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逐妾(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逐妾(1)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忙完文容初的葬礼后,转眼间就要入冬,再接下去便是年节,这般喜庆的日子,挽妆自然也不好提遣送妾室的话题,只待来年开春后再议。

    这件事,无论拖多久始终都是要做的。

    文府内的白色刚褪下,又挂上了代表喜庆的红色,但这般瞧着也觉得渗得慌。多一个人和少一个人太明显,怎么看都觉得要比去年的红红火火更加萧索。

    睿渊带着裕成时常在外面奔波,回到府中也是经常独自宿在庸人居,她身子不方便,让从云过去看看,回来说是他怕夜深打扰到她休息,所以就歇在庸人居了,还让她不用夜夜等他。

    完美无缺的话语,听在挽妆耳朵里却有了别样的深意。往昔睿渊是最缠她的,纵使夜深他也会到清荷苑来,瞧一瞧她安睡的模样,自个儿歇在外间塌上都成,他以为她不知晓,但他若是没回来,她哪里能睡得安稳,每次听见他的脚步声她便已经醒了。

    他们之间分明是存在了什么问题,挽妆想起之前她提及要遣送妾室时,他脸上不情愿的神色,难道……他真是舍不得那几房还是觉得自己不如他想象中的完美,自己很善妒。

    罢了,就算是他那样想着的,挽妆也不会后悔做这件事,但愿有一日他终会明白她的好。

    年节就在这么惨淡里来临了,因为太后的病逝,宫里也并没有大势庆祝,连同国宴都选用了一般的素斋,说的是为太后及来年国运祈福。

    挽妆拖着身子,自然是没有进宫,齐华也知晓此事,来了旨意要她安心养胎,又赏赐了些物品,看起来都是顶好的,但放在文府里也只能算作一般。

    文府的那座仓库,她曾经在睿渊的带领下进去过一次,里面的东西几乎是件件都价值连城。睿渊说那是他父亲几十年来的收集。若是寻常人家,这番话必定让挽妆起疑,就算是几十年来不停地收集,但要能收集到这么多的珍品也是一件难事,但此事搁在文容初身上就能令人信服,因为文容初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小姐……”从云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眼瞧她爱趴在美人靠上看风景,身上衣裳却十分单薄,忙从容儿手里取过披风为她轻轻地披上。

    挽妆回头看了一眼她,又注视着容儿,吩咐着:“容儿,这个月去凌府了么?”

    容儿忽然被问及,慌忙抬头回道:“已经去过了。”

    “那太子……可曾安好?”想起那日银泰所说的话,挽妆沉下心思。

    “太子殿下……殿下他不是很好。”容儿想了想,在从云地瞪视下还是实话实说出来。

    见她不听自己所说,从云赶紧安抚道:“太子殿下怎会不好呢,凌少爷虽现在是城门守卫,但凌家这么多年来,府中多少还是有些积蓄的,小姐不必担忧,凌少爷必定会安顿好太子殿下的一切。”

    大夫说她的预产期是在春天里,算算已没几个月了,从云怕她为太子之事担忧费神,特地先嘱咐容儿捡好听的话来说,没想着这丫头竟然就照直说了出来。

    他果真过得不好,挽妆撑着头,因此疏忽了从云狠狠瞪向容儿的眼神,却将容儿看似低垂实则带着笑意的眼神仔细地看在眼里。

    可她要如何做,才能保住太子呢,才能对得起凌姐姐的托付呢。太后已死,她的靠山说来说去都只有今上一人,但今上若能成为太子的靠山,还用她在这里愁眉苦脸么!

    “你先下去吧。”挽妆抬起头,颇为疲倦地对容儿说道:“去吩咐小厨房给我做些粥来,我有点饿了。”

    容儿乖巧地应了声,便转身下楼而去。

    看她在下面的院子里,挽妆才压低了声音,对从云道:“谷雨香那边可有动静?”

    从云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小姐料得真准,我见她去过一次仓库。账本上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去了仓库?”挽妆心中轻笑起来,她要不要也学她们的那一招,正好有遣她们出府的借口。

    见她笑得阴森,从云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小姐准备怎么做?”

    挽妆朝她勾了勾手指,在她耳边说了一番,听得她脸色大变。“小姐,真要这么做?”

    挽妆朝她点点头,“必须这么做。这样一来既可以有名头让那几房都出府,二来可以帮助太子,毕竟文府只为商难以自保,若是成为将来辅助太子登位的功臣,那么文府就能久远地存在下去。”

    她的话很有道理,有什么道理从云说不清楚,但从云知道,她家小姐如果这样做,就必定有她的安排。

    挽妆的目光落在楼下的院中,忙忙碌碌的容儿身上,这妮子可真心狠,知道她在意太子之事,于是刻意地用太子之事来刺激自己,是想让自己受不住刺激而早产,亏了身子么。

    她主子是个高明之人,她也不是个笨人。

    挽妆裹紧了披风,起身朝屋内走去,想想又对跟在身后的从云说道:“你等会儿派人去通知裕管家和谷雨香,说明日邀他们到清荷苑议家宴之事。”

    去年的家宴早早就安排起来了,今年因为文老爷的病逝,挽妆有身子,便一直拖到现在,已有分店掌柜陆续进京了。

    从云应了声,将挽妆搀扶到床上,伺候她躺下就要离去时,又被挽妆叫住。

    “还有,栗子糕和梨蓉糕是睿渊平日里最爱吃的,你去厨房里让人给做些,然后给他送去。”

    从云低低地应了声,心中不由得燃起几簇怒火。姑爷不知道在发什么疯,又开始冷落小姐了。这府中但凡有眼睛都能瞧出来,姑爷这段日子要么就留宿在分店里,要么就在庸人居里,平日里几乎赶都赶不走。那位少五夫人白缘君瞅着这空隙,三天两头地朝庸人居里钻,就盘算着趁这段日子抢了小姐的恩宠。

    小姐这厢为他筹谋布局,他那边却是风流快活,从云心中自然是有怒火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