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农门妇-欣欣向荣-番外五

发布时间:02-12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番外五

瑶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手脚有些麻,刚想动才发现手脚都被绑住了,鼻端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潮气,忽然发现侧面的桌上有一盏油灯,微弱的光线也只能够看清楚室内的轮廓。

这里是间暗室,自己怎么会跑到这儿里来?还绑了手脚,瑶儿回想之前的情形,就记得自己跟慧姐姐告辞,回客居躺下睡了,怎么这一睡竟跑到这儿来了。

正想着,忽听门响,进来一个人,瑶儿愣了一下:“是你,白丽公主,你把我绑到这儿来做什么?”

白丽眼里闪过嫉恨之火:“你还有脸问,今年的乞寒节本是王兄为了给我选夫婿的盛会,都让你这臭丫头给破坏了。”

瑶儿:“你选你的夫婿跟我什么干系,何谈破坏一说?”

白丽恨恨的道:“若不是你勾引二王子,他又怎会拒婚,让我当着众人丢脸,都是你这臭丫头。”

瑶儿这才明白是为了拓跋烈,这什么跟什么啊,自己这简直比窦娥还冤:“白丽公主,我跟拓跋烈一共也没见过几回,他甚至没见过我真实的样子,之前我都是乔装成黑小子,就算拓跋烈的眼光再独特,也不可能看上那样的我吧,他之所以拒婚是因为着急回去争夺东胡的王位,跟我没半点干系。”

争夺王位?白丽公主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瑶儿翻了白眼,这白丽公主长得是挺漂亮,可惜肚子里都是稻糠,长在尔虞我诈的王宫,竟然连这些都不知道,这样的女人嫁给拓跋烈,倒不如找个平常的龟兹贵族嫁了,有她哥哥撑腰,或许还能过上安生日子,一旦离开龟兹,可以想见下场有多悲惨,尤其还看上了野心勃勃的拓跋烈简直是找虐啊。

不过,这跟自己没关系,虽说慧姐姐嫁了她哥哥,白丽跟自己却没什么关系,更何况,她还绑了自己,自己管她以后的死活做什么?先摆脱了眼前的困境要紧。

想到此,开口道:“你不信可以问你王兄,东胡的事儿外头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东胡王病重,大王子想趁机窃取王位,拓跋烈要是不赶回去,一旦大王子当上东胡王,拓跋烈便会陷入被动,命保不保得住都两说,人家命都快没了,难道还能色迷心窍的留在这里娶你不成,就算你是倾城的美人,可男人一旦没了江山,怎么保有美人,自然忍痛割爱,先回去争抢王位去了,不过,公主也不用着急,想来拓跋烈争到王位之后就会回龟兹迎娶公主了,公主可是西域第一美人,男人只要不傻,哪会放弃。”

白丽就是自小被父兄养的刁蛮任性罢了,并没什么心机,之所以把瑶儿绑来,是以为拓跋烈因她拒绝自己,让自己丢了脸,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嫂子,自从嫂子嫁来龟兹,好多人都说嫂子比自己美,那些过去兹颂扬自己美貌的歌舞,都改成了赞颂嫂子,一想到嫂子那张脸,白丽就忍不住嫉妒。

瑶儿见她刚软化的表情,又有些不对劲儿,暗叫不好,这丫头就是个被嫉妒冲昏头的变态,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来,果然,白丽冷哼一声:“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若让王兄知道我绑了你,必会数落我的不是,倒不如让你死在这儿神不知鬼不觉的,也省的我受责罚。”

瑶儿一惊,忙道:“公主如此想可是大大不妥,公主莫非忘了我是齐人,而且,南蛮王可是我的干爹,若我不明不白的在龟兹王宫丢了小命,到时候大齐跟我干爹怎会干休,龟兹王之所以娶慧姐姐,不就是想借助南蛮跟大齐的势力吗,我的小命并不足惜,若因我坏了龟兹王的大事,你王兄又怎会饶过你。”

白丽脸色变了几变,看向瑶儿:“你少吓唬我,你不过是大齐的平民女子罢了,更何况,拓跋烈到底是不是回去争夺王位了,我还要问过王兄才知道,没弄清楚之前,我是绝不会放你走的。”说着走了出去,咣当把门关上落锁。虽不甘心就此放了瑶儿,却也不敢要她的命。

白丽刚出去,就听跟前的宫女回禀大王到了,白丽忙迎了出去:“哥哥怎么来了?”

龟兹王开门见山的道:“瑶儿姑娘在哪儿?”

白丽心里虽有些慌,却决定死活不认:“什么瑶儿?哦,哥哥说的是嫂子宫里那个疯丫头啊,我怎么知道?”

龟兹王叹了口气:“丽儿,瑶儿姑娘住的客居里有迷逻花的味道,而这迷逻花非我龟兹王族,不可能动用,不是你还能是谁?”

白丽咬着唇:“嫂子也是龟兹王族,哥哥怎不疑心她?”

龟兹王皱着眉喝了一声:“你嫂子是瑶儿姑娘的姐姐,怎会用迷逻花,莫胡闹,瑶儿姑娘在我龟兹万万不可有闪失。”

白丽撇撇嘴:“她不过就是大齐的平民女子罢了,莫说有闪失,就是命没了,谁还会追究不成。”

龟兹王脸色大变:“瑶儿姑娘可不是平民女子,她是大齐骠骑将军的千金,是武陵源的二小姐,这些便不提,她跟大齐的太子殿下更是青梅竹马,情谊深厚,太子殿下至今未娶,就是为了等她,她是太子殿下认可的太子妃,是大齐未来的皇后,以大齐的骄兵悍将,武陵源的势力,莫说咱们的龟兹国,便是踏平整个西域也不在话下。”

白丽愣了楞,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疯丫头竟有这么大来头,而且,身份比自己还要尊贵几分,心里更有些嫉妒:“我不信,为了这么个不起眼的疯丫头,大齐会发兵西域。”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若瑶儿有一丝一毫闪失,大齐必会兴兵踏平西域。”声音冷的仿佛北极寒冰,随着声音,殿外进来一位玉带金冠的男子,脸上焦灼掩不住眸中的冷厉,扫过白丽,白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正是不远千里赶来的慕容逊。

龟兹王每年都要进大齐朝拜,大多是慕容逊接待的,后迎娶祝慧,也算成了慕容逊的堂妹夫,两人甚为熟悉,也深知慕容逊对瑶儿之情,故此一知道瑶儿被白丽绑走,心里才更加发急,莫说慕容逊龟兹得罪不起,就是武陵源也不是自己一个龟兹国能得罪的,更何况,自己跟慧儿刚有些缓和,这当口,若瑶儿有什么闪失,慧儿怎肯原谅自己,瑶儿虽是个小丫头却牵扯着众多势力,着实比任何人都要紧。

不免有些后悔平常对妹妹的纵容,以至于养成如此不知轻重的性子:“太子殿下莫急,瑶儿姑娘必不会有什么闪失。”转身跟白丽喝道:“还不把人交出来。”

哥哥从未如此喝骂过自己,白丽觉得委屈,性子更拧了上来,咬了咬牙:“我不知王兄说的什么?我从没见过什么丫头……”白丽话音刚落,忽听一声巨响,侧殿的墙壁轰然倒塌,待烟尘散过之后,瑶儿从里头跳了出来。

慕容逊忙过去一把抓住她,上下仔细看了几遍,发现人好好的,方松了口气,想起这一路的担心,猛然把小丫头抱进怀里,抱的那么紧,恨不能把丫头揉碎了嵌进自己的骨头里才好。

瑶儿被他抱的发疼,却也不吱声,不见面不知道,这会儿被逊哥哥抱在怀里,瑶儿才发现,自己心里多想他,虽然仍有些懵懂,但已经隐约明了,自己对逊哥哥跟别人不一样,他像自己的哥哥,却又不是,哥哥也会抱自己,但不是这种感觉,尤其东宫的事情之后,再被逊哥哥抱着,她觉得身上有些热热的,脸也有些烫,莫非病了?

想着,忙挣扎着想推开慕容逊,奈何慕容逊死死抱着她,片刻不想放手,见她挣扎,低头瞧她,见她小脸通红,忙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怎么脸这么红?”

逊哥哥大手贴在她的额头上,瑶儿更觉有些烧灼,忙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头:“瑶儿没事儿,就是有些热。”

热?慕容逊愣了愣,今儿刚下了雪,虽说龟兹不比大齐,但此时也颇为寒冷,哪会热……

白丽见瑶儿好端端站在那儿,不禁道:“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瑶儿嘻嘻笑了一声:“走出来的啊,难道公主没看清楚,不过,你这侧殿的墙可真不结实,早知道我就用最小的震天雷了,也省的浪费。”

震天雷?龟兹王脸色变了几变,慕容逊脸色也有些沉,低头看着瑶儿:“你把震天雷带在身上?”

瑶儿点点头:“逊哥哥放心,我就带了两颗而已。”说着,伸出两根玉白的指晃了晃,慕容逊脸色不大好看,伸手在她身上摸出剩下的震天雷扔给赵远:“逊哥哥跟你说过什么?”

瑶儿眨眨眼,有些心虚,却深知慕容新的性子,只要自己认错,多大的事儿也不叫事儿,想着便耍赖的道:“逊哥哥我错了,下次绝不会再带震天雷出来了,我发誓。”说着举起小拳头,另一只手却在背后打叉。

慕容逊叹了口气,点了点她的额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祝慧忍不住笑了一声,太子哥哥的性子跟皇伯父极像,都是一板一眼不拘言笑的严厉之人尤其原准则性极强,可这些原则,在瑶儿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想想也是,面对的是自己心尖子上爱人,不舍得打,不舍的骂,也不舍得罚,更不舍得冷遇,还能有什么法子?

只不过,祝慧认定瑶儿会成为大齐最称职的皇后,姑姑教给了她善,武陵源教给了她本事和机变,这些年北胡南蛮到处跑,领略了各地不同的民风,塑造出如今的瑶儿,她慧黠却不刁蛮,善良却能明辨是非,还有谁比瑶儿更适合当大齐的皇后,祝慧几乎可以预见十几年后大齐的盛世,比之如今更辉煌。

找着这丫头了,慕容逊才算放了心,想起白丽竟敢绑架瑶儿,目光冷冷落在白丽身上:“不知公主绑架本宫的太子妃是何道理,莫非想挑起两国战祸。”

瑶儿愕然看着他,想开口,却发现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硬是发不出声来,只是呆呆望着他,不明白自己什时候成他的太子妃了?

太子妃?龟兹王脸色一变,白丽绑架了瑶儿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若以亲情论,两边都是亲戚,当成小孩子之间的贪玩,也就顺理成章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可慕容逊一句太子妃,就是想追究此事,把这件事上升到两国的高度,便不好解决了,难道真要问罪,白丽是自己唯一的妹妹,虽说刁蛮任性,若重罚,自己也着实舍不得,再说瑶儿并无大碍,如今龟兹跟大齐正要商谈矿山的开采事宜,若弄僵了,与两国都没好处。

想着,忙求助的看向王后,祝慧叹了口气,太子哥哥这辈子就瑶儿一个心尖子,恨不能时时含在嘴里头才好,岂容白丽这般欺负,即便瑶儿好好的,依然不会善罢甘休,自己说情,恐怕也没用,只能冲瑶儿使眼色,瑶儿说一句,比别人说十句百句都有用的多。

可惜瑶儿这会儿被慕容逊那句太子妃震住,根本没注意慧姐姐的眼色,祝慧只能自救:“太子哥哥,瞧瑶儿脸色恐是受了惊吓,还是先回客居,宣太医给瑶儿瞧瞧才是。”

慕容逊知道祝慧是想给龟兹王解围,以她如今的立场,的确不好做,低头见瑶儿看着自己发愣,小脸上有些脏污,哪见过她这样狼狈,不免有些心疼,遂点点头:“此事还请龟兹王务必给本宫一个交代。”撂下话牵着瑶儿走了。

龟兹王忙叫人跟过去,感激的看向妻子:“多亏了慧儿说情。”

祝慧:“大王何必如此客气,我是龟兹的往后,为龟兹着想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此事若想过去,还得瑶儿不计较才成。”

两人正说着,忽听白丽道:“王兄,我不嫁拓跋烈了,我要嫁给大齐的太子……”

农门妇
农门妇小说番外

作品介绍:《你是我学生又怎样》是2014年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言情小说,作者是田反。主要讲述了主人公赵水光和谈书墨的师生恋的故事。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