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八十一章 对架(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一章 对架(1)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原来唇与唇之间的碰触,会是这样美妙的感觉。

    挽妆站在窗前,今日里并未下起大雪,而是连续数日的晴天。自从昨夜从庸人居里慌张地跑回清荷苑,她就假意睡下,以免引来从云的追问,但是自个儿在床上反反复复地了一整夜都没能安眠。

    那样好的春天里,粉色的桃花开遍了镜湖的边上,还有嫩绿的柳枝随风轻抚着。齐华随先帝在东书房里学习政事,她百般无聊地只好跟在齐珞的屁股后面,随他在宫里穿梭,最后在镜湖边上停下。这里离锦华殿极近,因此来往的人也很少,齐珞随意选了株柳树靠了坐着假寐,阳光晒在他的身上,让挽妆一时间看入了迷。

    偷偷地打望了一眼,四周皆无人,伺候的宫人们不敢靠近锦华殿,自动自觉地候在很远的地方。她撑着手,望着那样美好的齐珞,不由得心思一动,慢慢地将自己的唇凑了过去,一点一点地,缓缓接近。

    她心里满是欢喜,齐华已经答应会为她向今上求旨赐婚,齐珞……很快就会是她的夫君,他们就能天天都在一起,时时刻刻都不用分离了。

    那么这样的话,她早一天与他有亲密接触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期盼了好久的亲密,可惜他总是揉揉她的发,对她微微笑着,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示。

    这一次,她应该能够如愿以偿了吧。眼看着就快贴近,她闭上了双眼,捂住自己“噗通噗通”加速的心跳,将唇凑了过去。

    “妆妆!”

    齐珞无奈地睁开眼,用手挡住了靠近的挽妆,无奈地唤着。

    “你……”被他抓个正着,挽妆匆忙偏过头,看向一片宁静的镜湖,尴尬地笑着:“今天……天气真好啊……”

    “你这鬼丫头!”他照常地揉着她的发,依旧微微地笑着,没有点破她更没有制止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她曾经以为他不过就是那样淡泊的性子,却不曾想只是因为自己并非能让他疯狂的女子,后来的时光里,他为了常季兰什么都可以抛弃,那样的执着是她从未见过的。

    “小姐,都收拾好了。”从云悄声唤醒了陷入回忆的她,她才施施然地转过身,将抱着的暖手搁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包裹后下楼。

    “小姐,真的不请姑爷跟你一起回去吗?”从云跟在她的身边,轻声嘀咕着,昨夜她端着热水进去后就被文睿渊支了出去,回到清荷苑后她家小姐一个人睡得正香,满腹的疑问到今日好像淡了不少,也懒得去追问了,只是今日回常府,小姐不请姑爷一同回去,恐怕要再遭人嘲笑。

    还请他一起?挽妆心中暗自摇着头,那人就只知道捉弄她,况且……她抚上自己的唇,轻轻地摩挲着,她还想好要如何面对他。今日匆匆回府,也是想要避开他而已,让她好好地想一想,究竟文睿渊对她存了是个什么心思。

    挽妆不语,从云自然也不再追问,安分地跟在她的身旁,随她出府。

    除了新嫁时的回门,挽妆还不曾回过常府,此刻一坐上马车就恨不得立马就到常府。快半年的日子,她还不知母亲过得如何?不过,就算二娘再有珞王撑腰,实际上也不敢对母亲有什么造次,毕竟母亲是太后娘家之人。

    街道里安安静静的,民间的习俗,这七日都不会有人开铺做买卖,幸好不时有些小孩笑闹着经过,才将这份安静冲减了些。

    远远地,瞧见常府门上高悬的大红灯笼,缠着红绸的石狮,透着喜庆之色。

    门口小厮见着挽妆的马车过来,忙进院里去禀告老爷夫人,待挽妆下车时,庆春已经候在一边了。

    “小姐可算回来了!”她上前将挽妆扶住,脸上洋溢着欢喜之色。

    “母亲可还安好?”

    “都好,都好,只是……”庆春忽然停下话来,瞧了一眼四周才压低了声音,在挽妆的耳边说道:“只是当初废后畏罪自尽时,夫人为小姐担忧不少,尔后见小姐并无任何出格之举方才安心。”

    她与凌锦翾、陶素心三人之间的情谊,安慧英是最为清楚的一个,凌锦翾含恨自尽,安慧英自然是怕挽妆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自然是食不下咽睡不安眠。

    “我让母亲担忧了,春姨你帮我好好地照顾母亲。”

    说话间,挽妆等人已经到了大厅,还没来得及向父亲母亲请安,便听得一声熟悉的讽刺声响起:“文少夫人果真是首富儿媳,来得竟比我这珞王妃还晚!”

    挽妆未看过她一眼,径自上前向上座的常西与安慧英行礼,“女儿今早向公公禀告之后才回来的,所以有些耽搁了。”

    安慧英闻言,轻蔑地看向赵春月,慢悠悠地说道:“嫁了人就得侍奉夫家的长辈,你回娘家是得向文老爷禀告,懂规矩的儿媳才能讨夫家喜欢。咱们常家的小姐,必须得比小门小户的人家更讲规矩!”

    赵春月脸上顿时一阵白一阵红起来,常季兰瞧着,随即又高声说:“小门小户的若是被人拒婚,肯定当时就跳河自尽,何必还丢人现眼地活在世上,更加不会恬不知耻地再嫁他人!”

    “你!”安慧英闻言,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常西瞧着这又要大吵一番的阵势,捧着头偏向一方,装作不知。

    “季兰!”坐在常季兰身旁的人再也没能忍住,急忙呵斥道,又对安慧英报以歉意。

    “我再嫁他人也好,总好过有些人费尽心机地月夜巧遇,可惜的是想遇见的人终究还是没能遇见,不过就算是遇上了也不见得一定会入他的眼!”挽妆缓缓地转过身,对着常季兰一字一顿地说,她既然三番四次地来挑衅,自己也不必一味的忍让。

    “你……在胡说什么!”常季兰脸色比赵春月还不如,她指着挽妆的鼻尖就开始破口大骂起来:“我什么时候费尽心机月夜巧遇了!你是嫉妒我能当上珞王妃,抢了你眼巴巴望着的位置来故意编排我而已!”

    “妆妆……”见常季兰已经是怒不可待,齐珞只好将求救的目光转向挽妆,他知道她一向会为自己而避让季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