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八十七章 出游(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七章 出游(2)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睿渊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见逗弄地差不多了,便将挽妆放了下来,自己大步走到小三子站着的那处桌子边上坐下。挽妆瞪着前行的身影,心中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只得怏怏作罢,随他之后在桌边坐下。

    “你们也坐下吧。”睿渊接过小三子递过来的筷子,淡淡地说道。

    小三子犹豫了一番,而容儿亦将目光看向挽妆,文睿渊都不介意,她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况且此时出门在外,都是一家人何必拘礼。她朝两人点点头,轻声道:“坐下吧。”

    两人都同意他们坐下,小三子才和容儿坐下,等着小二上吃食。

    街边小摊的吃食哪里赶得上京畿大家的吃食,挽妆才第一口便有些咽不下去,没有味道且那馒头还硬地像石头般。

    “少夫人,”见挽妆不能适应,容儿急忙扶住她,询问着:“不如我到车上拿些干粮,夫人就着这水用些吧。”

    挽妆在常府时,安慧英处处都给她的是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在宫里,她有齐华和太后安慧宁护着,到了文府,文府是首富之家,吃穿用度都是上等,她哪里吃过这些粗糙的食物。正想答应容儿一声好,却在抬头的瞬间改变了主意,她从小娇生惯养,文睿渊也是娇生惯养才对,可他却并没有任何不适之举,反而专心致志地吃着手里的馒头。

    “不用了。”挽妆朝容儿笑了笑,拒绝了她的提议,再拿起馒头,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啃着,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她的举动一点不落地被睿渊看在眼里,他笑了笑,继续吃着手里的馒头,这才是他喜欢的常挽妆,不会因为任何挫折就退缩。

    不对劲……

    挽妆趁着低头啃馒头的瞬间,看向周围,直觉上分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似乎……似乎有人在暗处窥视着她,或者是窥视着他们。

    “夫君,”挽妆刻意地压低了声音,凑在睿渊身边询问:“你不觉得好像,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吗?”

    “看着我们?”睿渊闻言,扬起头朝四周望去,他忽如其来的举动让暗处的人小心地埋下头,四周一切如常。“没有啊。”

    “没有?”挽妆不信他的话,再次环顾四周,她分明感觉到,似乎从一下车开始,就有双眼睛如影随形地跟着她。

    “你多心了。”没等挽妆确认,睿渊就笑了起来。手里的馒头已经吃光,他又喝了几口水,见挽妆还不死心地打量着四周,无奈地敲敲她的头,摊开空着的双手催促她赶紧吃。

    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好像吃了几口之后觉得这馒头也并非那么难吃了。挽妆虽还是有些疑心,但她第一次出远门,怕是因昨夜从云不停的念叨而留下的阴影吧,看来是错觉。

    “最想去哪里?”

    “啊?”正吃着,睿渊忽然丢来一句问话,让挽妆差点被咽到。

    “你最想去哪里?”

    文睿渊偏过头,仔细地望着她,静静地等着她的答案。

    最想去哪里?挽妆歪着头,很仔细地想了又想,她长在京畿,除了常府和宫里,去过的地方实在不多,就连京畿郊外都很少踏足,此时问她最想去哪里……

    最想去的地方……

    是那里!

    对,就是那里!

    她的眸中突然亮出光来,十分耀眼。

    “翼州。”

    “翼州?”这次轮到睿渊满心疑惑,他以为她会想去扬州或者是豫州那些风光明媚的地方,怎么也没想着会是离京畿并不太远的翼州。

    “是的,翼州,我最想去翼州。”自从陶姐姐远嫁翼州,她们就分开了数年,陶姐姐如今什么模样,过得好不好,她都想知道,更何况,以前的三姐妹,如今只剩下她和陶姐姐,她当然最想去翼州,去翼州看看她的陶姐姐。

    “那我们就先去翼州吧。”

    “真的?”

    那簇光亮就这么一直闪,一直闪,在她的眼眸中,让睿渊都看得有些痴了。翼州其实也是一个首选之地,它离京畿不算太远,且还是好几个州进京的必经之地,因而一直很繁荣,翼州分店的收入也向来都是不错的。只是她为何要去翼州,为何如此兴致勃勃,倒让他有些不明,不过不打紧,到了那地儿自然也就都知道了。

    再上马车时,睿渊并没有进到车内,反而是坐在小三子的旁边,欣赏着沿途的春光。没有睿渊在车内,挽妆也自在了许多,她掀开车帘,与容儿一边看着风景,一边说着笑话儿。

    清脆的笑声,如一串被风吹动的银铃般,响在睿渊的耳边,响在远去的路上。

    去翼州的路,小三是熟悉的,之前出府时,裕成也将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客栈、路途等等都交代得十分清楚。到了日暮时分,小三子便赶进一处稍显喧哗的镇子里,寻了处最好的客栈歇脚。

    这往来翼州和京畿的路上,商人非常多,客栈也住了不少人。小三子上前询问了一番,要了两间上房,并让掌柜的做了几样招牌菜送到房内。

    容儿站在房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两间房,自然是两位主子一间,可余下的一间却是她与小三子同住么?她虽是下人,但也是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哪里有与男子同住之理。

    挽妆拉住容儿,将行李带入其中的一间房内,将睿渊关在门外。

    “少夫人……奴婢没有关系的。”

    “我与他还未圆房,本就是这般分着住的,若是住一起倒是不合礼数了。”挽妆打开窗户,这房间还算不错,窗户是对着院内的,要比对着院外的多一份宁静。

    听挽妆这样说着,容儿也就宽了心,收拾起东西来。

    睿渊在门外,瞧着紧闭的房门,轻声笑了起来。

    “少爷……我本想着因我会住后院,所以才只要了两间房,没想着……”小三子不安地向睿渊解释,睿渊却朝他摆摆手,并不在意。

    小三子不懂,就算此时挽妆与他同居一室,他也是不大愿意的,他喜欢常挽妆,但会等到常挽妆的心中只有他一个人。

    两间屋子各送了些吃食,待夜色如水流淌时,屋内的灯火也随之一灭。

    睿渊独自裹着衣服躺在床上,望着门外那若有似无的人影,自嘲地一笑,然后翻身朝里面睡去。挽妆的直觉并没有错,有人跟着他们,一直都有人跟着他们,自从出文府开始。那位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看来是没能解开《春山居图》的秘密了,也是那个秘密若非父亲告知,他也恐怕是无法解开的。

    等不住了啊,还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