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九)

发布时间:12-09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北京时间十七点四十五分,陈小希挽着江辰的手在学校门口的超市里晃荡,江辰两次提出,天气热,不要挽着手,都被无视了。

当时针和分针在钟面上形成一条直线,并且构成180°时,我们除了可以感叹作者是一个对时间以及角度十分敏感的伟人,还可以预感,有事要发生了。

是的,有事要发生了。

陈小希兴奋地举起一盒包装得十分诡异的薄荷糖:“我想买这个。”

她有种诡异的癖好,看到包装好看或者奇怪的东西就忍不住想买,宿舍里大大小小堆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瓶子盒子,被室长偷偷扔掉不少。

江辰低头看了一眼:“你不是讨厌薄荷味的东西?”

“可是盒子很好看。”陈小希抓着江辰衣服的袖口晃了两晃,两眼闪着星星亮光,“你吃就可以了嘛。”

“不要。”江辰一口就拒绝了,这女人总做这种事,乱七八糟买一些不用的东西,然后到月底就嚷着没钱吃饭,给她饭卡又不肯拿,很烦。

陈小希眼神一下就黯淡了下去,“不要拉倒,我给室友吃。”

“不准买。”江辰抽走她手上的盒子,放回架子上。

“我又没让你买给我,我用自己的钱,凭什么不准买?!”陈小希觉得有点难以理解,忍不住就顶嘴了。

江辰一愣,对哦……怎么就没想到给她买就行了呢……

但很多事情都讲究timing的,时机过去了,好像再怎么说都显得奇怪,再加上一点点的恼羞成怒,江辰脸一沉就说:“随便你。”

像“随便你”这么随便的三个字,陈小希向来是不喜欢的,但再怎么不喜欢的话,从江辰嘴里说出来,她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这种被吃定了的感觉,有时真是让人气馁到心头泛起委屈。

走在即将不欢而散的道路上,江辰偷着瞄了几眼低头一声不吭的陈小希,几次想要牵起她的手都因为拉不下面子而作罢,送她到了宿舍楼下,看她冷淡地说了句我回去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上了楼,跟平时的样子完全不同,平时总要磨磨蹭蹭说一堆话还得演几遍“你回去吧,我看着你走,啊你怎么就真的就走了?回来呀,你得跟我说我看着你上楼啊……”。

她的宿舍距离他的宿舍也就是五分钟的脚程,但他常常走不到一半就会收到她的短信,说一些无聊的内容,宿舍里谁打翻了颜料,谁的衣服泡了一个星期还不洗之类的,明明才见完面聊完天,她却总是能找到所谓的“刚刚忘你跟你说哦”。

但今天江辰等了一晚都没等到陈小希的短信或者电话,但按照国际嘴硬惯例,我们说江辰没有在等电话,他只是隔几分钟看一看手机显示屏上的时间而已。

第二天上午因为俩人上课的时间不同所以没见面,但中午还没到陈小希就发了短信来说她中午要和同学一起吃饭,顺便讨论课题。

下午上课时居然来了短信说,他们中午讨论的结果就是出去采风,接近大自然,三天两夜,即将出发,立马出发,已经出发。

江辰太错愕了,以至于脑海中瞬间闪过的都是陈小希平时八卦给他听的,谁谁谁一起出去做课题,回来就在一起了;谁谁谁原先都有男女朋友,一起通宵做版画之后,就同时劈腿了……

他发了短信过去问和谁,她回过来一串名字,有男有女,而有一个名字引起了江辰的注意,叫什么名字就别问了,留点隐私给人家。

陈小希在学校里也是有人惦记着的,只是她神经粗,加上全身心扑在江辰身上,所以自己一直有着行情不好这样的错觉。但江辰看得清楚,对于她在这方面的错觉和不自信,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帮她纠正。不过他虽然不动声色,但他一直知道着一个深刻的道理——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江辰给陈小希发了一个短信,大概内容就是,他和某某某最近也要和教授一起去参加研讨会。

这个某某某自然是个女孩子的名字,某某某自然是对江辰有着某种程度的不怀好意,但鉴于保护隐私的原则,我们自然也不能说她的名字,总之江辰这个谎言的目的就是,让陈小希忍不住每天打电话查勤,从而达到他婉转也查到她的勤的目的。

而以陈小希的智商,自然是掉坑里了。

就这样,即使是吵架后及其想要进入冷战期的陈小希,还是忍不住每天打电话给江辰,问他在干嘛,还得先报告一下自己的行程以换来他几句简单的交代。

三天后,江辰去车站接陈小希,去之前他短暂地反省了一下他们吵架的原因,觉得自己有某方面上的不足,所以他去超市把陈小希说盒子好看的那种薄荷糖六个不同颜色包装的口味都买齐了,里面的糖果都倒给宿管阿姨的孩子,那孩子虽然一嘴一句谢谢哥哥,但是看着他捧着六个空盒子走了时的眼神,分明写着:大人都是疯子。

见到陈小希时她身边站着那个不便透露名字的某某同学,还有她的头发剪短了,看上去神采奕奕。

她正一脸严肃地和他说着什么,甚至没有发现江辰走到了她面前,等到意识到面前的光被挡了时她抬头,一闪而过的错愕,然后瞬间炸开一个笑容,弯着眼睛,从眼尾溢出来的欣喜。

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有再大的火,也瞬间熄灭了。

陈小希伸手去挽住他,“你怎么来了?”

“过来买路由器顺路。”江辰说。电脑城的确是在车站附近,但哪个是顺路,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陈小希早已忘了之前两人的不愉快,紧紧地捏着他的手臂,“我跟你说,我们这次拍了很多照片,我们班长的还画了一幅很有灵气的油画,老师说啊……”

江辰笑着她喋喋不休,还抽空对旁边那个一脸尴尬的某某同学笑了一笑,如果非要给他这个笑容下一个注解,那就是——“我们家小希只要见到我就会这么兴奋,见笑了”。

某某同学默默退开,这两个人看向对方时,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闪亮,那是时间空间中只能看得到彼此的存在,实在让人没什么插足的余地。

陈小希陪着江辰去买了路由器,回学校的公车因为时间和线路而很空,两人并排坐在最后一排,陈小希献宝地给江辰看她这几天的画,还搭配一些自夸型的不要脸介绍,江辰扫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毕竟她的画在他看来不会比解剖图好看多少。倒是她因为低头翻素描本而垂在两颊的头发比较引起他的注意,他伸出手去,用食指去挑了一挑,“你什么时候剪的头发?”

“前天。”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陈小希一头雾水。

她这一反问,江辰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问题特别具有怨妇气质,但是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除了硬着头皮装理直气壮也没别的办法,所以他说:“你的头发是我的。”

话才说完,陈小希就横着往边上挪了一挪,把大大的素描本搂在胸前做防卫状:“你不是江辰,你是谁?撕下你的面具!”

江辰决定恼羞成怒地不说话。

“喂,你干嘛不说话?”陈小希戳他的手臂,见他还是不理,干脆去拉他抱在怀里的双肩包拉链,拉开了就往里面塞素描本。

“你干嘛?”

“放你那里。”

“你自己不是有包?”

“太重了嘛。咦?什么啊?”因为素描本的挤压,包里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她伸手进去掏出来一看,之前害他们吵架的罪魁祸首糖果盒子啊。

陈小希瞥他一眼,想笑却拼命憋着,还要装出不屑的样子:“干嘛?买来送我啊?”

“嗯。”

“真的?”陈小希拿着盒子翻来覆去地看,“你总算有一次觉得自己错了啊。”

“你想太多了。”江辰淡定地拉上被陈小希翻得乱七八糟的背包,“谁说我错了?”

“那你干嘛买?还买那么多个?”

“那是为了提醒你以后不要惹我生气。”

“……”

摇摇晃晃的公车,载着秋日三四点的阳光和斗嘴的小情侣,驶向它该去的地方。

推荐: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北京时间十七点四十五分,陈小希挽着江辰的手在学校门口的超市里晃荡,江辰两次提出,天气热,不要挽着手,都被无视了。当时针和分针在钟面上形成一条直线,并且构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