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沉香如屑-番外三

发布时间:02-1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啊,我想起来了,这后花园的一池子鱼就是山主养的,他每日酉时都会去喂,不过这应该算是习惯了。”

不管是爱好还是习惯,总之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颜淡心满意足地捧着一罐鱼食,掐着时辰守在莲池边等余墨经过。酉时还差一点,她开始往莲池里撒鱼食,只见里面那些小鱼都摇晃着尾巴过来抢。

余墨走过来的时候,颜淡手中那罐鱼食已经撒下一半,池子里抢得最欢的那条鱼正肚皮朝天慢慢翻过身来。余墨伸出手去,只见那条吃撑了的鱼哗啦一声从池子里飞出来落在他手上。他捏着那条鱼,幽深漆黑的眸子朝颜淡望了一眼,手上微一用力,那条鱼立刻把刚吃进去的一点不少全都吐出来了。

颜淡很有自知之明,蹑手蹑脚慢慢往后退。

余墨走到莲池边上,把那条吐完的鱼扔了回去,那条鱼一入水,立刻活泼泼地游了开去。他负手在身后,淡淡地唤了一声:“颜淡。”

颜淡正欲转身夺路而逃,被这一声定在原地,尴尴尬尬地开口:“山主,你叫我啊?”

余墨语气甚是平淡地说:“以后这里的鱼,你不必记着来喂。”

颜淡连着做了两件蠢事,已经抬不起头来,轻声应道:“是,我知道了。”

这样连着摔了两个跟头,饶是颜淡脸皮再厚,也吃不消了。

她有点丧气地想,这样下去还不如放弃罢,就算真的要成了一只长满尸斑的花精大概还需很长时间,在这段时日里说不定另有转机。其实说到底,她还是对那颗衍碧丹比较眼馋而已。

待到第三日上,她路过厨房,只见百灵正摇着扇子对着炉子扇风,一阵浓郁的药味冲鼻而来。

颜淡停下脚步,奇道:“百灵你在烧什么?”

百灵捏着鼻子站起身:“是余墨山主的药,虽说都是很补的药材,可这味道真难闻。”

颜淡回想一番这几日见到余墨的情状,更是奇怪:“可山主看上去无病无痛的,难道他的伤还没好么?”

百灵叹了口气:“这件事,我是不能随便说给你听的。”

颜淡眼波一转,忽然想起元丹曾说过百灵长舌藏不住话,立刻干脆地说:“既然是秘密,那就别说给我听了。”

百灵奇怪地看着她:“你不好奇?”

她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这是山主的私事么,我知不知道其实都没什么关系的。百灵你不用说给我听。”

百灵低头摇着扇子,隔了片刻又怀疑地看了她一眼。颜淡心里好笑,伸手摸了摸脸颊,装模作样地说:“我脸上沾到脏东西了吗?”百灵摇摇头,又低下头去,隔了片刻实在忍不住了,压低声音道:“我说了你就当没听到也别说给别人听,其实……”

颜淡蹲在她身边,恳切地打断她:“你不必这么为难的,真的不用告诉我。”

“我说你听就是了,山主这回出去,不知怎么受了重伤,连人形都维持不住,很多时候只能化为原形。你别看他什么事都没有,其实他就是走两步路都很累。”百灵一开口,便叨叨往下念,“听说是为了异眼才受的伤……你知道异眼吗?据说那是聚集天地精华的宝物,山主拿着它很久了,突然被一只花精占了去,那花精一拿到异眼,不知怎么修为深了许多,却还不是山主的对手。可山主的运气实在太差,反而还受了伤……”

“连人形都维持不住,这么严重?”颜淡支着腮,“那余墨山主的真身是什么?”

百灵深刻地看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妖是不能把真身说给旁人听的,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更何况,山主修为这么深,他若是不想让我看,我哪儿看得出来他的真身?”

颜淡是只半吊子花精,这件事族长从来没和她说过,她自然是不知道的。她之前的确是想看看余墨的真身是什么,每回却什么都看不到,原来是他的修为高过她的原故。不过她看紫麟的时候,可以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土黄色圆圆的东西,那即是什么?

不过这件事先搁在一边不去管。余墨山主受了伤,真的需要调养一下身子了。这砂锅里炖着的药材再好,那也是药,肯定很难喝。

她其实可以学着炖汤给山主喝的,这样既是她的一番心意,也能堂而皇之地让山主知道,实在比前面那两桩蠢事都要有用得多。

讨好的办法(下)

颜淡在凡间颠沛流离过这一阵,却从来没有学过怎么做菜煮汤。大约是戏班子里那群人先入为主,以为她是什么富贵人家出来的,这种烧火做菜的事从来不让她做,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把厨房给烧了。

于是,颜淡只能灰头土脸地生火炖汤。她特意请教过百灵,把山鸡老参汤的炖法问了个明明白白。昨天的时候,她留心到山主吃得很清淡,一副食而无味的模样,觉得该加点荤的进去。

颜淡把老山参和山鸡木耳一块洗干净,守在炉子边候着。她是第一次下厨,兢兢战战,生怕火候过了把汤炖烂了,也怕没炖到火候不够鲜美,待炖的时候差不多了,就一点一点地放盐,她心中一点数都没有,万一盐放多了,前面的成果就全部毁于一旦了。

颜淡喝了一口汤,突然明白一件事:老天爷一定是公平的,她在音律上一窍不通,但是在下厨的手艺上一点就会,两相抵消。其实她还觉得自己赚了,毕竟弹琴什么的,放在清平时候还可以,若论实在,远远不及会做菜。

她自问是只很实在的妖。

颜淡欢快地端着汤去找余墨。而他恰好坐在书房外面的长椅上,微微眯着眼小憩,待看到颜淡过来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颜淡立刻记起之前做的那些蠢事,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看见手中的盛汤的瓦罐,又立刻坚定起来:“山主……”

余墨支起身,随手整理了一下外袍:“怎么?”

“山主,我熬了汤给你,你喝一口么?”

余墨看看她,再看看她手里的瓦罐:“你是第一回下厨?”

颜淡露出清澈的笑颜:“对啊,我还是头一次炖汤,就是为了让山主尝尝看的。”

余墨轻轻咳了一声:“是么……”隔了片刻,坐起身子,轻声道:“那我尝尝看。”

颜淡立刻倒了一碗汤送到他手上,只见他用勺子舀了一口迟疑了半晌才送到嘴边,又隔了好一会儿,微微颔首说:“还好。”

颜淡不由心道,照他这个模样看来,莫不是觉得她第一次下厨定会炖出很难喝的汤,所以才弄得这么悲壮?她不开心地嘟着嘴,嘀咕着:“就算是第一回那也可以煮出很好吃的菜来,谁规定就一定要难吃的?”

余墨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在嘀嘀咕咕说什么?”

他这个动作很随意,却透出些亲切来。颜淡是那种给点好脸色就蹬鼻子上脸的典范,笑着说:“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山主,这汤真的只有‘还好’而不是‘很好’吗?”

余墨将快空了的汤碗放下,用勺子敲敲碗沿:“你自己过来看。”

颜淡凑近过去,被余墨在额上敲了一记:“里面还有沙子,以后把木耳洗干净点。”

颜淡目瞪口呆,她在余墨面前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做蠢事,这全然不是她平常的水准。

翌日天还没大亮,百灵连门都不敲,气势汹汹地径自破门而入。颜淡那时还在迷糊,揉了揉眼睛看见百灵虎着脸在桌边坐下,不由问:“怎么了?”

百灵将手上的一堆东西摔到桌上,顾自生了会儿闷气,才闷声道:“哪,山主说,已经在南面离湖不远的地方给你修了件院子,你等下收拾收拾搬过去住。”

这个消息当真如一道晴天霹雳击中颜淡的天灵盖,睡意一下子跑了:“为什么?”

虽然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余墨根本连一根指头都没碰过她,自然不会留她在身边了。可是她好歹还顶着山主侍妾的名,现在都还没得宠,这么快就要失宠了,实在太伤她自尊了。

百灵烦躁地说:“我怎么会知道原因?喏,这个是山主给你的。”

颜淡爬下床,只见百灵递过来的锦盒甚是眼熟。她打开盒子一看,满室飘荡着淡淡的香气,正是那颗衍碧丹。颜淡一时愣在原地,只见百灵发狠地抓住盛着几件衣衫的木盘,喀拉一声脆响之后,木盘被她徒手撕成两块废木头。

颜淡吓了一跳,回神问道:“百灵,难道是山主骂你了,你的脸色很难看啊……”

她不问还好,这一问出来,百灵立刻扯起断裂托盘上的一件外袍,滔滔不绝:“你看这件袍子上是什么?全部都是血,山主昨晚上吐了这么多血!定是那条没事喜欢献殷勤的小巴蛇炖了汤给山主喝,她知不知道什么叫虚不受补?我选了这么多药材从来都不敢挑热性大补的,她竟然还敢炖老参鸡汤!”

颜淡顿时很心虚。她虽然不知道哪一只蛇妖这么倒霉被百灵恨上了,不过昨天那鸡汤是她炖的……

“就喜欢献殷勤,也不看看时候!现在可好了,山主的伤更重了,我这回非要把那条小巴蛇撕了才行!真是岂有此理!”百灵暴怒起来,“山主还说没事,也不想想我这么辛辛苦苦熬药为什么啊?!一个个都这么难伺候,我早晚要气死了!”

颜淡看准时机,将百灵按在凳子上,轻轻拍着她的背:“别生气,真的别生气。来,先闭上眼吐息两下……”

百灵被她按着,稍稍冷静了点:“我不是在冲你发火,我知道不关你的事。”

颜淡很尴尬,她也很想这件事和她无关,可偏偏她才是罪魁祸首。不过在暴怒的百灵面前,她不太说得出口。虽然她修为比百灵高,可是半路出来当妖的,还远远不能自保,只好把内疚放在心里了。

“那个……余墨山主现在还好吧?”

百灵气哼哼地说:“还没死呢。”

颜淡终于明白她究竟愤怒到什么地步了,要是在平日,打死她也不会说这种话的。

百灵突然一把拉住颜淡的衣袖,甚是认真地问:“颜淡,你觉得是我好,还是那条小巴蛇好?为什么山主这么维护她?”

“这应该……算不上是维护吧,可能山主只是觉得对方是无心的,所以就不想追究。其实我觉得,”颜淡想了想,很是诚恳地说,“余墨山主他人真的挺好的,性子也很沉静,不会同别人计较什么。”

她蠢事做了一箩筐,余墨最后都没说什么,脾气真的很好。

百灵吁了一口气,站起身道:“我明白了。”她抱起一堆衣衫,走到门边时突然扔下一句:“看不出你还满了解山主的嘛,很多人都以为余墨山主待人很冷淡。”

颜淡下意识地分辩:“我没——”最后还是没说下去,大概是有些了解吧,最近满心想着怎么讨好他,连他喜欢喝什么茶,茶水要几分热的琐事都记在心里了。

她看着手中的衍碧丹,有点说不出滋味。

颜淡径自穿过长廊,走到余墨房门口时,因为房门开着,她也没记得要敲门直接冲了进去。

余墨正靠在床边,神色如常,看见她时幽深漆黑的眸子微微流露出几分惊讶。

颜淡心里正乱糟糟的一团,看见他想也不想就趴在床沿上,拉着他的手急急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喝那碗汤的,我不知道你会吐血……不不,我不是在找理由……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余墨撑起身子,低声道:“你是听百灵说的吧,她是心急则乱。我没事。”

颜淡头脑一热,当下毫不犹豫地挨过去抱住他:“对不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身上会有让她想亲近的熟悉感,可能还是寂寞太久的缘故。

她听见余墨轻轻叹了口气,抬起手抚着她的背,有些无可奈何:“真的没事。”

“可是百灵给我看你的外袍,上面有很多血……”

余墨轻轻咳嗽两声,语声低沉温和:“淤血咳出来了才会没事。说起来,你去新的住处看过没有,有没有缺了什么?”

颜淡呆了一下,才想起还有这回事,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呃,你不要我了?可是你碰都没碰过我,这样就……算了?”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她得偿心愿,对方却什么都没得到。

余墨失笑,缓缓坐起身子,低声道:“既然你这样说,这就到床上来。”

颜淡张口结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推荐: 沉香如屑番外
沉香如屑

番外之三?乾坤纪(上)啪--房门被人重重撞开,在清爽晨风中瑟瑟摇晃。丹蜀顶着雪白的毛团朝床上扑去,一把将卷在被子里的颜淡挖出来,嚎啕大哭:“颜淡、颜淡姊姊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