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 作者:殇情浅

发布时间:09-0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无意中看到殇情浅为枕上书续写的番外文笔流畅自然,和原文可算是无缝衔接了。看枕上书觉得意犹未尽的亲们不妨一阅《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wbr>作者:殇情浅

第一章滚滚很稳重

父……君……,思索良久未果,白滚滚很消沉,“父君,是个什么东西?啊,是不是专门付钱的君子?唔,娘亲总说吃完东西要结账,没钱就变出来结账,可是我总觉着这样不好,可娘亲说这也是仙和凡人的差别……”

东华眼含笑意,凝了眼床上的凤久,未几语气却似有叹息:“恩,我确然不是个东西。”一把将白滚滚圈入怀中,“诚然你娘亲说得不对,咱们做仙的不可以吃霸王餐,更不可以变出钱来诓骗凡人。”

白滚滚觉着自己的三观总算被正了正,今日总算找着个懂理的人,终不至毁在他亲娘手里,滚滚有些激动,握住东华的手,长长的睫毛呼哧呼哧的扇着风,“你也是银发,我很喜欢你。”

“我不是付钱的君子,我是你爹。”东华的声音有些低沉,他将白滚滚在怀里紧了紧,小白,你……受苦了。

“啊!爹?你是我爹,真的么?”白滚滚费力仰起头,一双秋波满含惊讶的凝睇着他。

东华复又将他的头按回胸口上,白滚滚听见自他胸膺里发出阵极具磁性的闷音,“你看,我是银发,你也是银发,我长得举世无双,你生得白胖可人,照这架势发展下去,将来定会青出于蓝,放眼这四海八荒还有谁能生出你来,嗯?”

话语飘出门缝,门外的谢孤栦抖了抖,推门冷声道:“滚滚,他的确是你爹,你的父君,你娘亲的夫君。”

良久,白滚滚嗯了声,便不再说话。他不说话,东华也不说话,又过了良久,只听怀中飘出一个稚嫩却有些沉闷声音:“从前在凡间私塾念学时,我问过娘亲,我爹在哪里,娘亲说我是她一个人生的,没有爹。其实我知道,我是有爹的,娘亲不愿提起,我便不再问,权当没有罢。”东华呼吸一滞,手上力道有些松散,白滚滚趁机挣脱他,一脸严肃,拔高音量,道:“这些年,你跑哪里去了?连我都看得出她一个人很苦,所以她同我抢糕吃时,我从不认真反抗,因为那时她会笑,且笑得很开心,早上起床看到盖得端正严实的被子,她也会笑……我想要她从里到外都是快乐的,可你身为她的夫君,你在何处?!”白滚滚低下头,压低了声音,“虽然我很想你,可是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恨你……”

谢孤栦在一旁听墙根儿,听得很舒心,他娘没说错,他确然是一个沉稳且有担当的孩子。

东华压了眼眉,拖起白滚滚肥嘟嘟的下巴,对上那双泛着湿气,如黑曜石般闪烁的大眼,虽然此刻他只有半颗心,心口上仍是搅着疼,闭眼稳了稳,方道:“滚滚,是我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天命,才教你们母子遭了两百年的罪,我犯的错,我会用我的所有来弥补,从现在起我会好好爱你,好好爱小白,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会分开了。”

听到他唤小白,白滚滚脑子里腾的一下便浮出了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雨滴敲击着屋檐,滴滴答答的响,她睡到半夜,口中时有呓语,他听得不真切,起身给她盖被子时,却听清了一句话:帝君……帝君为何要丢下小白?诚然他当时不知道帝君是谁,但他知道,这个叫帝君的人能让那个平日里同自己抢吃食的彪悍娘亲,那个笑起来灿若星子的美丽女子,时常在午夜睡梦中湿了枕帕。

白滚滚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反正就是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他还那么小,方才从他口中透出的低沉压抑不该属于他,放声哭出来也好。

看着此刻伤伤心心啜泣的白滚滚,东华温柔的替他拭着磅礴的泪珠儿,两百年来,他第一次感到活着真好,“滚滚,以后跟我住可好?”

一阵抽泣后,白滚滚断断续续问道:“娘、娘亲呢?”

“自然要一起。”

还是一阵抽泣,“嗯,父君。”诚然他确只有一点点恨他。

东华愣怔了一瞬,便笑了,笑靥如花,日月难与其争辉。

白滚滚将挂在唇边的鼻涕吸回去,亦扯出个笑,同样的绝世之姿,一看就是亲生的,谢孤栦望了眼凤九,心里很安慰,苦了这么久,如今也算得圆满罢。谢孤栦默默的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儿,然后又默默的朝厨间走去,这个时候他该出现在药罐边,绝非此间。

第二章连宋很受伤

因在碧海苍灵与缈落的一战伤得甚重,且动了仙元,是以阳光和煦的某日,连三殿下领了一众神仙请命于东华面前,道什么天界不能没有帝君,如今半个昆仑虚封着三毒浊息,虽得墨渊上神的加持,可谁也不敢保证这个加持它到底能持个多久,为防万一,帝君务必要尽快养好伤,有帝君坐镇天界,那些宵小鼠辈定不敢造次,虽然帝君退隐多时,可此事关乎六界存亡,还望帝君顾全大局,云云……

东华一向烦这些死缠烂打的说客,且这四海八荒唯一能说服他的人,现在正一派安详的躺在床榻上睡大觉,因此连宋本不指望他能听进去,此番也就领了个天君旨意,走走过场,可接下来他的话,着实叫他有些震惊。

在听完一众神仙言辞恳切的承情后,琉璃宝座上的东华缓缓道:“本君自会斟酌。”偌大个太晨宫玉合殿里一时极静……看来不止自己,其他仙僚也跟着没反应过来。

来此之前都晓得,说服东华帝君是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因为光荣,大家都踊跃报名参与,因为艰巨,在准备说辞上都是下了功夫的,少的说辞也有洋洋洒洒一本文牒,可如今才起了个势,便结束了,众人难免有些挫败感。

只是这挫败感没持续多久,前来当说客的神仙们便一个个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跨出了太晨宫的大门,像是打了个大胜仗。说来也是,这些身在和平年间的神仙们,他们的战功册子委实单薄了些,能说服东华帝君,且还是速战速决,确然也和打胜仗没什么差,是值得他们炫耀一阵的,连宋很人性的觉得可以理解。

“你不走?”大殿首座的东华对着正站在丹墀底下愣神的连宋问道。

连宋回神,本着再好的八卦也需挖掘的精神,举止大方的提起衣摆,拾阶而上,凑近东华,道:“你怎么就答应了?”

东华端起案上的茶,浅呷一口,不以为意道:“我怎么就不能答应?莫非你想我不答应?”

连宋干笑两声,颇为无奈,“帝君可别黑我。”矮身坐下来亦呷了口茶,继续道:“我只是好奇,你一向不喜携众要挟一事,今日为何这般容易就答应了?”

“小白应在这一两月间醒来,我得好好养养,否则如何同她,”喝口茶,顿了顿,理所应该的道:“同房?”

彼时连宋正好也呷了口茶,此刻没包得住,一口清茶喷了出来,茶香四溢,果真有大八卦啊!不及顾全形象,既惊且喜的看着东华,东华亦回看着他,一脸淡定,一派从容,手持茶盖拍着碗中茶沫,道:“你近日可是对成玉有甚想法?亦或对哪个仙子有想法?”

“没、没有!”连宋忽觉有些慌。

“哦?一切唯心造,许是你的元神有想法,你的本体还不知道。”东华耐心同他剖析。

“同、同房不就是、不就是、是那个意思嘛?我可是正解!”连宋据理力争,一颗汗自他眉梢滑下,落在地上,开出花来。

“我只不想同床共枕时,她发现我身上的伤,小白一向聪慧,又喜杞人忧天,我不想她担心罢了。”

连宋嘴角抽了抽,姜还是老的辣,想从他这里搞些内部八卦,看来行不通,这样绕下去,自己非折在这里不可,“那、那什么,那个那个……帝君好生养伤,我就不叨扰了,告辞告辞,呵……呵呵……”

“嗯,慢走。”东华呷口茶道,似想起了什么,盯着茶碗里飘着的两片嫩叶儿悠悠开口:“今日你生出些于礼法不容的念头,我知你乃一时糊涂,成玉那里我自会为你保守秘密,你须得收心养性,固本培元,一步错,步步错。”

刚下完玉阶的连宋,身子歪了歪,险些崴了脚。啊啊啊,不知是谁在阿兰若之梦里没能固本培元!连宋很郁闷,头也不回,踉跄着直向大门飞奔,伟岸的背影此时有些萧索。

今日自己算栽得彻底,稀里糊涂的落个劳什子把柄在他手上,如今唯愿他老人家保守好这个秘密。连宋好悔,悔不当初。诚然帝君的八卦不是谁都能扒的。

可他这亏没白吃,从悔字里,得闲悟出了一个道理,帝君为什么敢在阿兰若之梦里将凤九法办了,那是因为他早将凤九收服,办不办全凭自己的心情,所以自己也得早点将成玉那厮收服,不能辜负她对自己的中肯评价——彪悍的混账。

第三章凤翎开君安在

凉飕飕的风拂过脸颊,凤九觉得眼皮很重,口干舌燥,最要命的是肚子还很饿,她费老大劲才勉强将眼撑开一条缝,一线银色映入眼中,像是一缕月华,清雅淡然。

蓄了力气,一鼓作气睁开了眼,周遭光线虽昏暗,凤九一时也有些不太适应,待她缓过劲来,此番映入眼的景致,委实教她喜忧参半,咫尺间东华矮身坐于杌子上,斜靠着床栏沉沉睡着,他一手牵着自己的手,一手圈住怀里熟睡的白滚滚,一头银发流泻满肩,感受着他温湿的气息扑在脸上是那么的沉稳绵长。

倏忽间鼻头有些发酸,牵扯着眼睛也有些苦涩,这个画面,午夜梦回时曾无数次出现在她脑海里,可梦终归会醒,怎么说她都顶这个青丘女君的名头,决计不能认怂,是以一直不肯承认,其实她害怕一个人。

每次睡醒,儿子滚滚早已去了学塾念学,凤九心里一阵欣慰,求学一事上他很教人放心,可欣慰过后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她的心也跟着空荡起来,好在她是只适应力极强的狐狸,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她觉着和避世青丘的三百多年没什么分别,也就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赏花,一个人逗鸟,偶尔也学着那些文人雅士,泡壶茶,吟一下春花诵一段秋月,没有他的日子,她就仅着这些过活。直到那天向来稳重内敛的重霖在自己面前爆发,她才恍然原来她可以习惯寂寞却不能习惯生命里没有他,没有东华。

凤九在心绪如此复杂之当下,隐约还记得自己是本着个生不能同时,死定要同穴的念头,闯入妙义慧明境中的,如今他就在身边,她如释重负的舒一口气,和他的生死一比较,自己那些小别扭又算得了什么?她想明白了,她想同他絮语家常,执手天荒,可她说过什么?【你给我的这些……我都不要,其实你不用给我这些,我们也算两清了。】【引用原文】

他剖了半颗心给自己,自己却伤他那么深,那句‘我爱你’泰半是他安慰一个将死之人的托词罢。这一瞬,凤九害怕他醒来,害怕他离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她再次看向他时,他已经是睁眼的状态了,眼神依旧是她极爱的深邃迷离。

东华带着刚睡醒的浓重鼻音,问道:“醒了。”

“……恩。”凤九偏过头去,不敢看他,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如何才能收回那些说出去的混账话,她此刻有些怨缈落,为什么打伤她却没有将她打死,没有将她打死也就算了,按话本子里说的一般没死的都该失忆啊,可她为什么没失忆?!她深信不疑,奉为典籍的话本子,居然诓骗她,凤九倍受打击!

都说智慧与美貌并存很难,凤九她却做到了,可天下无完美之人,圣人也有瑕疵,所以又有另一说,漂亮且聪慧的女子,往往情商极低,青丘之国的凤九殿下就是其中的一位翘楚,顶顶资深。东华说她喜杞人忧天,也是剖析得很精准的。

凤九那厢正暗自神伤,纠结欲死,东华只专注的凝睇着她,墨黑深邃的眼中看不出半点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他的人都再也没办法离开她,纵然天崩,即便海倾,那又如何?

他稀里糊涂的化世,然后又浑浑噩噩的独自过了几十万年,孤独他从来不屑说,自他化世以来从未将任何事真正放在心上过,只是当时当事,当做便做,但现在不同了,他有她,有他们的孩子,既然有些事避无可避,有些人注定遇见,他现在只想倾他所有,护她一世无忧。东华看着一脸颓然的凤九,眼中不禁浮出一丝笑意,她委实有些能耐,尽可以教自己生出这些执念。

如同凤凰涅盘,经浴火之痛,方能获重生,凤九此刻思绪拧巴成结,不啻涅盘之痛,好在没白痛,顿悟只在瞬息间,如今他没有羽化,只这一件事她便该知足,不该去奢望他能原谅自己,有些事自己做了就要负责任,该放手就要放,否则只会害人害己,这世上本来也没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端看遇事的人想不想放下。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 作者:殇情浅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 作者:殇情浅

无意中看到殇情浅为枕上书续写的番外文笔流畅自然,和原文可算是无缝衔接了。看枕上书觉得意犹未尽的亲们不妨一阅《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wbr>作者:殇情浅第一章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