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庶女攻略番外:徐四重生记

发布时间:09-28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徐令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曾经熟悉的挂着石青色帐子的床顶,心里不由疑惑,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可是这是哪?

还来不及细想,眼前的光亮就被一重的黑影挡住了,定睛一看,不由大惊,一张俏生生的瓜子脸,杏眼桃腮,这明明是已经死去多年的碧玉!只见碧玉满脸的惊喜,隐约眼角还有泪痕,衬得本就白皙的脸愈加晶莹,“菩萨保佑!四少爷,您可算是醒了!侯爷和夫人担心的一夜没合眼!”

碧玉正絮絮叨叨的说着,外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不一会,徐令宜记忆中很年轻的老侯爷、太夫人、二爷徐令安和二夫人快步走到了床前。

没等徐令宜起来,太夫人已攥了他的手,“快别起来!刚刚醒过来,身体肯定还虚弱着,这是大病,一定要精心养着才行。”

徐令安在一旁以兄长的姿态打趣儿,“四弟这次着实凶险,竟然昏迷了一天,好在平时身子骨健壮,也算是虚惊一场。那天吃完酒宴回来,天气凉,让你加件衣服,偏你性子倔,死活不肯,这才有一场事端出来,你以后可要吸取教训。”

坐在离床榻不远处的摇椅上的老侯爷端着茶盅,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一直定定的看着徐令宜,目光欣慰。看得出来很是高兴儿子大病初愈。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个说,“前儿宫里上的老山参正好给四爷补补”,那个道,“应该去庙里上柱香,快去让管事备马车,”闹闹哄哄的好一会儿众人才散去。

等众人都出去了,徐令宜才不动声色的问了一旁服侍的碧玉几个问题,问完了,把碧玉遣了出去,自己慢慢的躺回了大迎枕上思索着,看来自己应该是重生了。

照碧玉说的,当今圣上身体康健,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还没有发生那场影响了盛京无数侯门勋贵之家的腥风血雨的争斗。

这个身体是刚刚过去14岁的生日一个月,虽然还没有定亲,但按照日子推算,自己也该到了定亲的年纪了。父亲母亲很中意江南世代书香罗家罗老太爷的嫡长孙女,罗家也有意要结这门亲,这些日子,两家走动的很是频繁,虽然还没有摆到明面上说,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罗家。。。。。。

一想到这里,徐令宜脸色一黯,罗老太爷的嫡长孙女,不就是自己那早死的妻子,罗元娘吗!

没成亲前,自己曾经也很是憧憬未来的妻子。总是私下想着,这个罗氏会是个什么样貌,什么性情。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余杭罗家的声望还是很鼎盛的,这样一个世代书香世家教出来的女儿,一定温婉贤惠,知书达理,和自己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可千算万算,却从来没有想到的是,元娘脾气很是任性骄纵,气性又大。刚刚进门就把后来抬了姨娘的佟氏和秦氏驯的像是老鼠见了猫,还和二嫂置气,连最是和气的娘也看她不过。自己一开始体谅她小小年纪就嫁了进来,也能容忍一二,在里面帮她周旋。谁知后来发生了那一系列的变故,二哥和父亲接连去世,圣上晚年多疑,朝廷动荡不安,徐家被夺了爵位,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全家上下更应该齐心才是。

可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元娘却越来越过分,疏忽大意,害的佟氏一尸两命,还因为二嫂奉了娘的命令把秦氏接过去照顾就恨上了二嫂,更是给风雨飘摇的徐家火上浇油!

后来和二嫂因为正房起了争执,和文家插手内务府的生意,以致得罪了太后的外家杨家!淳哥出生之后,又百般的谋算,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自己做继室!

11娘啊.......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张眉目精致、神采奕奕的脸,虽是纤细娇小的身子,却永远是大度沉稳的站在那里,云淡风轻的笑着,给人一种莫名的安逸和沉静。这张笑脸看着看着,就看了一辈子。

自己一共有四子一女,只有一个孩子是11娘的亲生骨肉,其他的都是元娘以及几位妾室所生。几十年来,大到产业分配、娶媳嫁女,小到读书进学,针织女红,11娘从来都是一视同仁的对待所有的孩子,从不偏颇,甚至体己的嫁妆,也在自己重病时平均分配给了四个儿子。

想到这里,徐令宜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股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情。这个小了自己13岁的妻子,就这样,在元娘带来的阴影下,一点一点的获得了太夫人的信任、二夫人的欣赏和五夫人的钦佩,也......住进了他的心里,一住就是几十年!

虽然和11娘相守的几十年是温馨而幸福的,但是11娘继室的身份却是徐令宜永远的愧疚!每年元娘的大祭,都要以妾室之礼叩拜,甚至谆哥儿和他媳妇,对着这个继母都有意无意的带着猜忌和轻视,就是死后也不能跟自己葬在一起,享受徐家子孙的后世香火!

想到这里徐令宜的的心里带上了一抹坚定,既然自己已经重生,那么前世的遗憾一定要尽力的弥补,让11娘堂堂正正的嫁给我徐令宜,成为我的嫡妻,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

晚上,三爷,现在还是三少爷的徐令宁夫妇从岳家回来,听说徐令宜大好了,连忙和刚从族学里回来的五少爷徐令宽去探视徐令宜,在徐令宜的床前又是一阵热闹,尤其是徐令宽,上蹿下跳的扒在床前直嚷着要四哥好了陪他去郊外骑马,直到太夫人寻了来,连哄带骗的才乖乖跟着乳娘回了正房的暖阁歇息。

徐令宁夫妇也没有多留,嘱咐了一番也自回去了,太夫人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坐在床前好一会,笑盈盈的望着徐令宜,徐令宜不由奇怪,“娘,您有什么事要跟儿子说吗?”

太夫人轻柔的给徐令宜掖了掖被角,笑着说,“没什么,只是瞅着眨眼间,小四也是大人了,感觉这日子过得真快。”

徐令宜不由感慨,前一世太夫人是在75岁逝世的,那时徐令宜也早已年过不惑,早就不是一天到晚粘着娘的孩子了,可是在太夫人闭眼的那一刻,胸口还是涌上了一种巨大的恐慌,那个承受了丈夫孩子接连去世的打击,永平侯府被夺爵的打击也永远面不改死,巾帼不让须眉,在最艰难的时候给自己坚实的后盾,支持着自己的娘亲,再也见不到了......

“再大也是娘的儿子!”想到这里,徐令宜不由得握住太夫人的手,坚定的说。

太夫人欣慰的笑了笑,虽然觉得今天的小四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柔声说,“好了好了,我们小四当然是娘的儿子,只是你也大了,有些事该准备了”说着顿了顿,“你觉得碧玉怎么样?”

徐令宜马上猜到了太夫人的意图,想到碧玉看着他时脸上若有似无的羞意,心理微微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说,“碧玉是娘给我挑的丫头,自然是个好的。”

太夫人笑的眼睛弯了起来,“我跟你想的一样,这几年我冷眼看着,这丫头真是不错,模样俊,是家生子,知根知底的,服侍周到细心,难得的性格又温顺老实。还有刚升上一等丫头的石榴,样子虽然不如碧玉,但也是圆圆润润的,看着怪喜庆的......”说着欣慰的看着徐令宜。

“你也大了,论年纪在我们这样的人家该是收个房里人的时候了,免得以后成了亲还一团孩子气,什么事都不懂。我想着挑个好日子给碧玉和石榴一起开脸收了房,你觉得如何?”

要是前世的徐令宜,这种事自己一向是听太夫人的安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现在的徐令宜心境显然已经不同了,知道佟氏跟了自己最终小产失血过多惨死,秦氏因为生下了庶长子,从一个老实木讷的性格一步步变得狠毒疯狂,最终走上了不可挽回的道路。更何况和11娘厮守了一辈子,心里眼里只有那个娇的跟麻花似的小人儿,哪里还会看别的女人一眼。

徐令宜轻轻的笑着说,“娘,前几天我跟顺王去葫芦寺赏景,碰到了一个自称长春道长的老道士,他说我不宜早早的近女色,否则会有血光之灾!我觉得他是胡说一气,本没有理他,谁知他追了上来,说了一堆我小时候极隐私的事,还说的很是详细,我大吃一惊,和那长春道长回了屋里详谈,他给我仔细算了一卦,说我确实这几年不宜近女色,只有等到我的劫数过去再说”

太夫人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忙追问道,“还有这种事?那个什么长春道长可信吗?别是坑蒙拐骗的吧,你跟我详细说说!”

“......千真万确的事,不信娘可明天去葫芦寺找那道长问问,这种事关系重大,儿子还扯谎不成!”

徐令宜知道太夫人虽然信佛,并不十分信这种怪力乱神之说,但事关自己儿子的性命,肯定不敢冒然行事。反正那牛鼻子道长在元娘生了谆哥儿之后大肆宣扬,借永平侯之势传经论道,给富贵人家算命掐脉,大大的赚足了噱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事情推到他身上,让他提前几年出名!想到这里,徐令宜弯了弯嘴角。

太夫人和徐令宜谈了很久,直到徐令宜面露疲惫,才踌躇着回了正房。

徐令宜看着临走前太夫人忧心忡忡的神色,心里很是愧疚。如若不是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自己一定不会这样欺骗娘的。看来今天是不能睡了,要想办法去给长春道长带个信才行。

正房内室,老侯爷已经更衣,正倚在床头看书,看太夫人回来了,随口打趣,“小四才大病初愈,正是该多休息的时候,别人不知道,你这做娘的怎么还犯了糊涂,真是丢了西瓜拣芝麻。”

太夫人唆了他一眼,让丫小鬟服侍着在净房洗漱更衣,上了炕,屏退了其他人。老侯爷看太夫人神色凝重,以为徐令宜又病了,不由直起了身子,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小四不好了?”说着就要起身披衣。

太夫人忙拦了他,“小四挺好的,刚刚已经睡下了,您别着急,是有个事儿我得和侯爷商量。”把徐令宜告诉他的话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老侯爷听。

老侯爷知道徐令宜没事,松了口气,可听到徐令宜的女色之劫,脸色越发凝重起来,太夫人叹了口气,“事关小四的身家性命,这孩子没必要骗我们,也不知那长春道长的话可不可信,小四的意思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老侯爷沉默了半晌,说,“今天罗家又派人来探口风,还问小四的病怎么样了,我说已经大好了,那管事听了很高兴的样子。”

“罗家的妈妈也大老远过来传他们家大太太的话,”太夫人叹息着说,“看这意思是同意了我们和她闺女的亲事的,只差没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本来以为下个月就放小定,没想到小四出了这种事,就算我们和罗家最终成不了,别的人家也不能想了,难道真要小四守到20岁再娶亲吗?”说到后面太夫人已经微微哽咽。

老侯爷看到妻子悲伤难耐的样子,想到徐令宜如此优秀的孩子,亲事却有可能是一道劫数,心里也是一黯,把妻子搂在了怀里安慰她,“你也先别太难过了,明天一早我就派人把那长春道长请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是真有劫数之说,我们再商量该怎么办才好,如若只是个江湖神棍,就别怪我不客气!”说到后面,语气已经十分严厉。

太夫人此时心乱如麻,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点了点头,心理暗暗祈祷长春道长是胡说八道的。

第二天一早,一个小厮轻手轻脚的进了徐令宜的内室,在徐令宜耳边说了几句话,徐令宜满意的点了点头,打赏了小厮一两银子,小厮欢天喜地的退下了。

那小厮出去后,徐令宜歪回了炕上思索着,看来自己料想的没错,母亲把自己的话告诉了爹,以爹的脾气,肯定会一大早上就派人去找那长春道长亲自问问。幸好自己半夜时已部署好了一切,不怕露出什么马脚来。想着想着,徐令宜脸上露出了一点满意的神色。

先且说老侯爷派人去请长春道长,晌午时分,长春道长带了自己十几个徒弟浩浩荡荡的就登了门,那阵仗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老侯爷得了信,把徐令安和徐令宜都叫到了正厅,摒退了闲杂人等,打算一起和长春道长谈谈,徐令安很是为弟弟担心,甚至不顾大家子弟的矜持,不管三七二十一,等长春道长和老侯爷寒暄完,就急急的问道,“道长说我四弟不可早早近女色,命中有此劫数,可是当真?”问完才意识到自己莽撞了,有点尴尬的看了老侯爷一眼。

老侯爷不动声色的坐在摇椅上,心里也是如油锅上的蚂蚁,偏又要维持着威严,对徐令安的毛躁倒是没有说什么。

长春道长想到昨天半夜收到的徐令宜的书信,虽然觉得这永平侯府的四少爷提的要求很是怪异,但想到信里提到的事成之后那足足2000两银子的报偿,兴奋的半宿没睡觉,硬是把信上让交代的事情背了个滚瓜烂熟,务求不出一点错误。

于是气定神闲的把手放在下巴上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须,然后神色一肃,“确有此事,我给四少爷看相发现少爷印堂青中带紫,觉得很是不详,后来又细细的测算了一下四少爷的生辰八字,卦象可谓古怪之极,上面说四少爷命中火势太过旺盛,渐成燎原之势。现在乃是火势最旺之时,如果贸然亲近女色,恐会带来厄运!”

庶女攻略
庶女攻略小说番外

作品介绍:《庶女攻略》讲述了一个地位卑微的庶女,嫁给了侯爷为继妻,该怎样以自己的才智生存下去的故事。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 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