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军装下的绕指柔番外(五)

发布时间:01-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简辛阙是跟着奶奶长大的,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孩子有父母,而他却没有。他只问过一次这个问题。那时他还很小,可是却记忆深刻。那一整天,奶奶没有吃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泪水总是从紧闭的眼缝中流出来,他的三餐是邻居阿姨送过来的。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提任何和爸爸妈妈有关的问题。

简辛阙和奶奶的生活清苦,几乎没有经济来源。每逢过节过年,家里总会来一个叔叔,管奶奶叫妈妈,给他们带很多东西。奶奶会很开心,但是仍会看见奶奶在偷偷的抹眼泪。

总是穿着笔挺军装的叔叔,会给他们送很多东西的叔叔,让小小年纪的简辛阙很崇拜,每次来总会把他们小小的房子修正一新,简辛阙觉得他是从天而降的神,无所不能。

因为生活在氛围很好的大杂院,孤儿的身份并没有给简辛阙留下什么阴影,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他希望以后可以有很多钱,让奶奶过上好日子,就像叔叔那样。

高考的时候,他的成绩优异,报考了军校。做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被录取,他以为奶奶会很开心。

那是第二次,奶奶把自己关在房间。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这么多年生活中某个小细节的积累,已经足够让他认识到一些事情,军装叔叔和自己的父母一定是认识的,而他从没有见过爸爸妈妈,那么他们一定是去世了,所以奶奶从不提起,所以他唯一一次问爸爸妈妈奶奶哭了一整天。如此的反对他读军校,是怕他重蹈覆辙吗?

他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奶奶,那是他唯一的亲人,将他养大成人的奶奶,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他不忍心看她伤心,却也放不下自己心中的梦想。

傍晚时分,奶奶眼睛红红走出房间。这么多年过去,她年纪更大,岁月的痕迹愈发明显,她的眼睛不再明亮,背更弯,皱纹更深,她蹒跚走出的样子让简辛阙热泪直冲眼眶。

那晚,奶奶把他父母的故事讲给他听。他们是国家优秀的军人,父亲是隐藏在敌后的无名战士,却不幸身亡。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的母亲,接受不了如此惨痛的打击便随之而去。

奶奶没有阻止他去读军校,让他自己根据心中所想去选择。她说她老了,不能看着孙子先一步离世,那是她再也无法承受的痛。可军人是他的梦,她总会去世,而他的路还有很长,不想打破他的梦,不想他一生不开心。

大学生活,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之前的生活圈子那么的小,军队中所有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如此的新奇。他很用功的训练、学习、侦查,结识了一群生死兄弟。他本可以优秀的毕业,分到部队做连长,几年后或许会因为成绩优秀而被特种大队选走。

可是,毕业前,安全部的人找到他。希望他可以做卧底。之所以挑选他的原因很简单,各科科目优秀,安全卧底科目第一,家庭背景简单,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他长得和裴俞很像。

父亲是敌后无名战士,他对父亲有无尽的崇拜,对所谓的卧底任务无限好奇,所以虽然不是那个专业,但是仍然修满全部的安全科目。只是没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他也像父亲一样收到这样的任务。

22岁之后,他是裴俞。

裴俞是留学国外却走上弯路的典型代表,在简辛阙成为裴俞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的被偷送回国内。他的爷爷希望见他最后一面。

“裴俞”开始混迹于纽约各大夜店,饿着肚子让自己面色苍白、身形削瘦,邋里邋遢的出没,寻找机会接近那时在国内被通缉的重犯樊老大。为了引起注意,和他的手下大打出手,甚至差点死在他们的枪口下。

樊老大的手下认出裴俞是谁,把他的身家告诉了樊老大,樊老大和善的把他拉入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樊老大想利用裴俞家的势力回国,却对裴俞百分之一百的不信任。他给裴俞灌无数的毒品,他想要的无非是个俘虏。那些毒品残噬着裴俞的意志,让他备受煎熬。他不能放弃他的任务和信念,为了自保为了大局,只能忍气吞声的向毒品投降。

是意外却更是机会,裴俞替樊老大挡了子弹,樊老大开始对裴俞刮目相看。裴俞说,他想回国,想戒毒。樊老大欣然同意,开始张罗回国事宜。在国外的日子再逍遥,那也是无根的飘荡,国内才是他的家他的根。有裴俞在,他不怕无家可归。

不管是不是真心相待,樊老大把裴俞安排在自己身边,结拜做了兄弟。回国之后,给了裴俞一个堂主职位。

真的裴俞已经去世,回国后的裴俞成功接管了裴家一个物流公司,樊老大利用裴俞打通关系,慢慢开始相信裴俞,甚至后来将他视为心腹。

裴俞以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安全部那边却出了内鬼走漏了风声,眼看局势无法收拾,出动的特种兵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裴俞咬着牙忍住没有出声,眼睁睁看着特种部队在对方洞悉行动的情况下伤亡惨重,而那个血流成何的时刻,他正和樊老大抱着辣妹把酒言欢。

就是因为那次,梁牧泽视他为仇人。其实,梁牧泽一直不知道裴俞就是卧底,他只知道在内部有他们的眼线。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有着丰厚家底的人是黑帮,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是卧底。

那之后的日子,裴俞总是会做相同的梦,同僚们扛着抢冲锋陷阵,被机枪扫射几乎成了筛子,他们浑身是血的走近他,问他为什么,一遍又一遍。他开始喝酒,曾经一度不喝醉就无法入睡,那段日子对他来说是那样的难熬,连戒毒都没有这么痛苦。

遇见夏初,是个意外。在这之前,他的生活看似光鲜,内心却是暗淡没有光彩,多年来压抑的生活让他完全没想过,这辈子会遇到一个喜欢的人,然后共度一生。她的笑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撞进他的眼睑,撞进他的心。他是那样的惊喜,只能死皮赖脸的和她说话,逗她,看她笑,打听她的种种。

他不想把她拉进他的生活,只是希望离他近一点,她像阳光一样,是无尽黑暗中的唯一一束光芒,已经在黑暗中太久的他贪婪的想要光芒离他更近更近,不想她离去。

她的身份太特殊,军医。一个和黑帮有千绪万缕关系的人,一个是军医,怎么看都是搭不到一起的组合。

世上的确没有不透风的墙,爷爷住院期间,他和夏初那些小事传进了樊老大的耳朵。那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煽风点火,把他架了上去,在那些人的眼中他一直是放荡不羁的,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阴错阳差般,追求他喜欢的人,可是也知道,这早晚会让夏初陷入危险。

平心而论,梁牧泽对夏初来说的确是更好的选择,有光鲜的足以和她相配的人生,可以正大光明的保护她,而他也许只能给她带来危险。

和夏初外出那一天,是这么多年来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是他看不见未来的日子中最明媚的一天。那是夏初第一次到游乐场,却也是他的第一次。那之后多个午夜梦回,都有她银铃般的笑声不断的回荡在耳边,像是噬心的毒药,让他欲罢不能,让他如何也戒不掉。

从西南入境的货被缴了,再加上多年来裴俞用慢性毒药侵蚀着樊老大的心脏,让樊老大一激动便倒了下去。裴俞匆匆赶往西南境上处理事情,就是这次,梁牧泽知道了裴俞的真实身份。对他的已经不只是多年前的死伤兄弟的仇怨,还有现如今的夏初。梁牧泽认为,裴俞完全把夏初拉进了一个危险圈,陷夏初于危险。

樊老大倒了,会里的派系纷争愈演愈烈,想要置身事外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多年来裴俞锋芒毕露,太多人眼红他的地位,想要扳倒他自然要从他的弱点入手,而夏初,是最好的切入点。裴俞自然是能想到这些,才派了人跟着夏初,保护她。

而夏初却完全把他列入了黑名单,看着她有些恐惧又强装镇定的眼神,让裴俞很无力也很心痛,她是他最想守护的阳光,她却把阳光留给被人,面对他的时候,只有冰冷和不信任。

梁牧泽把夏初接走,他不得不承认,那是最完全的方法,特种大队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已经注定了他和夏初是没有结果没有未来的,也许别的都不足以成为他们在一起的障碍,而唯一却又最无可奈何的是,夏初不喜欢他。这才是最大的障碍,也是他必须面对的事实。

他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夏初,从来不希望打破夏初的生活,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是不是也恰恰说明了,他们不合适,没有未来?

太多人被他的家事和外表蒙蔽,以为他只是裴氏太子爷,是独当一面的裴总,是财经杂志的常客。

电视台安排米谷来采访他,他却多次爽约。米谷是个好女孩儿,而他也只不过和她见了几次面,请她吃饭,她就不幸成为了那些人打击他报复的切入点。多年来刀刃上的生活,让他对四周的情况很敏感,有没有人跟踪,有几个人,他都了如指掌。为了以防万一,第二天米谷就和夏初一起被送回N市。

他不应该和任何人有牵连,不该把无辜的人扯进这场无烟的战争。

6年的艰辛,6年的隐姓埋名,终于换来了如今的海阔天空。他立了功,升了职,却也错过了夏初。如果当年被选中的不是他,他会不会更早的遇见夏初?会不会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夏初?

可是没有会不会,只有不会!

他累了,这些年熬干了他的身心,他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也许,看到更多的阳光之后,他会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喜欢夏初,只是贪恋她身上阳光的味道而已。

但愿,能如愿……

军装下的绕指柔番外(五)
军装下的绕指柔番外(五)

简辛阙是跟着奶奶长大的,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孩子有父母,而他却没有。他只问过一次这个问题。那时他还很小,可是却记忆深刻。那一整天,奶奶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