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沉香豌番外二:你等着

发布时间:02-02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豆丁生日那天,巩香居停业。

陈婉事前极为反对,“小孩子,不过就是个周岁生日,没必要。”

她舅舅说:“我们没所谓,照以往吃顿饭就行,不过亲家要来,太失礼了都不好看。”

陈婉抿紧了嘴,没有多说。

秦昊的父亲,打以往至今,她还是挺敬重的,朴拙肃穆下有股看淡世情的通透。至于他母亲,她们是天生的气场不合。当初他们家对她的态度她都能理解,毕竟在那样的环境,时刻要防备着,处处陷阱,自然是比平常人警惕性高。但是说到感情,她是比较记仇的人,某些时候是不够何心眉豁达,而且年纪阅历越深她也越来越明白,世界上大多数的事情并不是靠你的委屈就能求得圆满,所以,婚后她也只是恪守本分而已。

既然他们要来,那就热热闹闹一场。

她拟了菜单,被秦昊抢过去一看,“不用这么多菜。停业本来就是为了让你休息,开十多席和平常有什么不同,累的还不是你和你舅?照我说,在外面订一桌就行,你若是不爱给人赚钱,就几个菜在家里热闹一下。你也知道我爸,顾忌的条条框框多,太热闹了影响不好。”

最后定下来,就在巩香居,中午是朋友,晚上就只是双方家人。

吃完饭,陈婉被秦昊拉出门,“去哪?马上抓周了。”

“抓周由着四个老的玩,多聚聚也培养培养感情。我们自己去找乐子去。”

“豆丁……”

“豆丁有那么多人看着,你少看一眼不会有事。”

上了车,他开了车顶灯,头也不回,很有些窘迫地指指后车座,“自己看看,喜欢哪种?长这么大没送过花,也不知道你爱什么。”

陈婉看向满后座的姹紫嫣红,再回头时眼中波光闪动,许久没说话。

“都不喜欢?”

她摇头,“又不是什么节日,花这个钱做什么?”

“谁说的?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去年的今天我不在你旁边,想着你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还在钓鱼,我就脸红。当赔罪当补偿,今天晚上随你处置我。”

她扑哧而笑,对上他眼底的笑意又缓缓严肃起来,“昊,我想抱抱你。”

他摊开手,“来。”

她投进他的温暖,脸贴着脸,她在他耳边说:“好像从结婚到现在一直疏忽了你是不是?”

他沉默,过了一会问:“你说我对人说吃醋,还是吃我自己儿子的醋、吃一只狗的醋,会不会被人笑死?”

她窝在怀里轻笑。“对不住了,当了妈妈后不自觉的重心全在豆丁身上。我会改,我保证改。”

“那要盖个印才算数。”他说完托住她下巴,不由分说就强行吻住她。

唇舌交缠,讨不够似的抵死吸吮,到呼吸将断时,渐趋缠绵细细含砸,他在她口里咕哝说了句“猫,你好香。”

他火烫的鼻息送来的是花香和他的味道,她几乎迷醉在其中,心摇神怡。“昊。”她搂紧他脖子,更深地回吻。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托着她的腰,一只手探入她裙底。当他摸到裙下的丝袜发出一声沮丧的声音时,她埋在他颈间闷笑。

“脱了。”

“不要,在车里。”

“这不是为难我吗?早点通知一声我带把剪刀出来。”

“色狼,现在在哪儿,有人走过去怎么办?”

“我是色狼。你也不看看我憋了多少天了?结婚那些天你喊累,又在爷爷眼皮底下,想放肆点也不成,回来家里不是豆丁就是兜兜,唯一不在你心上的只有我。我都快憋坏了,不信你摸摸。”

“不摸。那我分开那段时间你怎么过的?别和我说你找了别的渠道。”

“那不一样啊,那会有我五个兄弟。现在你在我旁边还要找我兄弟解决,忒不人道了。我真快憋坏了,不信你摸摸看。”

“不……”她的手被他抓住往他那处送。

“好老婆好媳妇好猫儿,来,摸摸。”

陈婉在他的怂恿下,大着胆子探手过去。子弹内裤下的铁铸般勃发一被握住立时弹了一下,她在他怀里轻笑,想缩手又觉得他强忍欲望的表情实在可爱,顺势拿指尖一路轻触摩挲。手心越来越炽烈灼人,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她心神微颤,想放开已经被他噙住嘴唇。

舌尖探寻来的时候她轻轻含住,随着他的搅弄越发情难自制,“回家去。”她还保持一线理智咿唔说。

“等——”他突地闷哼一声,在她手中爆发出来。

陈婉郑愕地看着手中的黏滑液体,抬头对上他满脸的窘迫。爆笑。

“陈婉,你再敢多笑一声——”

“怎么?”

“我——你等着——等会你就知道。”

推荐: 沉香豌番外
沉香豌番外二:你等着

豆丁生日那天,巩香居停业。陈婉事前极为反对,“小孩子,不过就是个周岁生日,没必要。”她舅舅说:“我们没所谓,照以往吃顿饭就行,不过亲家要来,太失礼了都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