波动,这大抵也就是她如今的心境吧。过早枯萎的心啊,早已失去波动的权力,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在某处存活着。

    “妆妆小姐……”

    苑外有人跌跌撞撞地进来,挽妆仔细地一瞧,好像是凌府的人。

    “妆妆小姐……”

    那人哭红了双眼,一见到挽妆就“噗通”跪在她的面前,“妆妆小姐,娘娘没了。”

    “娘娘没了?”挽妆疑惑地看着她,虽然瞧她满脸忧伤,但实在没能理解她话语的意思。什么叫娘娘没了?娘娘……没了……忽然脚下一软,她差点跌落进水池,幸而刚刚下楼的从云奔过来及时扶住。

    “你是说,是说凌姐姐怎么了?”挽妆靠在从云身上,她被自己的这个推测吓到,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妆妆小姐,若曦姐姐让我来转告小姐一声,娘娘昨夜里没了。”

    “昨夜里?你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前几日她才见过凌姐姐,虽然姐姐面色憔悴,但活得好好的啊。

    “宫里今早来的信儿,说娘娘是废后,不让入帝陵,让少爷去宫门接走。”

    “不会的,这不会是真的。”往事一幕幕此刻都浮上她的心头,她记得那时的凌锦翾总是光彩照人,依偎在齐华哥哥的身边,笑得很甜蜜。她还记得那夜的见面,凌锦翾面色憔悴,握住她的手,同她说着……说着……

    凌姐姐,原来那个时候你就想好了所有的一切。

    依你的性格,怎么会让自己屈居在冷宫那种地方!依你的聪慧,早就猜出了幕后之人是谁,伤心绝望早就存下了。只不过,因为你还没有为容轩找到庇护,所以才会忍受所有,你是在赌……赌妆妆会不会去看你么?

    没想到,她的到来是凌姐姐的催命符。若她不曾去,也许凌姐姐还会担忧着容轩不会轻易地离开。

    是她……都是她啊……

    “凌姐姐……”连日来的操劳,再加上此刻的急火攻心竟让挽妆吐出一口血水来。

    “小姐,小姐。”从云顿时脸色发白,着急地向身后的婢女吼道:“还不快去请大夫,还不快去告诉少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