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七十一章 别院(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七十一章 别院(1)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凌锦翾的下葬日期选在了七日后,那天一大早就下了茫茫大雪,将送葬的队伍和天地都混为一色。

    挽妆得到锦暮的通知,天还未亮就带着从云去了凌府,凌府人口凋零,又没有一位客人,她们两人便充作凌家人,跟在凌锦暮的身后一同扶柩上山。

    挽妆一身白衣,一路上都没有任何的言语,她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些人将灵柩放入墓地中,再盖上土。那个曾经鲜活地朝她微笑的凌姐姐就这样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当墓碑被竖立起来的时候,她想要再骗自己,凌姐姐还在,还活着也是不行了,那冷冷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凌姐姐已经不在了,真的不在了。

    从云一直贴在她的身边,扶着她,那日听闻废后死讯,她还一度吐血,所以这一路上从云都是提着万分精神地看着她。

    挽妆朝她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太为自己担忧。

    “妆妆……”锦暮停下离去的脚步,回头看着她:“姐姐已经不在了,你也要好好地保重自己才是。”

    挽妆朝他点点头,锦暮自己都已经十分伤心,却没想到还要他来安慰自己。

    “锦暮,”挽妆朝从云看去,她会意地从衣袖里掏出一个沉淀单的袋子递到锦暮面前。“你也要好好保重。”

    “这个……”锦暮本想着推却,但如今凌家今非昔比,再加上操办了凌锦翾的葬礼,着实没剩多少的银子,这样想着也就收了下来。“那我先走了。”

    挽妆朝他点点头,锦暮如今只是城门守为,俸禄能有多少,凌府这么一大家子人怕是难以支撑,所以她特地让从云去账房支了点银子。只是没想到,从云刚到账房,账房先生就自行取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说是少爷早就吩咐下的。

    文睿渊,凭心而论的的确确是个好夫君,温柔体贴,细心周到,难怪会有那么多的人挤破头地像进文家门。

    “少夫人。”

    刚下山,挽妆和从云就看见裕成带着马车候在一旁。

    “少夫人,请上车。”一见到她们,裕成就掀了车帘,让两人上车。

    “这是……去哪里?”挽妆疑惑地询问着,从云先行上了车,再转身搀扶于她。

    “少爷吩咐的,您去了就知道。”裕成待两人到车厢里坐好,自己坐在驾车的小厮旁边,马车便“嘚嘚”地从山脚离去。

    他……又不知是在想什么。

    挽妆不似从云一脸的好奇,她这些日子以来,为了文府年节宴会之事,为了凌姐姐之事已烦心许久,再者文睿渊做事从来不循常理,就算自己想猜也是猜不到,她也懒了这份心思,靠着闭目休息起来。

    正在昏昏欲睡间,马车停了下来,裕成的声音从帘外传了出来。

    “少夫人,请下车。”

    “这里……”挽妆站在门前,错愕地看着此地。她自然是识得这里的,这里是京畿别院,文睿渊让她来这里是何故。

    “快进去吧,少爷在里面等着少夫人。”

    别院管事的听得声音,从里面跑了出来,看见挽妆随即眉开眼笑地指引起来。

    挽妆扭头,看了眼裕成,他已经重新上了马车,正准备离去,见到挽妆询问的眼神便朝她微微点了点头。

    满腹的疑惑,也许只有那个人才能解开,挽妆随着管事的指引,一步一步地再次踏入别院。

    上一次来的时候,梅花都还没有打苞,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转眼,梅林里姹紫嫣红好大一片。挽妆站在梅花树下,伸手拨弄过一支凑到鼻间,梅花的清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从前文二少爷最爱这片梅花林的。”

    “文二少爷?”文家不是只有文睿渊一位少爷么?怎么会还有个文二少爷呢?挽妆奇怪地看向管事。

    管事见她那副神情便知自己说错了话,随即假意地扇了自己一下,解释道:“小人的父亲也是别院的管事,父亲常说当年的文二少爷,就是现今文老爷的父亲风吟少爷最喜欢这片梅林。”

    原来是那位,挽妆释然地朝他微微一笑,继续漫步在这片梅花林中。

    她身上还是清早的那身白衣,此刻走在梅花林中,几乎是溶为一片,又恍然若梅花仙子下凡般,透着一股娇俏的美丽。

    睿渊拨开横在自己面前的梅花树枝,朗声道:“可还喜欢?”

    挽妆闻言,惊讶地转过头,文睿渊就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两人之间不过只隔着一株梅树的距离。

    “这梅花,你可还喜欢?”睿渊也转过头,对视上她的视线,轻轻地笑着。

    这一笑,像是冬日里拂过的春风,暖暖的,淡淡的,却让人有股说不出的舒畅感。挽妆垂下头,想要忽略方才那一瞬间心跳的加速,故意问道:“夫君让我来这里,究竟是何故?”

    纵使低下头,但脸上的慌张神色也没能躲过睿渊的双眼,他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浓烈。“见你这段日子有些辛苦,所以到这里来休息几日。”

    “几日?”挽妆错愕地抬头,对上他那双含笑的眼睛,又低下头,轻声埋怨着:“宴会之事还没办齐,我怎么能在此时休息。”

    “我已问过裕成,大体的都定下来了,其他小事情让裕成和雨香去做就是了,你好好地休养下身子。”睿渊跨步到她的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颚:“瞧,这脸都瘦尖了。”

    从云在她身后,完全不给面子地“扑哧”笑出声来,引来睿渊和挽妆同时的瞪视。

    “小姐,我……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该用午食了。”说罢,从云提着裙角一溜烟地跑出梅林。管事的见她离开,又见睿渊斜眼的暗示,默默鼻子也悄悄地退了下去。

    “现在,只有我们俩个了。”

    “嗯?”挽妆抬眼,看见睿渊低下来的头,慢慢地朝自己逼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