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圆房(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圆房(2)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日光从窗棂的缝隙中溜了几缕进来,在空中翻舞着身姿。

    屋子里有一些声音传出来,有点年纪的下人听见后捂住嘴偷笑,自己悄然地朝院门走去,有些不懂事的听不明白,将耳朵偷偷地凑了过去,被人拎了耳朵,一同在院门边走去。

    睿渊直视着挽妆的眼眸,里面澄清一片,唯一游动的是他的身影。“真的决定了么?”

    挽妆点点头,低垂着头,避开他炙热的视线。这一日,终究都会来的,只不过那个人是他,她才不会那么抗拒,才会那么心动与欢喜。

    “妆妆……”她娇羞地模样看得睿渊一阵躁动,他似乎变成了许多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起来,只知道轻声地唤着心爱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挽起的床纱,透着那缕跳动的日光,泛着晶莹的光泽。挽妆轻轻地朝后仰卧下去,手带着床纱的一角,将两个人都包裹在床纱之内。

    他身上着的是刺目的红色,她的身上也着稍微暗沉的红色,这一切就像是注定的,为他们重新举行的婚礼一般,处处都洋溢着喜庆。

    在他的心中,挽妆自然是漂亮动人的,可今日的她却是极美的,比天下最美的女子还要美上万倍。他的唇,先他的想法一步,重新落在那红唇之上。

    “妆妆……”那声轻唤变成了呢喃,他捧着她的脸颊,细细地品味着属于她的甜美。

    “睿渊……”她的手主动挽上他的颈项,闭上双眼,享受这份美好。

    她的主动让他欣喜若狂,更加深了在她齿贝间的攻城掠地,纠缠着她的灵动。他本就是游历花丛的风流浪子,几次三番的刻意挑逗便已然让挽妆软了身子,想要讨饶却被他纠缠地无法开口。

    瞧她脸色红润,双眼微闭,分明已是陷入**之中的模样,睿渊这才松开她的唇。

    他的忽然离开让挽妆缓缓地睁开眼,半眯着他的面容,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轻声地唤着:“睿渊……睿渊……”

    话语声未落,睿渊的吻再一次落下,这一次没有之前的小心翼翼,而是霸气地从她的唇边一路游下,在她白皙的颈项上狠狠地**着,像是要将她都吃进自己肚子里一样。

    “别……别……”他的手不知何时已钻进她厚重繁琐的衣裳内,轻而易举地就抚上了光洁的背部。她昂着头,被他狠狠地**着,无法顾及身后,呢喃着出声。这点小小的抗拒,在睿渊的眼里却变成了致命的诱惑。

    虽然她的衣裳较之常服有些繁琐,但睿渊还是颇为轻巧地就将外衣一层层剥落,露出贴身的袭衣。胸前的高峰随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而轻轻地颤抖着,看来他果真是捡个宝,他的挽妆动情后竟然是如此撩人。

    吻一路落下,隔着薄薄的袭衣,落在高耸的柔软上,他的舌尖围着最顶端来回地打着圈。从未有过的触感,像是天空里忽然落下的闪电般,在身体里到处流窜,无法抑制住。

    她咬紧唇,死撑着不发出声音。母亲曾经在出嫁前的一晚,给她看过关于男女洞房的书籍,却没有告诉她要顺从心底里的感觉,因此在她的心里,眼下的情形已教她羞愧万分,如何还能发出更加羞愧的声音。

    在她身上运作良久,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睿渊疑惑地抬头朝她看去,正好瞧见她几乎都要将唇咬破了般。

    “妆妆……松开。”他抚过她的脸,指尖在她的唇边停下。他的话像是魔咒般,她静静地望着他,乖乖地松开了唇。

    满意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睿渊笑着又重新俯下身子。

    “啊……”刚松开唇,她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有些恼怒地看着趴在她身上的睿渊。这人真是太坏了,**还不够,竟然还咬了上去。

    她的怒视,睿渊当然早就知道,他却没有再安抚她,又一样的弄起另一边来。

    “啊……你……轻点……”挽妆这次真的是火大了,只恨不得将人给直接踹下床去。

    她刚抬腿,却不知正中睿渊的下怀,当即被他抓住足踝。

    “放开,放开……”被他直视着自己的足踝,挽妆脸上的红晕更深起来,就连方才的疼痛感也忘记干净,只想着怎么从睿渊的手里挣扎出来。可她毕竟是个女儿,哪里能敌得过睿渊的力气,几次挣扎后,不仅没甩掉睿渊,反而被他握得更紧,还兼着身上凉意袭来。待低下头看去,才惊觉衣服,就连袭衣就滑落在腰际,光溜着半个身子,只除了胸前的红色布兜。

    这般的春光外泄,如何还能把握地住。睿渊将她的腰带扯了下来,撕成两半,将她的足踝绑在床柱上。

    “你……”挽妆惊恐地看着睿渊,想起之前他咬她的举动,本能地想往后面退去,哪知睿渊绑地不松,让她无法动弹。

    “乖,听话。妆妆。”他像是哄孩子般,轻轻地抚着她的脸颊。

    “我不要了,不要圆房了。”这次的眼泪是真的因为睿渊才会落下的,她直觉接下来她会更疼,比之前还疼,便什么也顾不上了,就求着睿渊,别再进行下去。

    “这个时候?”睿渊低头扫过一眼自己的下身,那里早就撑起帐篷,若不是因为顾着挽妆,他怕是早就爽过了。

    挽妆的目光随着睿渊也看了个清楚,再多的话似乎再也说不出来了。

    “妆妆,相信我,好么?”他的指尖停在她的眼角,很有耐心地劝说起来。

    “这……”挽妆抬眼看了看他,又低头扫一眼那里,最后干脆闭上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傻姑娘。”睿渊轻轻地埋怨出声,手指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滑落,所经之处,都引来粉红一片。他的指尖,没有从前的微凉,竟然也有了暖意。

    胸前最后的一丝遮挡也掉落在地上,而腰带早就被他抽走,裙摆也松在腰间,他轻轻地一撩,她整个身子就映在他的眼里。他的目光在她的身间游走,她不由自主地抱住自己,侧着头不肯睁开眼。

    睿渊身上的喜服也一层层的掉落,露出精壮的身子。平日里,他是花名在外的公子哥,她还以为他不过个干瘦的纨绔子弟,可不曾想他的身上并没有一丝的赘肉,不是强壮,却也是十分精壮的。

    “满意吗?”睿渊露出一丝痞笑,挽妆便迅速地闭上偷偷睁开的双眼。

    他将她的手轻轻地拨开,自己的手抚上高耸的山峰,停留在那点红缨上,与之前不同地按捏。唇又落在另一边,力度很轻地咬住,然后轻轻地,来回地拉扯着。被他这样的对待,她的身体里那股奇异的感觉又重新出现,她抓紧身下的锦被,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动荡。

    “轻……轻点……啊……”

    身子里忽然进了异物,挽妆忍不住睁开眼,瞪向睿渊,后者却还是一副打不烂的笑脸。

    “出去,出去!”拳头如雨点般地落在他的身上,瞧他那副痞样让挽妆心里更窝火,哪里还管得到眼下是什么情形,一个劲地打了过去。睿渊握住她的拳头,顺势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瞬间就见她的脸色大变,话语声也小心翼翼起来。

    那东西,因为她的姿势明显地更近了些。她僵直着身子,可怜巴巴地望着睿渊,轻轻地摇头。

    “忍耐下。”睿渊将她抱进怀里,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等会儿就舒服了。”她抗拒着他的进入,身子僵硬让他也动弹不了。他只能放下进度,又开始耐心地哄起来。

    随他怎么说,挽妆还是摇着头,身子的僵硬没有一丝的松动。被她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睿渊自然是难受得要紧,又不舍得强行进入让她受伤。她如今都这般抗拒了,若是他强来的话,依她的性子,怕是以后就别想再做这事,为了将来,他再难受也只能忍着。

    “妆妆……”半是撒娇半是哄,睿渊额际上都有渗出冷汗。

    “你……”挽妆从他的怀里抬起头,他的脸色异常难看。她不懂那些闺房之事,只觉得身子很痛,所以才不肯让他继续,但眼下瞧着他这样难受的表情,她的心自然是软了不少。

    唉……她长长地叹了一声,放弃了坚持,身子一软,浑身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

    见她有了松动,睿渊顿时喜上眉梢,用护着将她慢慢地放倒下去。

    “嗯……”他抱住她的腰际,终于开始奋力运动,放弃抗拒后的她的身子变得柔如无骨般,随着他的起伏而起伏。

    “睿渊……睿渊……”她唤着他的名字,将身下的锦被抓得更紧,那层阻碍被他的一连串运动打破,身子像是被撕裂了般疼痛。她的预感没错,这份疼痛真的是比之前的痛上万倍。

    “马上就舒服了,妆妆。”睿渊见她疼得双眉紧皱,心疼地吻了上去,身下的动作却没有放松。挽妆推搡着他,这人可真赖皮,她明明都痛过了,他却依旧不肯放过她。

    睿渊握紧她的双手,唇落在她的唇边,珍惜地轻吻着,细细的,一寸寸的。忽然,她的身子一阵痉挛,一阵酥麻的感觉窜过全身,让她看不清楚四周,似乎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云彩之上。

    感受她的变化,睿渊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他的吻,又落在她散落的发间。

    “妆妆,你是我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