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变故(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变故(1)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事情总是不会按照你想要的方向进行下去,挽妆那日只是偶然间想起向元柳与金一之间的关联,还没来得及仔细地盘查下去时,望梅居内就传来了噩耗。

    一个真正的噩耗。

    文老爷病重不起,眼看着就不行了。

    自从圆房之后,文老爷的精神一直都不错,又听闻挽妆已有身孕,精神更是好转不少,没想到此刻却忽然病重。睿渊已经被裕成从店铺上叫回了府内,挽妆也撑着肚子在庆春和从云的搀扶下向望梅居而去。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来来往往穿梭不停的人们,仿佛都在暗示屋内的那人即将离世,如同从前太后病逝的那日一般。

    挽妆在门口忽然停了下来,望着不断进出的大夫们,他们的额际上都挂着汗珠,满面的愁容。

    谷雨香和白缘君,还有向元柳都纷纷赶来,都候在屋外没敢径自进去,见到挽妆的到来时,众人忙向她行礼问好。

    该来的总要来,不是么。挽妆朝她们摆摆手,目光坚定地朝屋内走去,对于文容初她其实了解地甚少,更多的还停留在出嫁前曾听闻的种种传奇上,唯一留在她印象里的不过是那次别院劝他回府。他是个商场上的强人,不爱说话,对着她的时候却也充满了慈爱之色。

    倘若他离世,不知睿渊会怎么样?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挽妆走到屋内,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很浓的药味,带着苦涩的味道。挽妆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尔后朝屏风后面走去。

    文容初就躺在屏风后的床榻上,他病后就一直不见很大的好转,人较去年初见时瘦了很多,不过前阵子精神好转,倒也勉强地能有份稍红的肤色。再厉害的人物也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终结,例如慧淑太后那样的身居高位,仍旧是一撒手就走了。

    眼下的文容初更像是干瘪的枯枝,双眼浑浊无神,不知在看向哪里。睿渊就跪在他的床前,仰着头看向自己的父亲,背对着她的肩有微微地轻颤。

    “你们出去等我吧。”挽妆回头对庆春和从云吩咐道。

    “这……”她们有些犹豫,毕竟挽妆的身子已经很重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

    挽妆明白她们的心中所想,向她们点点头,示意她们不用担心自己。她屏退她们,只是不想别人看见睿渊脆弱的样子,这对睿渊的将来,不好。

    从云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庆春拉着衣袖转出了屏风。没有睿渊和挽妆的发话,谷雨香等人都只能等在屋外,此时见到庆春和从云也出来,想打听了点文老爷的病情可又不好意思落下妾室夫人的架子,只得陷入一片沉默中。

    她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微凉的指尖却带给他一丝暖意。他反握住她的手,转过头看向她,他的眸子里隐隐有着泪花。

    毕竟是他的父亲,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父亲也离开,他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孩子。即便是没有得到过父爱,在这一刹那间,他也不想父亲离开他。

    “你……也来了……”见到挽妆前来,文容初浑浊的双眼渐渐清明起来,他凝视着挽妆稍稍隆起的肚子,长久之后留下一声重重的叹息。

    “孙子……我怕是见不到了。”

    挽妆扬起一抹笑意,因身子不便故没和睿渊一样跪在床边,她斜坐在床边,对床上的老人说道:“公公怎么会见不到呢?再过几月他便出来了,届时还要公公来教习他呢。”

    文容初闻言,也笑了笑,他伸出枯枝般的手轻轻地抚上挽妆的头:“你是个好孩子。”

    “公公……你也是位好公公。”

    “可我不是个好父亲。”文容初随即应了挽妆的那句话,尔后继续道:“你先出去吧,这里……这里你呆太久不好。”

    “公公……”挽妆自然是明白他害怕他的病影响到自己的身子,可公公如此,她怎么能离开呢。

    “去吧,你的心意,我都知道。”文容初朝她点点头,淡淡地笑容浮现在那张脸上,像是一朵盛放在枝头的梅花,优雅的,淡淡的。想必这就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了,挽妆朝他看了一眼,又扫过一眼睿渊,再缓缓地起身朝屋外走,他们父子一定还有些话要说,还有些心结需要解开。

    待她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后,文容初才挣扎着坐起来,向地上跪着的睿渊招招手。睿渊坐到床边,用手扶住他的头,让他坐得更舒服些。记忆里,他从没有和父亲这样接近过,他从来都是远远地望着那个梅花树下的身影,远远地。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

    他的话还未落,睿渊就身子一僵,原来自己心中所有愤恨他都知道。

    “睿渊,妆妆是个不错的好孩子,我看得出她是真心待你,当然你也是真心待她,你们俩以后好好过。”文容初喘了喘气,又继续说道:“你不要怨你娘,你娘心里有那个人,我一直都知道的,是我想保护她,即便那个人一直都在她心里,我也选择和她成亲。睿渊,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她心中只有你,只要她快乐,你便比自己快乐更加快乐。我喜欢你娘,从小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喜欢,可那时的我不过是萱姨捡回来的野孩子,不被文家承认的野种。我什么都遭遇过,路上乞讨也是做过的,太清楚那些人的嘴脸,可是你娘不一样,你娘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她总是那么温柔,那么善良,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闪亮的,很漂亮。

    我知道她喜欢那个人,所以我放弃表白自己的心意,我想就这样守着她便好。我以为她会和那个人成婚,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可万般没想到,她没有和那个人在一起,她只问我,若她的心中装的是别人,我可还愿意娶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