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后病逝(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后病逝(2)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一路而来,遇见的宫人均是行色匆匆,且面有愁容。挽妆不用去询问也知道定是为了太后的病,如她一般。

    刚进佛堂,瑞英姑姑就着急万分地候在屋外,来回度步,直至瞧见挽妆的到来才停了下来。

    “妆妆小姐,赶紧进去吧,太后娘娘方才醒了,同陛下说了会儿话,此刻正等着你呢。”瑞英扶着挽妆,将她急匆匆地带进屋内。

    屏风外跪着一众额际上冒着冷汗的御医,以那章医正为首,脸色发白,惊恐之色溢于言表。

    挽妆从他们的身边经过,进到屏风的里面。安慧宁躺在床上,面色蜡黄,双眼颇为费劲地朝四周不停地张望着。齐华就坐在她的床边,瞧着她满脸的病容,满心的怒火无法发泄。在他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位挽妆许久都不见的人,当今的宸贵妃——金一。

    “民妇见过太后娘娘,陛下,宸贵妃!”见有她在场,挽妆便照足规矩地向三位上位者行礼请安。

    听闻挽妆的声音,安慧宁伸出枯枝般的手,在被子外摸索着。“妆妆……妆妆……”

    “都是自家人,还行什么礼!”齐华见她朝自己行礼,连忙起身将她扶了起来。

    “妆妆……”

    挽妆坐在齐华方才坐的那个位置上,握住安慧宁四处寻找的手。她混浊的眸子在瞧见是挽妆后,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你来了。”

    挽妆朝她点点头,努力地撑出一个笑容。“娘娘会好起来的。”

    听得她的安慰,安慧宁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用干裂发白的嘴唇说道:“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怕是过不了这道坎了。”

    “不会的。”挽妆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她咬紧唇,死命地不让眼泪滴落下来。她将那枯枝般的手放在自己的脸边,轻轻地摩挲着。“娘娘一定会过了这道坎的,娘娘同妆妆说过的,会教妆妆酿造梅花酒。娘娘你看,今年的梅花都还没开呢……”

    安慧宁就势轻轻地抚着挽妆的脸颊,她低垂着头,但自己也能感受到她滴落的泪珠,努力掩藏的悲伤。

    “你先出去……”她忽然抬起头,对着齐华身侧的金一说道。

    “母后……”被点名的金一顿时委屈地红了眼眶,本能地看向齐华,哪知齐华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陛下……”

    “你先出去吧。”扯回被她抓住的衣袖,齐华的语气没有柔声安抚,反而是有些不耐。

    金一何等聪慧之人,自然是瞧出了齐华正在烦闷,虽然不甘愿他们三人撇下自己说话,但还是扮作委屈地饶过屏风,在外面等候。

    “妆妆,”安慧宁轻轻地抚着挽妆的发丝,慈祥地念来:“文家那小子对你可还好?”

    挽妆抬起头,朝她点点头。

    “你这孩子自从遇见齐珞后,日子就没过舒坦过。文家那小子本性不坏,就是爱沾花惹草,但凡男人都喜欢朝三暮四。哀家只怕那小子碍于陛下旨意才无奈娶你,又因哀家这个老太婆才忍你在文府,若是哀家去了之后,他会不会就欺负了你……”

    “娘娘,”挽妆握住她的手,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娘娘请放心,睿渊待妆妆是真心的。”

    “真的?”问出这句并非安慧宁,而是一直在旁沉默的齐华。

    “当然。”提及睿渊,挽妆的脸上自然而然地浮出笑容。若说天下谁人待她真心的好,除却母亲,怕就是文睿渊排第一了。

    “如此最好。”安慧宁朝齐华使过眼色,齐华便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道旨意,递到挽妆手中。

    “这是?”挽妆莫名地看着被塞到自己手里的旨意。

    “打开来看看。”齐华呶呶嘴,让挽妆自行打开。

    在安慧宁与齐华的注视下,挽妆缓缓地打开手中的旨意,里面竟然……竟然是若有朝一日文睿渊辜负她,她便可以自行休夫自行婚配的懿旨。原来,太后到最后,都为她留了一手。

    “娘娘……”挽妆搁下懿旨,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滴落。

    “还有一件事叫哀家放不下心。”安慧宁朝齐华伸出了手,满目忧虑地说道:“轩儿如今还年幼,但他已经失去了亲生母亲。哀家知道这也怨不得陛下,是锦翾那孩子自己想不通,自己脾气太倔,可轩儿毕竟没了母亲照拂。在这深宫里,哀家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前朝那些血腥万分的争斗,但也见过不少,听过不少,在深宫里没有亲生母亲的照拂,孩子会活得很辛苦。就像你父皇,在没有过继到静贤太后名下之前,过得那些日子是怎样的黑暗与痛苦。所以……咳咳……”

    一口气说了许多,安慧宁像是最后的回光返照般,也有了些力气,但像是说得太快,于是咳嗽起来。挽妆及时地在她颈后再塞进一个枕头,又将她稍微地扶高了些,让她可以说得舒服些。

    “所以,哀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轩儿。”

    “母后请放心,还有金一这个母妃在。”

    “金一!”安慧宁听齐华说出这句话来,连忙摆摆手,“那个金一不过是个青楼女子的出身,能够入宫已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再让她抚育太子,难道陛下还想将她扶正么?”

    听得安慧宁的质问,齐华没有出口反驳,也就是默认了他的心中是有这样想法的。挽妆靠在安慧宁的旁边,小心地为她抚着心气儿,脸上未露任何的情绪波动,心中却实则不安起来。凌姐姐的死虽不能完全怪在那金一的身上,但总归有些联系,也算是轩儿的杀母仇人,如果将轩儿给她抚育……怕不是一件稳妥之事。

    “妆妆……”安慧宁忽然用力地推开挽妆,指着旁边案桌上搁着的文房四宝说道:“去拟旨,帮哀家拟旨!”

    “母后……”齐华看向安慧宁,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瞧见她这样大发雷霆,心中自然是担忧会就此催了她的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