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御赐丑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雪(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雪(3)

小说:御赐丑妻作者:千千雪猫
返回目录

    闻言,稳婆一下就瘫倒在地上,裕成将怀中的小少爷小心地递给挽妆,一手将稳婆朝屋外拖去。

    被他那么一拖,稳婆才清醒过来,反握住他的手,死死地瞪着床边不肯离开。“夫人,夫人,老身错了,求您饶过老身这条贱命,求求您了。”

    挽妆没有瞧她,将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即便如今只是小脸皱巴巴的,但在母亲的眼里也是漂亮的两个孩子,只可惜……

    忍耐多时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滴落在那个唇色发紫的孩子身上,她终究还是没能全部都保住,她与睿渊的女儿。

    稳婆还在鬼哭狼嚎,从云有些不忍,低下头偷偷地看着挽妆的神情。

    “小姐……”

    挽妆抬起头,制止从云即将出口的求情,她冷冷地看着赖在地上的稳婆,说道:“要饶过你也可以,你可以将我瞧仔细,我是城南文府的少夫人常挽妆。”

    原来竟然是文府的少夫人,稳婆当即错愕在原地,连挣扎都忘记了。

    “你今日帮我接生,”挽妆的目光转向贴在自己身边的男婴身上,他似乎感觉到母亲的暖意,撅着小嘴正睡得欢。“我产下的只有一名死去的女婴。”

    “啊?”稳婆看着床上并排睡着的两个孩子,女婴是已经断气,但男婴分明还是活生生的。

    “你若是敢透露半个字出去,城郊乱坟岗空地儿还很多,扔在哪里不消半日就有野狗来光顾,届时你的一家人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

    她那般神色说出来的话语决计不是玩笑之语,稳婆不知道她为何要这般说,但目前稳婆只求能保住性命,其余的管那么多做什么。

    见稳婆点点头,挽妆才向从云伸出手,从云迟疑地从袖中掏出一包钱袋子。挽妆将钱袋子扔在地上,低声呵斥道:“你如果想你全家人都能活命,今晚连夜出城,不管你们去哪里,总之你们若是被人找到那便是死期到了。还有如果我能听见不是我今夜告诉你的那些话,而是多了一些不该说的,无论是什么状况,我都会悬赏让人天涯海角地追杀你一家。”

    稳婆被她这番话说得惨白,忙捡起钱袋子朝屋外跑去。

    “裕管家,”挽妆不舍地抚过男婴的小脸,咬紧唇,用一旁薄薄的被褥将他小心地裹起来,交给他:“你寻个可靠的人,将小少爷带出京畿去养育。”

    “是,少夫人。”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之前要那稳婆的命了。裕成将小少爷收到怀中,正欲离开又被她叫住。

    “如今睿渊在狱中,我便先为他起个名字,我这条命是凌姐姐唤回来的,他的名字就叫做锦墨,文锦墨吧。”

    “知道了,少夫人。”裕成朝她点点头,毅然转身离去。

    挽妆伸出手,停留在空中,谁愿意与新生的孩子分离,可她却不得不这么做,一旦文家不保,至少她可以为文家留下这点血脉。

    睿渊,不要怪我。

    锦墨,不要怨恨母亲。

    “啊……”挽妆猛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地哭喊出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这般伤心欲绝,连等在医馆外间的文家下人都听见了。

    “小姐……小姐……”从云一旁安抚着她,又扬起头对外面呵斥道:“外面有人么?”

    挽妆越来越惨烈的哭声早已震动了整家医馆,小三子本是带着众人等在外间的,此刻他踌躇一番后硬着头皮到院中。

    “从云姑娘,少夫人怎么了?”

    “快去叫大夫过来,快去叫!”

    大夫先前为挽妆把过脉,知道挽妆快要生了之后,就派人去请来稳婆,自己躲回旁边的屋子,不再露面了。此刻听得从云的吩咐,小三子便急急地冲向大夫所在的屋子,将人给硬拽了出来。

    “大夫来了,从云姑娘。”小三子将大夫拖到屋外,从云听见后便打开门,将人接了进去。

    “大夫,您给瞧瞧,小小姐这是怎么了?”

    从云指向那个唇色乌紫的女婴,引大夫上前探看。大夫一见孩子是那般模样,便径直摇摇头。

    “大夫,您救救她,我求您救救她!”挽妆布满血丝的双眼,扯住大夫的衣袖,恳求着他。

    孩子很安静,脸色如唇色一般成乌紫色,大夫一眼看去就知道孩子已经断了气,没有熬过来。

    “这位夫人,您还是节哀吧!”

    大夫望了眼挽妆,她脸上满是失去孩子后的痛苦,但那样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大夫也不是神仙,没有将死去的孩子重新救活的仙术。

    “不,您再给看看,您是大夫,她还有救的,真的还有救。”挽妆拍着孩子的小脸,想将那乌紫色拍淡一些,以为那样就能让孩子重新活过来。

    “唉……”大夫叹了口气,从床边的凳子上起身,朝屋外走去。

    “您别走,她还活着的,还活着的。”挽妆似中魔怔一般,将孩子抱在怀里,狠狠地打起她的屁股来。

    一下接一下,一声响过一声。

    “小姐……”从云的眼泪也随之掉下来,姑爷如今深陷大牢,文府朝不保夕,挽妆本承受的就够多了,如今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孩子一出世就死去……

    “她还见过我,她还没见过她的父亲,她都没有机会睁开眼看过这个世界,她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挽妆将孩子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边,不肯松手。

    “夫人,生死有命。”大夫也实在看不下去,留下这一句话关门而出。

    “女儿,我的女儿……”挽妆将她抱得紧紧的,任是从云都无法从她手里接过去。

    忽然,有一声细弱的哭声传到挽妆的耳中,她不可置信地看向怀里的孩子,抬起头断断续续地同从云说道:“孩子……她还活着……她在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