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九十六章 离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十六章 离别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在孟家别院用完晚食后,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

    与故人相见总觉得时间是过得那么快,挽妆瞧着天色暗淡,私心里并不愿意就此与陶素心告辞,在她的心里显然是知晓的,如今能见上一面便是少一面了。

    容儿在旁小声地催促了几次之后,仍不见她起身,只得自个儿急得团团转。少夫人不肯离开,她一介下人也是毫无办法的,正当此时,她却惊见那个救星被倚楼带了进来。

    “少爷……”她小心翼翼地上前,虽说少爷上门定是能将少夫人带走,但是累及少爷亲自走这么一趟,她这个下人总算是失职的。

    睿渊扫过她一眼,朝她摆摆手,径自朝屋内走去。

    见他到来,与挽妆说着话的陶素心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果真没有看错认,文睿渊对挽妆是真心的,他必定是挽妆的幸福。

    “你怎么来了?”挽妆装作不知,将睿渊略有阴沉的脸色视而不见。

    睿渊无言地看过她一眼,明显是想着秋后算账的。

    “你也该回去了,妆妆,天色已经不早。”陶素心打望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对挽妆说道。

    “可是姐姐……”挽妆仍旧不愿意离去,她只恨不得能够日日都见到陶素心为好。只要有陶素心在身边,似乎就能让她忘记红尘里的伤心人,烦心事。

    睿渊不动声色,将她揽回自己身后,看向陶素心时重新换上了笑容。

    “狐狸!”挽妆见他又在玩变脸那种把戏,在他身后轻念一声。睿渊虽听见,但碍于陶素心在场,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回望她一眼。

    “我夫人多有叨扰到孟少夫人,还望孟少夫人海涵。”

    “妆妆与我本是少时姐妹,何来叨扰一说。文少爷多礼了。”

    “在下今日到此,一来是为接夫人回府,二来也是向孟少夫人辞行……”

    “辞行?”挽妆瞪大双眼,拉住他的衣角,才来翼州几日怎么这么急着就要离开?

    睿渊没有理会身后挽妆的抗议,向陶素心报以歉意:“让孟少夫人笑话了,我夫人性子就是这么急。在下在翼州的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要赶着去下一站,否则就不能按时回京畿向家父回禀了。”

    话虽如此说,但多耽搁一两日也不是不可能的,挽妆狠狠地瞪向文睿渊!亏得陶姐姐还一直为他说好话,哼,一恩将仇报的家伙!

    陶素心却没有挽妆那么大的反应,似乎她早已预见了此时的场面,仍旧微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留妆妆了。”

    “倚楼。”

    在门口候着的倚楼听得陶素心的声音,急忙进到屋内。

    “我昨日收好的东西,你带妆妆去拿吧。”

    “是。”

    “姐姐……”

    挽妆不舍地看向陶素心,陶素心却向她点点头,示意她随倚楼而去。

    屋子里只剩下陶素心与睿渊两个人,待挽妆离去一会儿后,他才缓缓地开口:“不知孟少夫人有何话要对在下交代?”

    “你果真聪明!”陶素心朝他满意地笑了笑,“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故意留挽妆到现在,就是想看你会不会来?”

    “哦?”睿渊挑起眉,倒是对这位病西施另眼相看。

    “事实证明我果真没看错人,你对妆妆……”提及挽妆,陶素心脸上笑意更深:“你对妆妆的确有情谊。我等你来,没有其他的事,只想请你好好地照顾妆妆。”

    睿渊并未出言承诺,继续等着她下面的话。

    “我没有其他的姐妹,除了废后,就只有妆妆一个妹妹。她年少时曾因为珞王吃过不少苦,或许她没有你从前见过的任何一位女子生得美丽,但她确实是个好女子,这些想必你都已经了解清楚。也许当初赐婚,你并非出自真心,可请你以后好好护佑妆妆,真心爱她。”

    “我为何要接受你的请求?”

    没想到文睿渊会断然地说出这句话来,陶素心脸上刹那间一片雪白,但很快地,她又恢复了笑容。

    “我原本不想说出这句话的,但看来文少爷很想知道这句话。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虽然不插手孟家之事,可也大多知道一点文家现在正在做的事,若是我将此事告知那位,相信我想要什么都能有的。”

    原本是诈她一诈,没想到她竟然真的知道。睿渊也随即变了脸色,追问道:“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陶素心看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能说,孟家的人都不知道。如果你能真心待妆妆,我绝对不会透半点风声出去,如果你有负于他,我届时是死了也会让那位查到文家人的下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哈哈……”想不到陶素心竟会有这样的心机,睿渊轻声笑了出来:“你以为你用这些可以威胁到我吗?如果我要真心待妆妆,必定就是真心的,不用他人的胁迫!如果我不想,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屈服!”

    陶素心会心地笑了起来,“如此甚好。”

    “就是这些了。”倚楼将挽妆带到另外一间屋,桌上搁着大大小小的几个包裹。

    挽妆提到手里掂了掂,沉甸甸的。“这些都是什么?”

    “是小姐这些年的积蓄。”倚楼揉着眼睛,语气哽咽地解释。

    “是姐姐这些年的积蓄,那她拿出来做什么?”

    “小姐说,让妆妆小姐全部都带回京畿,送去凌家。小姐还说,她的日子不多了,待她一死怕就再也没有,所以让妆妆小姐您分成几份,匀着给凌家送去。”

    陶姐姐……这分明是在安排后事,她才送走了凌姐姐,难道又要眼睁睁地看着陶姐姐也离自己而去吗?

    “妆妆小姐,我知道您心里肯定难过,但是您就让小姐去吧。自从凌少爷成婚之后,小姐无时无刻不活在痛苦之中,也许离去……对她反而是一件好事。”

    “真的吗?”挽妆抚上这些包裹,她光瞧着也知道,她的那位傻姐姐平日里肯定是十分节俭,将这些财物留存下来,就怕的是锦暮有一个什么时能够帮补。她……一直都没将那人忘怀,纵使过了这么久,她也心心念念着那样一个根本没有在乎过她的人。

    那边桌上搁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挽妆颤抖着将它打开,果然!那件东西还在里面。

    花漆金丝潘桃的盒子,里面铺着上好的月丝锦,而在正中间,安安静静地放着那个枯萎了很久的花环。

    眼泪,毫无预兆地滴落下来。挽妆将盒子关上,转过身擦着泪珠。这个花环,她记得清楚,那是一次郊游时,锦暮编的,原本是要送给她,她不肯要,他就随手送给了陶姐姐。

    那人的随手之物,可陶姐姐却视若珍宝,即便是枯萎了也舍不得丢掉,挽妆曾记得陶姐姐说过,那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礼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