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庶女攻略番外一

发布时间:09-28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春天阳光明媚和煦,是暖暖最喜欢的季节。

每当这时,她就会带着自己屋里的一大堆丫鬟、媳妇、婆子到凌穹山庄去。

碧漪河河水清冽澄碧,两岸的垂柳姿态轻盈,左边的聚芳亭梨花似雪,右边的春妍亭迎春如锦,还有一枝粉色的桃花斜斜伸出来,正好停在凌穹山庄美人椅旁,那娇柔的花瓣在春风中瑟瑟抖动,仿佛一个含羞带怯的柔弱少女,让人顿生怜爱之心。再配上远处的湖光山色,美好的如一幅画。

暖暖觉得自己的眼睛怎么也不够看,她站在铺着雪白宣纸的大画案前犹豫了好一会,“我看,我还是画桃花吧!”

“画桃花好!”暖暖的贴身丫鬟百蕊一边帮着暖暖往调色碟里加红色的颜料,一边笑吟吟地道,“只画一枝就能让大家知道春天来了,画桃花比画梨花有意境。”

“是吗?”暖暖高兴起来,但还是有几分遗憾,“不过,今年的梨花开得真好!”

暖暖的另一个贴身丫鬟春菲接过小丫鬟捧着的蜂蜜茶放在暖暖手边,笑道:“反正这几天天气好,三小姐您不如多画几幅好了。今天画桃花,明天画梨花,要是兴致好,还可以到照妆堂的贴梗海棠也开了!”

暖暖闻言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那我们一天画一幅好了,说不定还可以凑成一册百花图册呢!”

服侍的人见暖暖心情好,也跟着笑起来。

有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三小姐,孙大姑奶奶来了!”

孙大姑奶奶,是徐嗣谕的长女徐世莹。她于五年前嫁入镇江吴家,从那以后,就没有回过永平侯府。

“真的?”暖暖大喜,丢下笔就朝外跑。

徐世莹婚后的第二年生了对龙凤胎,她很想看看。前些日子接到徐世莹的信,说这几天会和夫婿吴瑜带着孩子来看望十一娘。自那天起,她就一直盼着徐世莹快点来。

百蕊笑着摇头,问来禀报的小丫鬟:“孙大姑奶奶是在夫人那里,还是在四少奶奶那里?”

熙宁九年秋天,太夫人去世了;同年冬天,五夫人的父亲孙老侯爷也去世了。

孙老侯爷除服礼时,太夫人的孝期已满。五夫人的嫂子穆氏特意来请五夫人回娘家帮忙,说的是“自己从来没有办过这样的大事,怕是礼数”,实际上是为了镇住孙家的几房旁支,为了孙家的事很是折腾了一番。太夫人过世后,徐令宁任了上林苑右监正,徐令宜重回五军都督府任了都督,徐令宽任西山大营指挥使,徐嗣谕任南直隶嘉定县县令,徐嗣谨仍任贵州总兵,徐嗣诜任河南都指挥使,徐嗣诚任贵州都司佥事。徐令宽去了西山大营坐营,徐嗣诜去了河南,徐嗣诚去了贵州,只留了徐嗣诜的长子在燕京,五夫人索性带了服饰的住进了她在慈源寺旁边的陪嫁宅子,只在端午、中秋、春节回来热闹热闹。

二夫人则寻思着在西山别院清静,去了西山别院常住,不是过年不回来。

几房虽没说分家,可各在各处过日子,家里琐事少了很多,徐嗣谨夫妻又带着孩子去了陕西,十一年就让姜氏主持中馈,她自己每天照顾暖暖,种花养草,画画写字。天气好了,带着暖暖,由英娘服侍着去甘太夫人那里坐坐,或者去绣铺看看。所以家里来了客人,都是先去姜氏那里,然后再按亲疏决定是否去给十一娘问安。

百蕊疾步赶上暖暖,笑着提醒她:“三小姐,孙大姑奶奶已经去了夫人那里!”

暖暖“哦”了一声,拐了个弯,去了十一娘处。远远地,她就听到一阵笑声。

暖暖三步并作两步,没等丫鬟通禀就闯了进去。

明亮宽敞的宴息室里,大家都围坐在罗汉床边,两个穿着大红色杭绸敞氅、戴着金项圈的孩子正在站在十一娘面前磕磕巴巴地说着什么。

听到动静,大家都望了过来。

暖暖的注意力却全在那两个孩子身上,一模一样的高矮,一模一样的眉眼,一模一样的打扮,就连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望着她的样子也是一模一样的。

“莹莹,”她笑嘻嘻地跑过去抱孩子,“他们真是太有意思了!”

两个孩子刚满四岁,在家里虽然活泼可爱,可到了这里,乳母被留在了外面,除了母亲,满目都是陌生的面孔,本来就有点害怕,见有人来抱他们,立刻如鸟兽般地躲到了母亲的身后,又探出头来警惕地张望。

唐哥儿和庸哥儿忍不住嘻嘻笑。前者是徐嗣谆的次子,后者是徐嗣诫的次子。

“暖暖,小心吓着孩子!”十一娘哭笑不得地轻声呵斥女儿,又道,“还不快过来见过你甘姨母!”

暖暖这才发现母亲左手边坐着个穿丁香色净面妆花褙子的四旬妇人,鬓角半白,身姿笔挺,神色严谨,与屋里的欢乐气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甘姨母怎么来了?蒋文表哥中了乡试以后,蒋家的族长不是压着蒋文表哥的父亲一起去福州把甘姨母和蒋文表哥接回了建安吗?难道蒋家又出了什么事?她脑子飞快地转着,面上却一片恭敬之色,敛容给曹娥行礼,心里却嘀咕着:蒋文表哥性情温和,见了人总是谦和地微笑,甘姨母却是她的母亲,怎么恰恰相反,不管在哪里都板着脸?

曹娥微微额首,淡淡地笑,“三姑奶奶,几年不见,您可长成大姑娘了!”、

听到这称呼,屋里的人都抿了嘴笑。

说起来,这件事和徐世莹还有些关系。那时候,太夫人还在世,但已经卧病在床。夏天,徐嗣谕在江南任上,让妻子项氏带了女儿、儿子回来侍疾。

暖暖五岁,正跟着十一娘认家里的三姑六眷、亲朋故友。她第一次见到徐世莹,见家里的人称徐世莹为“孙大小姐”,很是不解,歪着脑袋问母亲:“娘,莹莹是二哥的女儿,应该姓‘徐’才是,为什么要姓‘孙’啊?”

因为太夫人生病大家都有点沉重的心情被暖暖的童言稚语逗开了怀。

项氏忙笑着解释:“莹莹是你的侄女,在‘世’字辈里她排行第一,所以才称‘孙大小姐’的,不是姓‘孙’。”

暖暖还是不明白。

但是母亲只顾着和二嫂说话,她插不上话。

到了晚上,徐令宜回来,暖暖正由丫鬟服侍着在葡萄架下吃西瓜、乘凉。

“暖暖!”他摸了摸女儿的头。回屋去洗了脸,换了日常的衣裳出来,这才抱着女儿亲了亲,让她在他膝头坐下,接过丫鬟手里装着西瓜的玻璃小碗喂暖暖。

如果在平时,暖暖定会甜甜地喊“爹爹”,把小勺往徐令宜嘴里塞。可今天,他会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徐令宜很快察觉到了女儿的异样,他想了想,温声道:“是不是这个西瓜不甜啊?”

暖暖最喜欢父亲和她说话,眼睛里总是带着笑。

“不是。”她嘟着嘴,把早上发生的事告诉了父亲,“

……您的长孙女称‘孙大小姐’,那您的长女就应该称‘大小姐’了?”

徐令宜觉得以女儿的年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很聪明,这些日子跟着十一娘认人也大有长进,亲了女儿一下,笑着点头,“不错!”

“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大小姐’啊?”

“你大姐就是‘大小姐’啊!”徐令宜道。

“那为什么府里的人都称她为‘大姑奶奶’?”

“她出嫁了,所以大家称她为‘大姑奶奶’!”

暖暖听了眼睛一亮,“那我要做‘大小姐’!”

“这可不行!”由一大群人簇拥着的十一娘在太夫人那边忙了一天刚好进门,见女儿又开始天马行空,笑道,“长幼有序。你大姐才是大小姐,只不过她出了嫁,现在大家都称她为‘大姑奶奶’罢了!”

暖暖想了想,从父亲的膝头跳了下去,大声道:“那好,我要做‘三姑奶奶’!”

十一娘等人俱是一愣,几个小丫鬟更是捂了嘴笑。

暖暖很不高兴。

宋妈妈忙安抚她:“三小姐,出了嫁才能称‘姑奶奶’,没有出嫁的,依旧要称‘小姐’的!”

暖暖声音更大了,“那我也要出嫁!”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这下子,别说十一娘了,就是徐令宜也忍俊不禁了,他点着女儿的小鼻子道:“等你长大了,跌得一定给你找个好女婿,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到时候大家自然要称你‘三姑奶奶’。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给爹爹做你的‘三小姐’好了!”

“胡说些什么呢!”十一娘见徐令宜顺着孩子说越说越离谱,轻声呵斥了他又对女儿道:“出了嫁,就不能住在家里了!你不想每天都见到爹爹吗?”

暖暖很认真地思虑了半晌,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想到自己有什么事求了父亲,父亲都能帮她办到,钻到徐令宜怀里撒娇:“爹爹,我不要嫁人,我要每天都和爹爹在一起……我也不要做‘小姐’,我要做‘姑奶奶’!”

女儿黏他,徐令宜自然高兴,哈哈笑着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暖暖觉得很委屈。

爹爹当着外人的面从来都不驳娘亲的话,看爹爹这样子,这次多半不会帮她了。

“我都是做姑姑的人了,我不要做‘小姐’,我要和大姐、二姐一样做‘姑奶奶’,”她伤心地哭了起来,“我不要和大侄女一样被叫作‘小姐’……娘说大侄女要来,我都准备把自己最喜欢的那枚太后娘娘赏的象牙玉如意送给大侄女了……我要做‘三姑奶奶’……”

徐令宜望着哭成一团的女儿,心都软了。她不过觉得自己长大了,想得到应有的尊重罢了。就好像徐令宽出生后,孩子转眼就长成了大人。何况女孩子,以后要到别人家去做媳妇。再好,也好不过在父母膝下的时光。能让她快活些就快活些吧……他接过丫鬟手中的帕子帮暖暖擦着眼睛,吩咐屋里服侍的仆妇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称‘三小姐’作‘三姑奶奶’!”

大家面面相觑。

暖暖喜笑颜开,抱着徐令宜的脖子大声地喊:“爹爹!我最喜欢您了!”

徐令宜看着她笑颜如花,嘴角翘了起来。

这要真的称了‘三姑奶奶’,岂不让人笑话?“侯爷!”十一娘不满地望着徐令宜。

“她还小嘛!”徐令宜望着妻子笑,“等大些就知道了。”然后继续喂女儿西瓜吃。

暖暖笑得想偷吃了鱼的猫。

气氛这么好,十一娘有些不忍破坏。算了,明天再说吧!也许一觉醒来,暖暖早把这件事给忘了。她自我安慰。

结果,第二天早上去给太夫人问安,太夫人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招了暖暖过去,笑眯眯地问她:“三姑奶奶,您可来了?”

十一娘听了差点脚下一滑。

暖暖却小胸膛挺得直直的,脆生生地应“是”:“祖母,您好些了没有?”

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太夫人屋里的沉闷一扫而空。

二夫人上前凑趣道:“三姑奶奶,你今天吃得可好?”

暖暖学者太夫人的模样挑剔地道:“今天的香椿炒鸡蛋,香椿有点老。”

众人再次大笑。

太夫人望着暖暖,眼角都湿润了,“我的心肝,没有你祖母可怎么好?”

暖暖笑得得意,拉了一旁徐世莹的手,“祖母,我现在是姑奶奶了,那大侄女是不是也不用做‘孙大小姐’,称‘大小姐’!”

就这样,徐世莹成了“大小姐”,暖暖成了“三姑奶奶”。

秋天的时候,太夫人去世了。去世之前把给暖暖的及笄的贺礼、出嫁的添箱、弄璋弄瓦的洗三礼都准备的妥妥当当交给了十一娘保管。

暖暖很伤心,哭着哭着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本梦半醒间,她听到母亲和人说话:“……要什么就是什么,这样的日子,谁不羡慕啊!只是这世道,对女孩子的要求太高,侯爷又这样宠着她,我是怕他得了骄纵的名声,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答话的是甘太夫人,“出身不一样,行事也不一样,别人看着也不一样。好比那粗布棉衣上打了个补丁,穿在那佃户身上,那就是寒酸,可要是穿在侯爷身上,就成了朴素。这道理,别人不明白,你我还不明白?”说这话的时候,甘太夫人语气里透着几分无奈。

推荐: 庶女攻略番外
庶女攻略

春天阳光明媚和煦,是暖暖最喜欢的季节。每当这时,她就会带着自己屋里的一大堆丫鬟、媳妇、婆子到凌穹山庄去。碧漪河河水清冽澄碧,两岸的垂柳姿态轻盈,左边的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